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 > 248 【奥丁的刑罚官】
    罗维借助金字塔吸收些微的太阳之力,几年来不过使火焰神力小有长进,相比之下,孔斯的变化却堪称一日千里,搞得罗维都想整一整月力。

    可惜孔斯调动月力的能力是一种天赋,而且是极端罕见的天赋,据其自称,全地球只他一人有此能力,别人想学也学不来。

    “我准备回地球了。”孔斯说道。

    “我开飞船送你?”罗维先是一怔,随即指下了石殿问道。

    孔斯摇头:“不用了,我现在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完全有能力从这里回去。”

    罗维点点头,过了一会:“既然如此,有缘再见吧。”

    “我将始终待在地球或者月球,因此我想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孔斯也说道。

    随即他身上月光一涌,化作一道璀璨长虹激射而出,飞向蔚蓝的地球,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偌大的月球,转眼只剩下罗维一人,寂静无声,气氛顿时变得枯燥起来。

    罗维原地驻足片刻,随即也纵身化作一道长虹,来到附近不远的一个狭小山洞,正是连接着空间通道的山洞。

    他这些年对这山洞做了些改造,专门建造了一个厚重的石室,将空间四面体隐藏在其中,石室则设置了一些机关,需要圣光才能开启。

    在狭小的山洞里一阵七拐八拐之后,罗维抵达尽头,一面平平无奇的石壁出现在眼前。

    他手中圣光一亮,搭在石壁上,石壁当即微微一颤,向两侧分开,露出其后的石室。

    微微泛光的空间四面体悬浮在石室之中。

    罗维关上石门,便穿过空间四面体,回到阿斯加德。

    回家的路上,他忽然见到一群人议论纷纷地往某个方向赶去,仿佛要赶着去凑什么热闹。

    他当即上前询问。

    阿斯加德小国寡民,罗维这些年屡立战功,如今也算颇有名气,一群人基本都认识他。

    “是你啊,罗维。你最近不在阿斯加德吗?”一人问道。

    “你们这是要去干什么?”罗维避而不答,继续询问。

    “当然是去参观乌度的斩首了。”

    “乌度!”罗维一惊,“巴东国度的乌度血眼?”

    路人笑道:“没错,就是他,巴东国度的斩首之神,乌度血眼。不过这位斩首之神,如今却要被斩首了。”

    “奥丁陛下亲自判处乌度死刑,今天就是乌度人头落地之日。要一起去看看吗,罗维?”

    罗维想了想,随即点头道:“去看看。”

    “走。”

    几人便一道去了刑场,那里已经围了不少吃瓜群众,议论纷纷。

    而在刑场中间,一个绿皮肤的健硕男性被锁链束缚着跪在刑台上,低着头看不清其神色。

    “传说中的乌度血眼原来长这个样子……”

    “陛下什么时候来行刑?”

    “乌度和普通巴东人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啊。”围观者持续议论着。

    过了一会,一队身穿金甲的英灵战士从金宫的方向走来,走在最前面的则赫然是海拉。

    “殿下。”众人纷纷行礼。

    海拉点点头,随即说道:“奥丁陛下任命我为刑罚官,因此乌度的死刑将由我来执行。”

    阿斯加德有一个传统,判处他人死刑者应当亲自执行。奥丁亲自判处乌度死刑,那么最终处死乌度的也应该是奥丁。

    不过也有过例外,也就是刑罚官制度。国王可以让刑罚官代替他执行死刑,但刑罚官的身份必须足够重要,足够代表国王。

    海拉作为奥丁目前唯一的子嗣,身份自然是足够的。

    “陛下。”海拉现在代表着奥丁,因此众人又纷纷行礼,如此称呼道。

    到了行刑的时间。

    海拉走到乌度身前,问道:“乌度,你可愿意忏悔?”

    乌度忽然一阵冷笑:“奥丁是万恶之人,他迟早会死于他犯下的罪恶!”

    海拉手中光芒涌动,一柄利斧从空气中缓缓凝聚出来,寒光凛凛。

    “知道命运告诉过我什么吗,奥丁的子嗣。”乌度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语速越来越快,情绪越来越激动,似乎是要赶在人头落地之前把话说完,“当奥丁的手沾染其子嗣的纯净之血,所有的罪恶便会集结——”

    他终究还是没能把话说完。

    海拉听到“当奥丁的手沾染其子嗣的纯净之血”,脸色瞬间一白,眼中闪过愤怒和害怕,随即手起斧落。

    乌度的话戛然而止,尸首两分,血柱从断颈中喷涌而出。

    死刑结束。

    几个士兵上前清理刑场,海拉则一言不发地默默离开,持斧的手微微颤抖。

    人群中的罗维察觉到她情绪的异常,连忙从刑场侧面绕过去,在路的拐角处来到海拉身前。

    “你怎么了,殿下?”

    海拉见到他,手中尚在滴淌血水的斩首斧烟消云散。

    让罗维万万没想到的是,海拉竟忽然上前,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并且紧紧把头埋着,身体微微颤抖。

    罗维愣了一会,随即也小心地将手搭在海拉背上,轻轻抚摸以示安慰,一边问道:“发生了什么,殿下,能告诉我吗?是乌度和你说了什么吗?”

    海拉没说话。

    罗维继续安慰道:“一个死刑犯而已,明知自己活不成了,什么话说不出来,不要放在心上。”

    “我感觉他说的是真的……”海拉低着头,同时松开罗维,看上去情绪平复了些。

    “他说了什么?”罗维又问。

    海拉一阵犹豫,最终说道:“他说……奥丁的手将沾染子嗣的鲜血。”

    罗维沉默了一会,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是指奥丁和海拉的反目?

    听上去好像确实是……

    “除此之外呢?”他半晌说道。

    海拉摇了摇头:“他后半句我没听清,只记住了一个词。”

    “什么词?”

    “集结。”

    罗维一头雾水,不过没有再问下去,只道:“命运的预言从来都是模糊且常常出人意外的,只听了上半句,谁知道究竟会发生什么事。这样的例子,历史上不是经常有吗。”

    一边这么说,他心中还是不禁瞎寻思起来。

    乌度的后半句到底是什么?跟“集结”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