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 > 饲养501:左右开抡,打成猪头(二更)


    “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窈窕人影的脸隐在阴气里,若隐若现,阴森至极。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估计得吓得尖叫。

    江小鱼很无辜道:“我不是阻止你,我只是好奇过来看看。”

    江小鱼淡然悠闲的话引来人影的愤怒,那些浓郁的阴气在她的调动下竟然形成一个巨大的魔影,投射在她身后。

    魔影似乎能感受到她的愤怒,张牙舞爪的想向江小鱼扑来,但或许是畏惧江小鱼身上的威胁,魔影和窈窕的人影均没动。

    窈窕人影只幽幽道:“那你看完了,便离开吧。”

    江小鱼‘呵’了一声:“喂,我想你似乎有点没搞清楚。”

    “你觉得你能命令我?”江小鱼双手打了个响指,六张符自包包里激射而出,尔后与她指尖那道符一起悬浮在她身周围。

    七张符一出,阴冷的室内瞬间荡起一股炙热,那道有三米高的魔影在刹那之间缩小三分之一,变得只有两米高。

    窈窕人影也在这股炙热之气中连连后退三步,失声道:“七元锁魂符!”

    江小鱼眼里闪过惊讶:“你居然知道七元锁魂符,看来有些道行了。”

    又注意到她身上的衣着,眉心微蹙:“看你这装扮,难不成民国时代就死了?”

    窈窕人影脸色一变再变,这一幕倒也好笑——鬼也是有表情哒。

    “你是谁?”女鬼一字一句的问。

    江小鱼耸肩:“我就算说了你也不知道呀。”

    女鬼浑默,半晌,似是知道自己对上江小鱼没有丝毫胜算,手一挥,将魔影吸入体内。

    她看着江小鱼,忽然道:“我叫程锦绣,生于民国三年,卒于民国二十五年,享年二十二。”

    “外面那个人,是我丈夫的转世,他前世灭我全家,和一个女人用水溺死我。因为是横死,也因为怨气大,是以投胎不了,化为厉鬼,但那个男人找了极高明的道士想要让我魂飞魄散,好在我程锦绣化作鬼运气还不错,最终困在死亡之池出不来。”

    “虽然没有魂飞魄散,但我却一直出不去这个池塘,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所在的池塘被填,然后盖起了这么一座高楼,原以为我能出得去,却仍旧困在这栋楼里。”

    程锦绣满脸怨毒:“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将我带出那栋楼的居然是我丈夫的转世,你看,冥冥之中,天道轮回,上一世他欠了我,这一世他便得还我。”

    程锦绣虽然说得混乱,但江小鱼靠着强大的拼凑出了一个悲惨的故事,她揉揉下巴:“那你怎么不干脆把他杀了?”

    “就这样杀了他,太便宜他了。”程锦绣冷哼一声,“何况,他身上有股力量阻止我杀他。”

    江小鱼:“啊?”

    这一点,程锦绣自己也不清楚,就如她不清楚为什么那一天,在厕所里,她忽然就感应到了彭宴明,从而对他出手。最后在即将成功的时候感受到危险,不得不放过他,附在他身上。

    程锦绣冷着一张脸:“你要怎么对付我?杀了我?”

    江小鱼一脸惊讶:“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我干嘛还要杀你。”

    程锦绣显然不懂江小鱼的冷幽默,脸上没有丝毫笑容,冷的像是一块千年寒冰。

    不过因为她将所有阴气收入体内的缘故,令她看起来也没那么阴森了。

    要不是她的身体看起来飘飘忽忽的,很难把她和鬼联系起来。

    江小鱼低头嘟囔一声‘玩笑都不会开’,抬头道:“你想投胎吗?”

    她本以为程锦绣会回答‘想’,却没想到程锦绣嘴角一勾:“我浑浑噩噩这么多年,投胎?早就没那个期望了,现在的我,只想报仇。”

    “我如果要报仇的话,你会拦我,对吗?”她紧紧盯着江小鱼,语气森然的问。

    江小鱼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那不然呢?任你祸害人?”

    想是‘祸害’二字刺激到程锦绣,她的情绪变得激动,厉声道:“我没有祸害普通人,我只是想要替自己报仇,难道我做为鬼,连报仇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江小鱼:“我没说要剥夺你报仇的能力。”

    听到江小鱼这么说,程锦绣稍稍疯狂的神色缓和下来:“那你……”

    江小鱼打断她:“我这个人,向来禀持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原则,这个原则针对所有物种。”

    “这么说你不拦我报仇?”程锦绣脸上有了喜色。

    她在江小鱼身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这个威胁不是来自七元锁魂符,而是江小鱼本身。

    做了这么多年鬼,她自然能明白,如果江小鱼真的要拦她,她有可能连一分钟也撑不下去。

    但是,那在心里盘桓上百年的怨气怎么能够在这样的威胁中散去,她要报仇,哪怕魂飞魄散,这个执念也不能消。

    江小鱼伸出指头指向门外:“那个人,真的是你复仇的对象吗?”

    程锦绣脸上的喜色还没收回去,闻言,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江小鱼也不跟她兜弯子:“诚然你所说,外面那个人是害你的丈夫的转世,你既然知道转世,便应该明白,转世后的他就是一条新的生命,前尘往事与他皆无干。换句话来说,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你的丈夫,你找他报仇干嘛?”

    “你这是强词夺理!”程锦绣大叫,“百多年过去,他早就死了,还投了胎,而我呢,在冰冷的空间里孤独百年,如今出来,我不找他转世,那你让我找什么?!”

    江小鱼掏掏耳朵:“你这么说是有点道理。”

    下一秒,江小鱼彻底冷了脸:“就因果来说,你和外面的男人,没有任何因果关系,我如果让你杀了他,就是滥造杀孽。我这个人,不是好人,不管外面那个男人人品到底如何,他的生死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如果都像你这样,那这世间的秩序还要来干嘛?当摆设吗!”

    “程锦绣,我给你三个选择。一,放弃一切,我送你进轮回;二,你执意报仇,我送你一程,魂飞魄散;三,跟在我身边,用正确的办法报仇。”

    程锦绣本来在听到江小鱼前段话时已经打算不顾一切拼命了,但在听到江小鱼最后一个选择时,愣住了。

    她何尝没有听出,江小鱼这是有意在帮助她。

    和江小鱼对上,她必死无疑。

    放弃仇恨进入轮回,她做不到,也不会做。

    江小鱼已经料到她会选择什么,所以给她第三个选择。

    “你……为什么……”程锦绣很是不解,一时转不过弯来。

    本以为等会儿会死在眼前的少女手中,没想到峰回路转。

    江小鱼甩了甩身前的大辫子,这是傅景生给她编的斜花辫,满头的秀发一点一点编下来垂在左侧,很是好看,江小鱼很喜欢这个发型,让她变得淑女起来。

    不过这个动作一出,娇俏可爱的神态展露无疑。

    她很是淡然的说:“外面那个男人我也看不惯,不想见他好。”

    说完,江小鱼拿出朱砂在悬浮身前的七张符快若闪电的点上一笔,顿时,一阵刺眼的华光冒出,这些光芒围绕在江小鱼周围,令她看起来多了丝庄严。

    “给你三秒钟,作选择。”

    江小鱼还没数到三呢,程锦绣毫不犹豫道:“我选三。”

    “聪明。”江小鱼打了个响指,七张悬浮的符顿时像失了力量盘,光芒收回,静静的落在江小鱼摊开的手掌心上。

    她将符放回包包,又拿出一个刻着符文的小葫芦来,拧开塞子,将口子对着程锦绣:“不要反抗。”

    出于毫无选择只能相信江小鱼的份上,程锦绣并没有任何反抗,任由一股吸力将自己吸进去。

    做完这一切,江小鱼这才打开浴室门。

    她从浴室走出,朱建彬顿时冲过来,面色忐忑:“江小姐,刚刚……是怎么回事?”

    江小鱼睨了他一眼:“收了些不干净的东西。”

    朱建彬脸色一喜:“那宴明以后是不是不会有事了。”

    江小鱼唇角微勾:“你可以试试。”

    她走到床边,看向床上的彭宴明,满脸的痘痘让江小鱼浑身鸡皮疙瘩起一身,忙往后退两步,招呼朱建彬过来,让他把彭宴明额头上的符给摘了。

    反正有江小鱼镇场,朱建彬立刻照做,又听江小鱼说:“扇他巴掌,把他扇醒就好了。”

    朱建彬迟疑:“这……”

    江小鱼淡淡扫了他一眼:“刚刚他魂差点丢,我用符给他护住,现在他的魂魄沉睡,需要用点刺激性的方法唤醒他,你要下不了那个手也行,到时候变成植物人可别怪我。”

    一本正经胡说乱诌的滋味太爽了,江小鱼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才没让自己笑场  。

    朱建彬一听有变成植物人的可能性,当下也不再迟疑,跪在彭宴骨身边国,抡起厚实的手,左右开抡。

    “用力点,得让他感受到疼,这样他才能醒。”江小鱼再次后退两步,悠哉悠哉的说。

    朱建彬下手更凶残,啪啪作响,彭宴明脸都肿了,有些痘都被打破,脓水流了出来,恁的恶心。

    但他还是没醒,这让朱建彬越发相信江小鱼所说,害怕外甥变成真正的植物人,更加用力打彭宴明。

    那声音,听得江小鱼甚是满意,小脸上挂起了贼笑。

    在小葫芦里的程锦绣是能看到这一幕,心里本还有点不甘不愿的情绪彻底散去,如此看着彭宴明这般受罪,却也别有一番爽快。

    之前附在彭宴明身上,不知为何,她要对他动手造成实质伤害的话,只能在他靠近水或者看到水的时候她才能动手。

    她把这归功于她曾经死的原因。

    眼看着彭宴明嘴角都始开流血,但他人还没醒过来,朱建彬手中的力度不知不觉间减小,同时,他有些怀疑江小鱼说的是不是真的。

    可彭宴明没醒也是事实。

    然而,这个一直很疼爱彭宴明的男人在看到外甥被自己打成这样都还不醒时,一是害怕,二是心疼,以至于这速度和力道便减了下来。

    江小鱼眼睛微眯,手指微动,一股看不见的气流射入彭宴明体内。

    正当朱建彬想要询问江小鱼,却忽然听到一句愤怒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因脸颊肿胀,他说出的话有些含糊。

    朱建彬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天旋地转,被彭宴明给摔到床下,摔了个结实。

    哎哟一声,朱建彬脑袋度磕在地上,一时起不来。

    彭宴明在朱建彬的痛叫声中回过神来,他本想朝朱建彬看去,哪知却看向了江小鱼。

    一看到江小鱼,彭宴明条件反射的缩了下脖子——吓的。

    “你、你还没走?你来做什么?”

    江小鱼笑得眉眼弯弯:“我来救你呀。”

    “怎么?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你身体很轻松吗?我跟你说,你之前是因为坏事做多了,所以被脏东西盯上。”江小鱼压低声音,一副良师益友的表情,“人在做,天在看,做什么事,三思而后行,如此,方才不会被东西惦记上,懂了吗?”

    彭宴明来回过神来,嘴唇蠕动,想要说什么,终究什么也没说。

    还是地上的朱建彬忍着痛色问:“江小姐,宴明被缠身的脏东西是什么?它为什么缠上宴明?宴明是和它有仇吗?”

    彭宴明也支起耳朵听。

    江小鱼笑眯眯的丢下四个字——无可奉告。

    离开的时候,江小鱼拒绝了朱建彬的送离,只报给他一串帐号:“一百万,晚上七点我要见到进账。否则——别怪我。”

    威胁完之后,扬长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朱建彬站在原地,一时回不过神来。

    一百分,他一个小小的又不火的经纪人哪来一百万?!

    谁也没看到,有一只黄色的小纸人静悄悄的潜进了彭宴明的床脚内。

    只要没趴到床底下瞅,是不会发现这么一张纸人的。

    江小鱼坐上自己的座驾,再把小葫芦放在副驾驶上,拔开塞子,程锦绣大半身子冒了出来——这情景,特别像某个神话故事。

    ——神灯神灯,你能许给我愿望吗?QAQ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这会儿程锦绣比起之前,要温顺许多。

    江小鱼认真起步,待起步之后才回答她:“江小鱼。”

    车子拐了个弯往前开,程锦绣突然问:“你们术士不是见了妖魔鬼怪都会杀之后快吗?为什么要帮我?”

    江小鱼:“别给自己脸上抹金,我才没帮你,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程锦绣忽然痛苦的尖叫起来,这个尖叫声只有江小鱼能听到,且又在封闭的车厢内,突如其来的尖叫让江小鱼手一抖,方向盘立刻弯了一圈,朝旁边的石柱撞去。

    千钧一发一际,江小鱼展现出过人的心理素质,踩刹车,关火,拉手刹,几乎在0。1秒中完成这三个动作,将车停在石柱前,两者相距不过十厘米。

    江小鱼长舒一口气,没好气的朝旁边吼:“你一个鬼叫什么……喂?喂?程锦绣?”

    半晌没音儿,江小鱼拿起小葫芦朝里看,发现程锦绣正虚弱的躺在里面,嘴里直哼哼。

    “怎么回事儿?”

    程锦绣虚弱的声音传出来:“我离不开这里……一离开,魂魄会遭受到撕裂的痛苦。”

    “我有预感,一旦出了这个停车场,我就会魂飞魄散。”

    江小鱼:“……”

    特喵的,江小鱼气的在心里爆了句粗。

    尔后无奈的拿起小葫芦往回走。

    直到走到电梯时,程锦绣才好过了一些,慢慢探出身子,脸上既是痛苦,又是愤怒,又是怨毒……无数情绪混合在一起,令她这会儿看起来真的符合厉鬼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