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 > 101 【库尔】
    “好。”罗维没多想,便跟着海姆德来到巨龙旁边。

    “吼……”红龙显然还记得罗维,情绪顿时躁动了几分,把正在捉弄它的飞猫吓得飞起来。

    看着眼前巨大的红龙,罗维思索片刻,随即取出匕首和水晶瓶,准备收集一点血液。

    幼龙血液不知能不能找到,如果以后实在找不到,或许成年巨龙的血液可以替代也说不定。

    巨龙的皮肤很坚韧,如果是在地球,恐怕大多数枪械都破不开。罗维的匕首还是当初在华纳海姆营地时发的,质地平庸,割开龙皮颇费了些力气。

    龙血流淌,罗维接满一个水晶瓶,然后又看了看巨龙庞大的身躯。

    接完这瓶,还有三瓶。

    他再次拿出三个水晶瓶,又接了三瓶龙血。

    “你要那么多龙血干嘛?”海姆德问道。

    “龙血是一种药材,别忘了,我还是一名药剂师。”罗维提着接满龙血的水晶瓶,在眼前晃了晃。

    此时正值中午,阳光正烈。在阳光的照射下,龙血晶莹红润,仿佛有火焰在其中流转。

    应该能替代幼龙血液吧,哪怕替代度不高?罗维心中不禁想到。

    他正要起身,海姆德忽然又说道:“我建议你割一块龙皮,然后找人做成皮甲……龙皮甲可是皮甲中的极品,处理好的话,轻便又结实,水火不侵,而且上面的巨龙气息可以吓跑很多野兽,在野外行走会方便得多。”

    罗维有点犹豫。

    巨龙还要留着给诺恩之灵献祭,然而巨龙这会已经奄奄一息,其他人都是放点血、揪几片鳞做纪念,他上去割一大块龙皮,似乎不太合适。

    海姆德看出他的疑惑,笑道:“你是这次狩猎节的首功,割块龙皮算什么。再说了,你割完可以给它治一治嘛。”

    有道理。

    罗维暗暗点头,也不客气了,挥刀上前,在巨龙身上割下一大块龙皮,割得满头大汗。

    “嗷——嗷——”

    巨龙疼得嗷嗷叫,若非实在无力反抗,只怕当场就要把罗维吞了。

    半晌,看着手里和一个人差不多大的龙皮,罗维擦了擦汗,松口气。

    总算割完了,这龙皮割起来可不是一般的费劲。

    “嗷……”巨龙怒目圆睁,剧烈喘息,斜视瞪着罗维,用全部的力量表达着愤怒。

    罗维收好龙皮,随即两手泛起圣光搭在巨龙的伤口处,却是在用赋予信仰进行治疗。

    不过巨龙的体量太过庞大,罗维一开始还想着让其伤势明显改善,然而治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他只觉得体内的神圣法力都要耗尽,巨龙整体的恢复程度也并不显著。

    见巨龙身上被割皮的位置已经长出了稚嫩的新皮,罗维便停止了治疗。

    “吼……”巨龙依然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盯着他。

    虽然生活习性和野兽差不多,天天独来独往,衣不蔽体,茹毛饮血,但巨龙的智力绝对远超普通野兽,和人基本处于同一水平线。

    一些高阶的巨龙甚至可以口吐人言、幻化人形,完美融入人类社会之中……事实上,在漫威的世界里,就有这样的巨龙。

    巨龙相当清楚眼前这一伙人的意图,甚至可能对诺恩之灵的献祭都有所了解,因此即使罗维刚刚给它治疗了一波,它依然怒恨不减,用噬人的眼光盯着他。

    罗维还真有点担心巨龙再暴起什么的,于是治疗结束便离开了,自己找了个地方,鉴定龙血。

    将装有龙血的瓶子放到【天赋合剂】的配方上面,鉴定结果瞬间出来。

    【对幼龙的血液替代度45%】

    看着这个结果,罗维不禁皱起眉头。

    45%的替代度。

    他此前想着超过50%就试试,没想到50%依旧是高估了,成年巨龙的血液和幼龙血液的差别还真不小。

    配方对龙血份量的要求很高,要一瓶之多,对药效影响肯定巨大。如此看来,只能想办法再找幼龙血液了。

    罗维对天赋合剂的心理预期,至少也是喝完能达到三勇士水平那种。万一整出来个猴版天赋合剂,喝下去只能长高五公分什么的,那就是苦酒入喉心作痛了。

    ……

    阿斯加德王宫。

    宇宙间的顶级强者之一,仙宫现任神王库尔坐在王座之上,与乌勒尔交谈。

    “刳斯在狩猎节伤了人?”库尔微微皱眉。

    乌勒尔点头:“是的,陛下。所有人亲眼所见,刳斯用战锤击伤了对方的一名猎人。”

    “刳斯虽然冲动了些,但也不至于这么鲁莽。难道那人有什么特别的激怒手段?”库尔询问。

    “确实。据我所知,被刳斯击伤的那名猎人名叫罗维·加里森,用一柄战锤,同时擅长光魔法,他有一个法术就是专门用来激怒他人的。”乌勒尔说道。

    “他实力如何?”库尔又问。

    乌勒尔想了想:“我对他关注过一段时间,这个孩子,怎么说呢……嗯,手段很丰富。如果不是他法力耗尽,我认为刳斯未必是他的对手。”

    库尔手指敲了敲把手,半晌喃喃说了句:“也许他可以成为新的天锤尊者……”

    乌勒尔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他问道:“陛下,关于对斯卡蒂殿下以及刳斯的惩罚……”

    提到这个,库尔的表情顿时有些郁闷,摆了摆手:“当然是按照规矩办。”

    “是。”

    乌勒尔退去之后,库尔从王座上起身,在偌大的殿堂内踱步片刻,最终目光停在一处壁画上。

    阿斯加德人喜欢壁画,尤其是王宫,各种精美的壁画随处可见。

    库尔此时眼前的这幅壁画,画中核心人物赫然是他、奥丁以及上代神王波尔,兄弟父子,其乐融融。

    然而看着壁画中的奥丁,自己的亲弟弟,库尔却不自觉地握起了拳头……

    ……

    诺恩森林,某狩猎集合点。

    捕到一头巨龙,对手一方又出手伤人,胜负已经没有什么悬念。海拉便让众猎人在集合点休息了一整天。

    “狩猎节就快要结束了。”海拉站在众猎人前说道,“在结束之前,我们进行最后一次狩猎,让我们亲自带着猎物返回命运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