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凤和鸣 > 第115章 雅集宴
    等到走出了老远,阿方才忧心忡忡的小声道:“五娘,你方才那样对待仲郎君好吗?”

    姜元羲无所谓的摇着团扇,“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他还会将此间事到处宣扬出去不成?我能丢这个脸,他未必能。”

    阿方哪里是这个意思,她急得直跺脚,“五娘,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

    姜元羲无奈的看着阿方,“好啦,我的好阿方,你放心就是,他不会迁怒到姜家的头上,就算真的是迁怒到姜家的头上,李家却未必能让他胡搅蛮缠、肆意妄为。”

    李氏的掌权人是李太尉,可不是李仲闻。

    见五娘对此事不上心,阿方无奈之下只得将满心的担心按下,只希望李仲闻不是那等小鸡肚肠的人才好。

    姜元羲继续带着阿方走,找到崔六娘,两人手牵着手到处玩,姜元羲也难得的将思虑和烦忧抛掉,好好的享受着偷来的时光。

    去花园赏花,去竹林里歇脚,去荡秋千,去坐坞船摘莲子,这是一场属于年轻人的盛宴,他们随心所欲,他们尽情欢畅。

    “咚咚咚”

    一阵鼓声响起,玩累了躺在坞船上,随着坞船慢悠悠晃荡的崔雅娘懒洋洋的伸了一腰,“哎哟,到午时了,正宴开始了。”

    姜元羲一直坐在坞船边,把鞋袜脱了,双脚浸泡在小溪里,闻言嬉笑道:“早就听到你肚子里那咕噜咕噜的响鼓声了。”

    崔雅娘哼了声,“哼,有本事你不要上岸,看你肚子会不会响。”

    姜元羲讨好的笑了笑,“是,小的不敢,我们崔六娘去哪里,小的就跟到哪里。”

    崔雅娘横嗔了她一眼,忍不住笑出了声,吩咐船娘把坞船撑回去,又叮嘱她,“快回来把鞋袜给穿上,快要上岸了。”

    姜元羲乖乖应诺,回到坞船里,由着阿方用温水给她洗干净了脚,穿好鞋袜,此时恰好船也靠岸了,与崔雅娘一起上了岸。

    此时草地上,已经摆满了密密麻麻的案几,由着侍女将两人引到小娘子这边最前排的案几坐下,姜元羲左右一看,就发现自己三姐、四姐等人同样也在第一排,就在她右手边,她左手边的是荥阳郑家的小娘子们。

    姜元羲托着腮,左右转了转头,发现无论是小娘子的席位也好,还是郎君们的席位也好,第一排坐着的除了五姓望族之外,就是同在九卿之中的世家,而同在九卿,却不是世家的郑家、甘家两个寒门,则安排在了第二排。

    至于筹办的四个家族,蒋杜苏赵四家,按照惯例,是坐在第一排上,以示主人家的地位。

    其他人则按照身份地位坐着。

    蒋和玉见人齐了,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拿起酒盏,站起身,朝四方举了举,“今日乃雅集宴,和玉敬大家一杯。”

    其他人也很给面子的拿起酒盏,齐声道:“与诸君共饮此杯。”

    被蒋和玉抢了先,杜郎君不甘寂寞的站起身,笑容满面的道:“诸位,午时已到,想必诸位也早已饥肠辘辘,今日的盛宴,比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他用力的拍了拍手掌,高声道:“传菜!”

    数百个侍女托着一碟碟的佳肴上来,先上来的是四色糕点。

    每上一道,就有侍女高声唱名:“金糕卷、小豆糕、莲子糕、豌豆黄。”

    每一个案几上都是一碟子糕点,每一碟里都只有两块糕点,刚好够同一个案几的两人浅尝。

    糕点之后,是四色酱菜。

    “甜酱萝卜、五香熟芥、甜酸乳瓜、甜合锦。”

    早已空了的糕点碟子被侍女收了下去,换上了新的酱菜碟子。

    之后是前菜七色。

    “喜鹊登梅、蝴蝶暇卷、姜汁鱼片、五香仔鸽、糖醋荷藕、泡绿菜花、辣白菜卷。”

    膳汤一品:“一品官燕。”

    前菜和膳汤的分量却不会像糕点和酱菜那般少了,案几之上已经被摆满了碟子和炖汤。

    接着是主菜八色。

    “砂锅煨鹿筋、菊花里脊、片皮乳猪、罗汉大虾、串炸鲜贝、葱爆牛柳、蚝油仔鸡、鲜蘑菜心。”

    至此,正宴的主菜基本上齐了。

    “诸位,尝尝这些菜品的味道,也好给我们杜家一个提议。”

    杜郎君笑容满面,这是第一次雅集宴上出现这么多菜品的,以往的雅集宴,除了蒸煮之菜,就是烤肉,多亏了今年出现了炒菜和香料,他又帮着杜家抢到了佳肴的活计。

    他可以很肯定,以后的雅集宴菜品,都要跟着他杜家定下来的规矩走!

    糕点四色、酱菜四色、前菜七色、膳汤一品,主菜八色!

    此后举办的雅集宴的世家,菜品不可能比他杜家的少,而就算被他杜家的菜品多,那也是在他杜家定下的框框里行事。

    他为杜家留下了一笔浓墨的画卷!

    甚至他还借此向众人展现了杜家的食谱,这些都是用杜家食谱改良而来的佳肴。

    杜郎君轻轻瞥了一眼蒋和玉、苏郎君等人,只要他把这个活计做好了,不愁出不了风头,这次最大的赢家,终归是他们杜家才对!

    姜元羲看着摆得满满当当的案几,先捧起膳汤喝了,一入口,就微微一点头,上好的官燕,又炖得足够久,汤都已经粘稠不已,真正的入口即化。

    又拿起筷子逐一品尝其他菜色,每吃一道,都细细回味,有些做得实在是很不错的,姜元羲也忍不住多吃了几口。

    一时之间,整个席间都无人说话,大家被这般多菜品乱了眼,都埋着头在品尝。

    见此,杜郎君越发得意,就是不吃东西,他也饱了。

    嗯,其实是这段日子以来,为了将这些菜色做到最好,他日夜都在试菜,已经吃吐了都。

    崔雅娘一轮碟子下来,无奈的放下了筷子,摸了摸已经凸出来的小肚子,遗憾的道:“才把每样菜都尝了一口,这就吃饱了。”

    她还想吃,可是已经吃不下了,早知道索性连昨夜里的晚膳也不要吃才对。

    姜元羲埋头吃得欢快,闻言嘻嘻一笑,“没事,我帮你吃干净这些碟子。”

    她饭量大,这些菜刚好够她填饱肚子。

    半个时辰之后,见众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苏家郎君站起身,轻轻拍着掌,“席间清净,未免无聊,不如我们一边来欣赏一些乐趣,一边喝酒如何?”

    众人当然很给面子应诺。

    苏郎君高声一喊,“来人!”

    很快就有一队侍女和一队拿着弓箭的汉子上来,这当中还有人托着一盘子的苹果。

    看到这个架势,不少人一愣,然后眉目间都染上了兴奋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