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阿斯加德的圣骑士 > 261 【冰极兽王的獠牙】
    奥丁和法布提单独谈了一日,具体谈了些什么,别人并不清楚。

    反正谈完之后,阿斯加德和约顿海姆的战争就宣告结束,约顿海姆表示臣服,承认阿斯加德九界宗主国地位,承认奥丁是九界唯一的主宰。

    而一切的战争和灾祸,都被甩锅给了格里米尔。格里米尔沦为“侵略者”、“刽子手”、“所有灾难的策划者”……被奥丁宣判死刑。

    某种程度上,这种甩锅是双方共同的意愿。

    格里米尔驯化冰极兽,一度给阿斯加德带来巨大麻烦,阿斯加德人早就想除之而后快。

    法布提丧子,就像奥丁说的那样,只能怪拜雷斯特本人和格里米尔轻敌,或者怪法布提没有尽到母亲的教导责任。

    承认自己教子无方,这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法布提没有做到,格里米尔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她情绪的宣泄口,被她默许地判了死刑。

    当然这些是后话。

    被奥丁救下之后,罗维往回飞的过程中,时不时感到后怕。

    一想到寒冰冬棺投射出的毁天灭地的巨大光瀑,他就不禁一个激灵,不寒而栗。

    若是自己手中的圣盾术碎片少些,或者奥丁来的晚些,在寒冰冬棺的轰击之下,肯定是连渣都不剩了。

    他飞到海拉等人所在的位置,那里同样是一片大战的痕迹,到处都是冰霜巨人的尸体,还有十几头冰极兽也横七竖八地倒着,宛如一座座小山。

    不过除了原来的海拉部队之外,战神提尔也出现在此,无疑是仙宫派来的支援。

    这里正在清理战场,伤员、尸体、战利品纷纷被抬走,人流匆匆。

    罗维穿行在人流中,来到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坐下来休息。

    过了一会,他想起来自己还没查看拜雷斯特的空间护腕,便将空间护腕拿来一阵摸索,查看其中所容之物。

    钱。

    拜雷斯特的空间护腕里装了很多钱,粗略估计,换算成如尼币恐怕有上万之多。

    除此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几个盒子,盒子打开,里面装的是一颗颗雪亮珍珠,正是罗维之前从雪妖部族得到的雪珍珠。

    雪妖部族送给了罗维四颗,但拜雷斯特这里足足有二十多颗。不过对于雪珍珠的用途,罗维了解不多,仅限于雪妖族长给他介绍的那几句,因此他看了看就又收了起来。

    话说回来,雪妖部族还真是凄惨,按照现在的情况,族长索默十有八九已经被干掉了。

    如今雪妖一族摆脱冰霜巨人不成,与阿斯加德结盟又不成,前途难料。

    除了钱和雪珍珠,空间护腕里还有一些杂物,大多没有引起罗维的关注。独有一样,让他拿出来专门打量了一会。

    一把钥匙,由水晶制成的钥匙。

    这把水晶钥匙材质奇特,造型精美,颇让人过目难忘。

    不过对罗维来说,这把钥匙恐怕没什么价值。毕竟,既然是拜雷斯特的钥匙,其对应的锁想必只能在约顿海姆的某处,甚至是冰霜巨人的王宫盖斯特谱尼城堡。

    他总不能拿着这个钥匙去盖斯特谱尼城堡开锁吧。

    看来只能当个装饰品了。

    空间护腕的东西清点完毕,罗维复又从圣契空间拿出一把冰蓝长刀,一番观摩。

    “冰极刃,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只听一声惊怒。

    罗维看去,发现原来是一个被俘虏的冰霜巨人,这冰霜巨人身缚锁链,遍体鳞伤,但长相奇特,装束也不一般,倒是不难辨认。

    他正是格里米尔,冰霜巨人的大将,冰极兽的驯兽师。

    “这把刀叫冰极刃?”罗维没有回答,而是问道。

    冰极刃,听这名字难不成和冰极兽有什么关系?

    “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上?”格里米尔重复问道。

    “因为这是我的战利品。”罗维淡淡说道,“格里米尔将军,你只留了拜雷斯特和两队士兵来对付我和我的部下,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

    “不可能……你只是一阶神力者。”格里米尔语气颤抖。

    “我不只是神力者,也是圣骑士。”罗维说,“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能告诉我,这把刀的来历吗?”

    格里米尔愣了片刻,直到几个英灵战士要押着他离开。

    “它是冰极兽王的獠牙……阿斯加德人,善待你的战利品。”他萧索地说了句,随即就被带走,留下一个被锁链束缚着的踉踉跄跄的身影。

    冰极兽王的獠牙。

    罗维重新看向手中的冰极刃。

    刀是好刀,就是刀身寒力旺盛,若非冰霜巨人,根本无法适应。他拿在手里这一会,就感到双手冰凉,不禁运起火焰神力稍加抵御。

    他原本考虑捐给圣契,不过想了想之后觉得,一把寒力如此旺盛的利刃,在某些场景下或许可以发挥出大用也说不定……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倏然而至,从一连串的残影变得清晰起来,彰显出惊人的速度。

    跑得比谁都快,来者自然是海姆德。

    “喔,冰极刃!”海姆德将手搭在罗维肩膀上,一边惊叹道,“你干掉了拜雷斯特,怎么做到的?”

    “拜雷斯特自己投降了,直接自刎而死。”罗维随口就是一句。

    “为什么?”海姆德竟似乎信以为真,一愣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要不你帮我想想?”罗维说道。

    海姆德皱起眉头,一阵思索,随即又问:“拜雷斯特自杀前,有没有说什么?”

    罗维:“……”

    ……

    随着约顿海姆的臣服,阿斯加德在九界范围内确立了最高的权威。

    于是没多久,奥丁就宣布将以九界之主的身份召见各附属国,并邀请全宇宙的大国参加仪式,可谓是万国与会。

    在众多奴隶的汗水与鲜血的浇灌之下,金宫早已修建完毕,成为阿斯加德的最高峰,金碧辉煌,璀璨无比。

    九界并不只是九个天体,而是一个相当庞大的体系,以九大天体为枢纽和代表。

    因此,奥丁召见九界各国的仪式提前一个月就在准备,每天都有人在金宫进进出出。

    这天。

    奥丁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仿佛在等待着什么,脸上隐隐有些期待。

    过了一会,一个卫兵进来说道:“陛下,弗丽嘉女士……”

    奥丁打断了他:“我不是说了吗,不用通报,直接让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