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456 我与皇帝的初见
    从一旁的杂物间中抽出了一根鸡毛掸子,一块方布巾子的顾峥,就在这个清晨,缓缓的走进了这个职责不明,无比神秘的翰林院当中。

    先前的入口,自是与勤政殿半衔接的内书院,通在了一起,这个一看就是前朝的书籍居多,后补充的书籍基本没有的书房,竟是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整齐到了一尘不染的地步。

    刚刚踏入到这个书楼的顾峥,想都没想的就退了出来,转头就朝着连接在书楼后边的几排房屋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独立的院落内,果然应了当初内班跟他所说的话,门口竟是有两个孔武有力的侍卫,守在其中。

    待他们仔仔细细的检查了顾峥的腰牌,确认这位是来司职的小黄门之后,才一脸的不解的将他给放进了院内。

    耳聪目明的顾峥,听到了门口低声的议论了一句,特意的放缓了脚步的他,倒是将这一句话给听了一个清楚。

    “这般重要的地方,最先来的竟是一个小黄门?”

    而旁边的那个侍卫则是见怪不怪的叮嘱道:“是来打扫的新人吧,只希望他看到了里边的东西,莫要弄坏了才好。”

    剩下的这两个嘴严的,竟是一句话都不多说了,安安静静的做起了门神。

    让一头雾水的顾峥,只能端着盆自己去确认了。

    待到顾峥进到这个小院当中,就发现,这里一定是仓促之间刚刚布置好的。

    院中飘散着些许的枯叶以及纸屑,厚厚的尘土上,还能看到搬运东西经过这里的几排清晰的脚印。

    想来这个院子原本是空置了许久,被人发现了之后,再次利用起来的了。

    而当顾峥推开了院落最右侧的一间房门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格局,颇有些朝廷中一个单独的部门办公的场所。

    独立的书桌座椅,每一个位置身后的架子书柜,甚至于一侧半高的用于休憩的榻桌,但是奇怪的地方就是,在这深宫之中,摆放了这么多个位置,又是给谁用的呢?

    想到这里的顾峥,朝着这些一看就是与房间格格不入的柜子上抹了一把,除了上层的浮土,这些家具竟是崭新购入的。

    这也为顾峥的清洗工作,提供了很大的便捷。

    看着有可能成为自己今后的工作地点的地方,顾峥一挽袖子,将长袍撩起,掖进腰带,就半蹲在了这些桌椅前,十分用心的做起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打扫卫生。

    而这个小身板可真是亏,一个时辰的功夫,才将这个房间给收拾出来,可是顾峥那老是弯着的腰,却是感觉到了阵阵的酸痛。

    抽了抽嘴角的顾峥,扶着墙,推开了居中房间的门。

    一推门,顾峥整个人就惊呆了,他连扶着酸痛的腰的手,都被惊的一下子放了下来。

    这是一个不同于左右两侧的独立的房间,这个居中的房间,竟然是将一长溜的房间打通了之后,将其他所有多余出来的门封成了墙壁,只留下前后两个门的,经过特殊改造后的房间。

    而能让顾峥震惊的东西,自然是这个房间内所放置的东西。

    用白沙和胶泥融合制成的沙盘,分成不同的版块,却都是现在与新宋朝犬牙交错,互相僵持的几个国家的边境地势图。

    而悬挂在这个大房间正中的,正是一副巨型尺幅的山川地理总图。

    从这一副庞大的对于这个朝代最位精细的地图上,顾峥可以看出,这位名为赵匡胤的新宋国的君主,他心中那怎么挡都阻挡不住的野心。

    不但如此,在穿过了沙盘与地图之后,还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在那里全是如同内书院一般的书架。

    而在这些书架上摆放着的,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军事方面的书籍,以及一些曾经往来的与军事方面有关的文件,书信,甚至是一些前朝将领们与朝廷互通的奏折。

    现如今,全部都收拢在这几个庞大的架子之上,放眼过去,密密麻麻甚是震撼。

    震撼到顾峥竟是忘记了打扫,将身子往一座书架的旁边轻轻的一歪,就随手拿起其上的一份书籍,仔仔细细的翻阅了起来。

    这般齐全的军事书籍,在历朝历代中都是难以碰到。

    不是没有,是顾峥压根就没有功夫去接触的到。

    现在有了这般好的机会,爱好学习的他,怎么又会错过,不看个饱呢?

    这一看,自是沉浸在其中。

    若不是顾峥的警惕性要比旁人多上那么一分的话,他也不会察觉到,这个特别的屋子中,现如今突然的出现了一个人。

    这个人来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的做出遮掩,他像是也很吃惊于这个屋子中还会有其他的人的存在一般的,与已经抬起头来的顾峥,大眼瞪起了小眼。

    就在这个人与顾峥默默的对视了又几秒之后,那个歪靠在书架上的顾峥,才将手扶着架子一边,将别再腰间的袍子放下,手中的书籍规规矩矩的摆放在架子上之后,才是规规矩矩的垂下手来,等待着这位后进入房间的主人,率先说话。

    而在看到了顾峥这一系列的不疾不徐的动作之后,那个中年男子却满是兴味的开口问话了。

    “你知道我是谁!?”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而就着这个话茬,顾峥将头顶只是微微的朝下一低,不卑不亢的回答道:“小子知道,您是皇帝陛下。”

    “哦?”对面的这个男子竟是难得挑了一下眉毛,反倒是更加感兴趣一般,拖过了军事地图墙边的一个榻凳,一屁股坐在了其上,继续问道:“既然是知道,你这小子竟是不怕?看你的模样,怕是岁数不大吧?”

    “刚入宫出来当值的?怎么会知晓我的身份?”

    说完就往自己身上所穿着的旧衣服上疑惑的看了两下,口气中就带上了几分的疑心。

    而对面的顾峥依然是先前平稳的口气,回答的半分害怕也无:“圣人陛下好眼力,小子正是翰林院今日中刚入职的三等小黄门,顾峥是也。”

    “小子的年龄的确不大,翻过年来就满了十三岁。”

    “但是这般的年纪,在宫外的人家当中,却是已经到了撑立门户的年纪了,俗话说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陛下口中的年纪不大,实际上却也是不小了。”

    听到了顾峥这般的话语,那中年男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

    却听到对面的那个小黄门,竟是继续的说了下去,看样子是要将他刚才所提出来的问题,全部的解答了才算是终止。

    对此真中年男子的心中竟是升起了一种觉得这个孩子有些鲁直的感觉,反倒是颇感兴趣的继续听了下去。

    谁知道,这个孩子那说生活不易的话语却是戛然而止,反倒是就着他原本的怕与不怕的问题,继续的说了下去。

    “小子身无长物,入得宫来得陛下的恩泽,得到了一份可以养家糊口,在这个乱世之中能够活下去的活计。”

    “自然是对这份活计的赐予者心怀感激和爱戴。”

    “更何况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未曾做错事情,自然在自己的衣食父母的面前无需害怕。”

    “更何况,一个清明之君,只会让百姓以及他的下属们,爱戴,敬仰,若是有一天大家只是因为这个身份而惧怕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位君主的威仪,也有失偏驳,只能让大家用恐惧来维持他高高在上的地位了。”

    “所以,我见到了现在的陛下,只有感激和敬仰,心中并没有其他的忧虑的。”

    听到了这个半隐半晦的马屁,赵匡胤是身心舒畅,他的心中因为这国家周边的局势纷乱而静不下来的思绪,仿佛也因为顾峥的这几句话,安定了几分。

    下意识的赵匡胤,还是多问了一句:“那你还没有说,是如何认得我的身份的呢?”

    顾峥听到这里,终究是抬着眼皮子朝上看了一眼赵匡胤,这位的疑心病也真是够重的啊。

    敢情他问话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知道一个不知名的小内侍是怎么认出他的身份来的吧?

    想到这里的顾峥,认认真真的回答道:“小子是推测出来的。”

    “哦?如何推测?”

    “排除法。”

    “这翰林院乃圣人刚刚建立的部门,昨日刚刚从新一期的内侍候补的里边选择了唯一的一位司职的人员,那就是小子我。”

    “而自从小子来到这里上岗之后,除了在门外守门的两位御林军的守卫之外,再无他人。”

    “况且这期间的建筑,一看就是仓促布置,当中的清洁工作,还只能靠小子一个人来做。”

    “宫内的规矩,在平日司职的时刻中,内侍人员不得擅离职守到不属于自己的活计地点中私下串连。”

    “而现在的时间正早,还未到朝食入饭的时刻,自然也不可能是御膳房送饭的黄门来了。”

    “而小子所在的这个房间,其中更是安置了许多不得了的东西,这些东西之所以会放在内宫之中,自然是为了它的私密性和保密度所准备的。”

    “对于这个房间内,能够自由的出入,且不是小子这种身份的人,那么只有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房间的真正的主人,设立翰林院的皇帝陛下他本人,来到了这里。”

    “这才是小子猜测的真实想法,当然了,还有一条稍微虚幻一些的说法,可能圣人您听了也并不相信。”

    听到这里赵匡胤却是乐了,他接着话题到:“哦?是个什么样想法,你怎么就认定了,我肯定不会相信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