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盛唐金手指 > 第349章 鉴真偷渡
    一碗加了红糖的姜汤灌进肚子里,甄乾现在看什么东西都在晃,自己的情况算是不错的,王天行在船上走路的样子非常像鸭子,摇摇晃晃左摇右摆非常可笑。

    轻烟刚刚上船还非常的正常,一晚上过来,脸色就已经有些发白,告诉甄乾,自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在摇晃,昨天晚上数绵羊也不知道数了多少,最后还是听甄乾说,实在睡不着觉,就喝点烈酒,结果两斤装的一坛子烈酒被歌姬全部喝光了,这才勉强的睡了第一个晚上,轻烟非常的怀疑,这样下去,还没有到倭国,身边的歌姬一定会变成酒鬼。

    甄乾带了很多的酒,其他海商都带丝绸、陶瓷和香料去倭国,而自己带了很多的酒,只有这些烈酒才能帮助水手在夜间御寒。

    这两天甄乾决定其他事情什么都不做,只做一件事情,就是让没有在水上生活过的船员天天待在江面上,自己率先以身作则,让自己身体适应水上颠簸的感觉。

    人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生物,适应力非常的强,这要首先排除畏惧心理。人是懒惰的,是会偷懒的,本能的会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地方,而不是让自己去迁就地方,入奢易、入俭难就是这个道理,没人喜欢把自己放在危险困苦的地方,只要有机会就会选择躲避。

    甄乾租了三艘小一些的货船,将船上不识水上生活的人全部送到货船上,然后驶到江面中间,美其名曰适应性训练。

    这下真的把那些人折腾惨了,首先受不了的是那些娇滴滴的歌姬,一个个花容失色,还没有到下午,就已经瘫软在船舱里,早上吃的那一点稀粥,早就吐光了,然后就是干呕,不知道的还以为都有了身孕,样子我见犹怜让人不敢目睹。

    那些官府派来的胥吏情况也非常的不好,真不知官府是怎么想的,甄乾对扬州官府说过,海上无风三尺浪,上船的胥吏最好都有乘船的经验,不要给自己塞进来一群旱鸭子,结果情况非常的不好,能塞进来的大部分都是家世不太好的胥吏,这些人没有什么背景,有背景的根本不愿意出使倭国。

    甄乾的情况同样不是很好,这付身体从未做过船,会游泳完全是前世学会的,但不代表自己就能适应水上的生活。

    没有后世的晕船药,不过长期在水上讨生活的人还是有很多办法,嘴里含一片生姜,频频嚼下唾液,姜味淡后可再换一片继续含在口里。或者把薄荷叶或食醋滴在口罩或者手帕上,然后置于鼻孔下闻,这样也能减轻一些晕船的症状。

    这时候吃什么吐什么,甄乾倒是没有吐,可能是自己懂得一点水性的缘故,不过看着其他人吐,自己就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了。

    这些人都认为自己会死在大海上,没有选择就只能闭着眼往前走,歌姬逃不掉,胥吏不敢逃,甄乾倒是非常希望胥吏都跑掉,这样好换上自己的人。

    等到傍晚这些人上了停靠在江边的大船时,都是被人架着回到船舱,然后就有人往他们嘴里灌一些参了鱼肉的米粥。甄乾倒不是什么好心,只是因为听柯鸣说,到了海上,平时的饭菜都是以海鱼为主,蔬菜非常金贵,就连淡水都是按定量分配的,除非自己把船上不能吃的货物全部扔掉,才有空间放更多的食材。

    这个时代远航和后世不同,自己不想干涉柯鸣的权力,就连自己做什么都要受到柯鸣约束,这就是海上讨生活的规矩。

    甄乾没有怨言,同船的海商管事知道这样做没错,也没有人反对,自己人看见甄乾这样做就跟着做,可是那些胥吏认为自己还没有离开大唐,就让自己遭罪非常的生气,刚说了几句鞭子立即就打到了身上,没有一句商量的意思,这也是海上的规矩。

    规矩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能切身的感觉到,甄乾带头遵守规矩,帮助柯鸣竖立权威,如果自己带头破坏规矩,整条船就不用出海了。自己这样做换来的却是柯鸣理所当然的眼神,没什么好说的,在船上一天,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要听柯鸣的,一艘海船就是一个整体,谁要是想做出头的榫子就打掉扔到海里去。

    甄乾在等一个人,准确的是说一个和尚,也就是鉴真。

    遣唐使藤原清河、吉备真备、阿倍仲麻吕(晁衡)等人来到扬州,再次恳请鉴真同他们一道东渡。李隆基崇信道教,意欲派道士一同去倭国,被遣唐使拒绝,因此不许鉴真出海。

    为了避开官府的耳目,鉴真秘密乘船到了苏州黄泗浦,也就是后世的张家港市,准备在那里上遣唐使的海船。

    藤原刷雄跟甄乾说了这件事情,李隆基不愿意鉴真去倭国,对倭人看的很严,也包括阿倍仲麻吕。听说鉴真要上自己的船,甄乾思考了一下便答应了,这是鉴真最后一次去倭国,历史上前五次都失败了,连眼睛都弄瞎了,这样的人让甄乾从心底里佩服,既然鉴真想去倭国传教,自己认为有必要帮助他一下达成宏伟的心愿。

    答应藤原刷雄的请求,甄乾就通知阿倍仲麻吕,怎么说他也是遣唐迎送正使,这个面子是要给的。

    阿倍仲麻吕知道甄乾要做什么,让甄乾提前起航为船队打前站,巡检司的人上船检查了一下,虽然看见船上多出来的海商管事也没有多说什么,钱财早就撒出去了,装一装样子还是有必要的,在转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和尚后,就让甄乾起航了。

    润州距离黄泗浦有三百里水路,唐代时崇明岛已经出现了,不过这时候只是一个非常小的江心岛,小到上面住不了人,至于后世的大上海,还是海边的一片低洼地,很多地方都在大海里,黄泗浦已经算是长江出海口,是最后一个港口了。

    顺流而下就是不张帆海船的速度也不慢,况且还有八十名浆手,四十人一组,三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抵达了苏州府黄泗浦,现在在大唐,每一个港口都可以补给到食物,这种机会不多,离开了黄泗浦就要靠船上储存的食物渡过一个多月,在这段时间之内,捕捞海里的鱼就是唯一的补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