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八章 格兰德之家
27号公路上,一辆破旧的小货车往巴顿市南区的方向行驶。车身的漆皮被泥泞与各种污渍包覆,唯一干净的是车前窗上,两块扇形的区块。在这区块下,两根被胶带绑住的雨刷弯折的收拢在车盖前。

    本杰明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捶打着仪表盘右下方的收音机。电频的噪响让坐在副驾上扎克皱起眉头。

    “不要在敲它了。你只会让它变的更糟糕!”

    “有点耐心,扎克。”本杰明的耐心就是继续用他宽厚的手掌拍打收音机,终于,一丝音乐在杂乱的噪声中显现,“你看!它只是需要点时间。”

    本杰明转动旋钮,音乐逐渐清晰,狼人的脑袋随着节奏点动,搭在在方向盘上的手换了一只,另一只手臂搭在放下的车窗檐,“哦,扎克!我喜欢这首歌!”

    ‘……这是惊悚之夜,没人能救你于猛兽之口!你看,这就是惊悚之夜,要为活下去而拼搏,在这个杀气森森的惊悚之夜……”(MJ--thriller)

    “停下!本杰明,停下!不要在唱了!我讨厌这首歌……”

    “什么?你说了什么我听不到?‘噢!噢!在月光下……这惊悚之夜……’”

    “……”

    金·格兰德坐在后座,微眯的眼睛快速在前面两人之间扫动。他手里拿着一张名片,【格兰德殡葬之家】。这就是这两个‘生物’混迹于人群中的面具吗,金习惯性的将名片放入上衣内侧的口袋,却发现口袋早就被撕烂,全身上下,只有那个代表了衣服价值的‘科齐尔’商标依然完好。

    公路两侧的树林已经消失,开始有稀拉的建筑出现,这代表他们正式进入了巴顿市的南区,准确的说,南郊。

    “五分钟,金,只需要五分钟,我们就不用再听这个野兽的嚎叫了。”扎克歪过头,看向后座似乎在想事情的金:“金,告诉我,你不是一个摇滚的人!”

    金看向扎克浅绿的眼睛,调整了一下姿势:“不,我更喜欢爵士。”

    扎克脸上露出笑意,随手拍拍本杰明:“看,终于,我们之中有个正常点的人了。”

    这样平常的对话与场景本应该让人放松,但是金却紧张起来,‘我们’,他们这样的‘生物’到底有多少!

    金有些迟疑的问:“你们……你们是人类吗?”

    “恩?”扎克拉长了声音,偏回头,“至少我们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吗。”

    金不再追问,转头看向两边的风景。晨光中,巴顿市刚刚苏醒。

    巴顿市的地图如同一只叼着老鼠尾巴的猫头鹰,三人出来的树林正是猫头鹰的尾巴,27号公路或许可以算做猫头鹰的背脊,连接着巴顿市的南北两区。对北区人来说,南区的人就是郊外的乡下人,昨晚,扎克拜访的市长安东尼,就在北区。老鼠被叼住的尾巴是著名的查尔斯河,往东连接着马萨海湾,往西一直深入联邦国腹地。沿着查尔斯河往西就会进入属于老鼠身体的部分——巴顿市西区,也就是扎克被市政府收回的墓区所在地。(参考波士顿地图)

    本杰明转动着方向盘,货车转入一条土路,不知道已经有多老的货车发出吱呀哐当的声响。

    金并不害怕自己会被带到无人的地方,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巴顿市的地图上,确实是有一个叫【格兰德殡葬之家】的地方,而且也确实是在南区靠近巴顿边界的地方。

    当他主动为自己加上格兰德的姓氏的时候,他就向两人表明了:他需要一个身份。这个真实存在,却显然被‘不对’的人掌控的殡葬之家,是他最好的选择。

    货车缓缓减速,金已经可以看到一栋两层高建筑,与普通的农庄民居一样,典型的L形构造,L型内侧,一个比建筑高一些的圆顶建筑露出,应该是仓库或者工作室。路边稀拉的树木之间有几座零散的平房,不过看起来并没有人居住。土路前方,两根柱子直立在道路两边,顶端一只横扁上用花体字写着:欢迎来到‘格兰德殡葬之家’。下方一行小字:‘逝去的至亲之人值得拥有最好的!不用怀疑,我们就是最好的!’

    货车绕入建筑后方,停在了仓库前方。

    “到了,我的‘弟弟’。”扎克迫不及待的推开了车门,跳下车后,他的手不停在身上拍打,黑色的大衣背后有明显的灰迹,可想本杰明的车,表里如一的脏。

    “本杰明,你的车该洗了!”扎克抱怨着。

    本杰明不介意也不理睬,拉过了金:“你需要衣服,你想要我的,还是他的?”

    金为难了,不管是身高还是着装风格,他都想要扎克的衣物。但是就身形来看,他厚实的身材更适合穿本杰明的衣服,至少如果他穿上扎克的衬衣,扣子恐怕根本扣不起来。

    是的,金已经看出了扎克的衣物同样都是定制产物,这种衣服只适合本人穿着。扎克并不瘦弱,相反他很健壮,但是比起金来,他就显得单薄了许多。

    “你的吧。”金看向本杰明。

    本杰明点点头,头微侧,做了个跟上的动作,往仓库走去。

    扎克拍掉了身上污迹,并没有往仓库去,而是从后门进入了L型建筑,这才是【格兰德殡葬之家】的主体。

    这里的一楼有他的办公室、棺木展示区、会客区。二楼是住房,殡葬之家的员工多住在这里。当然,还有地下室,妆容区,储物区……

    从正门进入,最先看到的就是棺木展示区,往内走就会来到会客厅和办公室。

    扎克刚进入办公室就看到了一脸焦虑的报丧女妖爱丽丝。大家不用担心,爱丽丝一直是这副表情,就像一个有焦虑症的精神病患者。如果你能够看到陌生人死亡时的景象,你也会这样焦虑。

    “扎,扎克!”爱丽丝在看到扎克时脸上的焦虑放松了一丝,她穿着黑色的长裙,从扎克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站起,拘禁的整理了一下裙子的下摆,柔弱的肩膀有些紧张的缩着:“你,你一晚上没有回来。安,安东尼市长说,说了什么?”

    爱丽丝并不漂亮,她的脸轮廓太深,总给人一种雕像的感觉。高高的鼻梁,深陷的眼窝,干瘦的身体,加上褐色的眼睛中时刻透出的焦虑,她就像一颗干枯树苗。

    “昨天有些晚,所以直接去本杰明那里了。”现在爱丽丝没有任何装饰的脸有些紧张的看向扎克,扎克温柔的将爱丽丝额前的发丝挽向耳后,微笑着说:“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爱丽丝又深又直的眉毛往中间皱起,她知道吸血鬼这是在想办法安慰她,恐怕现在扎克脑中正拼命的思考,该怎么把一个糟糕的消息扭曲成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女妖摇摇头,“扎克先生,谢谢你想安慰我。”

    扎克依然微笑,从口袋中抽出一张被折起的文件,递给爱丽丝:“这次我可没有骗你。我们确实失去了西区的墓区,但是,我们南区的墓区已经属于我们私有,任何人都不能夺走了。任何人哦,这里会是我们的家。”

    爱丽丝接过文件,还没展开,脸上的焦虑就已经消失,“真的吗?任何人都无法夺走!这里是我们的家!”

    轮廓深并不是缺点,而是璞玉。笑起来的爱丽丝恢复成了一个十六岁少女应该有的明媚与美丽,她激动的扑向扎克的怀里,虽然吸血鬼无法向她传递任何温度,但是她依然把侧脸贴在扎克的胸口,双手抱住扎克,这一刻,她十分高兴。

    同样抱住爱丽丝,下巴贴着她头发的扎克眼中,却有一丝无奈。

    吸血鬼在想,失去了市政府的资金,该怎么维持这个家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