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重生之必然幸福 > 第六百五十三章 他说的没错
    孙芳一问,林微就笑,“是我要往后拖的。”

    没回去之前,俩人本来说好的是五月一号领证。回去之后,家里出事儿,只能往后拖延。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即便小孩子的恢复能力比较强,那至少也得一个月的静养,骨头才可能长合。

    她和唐慎虽然有钱也有闲,更是有人手准备结婚的一应事宜,但果儿离不了人照顾,唐慎也只有一个月的假期,索性就把办婚礼的日子往后拖一拖。

    “这是为什么?”

    林微经常十天半个月的不见人,孙芳也都习惯了,更是没想到她家里会出事儿。她也没跟她说过,她对此并不知情。

    林微简单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又把唐慎的假期问题讲了一下。

    “照你这么说,那你们举办婚礼的时间不就确定不了了吗?”孙芳皱紧了眉头,“真等唐慎有假期,到时候不也一样很赶吗?”

    她虽然不知道部队批假是个什么流程和标准,但终究也不会提前太多吧。

    看唐慎那个春风满面颇为滋润的样儿,她也能够猜出来点儿什么,万一俩人在没有办婚礼之前有了孩子……

    “不管怎么样,果儿好了,我才能安心出嫁。”

    林微见她神情,便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孙姐,我身体是个什么情况,你比我爸妈都清楚,虽然例假年后恢复了,但也才有两三次。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感觉得到,短时间想有孩子,不太可能。”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却是事实。

    冯老爷子不主张她吃那么长时间的药,俩月一过,把了脉,没什么大问题,就让她在饮食上多下功夫了。

    唐慎种子再怎么强悍,也得有适合的着床环境不是?

    林微话一出口,孙芳就沉默了一下,见她并没放在心上的样子,以为她是在强撑,顿了一下,才说道:“你还在上学,也很得老师看重,如果没有大问题,毕业之后肯定很多人强者要你。你还年轻,可以等毕业之后再要孩子……”

    说着说着,孙芳就有点说不下去了,三四年后,唐慎该有三十多了……

    “嗯。”

    林微笑着应了一声,“我知道的。”

    俩人很快结束了这个话题,林微跟她说了一下剩下的布料要动工的事儿。

    “之前咱们设计的款式也不复杂,都比较简洁大方,再用应该也没问题。而且那次出货离现在也就两三个月,我想问题不大,就用之前那个设计的款式了。”

    这样一来有两个好处。一个就是那些人之前做熟练了,再次做之前熟悉的,能大大节省时间。二来,俩人也省得挖空心思想怎么打板才更节省布料。

    孙芳想了一下,很快点头,“也好的,反正那个款式应该也不会那么快过时。”

    当初也是卖给了外商,国内应该没有出现同款式的。到时候,想在国内卖,或者卖给外商,都是合适的。

    她说着,突然问了一句,“哎对了,第一次去南方那边,你不是带回来了一些喇叭裤吗?那个卖掉了没?前几天我有看到个人穿。”

    孙芳话一出口,林微就愣住了,随后就有点哭笑不得。

    她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当初进回来,她只想着等一等再卖,因为在她印象中,那是八零年穿得人才多起来,一条裤子几乎快是一般人的月工资了。想着多卖点钱,随后她就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了……

    现在七九年都快过去一半了,穿这个的也确实该有了。

    想到那些小年轻穿着喇叭裤,扛着收音机到处溜达炫耀的样儿,林微忍不住想笑。

    比着这些人,她多少缺了点年轻活力。

    “你该不会忘记了吧?”

    孙芳颇有点不相信,“那可是你的财产之一!”

    “咳咳,之前想着压箱底,等到合适的机会再拿出来卖,时间一久,就给忘了……”林微不好意思说完,又问她,“穿喇叭裤的多吗?”

    她记得一件呢子大衣都五六十块,喇叭裤这种新鲜玩意儿也应该不便宜。不过,啥时候都不缺赶潮流的人,想买的人终究还是会想办法买。

    “不太多。”

    孙芳想了想,说道,“我就见过俩。”

    因为印象太深刻,所以她记得清楚。

    当时一些人盯着那人看,小孩子直接撵在后面……

    “那我找时间到处看看,真要是兴起了这股风,我再仔细打算。”

    反正都放了那么久,也不急于一时了。到时候真要是缺钱,她可以卖出去一对儿银锭子。

    是的,在回首都之前,她家亲娘在她挎包里一兜子吃的东西里面给塞了两块金锭子,两块银锭子。

    昨天晚上爬起来找吃的才发现的。

    那上面都是没有年号的,到时候卖出去她也不算太心疼。

    终于可以不用卖旧物件儿了!

    “你别忘了就好。”

    孙芳看她一眼,忍不住想笑,“回去再看看,看看进潮气了没。”

    林微干笑着应下。

    俩人在这边说着话,唐慎在那边跟李启下着棋,等他们那边停下,她和孙芳也差不多把要说的话给说完。

    因为还要回大院,林微和唐慎在四点的时候离开这边往大院赶。

    “那是什么?”林微见他手里有一个卷轴,好奇问道,“先生送给你的?”

    唐慎推着自行车走在胡同里,闻言把画递过去。

    林微接过画,边走边打开,“齐白石?”

    齐白石最擅长画虾,她还没看到署名,直觉就是往他身上猜。

    “嗯。”

    听唐慎回答,林微噎了一下,还真是?

    迅速去看印章署名,果真是。

    默然半晌,她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这话问的颇为艰难。

    “啊?”唐慎看她,“虾不错?”

    林微:“……”

    这画上只有虾,难道还有别的东西可以称为不错?

    当然,除了题名。

    “是不错……”他这样回答,似乎也没错,她不得不承认。

    到了胡同口,唐慎等林微坐好,这才骑着自行车往大院走。

    林微并不知道,她这次会遇见让她恶心了无数遍,也被她怼了无数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