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 > 038 【深入敌后】
    安德尔说道:“我撞上了一个斯克林斯领主,然而我却没能成功干掉他……就差一点,真该死。”

    罗维看向他手里的长矛:“这是那个领主的武器?”

    “是的。”

    说着,安德尔就将长矛拿起来。

    就在这时,罗维腰间忽然金光一闪,圣光指针冒了出来,只不过微微颤抖,指的方向并不是很稳定。

    罗维一怔,随即意识到这长矛既然是斯克林斯领主的武器,必定是深染罪恶,引起了圣契的感应。

    他想了想:“安德尔,你们这次战斗的地方远不远?”

    “不远。”

    罗维犹豫片刻,又道:“如果我有办法找到那个斯克林斯领主的具体位置,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干掉他?”

    安德尔不以为意:“这怎么可能。”

    罗维却重复问道:“去不去?”

    安德尔闻抬起头:“你是认真的?你真能找到那个领主?”

    “你知道我懂一些魔法。”罗维说道,然后一指长矛,“只要有这个,我就可以找到斯克林斯领主的藏身之处。”

    安德尔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长矛,沉默须臾:“斯克林斯领主虽然不强,但他周围肯定会有大量的斯克林斯人,就咱们两个,岂不是有去无回?”

    “咱们又没必要和其他斯克林斯人战斗,我可以找到领主的精确位置,只要立刻干掉领主就跑,危险应该不大。”罗维补充了一句,“你知道,一旦领主死亡,斯克林斯人脆弱的纪律性瞬间就会崩溃。”

    安德尔想了半天:“有多精确?”

    “误差只有这么点。”罗维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下,像夹住一只虫子。

    “战功归你,战利品归我,怎么样?”他接着又说了句。

    他并不清楚斯克林斯的老巢有啥战利品,但想来应该不至于什么都没有。

    就算真的什么都没有,他也不觉得吃亏,毕竟他至少可以收获一个复仇嘉奖。

    运气好的话,领主身边再来几个斯克林斯精英,一波带走。

    安德尔明显意动,想了想:“我们把维恩也叫上吧,三个人保险一点。”

    被罗维救下之后,维恩很快就成为了安德尔和罗维共同的好友。

    “可以。”罗维没多犹豫便答应了。

    安德尔:“什么时候出发?”

    罗维:“我得过几天才有空,嗯,三到五天吧。具体时间再定,你们也得安排好。”

    作为战士,安德尔和维恩有时也要巡逻、站岗,所以必须找一个两人都空闲的时间。

    “这个给你。”安德尔要将长矛递过来。

    罗维却只取出匕首,在长矛的木柄上削下一块碎片收了起来:“这就够了。”

    随后,他们又找来维恩商议片刻,三人便达成一致,决定在六天之后的夜晚深入敌后,前往斯克林斯领主老巢。

    虽然这有悖于营地的纪律,不过阿斯加德人对勇士有强烈的崇拜,只要能凯旋归来,惩罚绝对是微乎其微,象征性的。

    至于罗维之所以决定过几天再行动,不为别的,却是为了迅捷药水。

    虽然借助圣光指针,他有把握一路摸到斯克林斯领主的卧室,但也难保会遇到斯克林斯人的追杀,带上迅捷药水以备不时之需,把握自然更大些。

    两天之后,罗维研究透了迅捷药水的配方,同时也找到了雨燕草的替代品,梭叶草,华纳海姆产出的一种还算常见的药草,88%的替代度。

    当天他便忙活起来,制作迅捷药水。

    等到临近出发的时候,罗维已做好了六瓶迅捷药水,正好一人两瓶。

    夜晚。

    “这是什么?”维恩接过罗维递过来的两瓶迅捷药水,疑惑道。

    罗维说道:“一种药水,可以提升我们奔跑的速度,万一我们不幸被大量斯克林斯人围追堵截,这会帮上大忙。”

    “拿好药水,我们现在出发。”

    月黑风高,三人趁着一队巡逻士兵不注意,偷偷地溜出了营地,进入潮湿而又茂密的森林之中。

    在出发之前,罗维就将斯克林斯领主的长矛的碎片夹在了圣契之中。

    此时此刻,他低头看向腰间,圣契的圣光指针正闪烁不已,坚定地指着森林深处的某个方向。

    “走。”

    他伸手一指,沿着圣契所指方向前进,安德尔、维恩紧随其后。

    斯克林斯领主的巢穴离营地并不算遥远。

    三人全速赶路之下,几个小时之后,圣光指针的角度就有了明显的晃动,这显然意味着双方的距离已经极近。

    “小心。”维恩轻声道,同时一指前方。

    那是一群……不,是一窝斯克林斯人。

    此时此刻,他们正三三两两地堆在一起,有的在进食,有的在互相撕咬,赤身裸体,就像野兽一样……事实上,大部分斯克林斯人确实应该划到野兽范围内,圣契的判定便是如此。

    方圆十里,算作智慧生命的斯克林斯人可能寥寥无几,他们是斯克林斯人中的天才。

    三人小心地绕过这些斯克林斯人,继续向目标前进。

    只是随着深入,周围的斯克林斯人越来越多,成群扎堆,漫山遍野,他们的体味甚至凝聚成阵阵腥臭的风,扑面而来。

    三人使劲浑身解数,才终于又悄悄深入了一层。

    只是随后他们就犯了愁。

    “怎么办,一点缝都没有。”安德尔说道。

    罗维看向前方,也不禁皱了眉头,一时沉默。

    此时此刻,他们眼前的斯克林斯人几乎在地上密铺了一层,连落脚的地方都不多,何况潜行的路径。

    不过目标也十分明确。

    在斯克林斯人海的中间,矗立着半截巨树,这巨树半径不下十米,被凿开数个门洞,俨然已被改造成了建筑。

    周围还有一些斯克林斯精锐在站岗、巡逻,虽然路线散乱,宛如顽童的游戏,但也多少有点排面。

    毫无疑问,最中间的这座由半截巨树改造而成的建筑,就是斯克林斯领主的宫殿。

    事实也正是如此,圣光指针直指这半截巨树。

    不过奇怪的是,指针还富有节奏地微微晃动着,似乎斯克林斯领主正在里面做着某种节奏性很强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