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十二章 毒
“铛、铛、铛……”

    十声钟响传入办公桌前的扎克耳中,扎克抬起头,活动一下酸疼的脖颈。

    我曾问过吸血鬼先生,吸血鬼真的会有酸疼这种感觉吗?扎克这样回答:“当然会!当血液流通不顺畅的时候就会!和你们人类一样,会酸,会麻!”

    扎克端起手边的酒杯,一口喝完。这就是他解决血流不顺畅的方法——加大流量。

    一个驼背的老头推开办公室的门,洪钟一样的声音说到:“小扎!有人来了!”

    这位老头叫汉克,是【格兰德殡葬之家】棺材匠,也是去世的格兰德老头子的密友。所以,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也算扎克的父辈。

    扎克有些惊讶,南区这里居然会有人来,他起身,整理一下衣物:“知道了,汉克老爹。”

    “他们不是好的人!”老汉克瞪着一双眼睛,声音大到会客厅的人都能听到,“他们不喜欢我的棺材!”

    扎克笑笑,拍了拍汉克的背。汉克是个脾气古怪的人,不分场合的直接。但是扎克很喜欢他,因为他的存在,南区的殡葬之家失去了许多生意,这让这里的三个非人相对自由了许多。

    “汉克老爹,你去二楼帮露易丝整理房间怎么样?”扎克扶着老头往办公室里面走,打开后门,目送老头一步一步的往上。

    “哼!”汉克一脸的厌烦:“女人!漂亮女人!我一个老头子能去帮什么忙!”

    扎克笑笑,把汉克的抱怨关在了门后,转身迎向了久违了的客人。

    产业私有后,扎克必须要想办法把这个半死不活的殡葬之家运行起来,也许要少让汉克在一楼转悠了。

    会客厅中的两排沙发上,已经坐满了人,多数是老人,脸上都带着悲痛,沙发后方站着一排身着黑色西装的健壮男人,应该是保镖。众人目光所指的方向是一位停在沙发旁边的老妇人,她的身体蜷缩在轮椅上,身后一个年轻的、看护装束的女人扶着轮椅。

    扎克观察了一会儿,知道要请真正的客人进办公室了。他朝轮椅上的老妇点点头,做了个请的姿势:“不用在意老汉克的话,他对待他的作品和孩子一样。”

    老妇人没有什么表情,点点头,身后的看护推着轮椅往办公室走来。同时沙发上一个年轻人站起,他的表情有些阴郁,整整身上的衣物,走在轮椅侧面。

    沙发上的老人们交换着眼神,吸血鬼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厌恶。

    因为长时间没有生意,会客厅中并没有准备食物和饮料,扎克朝沙发上的人微微欠身,“一会儿,会有人送吃的,请大家稍等。”

    老人们点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从他们的穿着来看,这些都是巴顿市有影响的人,扎克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来偏远的南区。

    扎克关上办公室的门,按下了通知爱丽丝准备食物的铃,重新坐会办公桌后。

    “哼!现在还是上午,就喝起了酒吗!”轮椅旁边的年轻男人目光落在了扎克办公桌上的酒杯,里面还有一丝红色的液体:“祖母,我就不明白,我们为什么非要来这里!”

    扎克可不会解释这并不是酒,而是他的食物。扎克的目光在轮椅中的老妇人身上,当他的孙子说话的时候,妇人的手指握紧,干皱的皮肤被骨节撑开,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憎恨,但马上就被满脸的皱纹遮盖。

    “我们可以去【福特殡葬之家】,那里离市区更近,也更方便!一大早就颠簸的前往这里是为什么?这里到处弥漫着腐烂和牛粪的气味!已经毁了我午餐的兴致……”

    在年轻人喋喋不休的时候,轮椅后方的年轻看护已经低下头,咬住嘴唇,她的一只手轻轻的放在了老妇人的肩膀上,像是安慰。而老妇人的拳头已经开始颤抖,骨节处发白,乌青的血管遍布整个手背。只是她的拳头被毯子遮挡,年轻人无法看到罢了。

    “先生!”扎克突然开口,大声阻断了年轻人的话,他指着办公桌前方的一个名牌:“如你所见,我是扎克瑞·格兰德,这里的主人。在欢迎你们到来之前,能否先自我介绍一下呢?”

    年轻人一怔,闭了嘴。

    是的,扎克是在提醒他,格兰德之家的主人要和这一行的主人,也就是要来这里的真正客人对话,而不是他这个缺少礼数的陪同。

    老妇人半掩的眼皮抬起,看向了扎克,依然没有表情,但是她身后的看护却露出了一个感谢的微笑。

    “这位是布莱尔·昆因夫人。”看护手掌指向轮椅上的老妇介绍,然后指向旁边的年轻人:“这是昆因夫人的孙子,波奇·昆因。”

    扎克脸上露出惊讶,但马上就暗淡下去,浅绿色的眼睛看向昆因夫人:“我真的十分遗憾,这次来,是因为昆因先生吗?”

    昆因夫妇,是巴顿市有名的慈善家,十年前的战争中,他们资助因为战争而破碎的家庭,建立孤儿院,为失去父母的儿童提供住所。战争之后,他们的继续自己的善行,资助无家可归的前军人和那些孤儿,现在巴顿市中的三座孤儿院都以他们夫妇的名字命名。

    而在新年之时,传出了健康的昆因夫妇突然患病的消息,整个巴顿市的上中下层社会都在为这对善良的夫妇祈祷。现在到场的人少了昆因先生,扎克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难过的推测。

    昆因夫人的眼皮再次垂下,身后的看护抿着嘴点点头,而波奇嘴角的笑意一闪而逝。

    或许,没有人可以察觉这小小的动作,可是扎克不是人类。

    “七年前,我们在格兰德之家的西区墓地预定了墓地,但是几天前,我们收到消息,西区的墓地即将被市政府收回,所以……”

    扎克打断了看护的话,吸血鬼的眼中有着一丝希望,他有些激动的站起:“所以昆因先生现在没有事对吗?!”

    扎克眼中的希望并没有做伪,伟大是不分种族的。

    扎克的举动再次引起了对面三人的不同反应。年轻的看护张着嘴,视线飘向了下方,淡淡的水雾已经弥漫在了她清澈的双眼上。昆因夫人的眼皮再次抬起,浑浊的双眼盯着扎克那双浅绿的眼睛。而波奇,波奇脸上的厌恶已经不想隐藏了!

    扎克摇着头,缓缓坐回座位。

    年轻的女看护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昆因夫人遵循先生的遗愿,希望有一场传统的葬礼。但是现在依然有墓地的只有南区的【格兰德殡葬之家】,所以我们来了。按昆因夫人的意愿,仍然希望能够有两人的合葬墓地空余。”

    扎克叹息了一声,点点头,翻开了西区墓区的资料,开始查找昆因夫人之前的预定。片刻后,扎克找到了预定的存单,大理石的的墓碑和加百列雕像,楠木棺材……

    老汉克对棺木的制作十分讲究,即使以前的西区,也是使用的他的作品,所以后者扎克不用担心。但是墓碑和雕像,扎克就有些犯难了。

    格兰德之家南区的产业主要客户有两个:医院和监狱。所以这里埋葬的多是罪犯和没人认领的无名氏,对棺木和墓碑的要求几乎没有,所以扎克这里并没有准备。

    至于附近市民的葬礼,也是随便使用的山石,由本杰明雕出个形状了事。近几年,火葬出现,更多的人都前往同样在南区的【艾伦殡葬之家】进行火葬,毕竟,火葬和骨灰盒的费用,要比手工制作的棺木要便宜多。

    扎克拿着曾经的订单,眉头皱起,他将订单递给女看护,“墓地我们有,棺木,老汉克的手艺相信不会让昆因夫人失望,但是雕像……”

    “我们可以等。”干枯嘶哑的声音从昆因夫人的喉咙中传出,这是她第一次张嘴,“我向他保证了,我会给他一个传统的葬礼,我们可以等!”

    “祖母!”波奇激动的转向轮椅上的妇人:“尸体保存又要花费一笔钱!我们要等多长时间!”

    扎克的眉毛皱起,看向身体在一瞬间颤抖的老夫人:“我可以问一下,昆因先生是什么时候去世的吗?”

    “今天早上,八点二十分。”女看护在夫人的首肯下,回答了扎克的提问。

    吸血鬼点点头,他的眼睛随着昆因夫人皮肤下的血管游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在感受一丝若隐若现的诡异气味。为什么会这么做?因为吸血鬼是对生命力十分敏感的生物,他可以感觉到昆因夫人的生命在不断流逝。

    大家知道,我对吸血鬼的行为总是会好奇,所以我曾经小心翼翼的问扎克先生:“尊敬的吸血鬼,为什么你能感觉到一个人的生命力呢?难道你和爱丽丝一样有预知死亡的能力?”

    吸血鬼这样回答:“我可没有那么倒霉的能力。我有的只是对血液灵敏的嗅觉。你知道正确的杀死吸血鬼的方式是什么吗?”

    我翻开自己的笔记,开始复述:“斩头,火烧,木桩、银具穿透心脏,狼人的撕咬……”

    吸血鬼夺过我的笔记本,饶有兴趣的翻看着:“你居然记录着这样的东西。”

    我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可爱、无害。

    吸血鬼并不在意我记录他的弱点,拿起笔在我的笔记上加上一条。

    我凑过去看,‘逝者之血’。

    哦,就和人吃了变质的事物会中毒一样,坏掉的血,就是吸血鬼的毒、药。

    而现在,吸血鬼嗅到了一丝毒、药气味,来自昆因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