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闪婚狂妻低调点 > 391 未婚妻


    “赵茉莉,做我的女朋友吧!”

    名唤赵茉莉的女孩子不由得抬起了自己的头,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位校草,不懂他为什么突然开始追起了自己,他不是喜欢李毓秀世界吗?

    突然一下子就转变成喜欢她,并且追自己还追得这么勤,害的她本就不怎么相信的心变得越来越不够坚定了。

    这段时间,她听过太难听的话了,其实她心里也抱着一丝小小的希望,可是……

    赵茉莉咬了咬牙,故意挣脱了他紧拉着自己的手,“对不起,我不喜欢你,请,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裴沁儿激动不已,就觉得自己看了一场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戏码,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戏码。

    以往即使面对安卓轩的求爱,赵茉莉只是四处的闪躲,可是如今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他,多少令安卓轩有些拉不下脸面,随即他收紧了怀中娇艳的红玫瑰,直接塞到了离他最近的女生怀里。

    可想而知裴沁儿看着自己怀里的红玫瑰,可谓是满脸的黑线,根本就没有看好戏的兴致了。

    赵茉莉傻眼了,错愕的看着安卓轩将玫瑰花塞到了别的女生怀里,她不由得纠结着自己的手指头,心中暗自的嘀咕着,是不是自己表现的有些太刻意了?

    安卓轩淡淡的看了平凡到不起眼的裴沁儿,“这花送给你了。”

    裴沁儿眨眨眼,看着怀中的玫瑰,然后又抬眸看向了安卓轩,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老天耍了。

    她是来看戏的,可不是来让别人看她的戏的。

    收紧手中的玫瑰花,抿了抿唇,放佛已经能够听到身旁好友的嗤笑声,顺便连她骂自己的心里话都听得一清二楚,活该,看你还敢不敢随便看热闹。

    安卓轩挑挑眉,一个玩儿起了欲擒故纵,现在这个完全是吓傻了,现在的小女生当真是无味儿。

    唯有那个不同的,却是将他摒之门外。

    裴沁儿轻咳了一声,将花送回了他的面前,“对不起,我们非亲非故的,我不能收你的礼物。”

    安卓轩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既然东西已经送出去了,我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你若是不想要了,就扔了。”

    “这是你说的。”紧接着裴沁儿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真的将鲜红的玫瑰花直接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夜之月瞬间就不想和这个笨蛋走到一起去了,做出这么引人注目的举动,以后想不出名都难了。

    裴沁儿扔了花以后,也顾不上安卓轩错愕到张着嘴巴的俊脸,就直接杀回了自己的班级。

    只需要一节课的时间,高一三班裴沁儿拒绝了安卓轩的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无尚高中。

    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还有沐闲之,他没有想到八竿子打不到一个班级的男生,她竟然也能招惹到,真不知道该说是她魅力无边,还是她本身就是个惹祸精。

    裴沁儿觉得自己快要成为动物园里的猴子了,下课就会有人跑来他们教室来观看自己。

    有的人根本不避讳,声音大到足以让她听个一清二楚。

    “果然是乡下来的土包子,竟然敢拒绝安卓轩,我看她肯定是傻透了,竟然敢拒绝安卓轩。”

    “她和那个赵茉莉一样,都是在玩儿什么欲擒故纵,以为这样就能变成了安卓轩心里最重要的那一个吗?”

    “痴人做梦,她以为她是李毓秀学姐吗?”

    裴沁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班级有同情她的,也有鄙视她的,当然也有陈年儿和方妍这样看眼不嫌烂子大的人,拉着裴沁儿兴奋的问道,“裴沁儿快说,你和安卓轩到底是什么关系?”

    裴沁儿几乎就要泪流满面了,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和他什么关系,我昨天第一天上学,怎么可能有关系呢?”

    陈年儿搂着她的肩膀,“裴沁儿,你这样可不好,乖乖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说你和咱们学校的校草安卓轩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那个狂妄霸气的男子,喜欢他的女生多的是,可是他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喜欢他等于自取其辱,所以他们非常的好奇,裴沁儿到底是怎么和安卓轩扯到一起去的。

    “我说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信吗?”

    陈年儿和方妍很有默契的摇摇头,不,他们可不信。

    裴沁儿见状,竟是异常的颓废了,“你们不信还问我做什么?”她何其的无辜,就这么倒霉的被牵扯到这种无聊的事情里,可为什么没有半个人相信她呢?

    上课铃声打响了,陈年儿指了指裴沁儿,“下课你给我们接着好好的交代。”

    对于这可这种氛围,裴沁儿还真是喜欢的不得了,可如今被安卓轩搞得根本没有心情听课,整节课都在溜号,看在陈年儿眼里,她根本就是思春了,说不定此刻正默默的想着安卓轩呢?

    很快一节课就过去了,裴沁儿怕极了同班女生抓着自己严刑拷打,所以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撒野的跑了。

    被人虎视眈眈的盯着,这种感觉简直就是糟糕透了,她横冲直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到哪里去了,现在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恨不能让自己冷静一下才行。

    话说,裴沁儿一路小跑,只为了躲避好奇的眼光,至于自己跑到了哪里,她也记不住了。

    直到一个楼栋的拐角,眼前忽晃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她大有刹不住车的趋势,直接扑到了对方的怀里。

    只听见头上传来陌生男人闷哼的声音,她急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既然觉得对不起我,那就给我一个吻作为道歉吧!”

    “啥?”听似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男声,裴沁儿觉得好似触动了内心最深处的某一块不好的回忆,抬起头惊愕的看着眼前有些似曾相识的脸。

    在她还未缓过神来,男人伸出修长白皙的大手,执起了她白皙有肉的小下巴,然后在她柔软甜美的唇瓣上轻轻的印下了一个吻,这个吻不带一丝的情欲,简简单单的只是印在她柔软的唇瓣上,她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温热的气息朝着自己的脸颊扑打而来,她恍若被雷劈中了似的,离自己如此近距离的脸,与记忆中某张邪魅似张扬的脸渐渐的重合在了一起,她用力的推开了他,连带着推开了他的吻,毫不犹豫的挥起手掌,‘啪’的一声打在了他的脸上。

    “变态,你不要脸……”

    沐闲之浅浅一笑,嘴角勾起了一抹阴冷至极的弧度,“看来你想起我是谁了?”

    怎么想不起来?

    她对于剥夺自己初吻的男人可谓是恨之入骨,哪怕这么多年不见,隐藏在心里的抵触情绪是不会改变的,就在刚才她已经想起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小时候有过一面之缘,后来还厚着脸皮跑到自己家做客,拿走了太爷爷的黑白曜石的棋子。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裴沁儿蹙着眉头,“你可别告诉我,你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你都这么大的岁数了,我不至于和你这么老的男人做同学吧?”毕竟四岁那年见面,他就已经十五六岁了,如今过去了十三年,按照年龄来算,都快要三十岁了,已经是大叔级别的人物了。

    沐闲之嘴角狠抽了一番,他今日穿着一套休闲的西装,减龄显得异常帅气,怎么也不会轮到老年人的行列吧?

    但是被自己的未婚妻称之为老男人,他的确是非常的不爽。

    “让你失望了,我是你们新上任的校长。”

    裴沁儿嘴角一抽,想到这个男人心眼无比的巨小,正所谓道歉也需要勇气,伸手不打笑脸人,她直接低头认错,“对不起,校长,我错了。”

    面对能屈能伸的裴沁儿,沐闲之嘴角微微上扬,“没关系,我已经大度的决定原谅你了。”

    大度?

    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可真敢说。

    “校长,再见。”

    眼见裴沁儿真的要死了,沐闲之有些急了,他们多少年以后的初次重逢,话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她就想走,那怎么行?他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皓腕,顺手一带,直接将她推到身后的墙上顶住,目光充满着赤裸裸的占有欲,那模样好似要吃将裴沁儿吃干抹净了似的,吓得裴沁儿小心脏砰砰跳,语速都结巴起来了,“你,你要干什么?”

    他目光定格在裴沁儿红润的唇瓣之上,从冰冷如死水转变成炽热的火海只需要一瞬间的事情,至少裴沁儿就被他这样危险的眼神吓得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竟然被人壁咚了?

    “我们这么多年未见,你作为我的未婚妻,总得给我一个火辣辣的湿吻吧?”

    裴沁儿本来已经做好了反驳,毕竟那么多年的功夫可不是白学的,难道连一个男人的桎梏还挣脱不开吗?只是她千算万算竟然没有想到自己被他的话炸的体无完肤,连耳朵都跟着轰鸣了起来,整个人僵住了,只能傻傻的任由他的吻如繁星点点落在自己的唇瓣之上。

    他说什么?

    未婚妻?

    那是什么鬼?

    在沐闲之的印象里,还残留着很多年前那一吻的美好,哪怕只是蜻蜓点水,也令他挺过了无数个寂寞的日日夜夜,只要想到她的那抹柔软,就足以令他心悸到根本不去想别的女人,他也快奔三十岁了,活生生的旱成老处男。

    再次重复见面,难道她不该补偿自己这个未婚夫吗?

    毕竟他们的婚约就算是那个难缠的岳父再怎么不同意,但好歹也是经过两家正经八百的交换信物所定下的,她即使后悔也晚了十几年了。

    只是如今,蜻蜓点水再也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了,他想要的更多,想要品尝她的美好。

    见她好似被雷劈中了似的,一动不动,也没有半点的配合,沐闲之直接撬开了她洁白的牙齿,碰触到她粉嫩的小舌头那一刻,引以为傲的冷静荡然无存,只想疯狂的占有她,让她变成沐家的人。

    直到口腔里多了另一个的气息,她才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双手汇聚了内力,化掌为风,朝着沐闲之就拍了过去,好在沐闲之也是练家子,所以躲避的几时,才没有受伤。

    沐闲之的目光眷恋的停留在她红肿的唇瓣之上,有些依依不舍,这还没吻够呢?

    这丫头未免也太心狠了吧!竟然想用内力伤他,看样子是真的气急了眼。

    裴沁儿虽然被狗‘咬了’,但是她暂且可以忽略这件事情,因为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她必须要立刻知道,气吼吼的喊道,“你刚刚的未婚妻是什么意思?”

    本来这事儿,沐闲之想着先培养感情,以后再慢慢的告诉她。

    可是她才来上学三天不到的时间,都有男生送玫瑰花,不管那个小屁孩是有意送的,还是无意送的,但是也惹来烂桃花,他这心里怎么还能等下去?

    自然是要让她有身为别人未婚妻的自知之明,再遇见这样的情况也会首先想到自己已经与他有婚约了,做什么事情也该有所顾忌一点吧?

    所以,他决定先小人一回,对于当年承诺过未来岳父的事情全部给忘了,先把裴沁儿圈成自己所有才算是保障。

    他故作轻松似的耸了耸肩,“还不是你我从小的婚约,你爸妈没告诉你,是因为你太小了,要不然你以为我去H国裴家是为了什么?自然是要取一件你我的信物,你当时年纪虽小,却是能记得好多的事情了,你外公准备了信物,你太爷爷还非要送我棋子,你不是都看见了吗?”

    裴沁儿激动的吼着他,“你胡说八道,那个东西怎么可能是我和你定亲所需交换的信物?”她已经克制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根本无法相信这个‘噩耗’。

    裴沁儿这样的态度,带着沐闲之的心都扯痛了,与他有关系这么令人难以置信吗?“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爸爸妈妈,就知道我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