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十三张 满足感
波奇又开始涛涛不绝的叙述位于巴顿北区的殡葬之家的好处,似乎在他心中,没有所谓的逝者为大的观念。在这个传统与潮流相互争夺的时代,作为逝者人生最后的决定,生者应该遵从。

    当然,在这之中,波奇的嘴里时常出现辱骂格兰德之家的词句。

    扎克没有理睬波奇的话,他在判断,昆因夫人和其他人对波奇的厌恶是来自这一件事,还是另有其他。他开始回想关于波奇·昆因的事迹。

    昆因夫妇的儿子是一位医生,在十年前的战争中与自己的妻子一起留在了战场上。当时只有十三岁的波奇被养在祖父祖母的家里。或许这就是两位老人进行慈善事业的初衷。

    但在波奇的成长过程中,他出现的次数很少,扎克甚至想不起来他的照片有出现在任何媒体上。这是十分奇怪的,上层社会子弟的照片总是会出现在巴顿日报的八卦版,偶尔也会进入社会版(犯罪)。

    “波奇!我已经做了决定!你如果还想要昆因的遗产的话,就闭上你的嘴巴!”

    干哑的声音在扎克的办公室中回响,室内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靠着墙壁的座钟来回的钟摆。

    波奇的脸色很差,一张脸被愤怒和憎恶扭曲。

    扎克按下了呼叫本杰明的铃,站起身,平静看向老夫人:“我们格兰德之家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昆因先生的遗愿。”

    老夫人点点头,刚刚因为激动抬起的身体重新缩回轮椅中。

    扎克退出办公桌前,白皙的手指在外套扣子上拨弄,将衣服整理好,来到昆因夫人身旁:“时间有些紧张,如果昆因夫人不介意的话,请与我去西边的教堂看看,需要布置的地方也可以早些开始。”

    女看护摇摇头:“昆因先生的教堂已经预定好……”

    “取消。”昆因夫人看了扎克一眼,干枯的手按上女看护的手背:“你让我的朋友们先回去,让他们不要太难过。波奇,你也可以走了。”

    女看护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往会客厅退去。

    此时的扎克却有些疑惑,他想要和昆因夫人独处是因为有件事情想要确认。看着波奇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的样子,扎克觉得如果留下夫人,这个讨厌的年轻人会自己退却。没想到,这为老夫人似乎也很想留下来。

    可是,波奇一动不动的站在旁边,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那眼神,似乎是在监视!

    本杰明推开门进入办公室。

    一旦确认了交易,所有人都会忙碌起来,本杰明一直兼职墓碑雕刻,现在扎克需要他去格兰德的竞争对手哪里收购雕像和墓碑,以及,弄走波奇!

    “有什么吩咐吗?哥哥。”这是狼人在外人面前,对扎克一贯的称呼。

    扎克将桌子上预订单递给本杰明,“你要去艾伦和福特那边看看,购买石料或者成品。”

    本杰明看了一眼,收好,目光扫了一眼室内的情况。扎克的小动作被狼人捕捉,他转身对脸色依旧难看的波奇行了一礼:“先生,对你家人的离去,我很遗憾。现在能请你和我一走一趟吗,为你的亲人选取一座合适的墓碑。”

    波奇似乎刚刚发现本杰明的存在似得,嫌恶的眼神在狼人身上打量:“你?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我今天还有别的计划!我可没有时间花一整天,耗在‘墓碑’上!”

    昆因夫人的眼睛上斜,微微颤抖的身体被扎克按住。

    狼人穿的依旧是早上换上的衣服,络腮胡上的泥泞倒是在早餐前就清理掉了,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和矿工没区别。

    本杰明棕色的眼睛看向波奇,平淡的说:“真遗憾,你的计划必须延后了。”

    隐私在格兰德之家并不存在,因为这里的主人,一鬼一狼都有着超人的感官力,虽然视力无法穿透墙壁,但是想听到扎克办公室的声音,对这狼人来说轻而易举。

    狼人对扎克为什么会想要与昆因夫人独处并不感兴趣,他已经不再是领导者了,他只用接受指令就好。

    本杰明高大的身体逼近波奇,粗壮的手臂已经环上波奇的肩膀,不等波奇有任何反应,就往办公室正面走去。

    “放开我!”波奇扭动着肩膀,迎面重新进来的看护侧过身体让出路,这让波奇更加愤怒!“放开我!你这个粗鲁的家伙!你要干什么!”

    本杰明停住,因为波奇无赖的拉住了扎克办公室的门檐。本杰明一脸疑惑:“我不是告诉你了,我们要去看墓碑啊。”

    “放开我!你这个臭烘烘的家伙!”波奇扭动的身体感觉到了身上一轻,本杰明放开了他。

    波奇依然咒骂着,同时整理自己被弄皱的衣物,一只大大的浅灰色手印在他的肩膀上,来自本杰明。

    好吧,这个家伙的咒骂确实有些道理,本杰明的确不怎么在意自己的个人清洁……

    “你看你干了什么!”波奇侧着肩膀,看着那个灰色的手印:“你知道这件西装值多少钱吗!你这个莽夫!离我远一点!”

    本杰明依言退后了几步,耸耸肩。

    “这是什么见鬼的地方!”波奇恼怒的退出办公室。一条直线上,可以看到会客室被打开的门,一群苍老的老人在自己保镖的护卫下缓慢离开,他们阴沉的回头看向这边,脸上带着厌恶的摇摇头。

    “我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波奇转身,大步往会客厅的门走去。

    可惜,他前方的老人们似乎不愿意给这个小子一点顺畅,他们缓慢的脚步更加缓慢起来,精致的手杖,每次只会移动一厘米,而这一厘米的距离,那些老人都要花上半分钟!

    背对着扎克他们的波奇仿佛身体在颤抖,侧面脖颈出一根血管暴起,双拳在身侧已经攥的发白,似乎下一刻,他就要冲入老人之中,挤出一条路来!

    两个和本杰明身材相似的男人移动到波奇身前,冰冷的吐出两个字:“退后!”

    波奇身体猛地一颤,退后两步,跌坐在沙发扶手上,整个身体狼狈倒向沙发。他翻过身体,一双仇恨的眼睛看向扎克这边,锁定住蜷缩在轮椅上昆因夫人!

    嘭!

    本杰明把那扭曲的目光关在了门外!

    蜷缩的老夫人紧绷的身体放松,女看护蹲在旁边白嫩的手在老夫人的胸口轻抚,抬起头来对本杰明和扎克投去感谢的目光。

    本杰明的任务完成了,转向扎克,微微点头,现在他要去竞争对手那里收购的订单上的东西,加百列的雕像,狼人不觉得自己的爪子可以挖出那么精细的形象……

    办公室只剩下三人,扎克在老夫人身边蹲下,他有意的加快自己心脏的跳动,将血液推送向自己的双手,让自己的手不那么冰冷。

    扎克按上老夫人的手,安慰似的抚慰,轻柔的说:“夫人,教堂离这里有十分钟的车程,这里是南郊,路上会有些颠簸。”

    满是皱纹的手抬起,摸上扎克的脸,干枯的手指环入扎克的后脑。扎克感觉到了老夫人在拉自己靠近!

    扎克身体再次前倾,老夫人的直到将脸贴住扎克才停止,低沉的声音在扎克耳边响起。

    “我不在乎!只要能让那个不孝的家伙难过!我什么都愿意!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但即使是这最后的时间!我绝不会给那个家伙一丝满足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