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五章 ‘什么也没发生’的夜晚
露易丝感觉到身后的身体只是按住了自己,连她本就凌乱的浴巾依然还半遮在她身上。或许任何情况下,露易丝都会觉得这是件好事,但是此时,她的心坠入了冰窟。身后的这个人,他对自己能够提供的‘服务’毫不感兴趣,他要的是其他的东西,是自己的生命吗?

    “你可以等下回答问题,现在,我很饿。”

    镜子中的两点红光被露易丝自己的身体遮挡,当对方冰冷的手掌松开捂住她的嘴巴时,露易丝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露易丝知道,那个在街角盯了一个晚上的警探一定就在这间旅馆中,刚才自己被抓住的时候,虽然时间短暂到不可思议,但在挣扎中她踢翻了木柜前的圆桌,碰撞的声响一定会引起警探的注意,现在,露易丝要做的就是发出呼救!她只要发出声音,就能够获救!

    但是,露易丝不知道的是,寇森自己弄出响动并不比这边小,而且……

    “嗯~~~”

    露易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全力试图呼救,可是却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贴在自己的脖颈处,露易丝全身的力气疯狂的流失,按在自己身上的手已经变成了搂抱,有那么一刻,露易丝以为自己正在情、人的怀中!

    吸血鬼的手臂已经完全环抱上怀中的女人,他的头贴在女人的侧颈处,四颗尖利的牙齿正埋在女人的皮肤之中,温热的鲜血如一股暖流注入自己的身体。

    咚!咚……

    吸血鬼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

    伴随着露易丝的瘫软,扎克再一次感觉到了‘生命’。

    昏沉中的露易丝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远离自己,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出充满歧义的**!露易丝觉得自己一定没救了,越来越沉重的眼皮让她的视野在模糊的同时越来越小,诡异的是对方的动作也越来越轻柔。

    露易丝感觉自己被放在床上,她拼命的想要让自己的眼皮闭合的缓慢些,她想要最后看一眼这个夺去她生命的‘人’的真面目!

    雪白的四颗尖牙上,鲜红的液体被舌头舔去。露易丝的心脏在失血过多之下已经没有反应‘惊恐’而加速跳动的能力,而且她的眼神不自觉的被在那尖牙上方的两颗红色瞳孔吸引。

    “当你醒来后,你不会和任何人说起这一切,你会来找我,回答我的问题。”

    露易丝失去了意识。

    扎克看着睡去的女人,笑了笑,又看向只映照出露易丝的壁镜。他的注意力并不在镜子上,而是镜子后的墙壁。吸血鬼现在能够清晰的听到玻璃与墙纸摩擦发出的声音,那是正直的寇森警探在寻找能够听的更清楚的地方。

    尖牙回缩,瞳孔恢复到正常的浅绿,扎克将露易丝安顿好,穿上了露易丝帮他放好的浴袍。这和他原本的计划有些出入,本来这本应该是欢愉与进食同行进行,但是这个女人异于常人的警惕打乱了扎克的行动。

    不过好在现在的扎克精力充沛,他退出了被他‘骗来’的203号房间,敲响了202号房的门。

    寇森警探正在疑惑,福利为何结束的如此早!那个看起来十分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是位快枪手吗?

    敲门声响起,寇森放下杯子,双手握住自己的枪,放轻脚步,敏捷的靠向门口,猫眼之外是一位只系了一件浴袍的男人,苍白的肤色配上红润的薄唇,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谁?”寇森双脚跨开站稳,从肩膀到手指的肌肉紧绷,枪口对在了门外人膝盖的位置,尽量用正常旅店住客不耐烦的语气问了一句。

    寇森已经认出了这就是带走女人的那个男人,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十分明了,寇森身为警探要做万全的准备。

    “我是住你旁边的人。”扎克将敞开的浴袍裹紧,脸上同样是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我听到有什么东西撞击的声音,没发生什么吧!”

    寇森一愣,转头看向自己的房间。

    见鬼!圆桌边的椅子倒在了一旁,原本应该在圆桌上的玻璃制果盆在自己的忽视下被踩碎,碎屑溅了半张桌子,几个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的水果滚落在墙角。

    “啊。”寇森拉长了声音,“没什么,不小心撞上了桌子!”

    “你确定?”门外的扎克用怀疑的语气问,“我的女伴坚持认为有什么事情发生!你能让开门让我看一眼吗!”

    寇森通过猫眼看着这个男人的手臂已经环抱在胸前,手掌不断的摩擦着自己的手臂,旅店的走廊可是没有暖气的!

    “呃,不用了,我很累了,已经在休息了!”之前对方敞开的前襟已经让寇森放弃了对方是快枪手的猜测,看来是因为自己的弄出的响动,让那个女人有些不放心。寇森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演,他期望着这个男人在寒冷和着急回去继续某件事的压迫下放弃纠缠自己。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寇森的期望不会实现,我们的吸血鬼也在演戏,而有三百或者四百年磨练的演技可不是寇森能够破解的。

    “是吗?”门外的男人脸色明显露出了不信任,他上下打量着202号房间的门,甚至凑近了门上的猫眼想要看到内部!

    寇森看着那放大了的绿色眼睛中透出了强烈的不信任,这让正直的警探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穿着浴袍的男人退后的几步,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我觉得还是找旅店的主人来看看比较好!”扎克抱着手臂,肩膀耸起,似乎他真的在与寒冷对抗。最佳演员边走边说,声音不大,却能够保证202号房间中的人能够听到。

    寇森急了,“等等!不用这么麻烦!你进来吧!等我穿件衣服!”寇森不觉得那个老头会在知道他弄坏了房间中的东西后,还会让他呆在这里!

    寇森慌乱的把枪别在腰后,脱掉自己的皮鞋和上衣,从两用的木柜中扯出一件睡衣套上,胡乱的将床上的被子打开弄乱,再次冲回门前,从猫眼看到门外的人不耐烦的等在外面。

    寇森右手背在身后,按在自己的枪上,左手把头发弄乱,伪装成刚睡下的样子,这才扭开了门锁。

    门锁的机簧发出细微的咔嗒声,寇森的手刚转动了九十度,一股力量撞向他,眼前的景物瞬间变的迷糊!嘭!

    当视野中的景物变的清晰的时候,寇森发现自己正背靠在墙壁上,一只冰凉的手抵在自己的脖颈间,腹部被另一只手按着,腰后按在手枪上的右手被死死的卡住!而他的双脚,居然感觉不到地面!

    寇森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视线比平时高出了许多!他被人提起,并被按在了墙上!

    警探寇森虽然从来没想过今天是自己殉职的日子,但是脖子被人按住,气管被强行闭合带来的窒息感,正在把这个念头强行灌入他的脑中!

    似乎和许多将死之人一样,寇森不免俗的移动自己的视野,他想看到自己是死在谁的手中!

    红色,那一双红色的眼睛如黑洞一样,一旦对上,眼中就再容不下任何事物!

    “你会在这里呆一个晚上,直到旁边房间的小姐醒来。你要保证她的安全,直到她离开旅馆。今天晚上只是一次普通的x交易,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发生,我也没有来过。”

    窒息中的寇森无意识的点点头。

    当寇森终于摆脱了吸血鬼的魅惑之瞳,恢复了属于自己的意识之时,已经到了清晨,他从猫眼中盯着旁边房间的女人离开,这才松了口气。

    ‘就这么浪费了一个晚上,居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哎。’

    寇森这样想着。

    我想我一定是用错了词句,寇森永远也不会摆脱魅惑之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