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六脉神皇 > 第九十四章 二小姐到访(求推荐收藏~)
    府邸门口,钱松、张杰二人老远看到流星一人一马过来,连忙抢步迎了上去:

    “将军,炎二小姐来了。”

    “已经在府上等得有点不耐烦,兄弟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流星一听,立即明白,肯定是自己白天去炎潇潇那儿拜访后被门房通知了二小姐,后者才主动找上门来。

    翻身下来,丢开缰绳,流星三步并作两步地跨进府里。

    只见一袭红衣的炎潇潇二小姐正在前厅大发雷霆,吴秋生、林贞等一干人围成一圈,个个噤若寒蝉:

    “将军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

    “马上去找。”

    “可是……奴婢不知道莫北将军府邸在哪儿啊。”

    林贞都快哭出来。

    虽说他们是战将府上的人,但毕竟炎潇潇是主家的二小姐,是真正的主子,谁也不敢得罪,更何况炎氏母虎的威名,四方城谁不知道?

    “二小姐。”

    流星及时出现,前厅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炎潇潇扭头,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高高大大一身战将甲胄披风显得英武不凡的少年,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刚才还火冒三丈的脾气倏然间化为和风细雨,出人意料地在桌旁坐了下来:

    “这套行头不错,怪好看的。”

    “……”

    林贞、林灵等一干家将、家奴听出炎二小姐调戏的语气,一个个赶紧找机会开溜:

    “将军,奴婢下去做点菜。”

    “奴婢烧茶水去。”

    “属下告退……”

    一群人落荒而逃般消失,只留下流星和炎潇潇两个年轻男女。

    “超凡境上品甲胄全套,只能说主家出手不凡。”

    流星当着炎潇潇的面转了个圈,潇洒不凡。

    炎潇潇眼里满意之色越浓:

    “真没想到,你才离开一个多月,就混上内卫营的战将职位,不简单啊。”

    “都是二小姐关照的结果,属下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枚保命丹药那么珍贵神效,还有您送来的铁鳞蟒烤肉,特殊黑砂,可是让我在内卫营如鱼得水,修炼进境飞快。”

    “哼,那颗保命丹药,本小姐身上总共也才一颗,能肉白骨,是真正用来救命的好东西,还有淬体洗髓效果,后来本小姐才找族老补上……不然你以为真能这么快修炼到超凡境三阶,你以为你是本小姐嚎。”

    炎潇潇也是喜欢马屁的主,闻言顿时眯起眼睛,舒服惬意得很。

    流星笑着为她斟茶:

    “知道二小姐如此看重属下,流星更加不敢辜负您的期望,生怕到时候没办法帮到二小姐摘取落日山脉的火炼莲蓬。”

    “你还记着呢?”

    “那当然!”

    “忘了吧。”

    炎潇潇差点没把流星呛到。

    后者收敛笑容:

    “是因为连城水家的关系?”

    “对。”

    炎潇潇点头,语气充满无奈:

    “炎翼被行刺,族长离开四方城,我们这些嫡出的小辈已经被组老们下了禁足令,任何人不得靠近落日山脉,甚至连外出离开四方城都十分困难,去取火炼莲蓬的事情只能作罢。”

    “……那真是太可惜了。”

    流星也十分无奈。

    现在的确是非常时期。

    炎氏死了一个炎翼,族长之子;

    连城水家葬送了两个脉轮境强者。

    这场战争已经升级,肯定不会就此结束。

    而且!

    白天在炎氏祠堂亲眼目睹了族老们的请灵仪式,听他们的意思,似乎族长已经得到炎氏神灵的支持,要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献祭屠城行动……

    这种事情,流星光是想想都觉得脑袋要裂开。

    他不敢想象连城水家接下来会作何反应。

    如今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抓紧时间提升修为,强化自身,到时候争取在两大家族的碰撞中避免成为炮灰的命运。

    “流星。”

    “你刚刚去参加莫北将军的宴会了?”炎潇潇突然蹦出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嗯。”

    “宴会上有没有女人啊。”

    “有……”

    流星奇怪地看了炎潇潇一眼。

    宴会上有女人还不是正常?没有女人伺候才不正常吧?

    “以后这种场合最好别去。”

    炎潇潇又多看了流星两眼,郑重其事地嘱咐道:

    “以前住你这座府邸的偏将,就是因为这种宴会参加得多了,最后被连城水家乘隙而入。”

    说到这里便打住,没有继续细说。

    城防军?

    宴会?

    流星迅速想到了莫北。

    他知道城防军的下场是什么,但是,现在连炎潇潇都旁敲侧击地警告和提醒自己,炎氏主家肯定是要防范内卫营走上城防军老路子的。

    莫北惨了……

    这是流星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

    他知道炎氏主家有一群忠心耿耿的耳目,有一群才能出色的影卫,负责监控整个内卫营。

    如果炎氏主家真的已经开始警惕和防范这些事情,莫北的做派肯定会被重点监控。

    “多谢二小姐提点。”

    流星沉吟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炎潇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还有谁跟你提过城防军的事?还是你府邸前任主人?”

    “炎卫大人有提过半句。”

    “哦。”

    炎潇潇没再说什么。

    如果是炎卫,那就没什么,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就要让影卫去追查了。

    流星突然想道:

    “听说二小姐这段时间很勤奋,每天都修炼到很晚。”

    “门客跟你多嘴了?”

    炎潇潇微微皱眉。

    流星笑道:

    “他知道我是二小姐你的人,所以才会透露行踪,二小姐就不要怪责他了。”

    炎潇潇闻言心情大好:

    “看在你求情的份上,本小姐就暂时原谅他,不过作为条件,你得跟我切磋切磋。”

    “我?”流星错愕以对。

    “对!”

    炎潇潇不假思索道:

    “听说你在内卫营重创了刺杀炎翼的脉轮境强者,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雷厉风行的性子根本就容不得流星拒绝,炎潇潇拉起他就走到了前院里。

    院子很大,完全可以放手切磋。

    但说实话,流星对炎二小姐的鞭子还是有点怵的,这种奇门兵器防范起来很困难。

    可既然已经下场,硬着头皮也要接下去。

    咚!

    从钱松手里接过神火枪,流星重重一放,坚韧的地板直接裂成五六块,枪尾深入地面数寸。

    “二小姐,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