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芭蕾情梦 > 第18章 无论如何他都是最棒的
    夏伊达感觉有一些奇怪。

    安吉拉,认识范塔西亚吗?

    这个女孩子,给人的感觉很柔和,无论面对谁的时候,都是柔美地微笑着,用很轻很轻,又有些羞涩的声音说话。但是此刻,她的眼神是完全不一样的,仿佛在看着什么神圣又令人痴迷的东西。

    “好年轻,好帅啊……”

    低低的细语又在耳边响了起来。

    “格雷·范塔西亚……很有名吗?”

    终于有人问出了憋得夏伊达心里痒痒的那个问题。

    “喂,你到底是不是学跳舞的,连格雷·范塔西亚都不知道?”

    “这么有名的话,怎么没见过他的演出啊?这么帅的人,见过一次就绝对不可能忘的嘛!”

    “拜托,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舞者啦……”

    不是……舞者?

    夏伊达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在花园中与范塔西亚交谈时的场景。他坐在椅子上,很随意地伸出手来,摹仿夏伊达在初试时做出的几个草原巫祭舞蹈中特有的动作。

    只是随意地比划而已,可是那双手臂,那每一根纤长的手指,甚至每一个指尖,每一片指甲,该怎么形容呢?它们就仿佛……自己有生命似的。

    那么随意的几个动作,居然让夏伊达的心里有一种惊悸的感觉,觉得呼吸窒住了,几乎喘不上气来。

    简直不能够想象,如果这个人用整具身躯来舞蹈的话,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也许,心会跳到不可思议的快,也许,会忘记呼吸,也许,眼泪会不知不觉地流下来。

    但是他们却说,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舞者?

    这怎么可能呢?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夏伊达觉得自己都要替他不甘心地哭出来了。

    不过讲桌前的范塔西亚倒是神色淡然,并不理会底下的嘈杂。他的气质和他的年龄极不相称,完全不具备这个年纪的男性该有的活力,反倒太过安静,像个毫不关心世事的出尘隐士。

    “你居然不知道范塔西亚——他是西之国,不,他是全世界最天才的编舞之一啊!”

    “编舞!……不知该说什么好……这样的人,怎么会到学校里来当教师?而且还……带我们?”

    “格雷·范塔西亚的名字,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年轻……”

    不知不觉,三组组员中的窃窃私语声就越来越大了起来,甚至差点变成了喧哗。

    夏伊达被搞得头痛,周围的人大抵都是在说,怎么会这么年轻,怎么会这么帅?这样的脸和身材,怎么会选择做编舞而不是直接上台?这样的人到了舞台上,就算是跳得差一些也照样会大红大紫的。而且,他能成为世界顶尖的编舞,以这样的智商怎么可能会跳得差!

    不过,对于范塔西亚不是舞者这件事情,倒是并没有人表现出太多的惋惜。

    夏伊达不明白,可其他的考生大多心里却很清楚——编舞的价值可一点都不比舞者低,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另外一个更加高端层级的存在。

    优秀的舞码是舞者发挥表现力的基础,一个舞蹈作品是否具有生命力,舞者技巧的艺术呈现是一个方面,编舞在其中占据的比重则要占到一半以上。就像在许多舞蹈比赛中,给编舞开出的分数,要占到总评分的60%。

    大部分优秀的舞者自己就有编舞的能力,但是,不会编舞的舞者也不少,所以,对于舞者和剧团来说,优秀的编舞是比任何人都更受欢迎的香饽饽。

    只是这么年轻的编舞确实少见。绝大多数优秀的编舞都是舞者出身,在把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舞台之后,才选择退居幕后,以舞蹈作品的形式让自己的创作继续在舞台上焕发活力。而且,没有几十年舞台经验的积累,却直接做了编舞,并成功跻身最顶尖编舞行列的,格雷·范塔西亚算得上是第一人。

    应该说,这个人也是一个异类。

    “可是……就算他是最优秀的编舞,他懂得怎样教学吗?”终于,嘈杂中出现了质疑的声音。

    “说得也是……其他两个组的导师,可都是教学经验丰富的最优秀的教授呢!”

    “呀,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很吃亏?不管怎么说,这可是考试呀!”

    忽然,耳边一个细细的,但是很激动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说话。

    “你们在说什么呀!不要怀疑,他……他肯定是最棒的!”

    夏伊达吓了一跳,却发现说话的人正是身边的安吉拉。

    安吉拉的小脸涨得通红,双手紧握着拳,看上去像是被气坏了。即使如此,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小,像是这叫出来的一声用掉了全部的勇气。周围的人被她的气势吓住了,一时竟不敢再吭声。

    这边出现的片刻不正常的寂静把讲台上的范塔西亚的眼神牵了过来。他的眼神还是同样的宁谧和漠然,如同微凉的流水一般扫过了夏伊达,又落在安吉拉的身上。

    夏伊达发现,范塔西亚的目光与安吉拉的目光交汇了一下,唇角微微地上弯,露出一个极不易察觉的微笑。

    安吉拉忽然平静了下来,不再理会周围其他人的话语,只是红着脸低下头去。

    这时,讲台旁边的助教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毕竟导师已经进门五六分钟,站在讲台上,却统共只说了一句话。

    担任助教的是一个看上去很阳光的大男孩,应该是新留校的优秀学生,假以时日,必定也将成为优秀的舞蹈教育者。助教的年龄看上去比范塔西亚还大一些,但是论起名气来,那可就差远了。二人的身份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所以给范塔西亚做助教,他的心里非旦没有任何芥蒂,反倒觉得十分荣幸。

    现在,助教的心里很着急,他希望并不是北都学园正式教师的范塔西亚能迅速在学生中竖立起威信,确保后面三周的训练可以顺利完成。但是,令他无语的是,范塔西亚只是自报了一下家门,就安静地站在讲台前观察下面,不再说话了。

    这位谜一般的男神级编舞,似乎非常不喜欢说话。

    不擅长表达的人,是很难成为一位优秀的教师的。就算他在自己的专业方面造诣再高,技巧再精湛,那也不过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无法将知识和技巧顺畅地传递给学生,是一名教师的耻辱。

    “那个,范塔西亚老师,您是不是再说点什么?”助教走到格雷身边,压低了声音提醒他。

    “我们为什么会到这种教室里来?不是应该直接去练功房么。”格雷淡淡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