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第201回
    对老人动粗是不可能的,若她有个三长两短岂不遂了周家人的心意?老套路,在世人面前哭可怜博同情,唯一不同的是媒体自个儿来的,而非周家相请。

    他们闻风而来。

    先前传出村民自发救人,值得歌颂赞扬。

    但是,如果救人英雄的形象能反转的话,不失为一条热门新闻不可错过。

    门口闹哄哄,休闲居早上照样开门做生意。只要有客人在餐厅就一定会开,谁也阻止不了。

    赵婶跪在门口引外人注意,对里边的人影响不大。

    安德、柏少君熟知周家人禀性当看热闹,完全没有华夏人那种被人跪拜的禁忌,只有不可思议。而陆易受国外教育多年,思想方面与国人有些差距,他同情弱者,无赖除外。

    所以你有你跪,我有我做,互不干涉。

    店主泰然自若,客人们也就波澜不惊了。因为道理在休闲居这边,大家都知道他们昨天刚帮忙劝服受害者家属与周家正常协商,今天却因周家的举动陷入尴尬的处境。

    落实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除了被媒体掐头掐尾的一番报道煽动网上群众的激愤情绪外,现场无人同情赵婶。

    苏杏和婷玉打算当着媒体面离开休闲居的,免得连累人家做生意。但被阻止了,他们说自有打算,陆易还告诉婷玉别对周家人动手脚,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因此,在白姨劝阻无效时,婷玉送她回家顺便开一副药膳给她每天当早餐吃。

    “小苏的脚怎样了?”不管苏杏如何,婷玉在白姨印象中一直挺好。

    “恢复得不错,原本她想来探望你,大家不肯,怕她碰上其他人起冲突。”婷玉淡然道,“她让我向您说声抱歉,顶撞你是她不对。”没有多余的解释。

    以前解释过,但有些偏见不是解释就能消除的。

    白姨不介意婷玉的冷淡,叹了下,“怪我没问清楚,老周一家我认识两三年了,憨厚老实。玲子性子烈些没什么,一个家庭里必须有个血性人才能成事。哪知道她心眼这么多……”

    人心不足蛇吞象,当初的不贪是因为没有那个条件。

    婷玉不发一语,提笔写药膳方子。

    见及此,白姨知道她对自己颇有微词,只好主动问她,“你们找到地方住没有?如果有意去京城我倒是可以找人帮忙。”

    “不必了,苏苏自有打算。”

    “那你的打算呢?”白姨忍不住问。

    “她的打算就是我的打算。”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再亲的人也有分开的一天,亭飞,你该替自己打算打算。”比如嫁人啥的。

    “那是以后的事。”婷玉语气平淡,将方子交给白姨,“每天早上吃,你的腿虽然好了,天冷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保暖以免寒气入体。”

    白姨唯唯诺诺,见她背起背蒌要走,忙叫住她,“你去哪儿?先吃过午饭再走。”

    “吃过了,谢谢。”

    婷玉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难得暂时安稳,她要多进几趟山采药。相比人群,她更喜欢宁静清新的森林……

    处处飘香的金秋季节,休闲居三楼楼顶,秋风微凉,阳光柔和恬静。

    楼顶有一张庭院式的遮阳伞,伞底下摆着一张圆玻璃桌,旁边有几张不失时尚而舒适的藤椅和躺椅。苏杏就坐在那里手指轻快地打字,打累了一抬眼,到处是风景。

    楼下的吵闹对三楼楼顶影响不大,以赵婶那点力气哭声不响,传不远。

    而且哭着哭着就没声了,剩下记者和人群在窃窃私语。

    苏杏把那一阵骚动当成背景音乐,听着听着便已忘却一切沉浸在未来的回忆之中。她那手字打得飞快,像极速扇动翅膀的蝴蝶动作轻盈灵活。

    在找房子方面浪费了太多时间,她得找回来。

    明明要做的事情很多,但寄人篱下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努力工作为将来做腾时间,更加没功夫搭理周家那点小心思。

    他强任他强,他横由他横,清风依旧拂山岗,明月依然照大江。敌人唱戏她打鼓,随之舞动岂不是傻?与其为无赖行径生闷气,耗费时间做无谓的回应,不如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事。

    不知何时远处传来一阵低哑的二胡声,耳边的嘈杂成了一段戏曲调子,异常的清晰:

    “……官司本是百姓苦,无有状子告不成……”

    依依呀呀的,有些词句她听不清楚,腔调时快时慢。

    她存档文件,不由自主地起身望一眼四周,凭感觉找到声音传来的方向站在栏杆边缘,静静遥望。这一刻,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一种最古老的戏曲腔调,随着节奏诉说情感。

    这种感觉,有点像她一觉醒来独自面对一切的瞬间,几分恐惧,几分茫然。

    “你听得懂?”

    忽闻身后有人过来,对方语气微讶。苏杏回过头,眼里的一丝迷茫瞬间恢复明朗。

    “不懂,我喜欢那种节奏。”

    柏少华笑了笑,拄着拐杖过来站在她身旁,望望养生馆的方向。

    “养生馆里住着一群中老年人,上个月来了一位脾气古怪的老艺术家,经常在中午时分练曲儿。一开始觉得很刺耳,听着听着好像还不错。”

    “嗯,我民间传统的独特唱腔最能表达人心。”仿佛找到了知音,苏杏面向田野,闭上眼睛迎风陶醉一笑。再睁开,眸若星辰般明亮,“那种节奏里边有岁月流淌的味道。”

    柏少华专注地盯着她看,内心的喜悦似乎令她整个人都亮起来了,在太阳底下显得格外的耀眼,让人移不开视线。

    “知音难觅,不如我介绍你们认识?”然后帮忙劝劝让他改个时段练曲,午休时间吚吚哦哦的太折磨人。

    谁知苏杏连忙摇头,“不了,我喜欢听,懂得不多,让他失望我那罪过就大了。”

    “哦,原来是叶公好龙。”柏少华恍然大悟状,笑意流进眼眸。

    嗤,苏杏蔑视他一眼,脆声道:“欣赏艺术,不一定擅长艺术,你听音乐难道每一首都会弹?”切~,送他一记眼白,不自觉地翘起下巴快上天了。

    柏少华目光有趣地看着她,一声轻笑,“好吧,你说得对。”

    他哄小孩的语气让她愣了下,随即讪然挥挥手,“呵呵,不好意思,”她失态了,“对了少华,我有件事跟你说,有空不?”她刚刚决定的。

    “你说呢?”

    他来到一张躺椅前坐下,秋风轻轻吹来,清爽怡人,还是这里视野好。

    苏杏跟过来识趣地不绕圈子,直言道:“我想租回那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