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盛宠之嫡女医妃 > 633诱饵


    “霓姐儿!”

    丘氏失声尖叫起来,尽管方才已经听萧霓提过她的病症,却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病”发的样子。

    瘫软在地上的萧霓整个人就像是离了水的鱼儿一样大汗淋漓,痛苦地喘息不止,浑身如筛糠般颤抖着。

    萧霓心凉如冰,自己发病的频率又缩短了……再这么下去,她是不是要每日都服用那药?!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韩绮霞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帘前,正打算跟在林净尘后头进内室,却被丘氏和桑柔的呼喊声留住了脚步。

    韩绮霞转身,一见此情形,快步走到萧霓跟前,她第一个直觉是萧霓的哮喘又犯了,但是在她看清萧霓的那一瞬,就立刻感到了不对劲……

    韩绮霞微蹙眉头,问道:“桑柔,你家姑娘这是怎么了?”

    这一句简单的问话瞬间击溃了桑柔的心防,她眨了眨泛红的眼眶,泪如雨下,哽咽道:“韩姑娘,我家姑娘是不得已的,她真的不是存心要害世子妃,都是因为顾姑娘的药,那药太可怕了……”简直比毒药还要恐怖!

    桑柔一直陪在萧霓身旁,那个药的恐怖,除了萧霓自己外,最有体会的就是桑柔了。

    韩绮霞不解地问道:“药?”

    桑柔忙不迭地点头,泣道:“顾姑娘一开始说是这是可以治姑娘哮喘的药,也确实管用,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姑娘就离不开这药了。……姑娘试过让奴婢把她绑起来,也试过自残,但是没用,每一次‘病’发,姑娘都生不如死,为了得到那药,姑娘才会不得已听了顾姑娘的指示……”

    在桑柔的抽噎声中,萧霓颤抖得更厉害了,呼吸越来越粗重……

    以萧奕的耳力自然也听到了萧霓的痛苦挣扎,可是萧霓生死与他何干?

    萧奕头也不回地进了内室,快步冲到南宫玥的榻边,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以自己的额头贴了贴南宫玥的额头,然后释然地笑了,长舒一口气,道:“没有再烧起来!”太好了!臭丫头的烧褪下来就好!

    “阿奕……我好多了!”看着眼前猛然放大的俊颜,南宫玥的心跳不由加快了两拍,耳垂微微发烫,心想:外祖父还在呢……

    南宫玥的视线越过萧奕朝后方看去,对着林净尘腼腆道:“外祖父,多谢您了……”说着,她嗔怪地看了萧奕一眼,她不过是发烧而已,怎么就惊动了外祖父呢!

    南宫玥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浑身虚软,立刻被萧奕按了回去。

    一看她的表情,萧奕就知道韩绮霞应该还没来得及来事情告诉她,眸色微沉。

    萧奕缓缓道:“阿玥,你是中毒了。”

    短短的六个字,对于萧奕而言,却如此艰难。

    他的心又像是被千万根针扎似的,痛彻心扉。他要记住这次教训,铭刻于心。上天不会一次又一次地优待他!

    中毒?!闻言,南宫玥难掩神色中的震惊,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是何时何地中的毒?!

    萧奕语调艰涩地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南宫玥越听越是心惊,怎么也没想到下毒的人竟然会是萧霓,那个还颇有气性和铮骨的萧霓!……可是为什么?

    这时,一阵挑帘声响起,众人下意识地循声看去,进来的是韩绮霞。

    韩绮霞的眉头蹙在一起,仿佛遇到了什么很为难的事,她先向南宫玥笑了笑后,又冲林净尘说道:“外祖父,萧三姑娘好像是犯病了,我替她诊过了脉,但看不出脉象有何不对。”

    韩绮霞的医术还只是刚刚入门,虽对诊脉已有些许的心得,可若脉象过于复杂或隐晦,她就诊不出来了。

    唯一知道的是,萧霓的情况非常糟糕,所以,她才会在这个时候进来向林净尘求助。

    韩绮霞又补充道:“方才,萧三姑娘的丫鬟说,是顾姑娘用药威胁了萧三姑娘,她才会如此行事……”并把桑柔的那番话一一说了。

    到底是什么药,才能如此轻而易举的胁迫一个人?

    林净尘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吧。”

    他挑帘走出了内室,去了外面的堂屋,韩绮霞也跟了上去。

    此时,萧霓仍旧侧卧在地上,整个人缩成一团,淋漓的汗水已经将衣裙浸湿了不少,身体不住的抽搐着。

    百卉用力制住了萧霓的双手,萧霓已经用指甲在自己的腕间抓出了一道血痕,一眼看去让人触目惊心。

    平日里性子沉稳的丘氏早就慌得没有了主见,这时,她只是一个担忧女儿的母亲而已。

    “亲家老太爷,求求您,求求您一定要救救霓姐儿。”丘氏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淌了下来,她已经手足无措了。

    “我先给她探个脉。”林净尘给了丘氏一个安抚的眼神,在百卉身旁蹲了下来,韩绮霞也过来帮忙固定萧霓的身体。

    林净尘伸出右手的三根手指搭上了萧霓的右腕,接下来,只听萧霓的呻吟声、喘气声回荡在堂屋中,林净尘凝神不语。

    一息,两息,三息……

    韩绮霞在心底默默地数着,今天的第二回了,外祖父探脉的时间又超过了三息。

    须臾,林净尘终于收了手,问道:“小丫头,你家姑娘每次病发都是这般模样?”

    桑柔擦了擦眼泪,抽泣着说道:“……姑娘最开始是哮喘发作时才用这药的,当时只需要小小一勺就能平复下来。可是后来,姑娘哮喘复发的频率越来越急,很快就变得每隔几日就要发作一回,发作时,就像现在这般,姑娘说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体内爬,每次需要的药也越来越多。再后来顾姑娘留下的药吃完了,姑娘她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去向顾姑娘求药的,然后……”

    桑柔说着,失声痛哭起来。

    她也知道姑娘这么做错了,可是她更知道自家姑娘有多苦……姑娘本性善良,却不想遇上了那顾姑娘如此、深沉又阴狠毒辣之人……

    桑柔说话的同时,林净尘感觉心头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

    他沉吟一下,道:“桑柔姑娘,你家姑娘的药可还有?”

    “还有……”桑柔点点头,小心翼翼地说道,“上次顾姑娘把环香给姑娘的时候,还给了姑娘一小瓶药。”

    林净尘直截了当道:“你去拿来。”

    桑柔面露迟疑,她看了看痛不欲生的萧霓,又手足无措地去看丘氏。

    看着女儿这副狼狈痛苦的样子,丘氏早就哭得眼睛都肿了,她又一次拭去眼角的泪花,对着桑柔点了点头。

    桑柔提着裙裾,小跑着离开了,越跑越快,越跑越快……

    她就像是身处于一片浓浓的迷雾中,看不到前路,那么茫然无助。

    桑柔匆匆而去,又匆匆而回,她几乎是用尽了全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张小脸更是红彤彤的。

    此时,萧霓已经被挪到了西梢间,她的口中被塞了一块帕子,以防她咬住自己的舌头,双手和双脚更是被棉布缚着,蜷缩着侧躺在罗汉床上。她的额头布满了冷汗,发丝湿嗒嗒的粘在皮肤上,口唇早就一片惨白,看不到半点血色。

    她不停地呜咽着什么,仔细听去,像是在说“药、药……”

    桑柔一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身上,或者说,是她手中的那个小瓷瓶上。

    “林老太爷,这就是那位顾姑娘给的药……”桑柔恭敬地把小瓷瓶呈给了林净尘。

    林净尘一打开那小瓷瓶的瓶塞,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掩不住脸上的惊讶之色。

    难怪他刚才一瞬间觉得萧霓的症状似乎有些熟悉,原来如此……

    韩绮霞更是脱口而出道:“怎么会是它?!”

    丘氏和桑柔一听韩绮霞的语气,又看林净尘的眼神,哪里不知道他们识得这种药。丘氏急忙道:“亲家老太爷,韩姑娘,你们知道这是何药?亲家老太爷,请您救救霓姐儿吧!”

    “我虽然认识这种药,但是对它还是知之太少啊……”林净尘叹息着说。

    这药膏根本就是五和膏!

    他们得到五和膏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单单从这药味,林净尘就能肯定,这正是五和膏。

    林净尘蹙眉看着狼狈如斯的萧霓,理了理思绪后,对桑柔道:“你且与我细细说说,你家姑娘是何时第一次服用这药,每一次又服用了多少的剂量……”

    桑柔连声应和,仔细慎重地与林净尘一一说了起来,又弄了一个小勺子比划剂量。

    林净尘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这五和膏正如他先前推断的,具有致瘾性。试验用的老鼠因为服的药少,暂时的症状只体现在一旦断药就会焦躁不安。但是现在从萧霓的反应来看,一旦剂量增加到某个程度,并频繁服用的话,那就不止是焦躁了……

    医海无垠,博大精深,饶是林净尘被尊称为天下第一神医,还是总会见到一些令他震惊的病症!

    林净尘思索了思索了片刻后,道:“萧二夫人,萧三姑娘的病症是我生平仅见,只能先试试!”

    闻言,萧二夫人黯淡的眼眸中闪现出希望的火花,福身谢过:“多谢亲家老太爷!”倘若连号称天下第一神医的林净尘都没有办法治好女儿的话,那恐怕就真没有人可以救得了女儿了!

    萧二夫人从头到尾都没指望那位顾姑娘,那位顾姑娘也许有对症之法,但是女儿的遭遇已经说明了对方狼子野心,与虎谋皮是何下场,女儿此刻的状况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据了……

    她俯首握住了女儿的右手,柔声道:“霓姐儿,娘亲在这里,娘亲会陪着你的……”

    萧霓痛苦地“呜呜”着,她想要药,想要药……她下意识地用力,指甲狠狠地抠进了萧二夫人的手背。

    萧二夫人从头到尾一动不动,她有多痛,女儿的痛就是她的十倍,百倍。

    “把萧二姑娘翻过来!”

    在林净尘的指示下,百卉和萧二夫人帮助萧霓翻身,让她趴在了罗汉床上。

    不过就算她们用尽全力按住了萧霓的四肢,萧霓的身体还是在颤抖。

    针灸下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众人都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不利于医者下针。不过幸而,在这里的是林净尘。他捻针下针,不过是弹指间,萧霓的整个背部,四肢都扎满了金针与银针,一眼望去,看着就像是刺猬般,触目惊心。

    萧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平静了下来,呼吸和胸膛变得平缓,身体和四肢也不再颤抖,软绵绵地瘫在罗汉床上,两眼闭合,似乎是睡着了……

    萧二夫人长舒了一口气,看向了林净尘。她很想问女儿是不是没事了,但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哪里有那么简单!

    下完最后一针后,林净尘也是长吐一口气,浑身的肌肉放松下来。虽然下针只用了短短几息时间,但是这几息他却是高度集中注意力,才能做到如此迅速,且每一针都准确到位。

    韩绮霞把一方帕子递到林净尘手里,林净尘拭去额角的汗渍,道:“萧二夫人,我暂时施针封闭了萧二姑娘的感官,让她不至于那么痛苦。但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只能让她平静几个时辰,先熬过这一波……”

    从老鼠的试验来看,每一次断药只要能坚持三四个时辰,就能够熬过去。

    但下一次的发作间隔只会更加短,也更加难熬。

    萧二夫人面色灰败地问道:“亲家老太爷,那以后呢?”

    林净尘无奈地说道:“暂时只能持续施针来缓解她的痛苦。”说着,他看向了手中的小瓷瓶,“这瓶中之药的确能让萧三姑娘暂时获得一时的平静,却犹如饮鸩止渴,服的越多,就陷得越深,不到性命紧要的关头,决不能让她再服用了。”

    丘氏看了一眼虚弱的萧霓,咬了咬牙道:“妾身都听亲家老太爷的。”

    她话音刚落,就听一阵挑帘声响起,鹊儿快步走了过来,先给几位主子屈膝行礼,然后对丘氏道:“二夫人,世子爷让您先回去。”

    鹊儿没有提萧霓,言下之意,自然是要把萧霓要留碧霄堂。

    丘氏没敢问原因,但她知道,萧奕把萧霓留下来肯定不是为了她的病,而是准备拿她当诱饵。

    可就算如此,她也没有别的选择……

    而且,女儿的病更是只能指着林老太爷了。

    丘氏咬了咬牙,仪态标准地对林净尘福了福身,忧心忡忡地说道:“亲家老太爷,那妾身就告辞了。”

    林净尘只是微微颔首,丘氏又留恋地看了不省人事的萧霓一眼,跟着离开了。

    她那略显伛偻的身影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好几岁。

    待丘氏离开东次间后,鹊儿又道:“老太爷,韩姑娘,世子爷请您二位过去。”

    林净尘和韩绮霞随鹊儿去了内室。

    此刻,南宫玥已经被扶坐了起来,背后靠着一个大迎枕,萧奕正坐在床榻边,拉着南宫玥的手说着话。

    当林净尘和韩绮霞挑帘进屋时,南宫玥有些不好意思,想收回手,可是萧奕却抓着她的手腕牢牢不肯放。

    “阿玥,外祖父又不是外人!”他振振有词地说道,那理直气壮的眼神仿佛在说,他们可是明媒正娶的,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

    看着这对金童玉女般的俪人,林净尘和韩绮霞都是眉眼含笑,连原本屋子里略显压抑的气氛也因此缓和了不少。

    丫鬟们机灵地搬来了两把交椅,让两人坐下。

    “外祖父,霓姐儿她到底是什么病?”南宫玥表情有些复杂地问道。

    提及萧霓,林净尘眉宇深锁,说道:“萧三姑娘的病是因五和膏成瘾所致。”

    “五和膏?!”南宫玥的神色中是掩不住的震惊,“外祖父,这……”

    她还想问个究竟,却被萧奕打断了。

    萧奕一手捂上她的额头,一手则捂着他自己的额头,担忧地盯着她又开始泛红的脸颊,说道:“阿玥,你的体温好像又上升了……”

    他话音刚落,内室中就骚动了起来,丫鬟们有的帮忙扶南宫玥又躺下,有的赶忙去浸泡白巾给她冷敷。

    萧奕握着她的右手,以强硬的语气地说道:“阿玥,你病着,这些事你就别管了!”

    他一霎不霎地看着她,他在这里,又何须她在殚精力竭!

    韩绮霞也是急忙附和道:“玥儿,阿奕说的是,这里有我们呢!”她故意用玩笑的口吻说,“你就算信不过我,还信不过外祖父和阿奕吗?”

    “外祖父,阿奕,霞姐姐,我好好休息就是!”南宫玥微微一笑,虽然虚弱,可是笑容中确实掩不住的甜意。

    “外祖父,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外孙女婿就不与您客气了!”萧奕郑重其事地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我先让人带您下去休息吧……接下来,怕是烦扰您在碧霄堂住上几日了。”

    林净尘应了一声后,笑了。他就喜欢萧奕这爽快的性子,若是孙儿林子然怕是又要诚惶诚恐地客套个没完。还是外孙女会挑外孙女婿!

    鹊儿和莺儿就带着林净尘和韩绮霞先离开了。

    几个丫鬟早就猜到今晚林净尘和韩绮霞会留宿,因此早就收拾好了院子供祖孙俩暂住。

    内室中少了几个人,一下就觉得安静了不少。

    南宫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有些昏昏欲睡了,强撑着说道:“阿奕,你刚回来,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有百卉和画眉就够了。”

    萧奕瞥了那两个丫鬟一眼,突然甩掉了鞋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躺在了床沿上,然后隔着锦被揽住了南宫玥的纤腰。

    见状,画眉掩住小嘴,差点没惊呼出口,心想:世子爷还没沐浴更衣呢!这不是弄脏了好好的一床锦被吗?

    百卉拉了拉画眉的袖子,示意她一起出去。

    画眉迟疑了一瞬,世子爷粗手粗脚的,能照顾好世子妃吗?……算了,自己小心守在外头就是了。

    萧奕根本没理会两个丫鬟,用手掌合上了南宫玥的双眸,柔声道:“快睡吧!等你睡了,我再去沐浴更衣……”

    南宫玥乖顺地闭上了眼,当眼睛看不到的时候,其他四感就会变得更为敏锐,眼帘上能感受到他温暖的掌心,鼻息间是他熟悉的气息夹杂着些许汗味,耳边是他平缓的呼吸声……

    呼——吸——呼——吸——

    那拂在她耳际的温热气息让她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她忍不住也跟随他的呼吸,心在那一呼一吸间,慢慢地定了下来,心底有一个声音叹息着:

    阿奕他真的回来了!

    她没有做梦!

    她的身体也随之放松了下来,下意识地往萧奕的方向微微地靠了靠。

    只要有阿奕在,她就没什么需要操心的,她心中暖暖的,甜甜的……

    渐渐地,她的意识飘远,思绪朦胧,终于陷入了沉沉的梦乡。

    这一次,她略显干涩的嘴角却泛起了一抹甜美的笑意……

    内室中,又变得静悄悄地,此刻却是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萧奕盯着南宫玥恬静的睡颜好一会儿,缓缓地把原本合在她眼上的手移开了,动作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唯恐惊动沉睡中的南宫玥。

    他又一霎不霎地盯着她好一会儿,脑海中浮现她温暖如花的笑靥。

    萧奕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彷如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

    他坐起身,轻手轻脚地出了内室,往前头的书房去了。

    朱兴早就候在了门口,远远见到他就躬身行礼,“世子爷。”

    萧奕推开书房的门,一边走一边吩咐道:“你去办几件事,……”



------题外话------

    这周潇湘时不时抽风,给大家带来了不少麻烦,真抱歉。

    所以,今天发红包~凡是在书评区留言的都有18潇湘币!并会从留言里抽5个名额,赠送新做的官语白挂件(亚克力材质)。

    欢迎QQ书城的姑娘来潇湘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