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金玉娇妻 > 第四百四十八章:一语成箴
    方采薇冷哼一声,又听梅姨娘道:“花熊如今在奶奶这里,爷却还要争什么归属权,所以,爷是想接奶奶回府?我就说,李秋芳如今都死了,爷对奶奶的感情又从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自然要和您重归于好的。”

    “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是太阳啊?”方采薇咬牙说完,纤纤玉指从周围众人脸上划过:“我和你们说,我今天再次把这话撂下,我方采薇情愿自由自在孤身终老,也不会再为爱情折腰。你们要认清楚自己的朋友是谁,站稳立场,帮我到底。不许做墙头草,一会儿觉着我好,一会儿又觉着世子爷不错,表面上撑我,暗地里却为世子爷通风报信,如绿枝今日之所为,想着给我和他创造什么破镜重圆的便利条件。再有下一次,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知道了知道了。”众人一见方采薇真发了脾气,于是知道她决心已定,虽然心中为世子爷和大奶奶不能HE而惋惜,但还是尊重她的选择,纷纷答应。

    “奶奶,我能理解你的心思。只是现实多风雨,奶奶一个韶华女子,孤身一人,恐怕这独身生活未必会像您想的那般逍遥自在。”

    见方采薇松了口气,若明珠忍不住就提醒了她一句,却见大奶奶满不在乎道:“我都和离一年多了,不是过得挺好?谁说女人独身就不能过好日子?都是偏见,我偏偏要过给世人看。”

    众人彼此看了一眼,梅姨娘便苦笑道:“好吧,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也是下定决心跟着奶奶的,不怕孤老一生,自然盼着奶奶好。但愿咱们真的能在这竹苑里逍遥自在一世。”

    方采薇:……怎么一个个的话听起来这么像立flag呢?呼,不要胡思乱想,就不想嫁人怎么着?现在我也离开娘家了,连个牛不喝水强按头的人都没有,不信过不了单身生活。古代还有自梳明志的呢,姑奶奶我现在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怎么也比那些看父母兄嫂眼色过活的女孩子强多了吧。

    三天后,荆初雪又过来了,看见方采薇脸上就笑开了一朵花,拉着她的手道:“嫂子真是厉害,大哥哥不过来了您这里一趟,受了您的鼓励,回去后果然就正常了许多。这几日在家温书,还去了两趟衙门,看着精神好多了,老爷太太看见他这个样子,也放下心来,府里气氛轻松了不少呢,我就说嘛,只要嫂子一出手……”

    “等等等等……”方采薇听得一头雾水:“你确定世子爷是受……受了我的鼓励?我……我什么时候鼓励他了?”

    没记错啊,前两天那厮过来的时候,除了争执团团圆圆的归属权,然后向他表明自己不会再嫁的心意,叫他赶紧死心之外,没说过别的啊,更别提什么鼓励了。

    “咦?嫂子没有鼓励大哥哥吗?”荆初雪也疑惑了:“可是他说,他来了这里后,和嫂子开开心心地看了花熊,还就花熊的问题进行了愉快的探讨交流,之后您怕耽误了他攻读,就没有留他吃饭,还鼓励他好好用功,争取在春闱里一举夺魁。”

    方采薇:……神特么愉快的探讨交流;神特么怕耽误攻读没有留饭;神特么鼓励他用功一举夺魁。

    荆初雪见她脸色不对,面上笑容也变成了小心翼翼:“怎么?莫非……大哥哥是在撒谎?”

    “也不能说是撒谎吧。”方采薇面无表情地回答:“这样,三妹妹,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就明白了。”

    **********************

    “爷,三姑娘过来了。”

    正埋首于文案中的荆泽铭抬起头来:“三妹妹又有什么事?请进来吧。”

    过一会儿,荆初雪进门,世子爷看着她脸上仿佛是饱含深意的笑容,不知怎么就觉着心里有些发虚,面上却还十分镇定地笑着问道:“三妹妹这是出去了?不会是去山海园了吧?可是遇见了什么新鲜事?”

    荆初雪不等说话,她身旁小丫头香茶便笑着道:“是啊,世子爷真聪明,怎么就猜的这样准?我们姑娘的确是去了山海园,回来时路上有个无赖撞上咱们的马车,要讹我们,幸亏遇见张家四少爷,他和那无赖说了几句话,那无赖就吓得逃之夭夭了,四少爷真厉害。”

    “嗯?什么张四少爷?”荆泽铭眉头一挑,就见荆初雪瞪了香茶一眼,咬牙道:“胡说什么?正经话不知道,倒只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用心。”

    接着又转头对荆泽铭道:“就是之前……张百万家的那位四少爷,险些成了我小叔的那个。我也没想到会遇上无赖,还正好被他瞧见,幸得他帮着解了围,只是……总觉着有些尴尬。”

    荆泽铭点头道:“的确,我事后和朋友们说起张家,都说张显其实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只是没想到他三哥是那样阴险毒辣的小人,张家的名声都被他败坏了。”

    荆初雪也叹了口气,淡淡道:“不管怎样,我们对事不对人,大街上,我一个女孩儿家也不好和他多说,日后大哥看见他,帮我表达一下谢意吧。”

    荆泽铭道:“应该的,这事儿包在我身上。”说完又好奇道:“你刚才进来笑得那样神秘,似乎不是为了这件事,莫非山海园里有什么新奇事发生?说来给我听听。”

    荆初雪忍不住“扑哧”一笑,摇头道:“大哥哥,我今日算是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了,原本让香茶这蹄子一打岔,都把这事儿给忘了,你偏还凑上来。”

    荆泽铭一听,就知道没啥好事儿,连忙道:“那就算了,你出去了半天,后院想是有不少事,快过去忙吧。”

    荆初雪摇头笑道:“现在醒悟了?晚了。”说完来到荆泽铭下首坐下,捧起茶杯啜了一口,淡淡道:”上次哥哥回来和我说的话,我问过嫂子了。”

    向来处变不惊的世子爷知道自己的谎言被拆穿,不由一下坐直身子,紧张道:“采薇……她怎么说?”

    荆初雪嘻嘻笑道:“嫂子没说什么,就是给我讲了个笑话。”

    “嗯?”荆泽铭茫然了,心想讲了个笑话?采薇这又是玩的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