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玄武裂天 > 第九百七十章江湖恩怨,江湖了
    李家老祖可以感觉到对方的修为比自己略高一线,单打独斗绝对沒一点胜。但多了一个生死境的联手,那就大不一样了,直接就变成一边倒的围杀局面。

    远处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望着这个方向,虚空中,三道人影鼎足而立,静寂中隐约可听见衣衫被风鼓荡,猎猎作响的声音。

    李家二老手中的断剑都是斜指向罗惊鸿,阴沉的脸上布满了凝重和深深警惕,因为此刻的罗惊鸿身上,缓缓散发出一层朦朦胧胧的紫芒,愈来愈清晰,最后逐渐变成了紫金色,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尊远古战神。

    "惊鸿像是在李家二老的联手夹击压迫下突破了!"紫燕星辰闪亮的眼眸中露出一抺惊喜之色。

    "在激烈的搏杀中临阵突破,这样的事一向只存在于传说中,若是在战斗突破,只怕不被人当场宰了,也会走火入磨。这货居然沒事,简直就是一个怪胎!"纳兰飞月完全一副被打败了的模样。

    "天星兄的一席话至关重要,让他的身心一下摆脱了束缚的桎梏,心境得到了升华,修为才会达到水到渠成的突破。"陆随风淡笑道;"到了这个层面,心境的修为尤为重要。"

    许多人的真元力积累都到了饱和的程度,却始终难以突破最后的瓶颈,原来问题出现在心境方面,众人闻言都是一脸豁然的点头。

    虚空中的罗惊鸿,此时却是一脸迷惘,之前的自己就像是一条奔流的江河,一直被什么东西阻挡在前方,而当下,这种阻碍突兀的被疏通了,浑身上下顿时涌出一股全新的力量,原来的紫色元力也蜕变成了紫金色,心神沉入体內,骇然发现那坚实的壁障竟然破碎了开来,自己居然会在战斗中突破到了半步灵神境。

    一声仰天长啸,激荡苍穹,心中的憋屈顿然一扫而空,一股睥睨一切的豪气贯天彻地。

    在这关键的微妙时刻临阵突破晋级,意味着什么?看这李家二老铁青的脸就明白了,沒能在对方突破之际,对其展开雷霆一击,那是最虚弱不堪的时候,一个普通修者都可以轻易得手。只是对方的突破太过诡异,非旦亳无征兆,而且突破的过程快到了令人乍舌的地步,等回醒神来时,战机已然稍纵即逝。

    望着对方身上的紫金光华愈来愈盛,有若太阳般的炽亮,其中所充斥的威能直令人的灵魂颤抖,已再不是两人联手可以抗衡的了,这一刻,两老都是面露惊耸,脸色俱变,一种有如蝼蚁的感觉浮上心头。

    "半步灵神境!快走!"李家老骇然惊呼出声,当机立断,脚下虚空一点,身形瞬间倒射而出,即然不可抗衡力敌,唯有避其锋芒,留下拼命也只是白白枉死,留得青山,才能言及未来,只要有二老的继续存在,李家仍旧不会沦为二流势力。

    "想逃!天堂无路,地獄无门!"罗惊鸿一声朗笑,笑声中却是充斥着森寒凛然的杀意,之前被两人逼得如此狼狈,见到自己临阵突破了,自知不敌就想逃,天地间那有这等好事?更何况,此番前来李家就是刻意来杀人的。

    亡命奔逃中的李家二老,一东一西的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急掠,在无数观者惊怖的眼神中,天际间斗然炸响一道惊雷,虚空突然现出了一道紫金电芒撕破云层奔闪而下,充斥一方天地。

    所有人的血液,似乎在这一瞬都是冻结了,视线看出去的一切仿佛突然完全消失,天地间唯剩下一道璀璨恢弘紫金剑光。

    噗!奔速稍缓的李家主但觉四周的空间一紧,心中就是一凛,下一秒,整个人便被紫金剑光从中劈过,一片血雾纷洒中,中剑的身体竟然还在继续朝前冲,奔出数十丈之后,这才当空一窒,但听"哗啦"一声裂响,整个身体突然地一分为二,变成了两半,一片黄白之物滑落虚空,两半身体这才分两个不同的方向直接跌落下去。

    此刻的李家老祖已掠出百米之外,感觉到身后的那股惊人的杀戮威能和那声凄厉惨叫,不用看都知道那位李家主已经被斩杀,下一个就该轮到自己了。连悲愤都来不及生起,已是惊魂出窍,凝聚全身元力化着一道流光,漫无目标方向,电闪般的朝着远处天际奔射而去。

    恢弘的紫金剑光再现,犹如一道扭曲的电芒,直追向流星般逃逸的李家老祖,宛若同跗骨之蛆,一追一逃,如影随形。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这李家老祖陨落,李家这片天就算是塌了,乾坤境的強者几乎已被斩杀一空,再失去了两个生死境圣者坐镇的李家,就成了一块无人守护的大蛋糕,可以让人随意切割分食。

    立在城头之上的那位秦统领和方家主一众人,看到这难以置信的一幕,都是眼珠子突起,大张着的嘴可以完整吞下一个大鸟蛋,良久,这才在极度的震撼中猛地转动了一下脖子,暴出一连串的"咔嚓"声。

    "方家主,你与天外楼走得很近,可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背景,来历?"秦统领完全是一副审讯的口吻,官威十足,在他的推测中这些人应该是来自碧雪峰,而且还可能是亲传弟子的身份,李家那位二世祖真的很背运,居然招惹到一群杀星,死了都给家族留下了灭顶之灾。

    "这个……不是很熟,只是有过一些生意上的往来,只知道是碧雪峰內门上院的弟子,其余的就不得而知了。"对方代表着城主府,方家主见问却是不得不有所回应,当然也隐瞒了许多,比如治愈他寡人之疾,以及将要去城主府为城主大人治病的事……

    "啧啧,內门上院的弟子,修为最高的也只有破虚境,那里会有这许多妖孽?"秦统领满脸都是不信之色,也知道再继续追问下去,也是白问,对方刻意要隐藏身份,他也不敢查下去。

    这一刻,那道紫金剑光像是拥有灵性一般,无论李家老祖如何改变逃逸的方位路线,始终难以摆脱对方的诡异追杀,只觉得满嘴发苦,在虚空中东折西窜,狼狈不堪。

    头顶剑光降临,宛如惊电般的炽亮,李家老祖暴出一声惶恐的大吼,竭力躲闪的同时将手中的半截断剑,呼啸的倾力掷了出去,奢望能阻上一阻,赢得一线生机。

    "上千年的平衡终于被打破了,从此以后,碧雪城只有九大家族了!"秦统领的嘴角挤出一絲苦笑,这绝不是城主府愿看到的局面,但事实上的确是发生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风云变化,就难以预料了。

    秦统领的话音刚落,只见整个空间骤然一紧,那位李家老祖再次化着一道流光逃逸,耳畔风声呼呼作响,这速度已快到了极致,望着数十里外的一处高山丛林,心中忖度着,只要能冲入那片区域,就有如龙归大海,虎入山林,只要自己还存在,就沒人敢动李家,借以时日势必能重新辉煌如初。

    "嗯,这是怎么回事?"李家老祖心中一凛,以他的这种奔行速度,数十里的距离几个呼吸间便可到达,这都急掠了多久,却仍还是保持在这个距离,就像是在原地奔行一般;"不好,这片空间被隔离禁固了!"

    一念惊魂,心中顿时浮现出两个字;"完了!"

    紧接着口中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凄厉无比,还在疯狂奔行中的李家老袓只觉胸前有一股凉气灌入,瞥目低头一看,绝望的发现胸腹竟是开出了一个窟窿,一道紫金剑光有若实质般的从背心贯入,穿透了身体前胸贯通了出来,眼前爆开了一蓬鲜红的血雾,凄美至极。

    只是一剑,一个生死境高阶九品的圣者就此陨落,剑光入体猛地爆裂开来,李家老祖的身体在瞬间化作漫天血沫肉屑,如雨纷洒。

    罗惊鸿的身形从虚空中飘落,之前的铮铮杀气荡然无存,飘逸而宁静,之前斩落两个生死境圣者的事,似乎与他毫无关联,眼眸中还残留着一絲明悟的余韵。

    若大的李家府邸如同一个修罗场,满目横尸如山,血流纵横如溪,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阴气森森中再也看不到一个李家族人的影子。

    十二道人影浮向虚空,衣诀飘飘的洒然而去,秦统领的耳边却是响起了一道飘浮的声音;"秦统领,江湖恩怨,江湖了!这李家善后之事,就交托城主府看着处理,我天外楼就此置身事外了。"

    秦统领的眼眸一缩,脸上的神色变幻,嘴角慢慢地掀起,直到语音消失,这才喃喃地嘀咕一声;"果然不是等闲之辈,这一手玩得精彩!"目光中闪过一抺喜色,连招都赖得打一个,纵身跃下城头,匆匆而去。

    方家主微楞了一下,立刻从秦统领的这声"嘀咕"声中,嗅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天外楼居然不吃这个大蛋糕,至甚直接送给城主府,而所有的家族连分一杯羹的机会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