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鉴宝大宗师 > 正文_第1632章震耳发聩
    尤潘基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按照自己预想的来了,贝朗德已经完全傻掉了,也朗声说道:“贝朗德,你的一桩桩罪恶终于***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可惜我们都被你蒙在鼓里,现在一切都清楚了,给我带走!”

    贝朗德也是欲辩无言,一脸的惊慌失措。

    今天来的人太多了,还有很多媒体和外国友人,自己身为一个国家的大员,被罗列了这一桩桩的罪状总不能不接受调查的,那样更是显得心虚了!

    可是如果接受调查的话,这明显就是一个陷阱啊!只要自己跳进去了,就永世不得翻身啊!

    贝朗德一时间呆住了!

    李跃知道这个时候该自己出场了,看四周乱成一锅粥的样子,还有人走上台去要带走贝朗德,立即大喝一声:“住手!”

    李跃这一嗓子是蕴满了内力发出的,虽然在场的有上万人,乱哄哄的一片,但所有人几乎都被这一嗓子给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这一嗓子也起到了李跃想象中的作用,贝朗德被这一嗓子在惊慌失措中震醒,上台的那几个人被这一嗓子震得也停下了脚步。

    就连李跃身边的楚玉婷也吓了一跳,小手也不拉着李跃的手了,连忙捂住了耳朵,心里也在想呢,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声音啊?

    李跃这一嗓子奏功,紧接着冷笑一声说道:“栽赃陷害也没有这么栽赃的啊?所有的事情都是子虚乌有的,硬是栽赃在贝朗德先生的头上,就要在这里动手吗?你们安的什么心?”

    尤潘基也是冷冷地看着发声的地方,心里也在琢磨,这是一个什么人啊?怎么这个时候出面了?还敢说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

    贝朗德此时也高声说道:“对,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我根本就没有干过这些事情,就是有人在栽赃陷害!”

    尤潘基也知道今天一定要收拾了贝朗德,要不然自己就难以掌控局面了,此时正是乘胜追击的时刻,也高声说道:“这么多的证据都摆在这里,你还想狡辩,哪一桩是子虚乌有的?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贝朗德确实没有证据说明自己是被栽赃陷害的,听了尤潘基的话更是有些难以抵抗。

    李跃这时候又说道:“尤潘基先生,那件宝贝是你搞的鬼吧?”

    尤潘基要气疯了,这个人声音极高,虽然没有麦,也是全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这就是明摆着要破坏自己的计划啊!

    尤潘基看着李跃的方向大喝一声:“是谁在说话?”

    李跃此时小声对楚玉婷说道:“姐姐戴上帽子,别着急露出面目来,跟我上去!”

    楚玉婷心里有些发慌,以往也是一个集团公司的老总,但是这种场合还是第一次见到,心里怦怦直跳,被李跃拉着也不得不跟了上来。

    李跃拉着楚玉婷越众而出,朗声说道:“尤潘基先生,这些话都是我说的!”

    尤潘基看到两个年轻人越众而出,心就放下了一半儿,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这才冷笑一声说道:“这里还轮不到你们说话!别理他们,今天是世界性的文化交流展会,别因为我们内部的事情耽搁了这个盛况!带走!”

    李跃又是一声大喝:“慢着!带走总要有个证据吧?眼前仅仅凭借必列斯先生的一面之词,就想带走贝朗德先生吗?”

    尤潘基也是气极了,看着李跃喝道:“你是什么人?这里轮不到你说话!我们掌握的证据还少吗?”

    李跃高声说道:“你们掌握了什么证据啊?不过就是必列斯院长的一面之词!”

    尤潘基也气呼呼地说道:“我们还接到报案,洛西诺先生和西塞罗老先生都死在贝朗德的别墅中,这些还不够吗?还有,那些都是你们国内人吧?他们也说了,就是贝朗德先生指使人杀了楚天雄父女的!你还想在这里搅乱秩序,给我一并带走!”

    尤潘基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就有几个人冲着李跃过来,带头的正是维克多!

    维克多早就认出来这小子了,就是屡次捣乱打人的那小子,今天还想来破坏大事儿,一定不能让这小子多说了。

    李跃看贝朗德还傻愣愣地站着,这才说道:“贝朗德先生,您干没干过这些事情还不知道吗?就任由这些人胡来吗?”

    李跃也是擅于掌控这些局面的,知道这个时候还轮不到维克多来出面,他算不得什么的,既然尤潘基的人没有到,那么就要让贝朗德掌控局面了。

    贝朗德被李跃最初的一声大喝已经震醒了一半,意识到自己决不能就范,要不然可就真的万劫不复了!此时听李跃这么一说,也是一声大喝:“慢着!眼前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不能抓人,这位小哥,你上台来,今天就把这些事情弄个清楚!”

    李跃要的就是这句话!当即拉着楚玉婷就上了台。

    维克多也愣住了,附近都是贝朗德的卫队,自己一个小局长,确实无能为力的,尤潘基先生也不说话了,自己怎么敢上去就抓人啊!

    尤潘基也有些着急,看了看一楼的通道,并没有人出来,按照预定的计划,这个时候人早就到了,自己遇到了困难,就要硬来了,但是人没到,自己就是想发力的话也不行啊!

    尤潘基心里暗暗着急,眼睛瞄着那个通道,就是不见有人出来!

    李跃很快就来到贝朗德的身边,小声说道:“贝朗德先生,我能还给你一个清白之身,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去斯顿大商场,把一伙人抓了,之后安排人去尤潘基的家里搜索国宝黄金驼马!然后封锁这里,不能让任何人出去,不能有片刻的迟疑!”

    贝朗德今天已经是很无助了,要是李跃不出现的话,已经要就范了,此时听李跃这么一说,也明白一些了,这个年轻人一定是掌握一些情况的,反正自己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就按照这个年轻人说的办好了!

    有些事情并不是贝朗德完全轻信李跃,确实是想要弄清楚这件事儿,要不然自己就全完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也不好完全不顾一切啊!

    李跃见贝朗德已经点头,并且和身边人安排这些事情了,这才扭头哈哈一笑说道:“尤潘基先生,您在找人吗?我告诉您,您的人来不了了!”

    尤潘基听了这话更是大吃一惊,这个年轻人到底知道一些什么啊?

    贝朗德听了李跃这话也是大吃一惊,难道说尤潘基还另有安排?

    楚玉婷在一旁也不是那么紧张了,眼看这小子就利用这些条件要掌控局面了,还说起了尤潘基的人,几乎忍不住就要笑出来了,尤潘基的人现在可能还爬管子呢!

    李跃此时才高声说道:“尤潘基先生说在贝朗德先生的别墅中发现了洛西诺先生和西塞罗老先生的尸体,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大家要是不信的话,可以让贝朗德先生给警方打电话,问一下详细情况!”

    贝朗德听李跃这么一说也是一愣,自己都被尤潘基的突然袭击给弄傻了,自己没有杀了这两个人啊!此时也连忙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这些都是李跃算计好的,这些家伙要赶到别墅还要一段时间,此时应该也到了,自然是找不到两个人的尸体了!

    贝朗德的电话也很快接通了,虽然去的都是维克多的人,但是没有找到尸体这些人也是不敢说谎的,顿时就说没有搜查到。

    其实贝朗德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还认为自己没有杀了这两个人就不会有尸体呢,其实要不是李跃提前准备好一切的话,尸体是一定会有的。

    贝朗德挂断电话就说道:“大家都听着,在我的别墅中根本就没有搜查到洛西诺先生和西塞罗先生的尸体!”

    此时下面又是一片哗然!大家也都被这一切给弄晕了,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尤潘基此时也正冷笑呢,虽然自己的人没到,但是这尸体是一定能找到的,今天有这么多人都在的,贝朗德一定也是解释不清的,最终还不是被自己乖乖地带走!

    哪知道贝朗德挂断电话就说没有找到,尤潘基也大吃一惊,脱口而出:“这是不可能的啊!”

    李跃就擅于抓着这些细节来收拾这些人,立即高声说道:“尤潘基先生说这是不可能的,请问尤潘基先生,您怎么这么肯定啊?”

    尤潘基刚才就是脱口而出的,也是过于震惊的原因,此时被李跃抓住这一点一问,顿时就有些惊慌起来!不过尤潘基毕竟是个阴谋家,此时也狡辩道:“这并不是我知道,而是刚刚接到报警的,怎么会没有呢?”

    李跃冷笑一声:“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啊?你这句话大家都听不明白吗?”

    李跃是很擅于煽动的,下面顿时又是一片哗然!谁听不出来啊!这就是尤潘基搞的鬼,根本就不是刚刚接到报警的事情!

    李跃也是乘胜追击,不着急拿出证据来:“尤潘基先生,你们办案子就是这么办的吗?听从必列斯先生的一面之词,就来抓贝朗德先生!警方接到报案,不管有没有尸体,也推在贝朗德先生的头上吗?”

    尤潘基头顶也是冷汗直流,感觉到今天的事情大事不妙了,有很多的意外啊!自己的人到现在也没有来呢,自己根本不能掌控了局面啊!

    此时外面已经被卫队包围了,尤潘基更是惊慌起来,就算现在托马的人出来也无济于事了!只能靠自己了!

    贝朗德先生可是高兴极了,这个年轻人简直就是自己的救星啊!刚才要不是那一声大喝的话,就是自己被抓走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