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五章 迷茫
    詹姆士捂着自己流血的鼻子,从地上站起,却只看到吸血鬼和狼人往巴士站回去的背影。黎明已经来临,天光逐渐亮起来,詹姆士看向自己染满血的手掌,捏住鼻子深呼吸几次,追向两人。

    直到走近巴士站,本杰明才皱起眉头。不使用阿尔法的皮肤、人身阿尔法的感官和吸血鬼相差太远,除了嗅觉。但嗅觉也是感官中最慢的一种,他现在才看到就在他们离开巴士站这半分钟内的时间中,突然出现的人。

    两人靠近并拢的巴士,趴在巴士前的女人依然保持着看向底盘下的姿势,她伸出手,似乎想要拉住里面的人,但她的双眼紧闭着。

    狼人的手臂和头颅已经被棕黑的毛发覆盖,站在扎克身边。

    扎克按住本杰明的肩膀,皱着眉摇摇头。

    本杰明并没有放松,他要用自己的感官确认一遍。甚至刚想靠近的詹姆士都被他用眼神逼退。

    扎克没有阻止,他蹲下身体,将女人翻转过来。报纸上附有一张这对新婚夫妇的照片,扎克回忆了一下,确认了是黛芬妮·奎斯特。

    “发生什么了?!”詹姆士站在巴士站院门前,“那是谁,是奎斯特女士吗?!”詹姆士是只能判断那是个女人。

    吸血鬼可没有义务要回答詹姆士,他压低身体,往巴士底盘下看去,果然是尼尔·奎斯特。

    尼尔的抬着脸,看向的方向正是黛芬妮,看他的姿势,似乎正在努力往外爬,当然,他的双眼也是闭上的,从他们微弱的心跳中,扎克知道他们都处在晕厥中。

    “你感觉到了什么没?”本杰明问将尼尔一把扯出来的扎克。

    使用了阿尔法皮肤的本杰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棕黑色的毛发褪去,尖耳恢复圆润,凸起的下颚缓缓收回,恢复人脸上的一双眉毛几乎要拧在一起。

    扎克拍拍因为贴向地面而弄脏的衣服,摇摇头:“这两个人,是我唯一感觉到的东西。”扎克张开手指,做了个突然出现的动作。

    “是不是奎斯特……”詹姆士捂着自己的鼻子继续往这边叫喊,不过这个问句直接被扎克不耐烦的打断。

    “是的。”扎克看了一眼詹姆士,他鼻子上的血似乎已经止住,但已经流出来的鲜血依然沾染在这位警探的手上,衣服上。扎克转开眼神:“这不是你的案子,你现在应该离开。詹姆士,兰斯警探,相信我,你需要离开。”

    吸血鬼的心情显然并不怎么好。

    把血液放在酒杯中,这种习惯并不是为了方便和掩人耳目,而是,恩,这么说吧。当人,也就是我们,高兴、悲伤、愤怒、迷茫、烦躁、兴奋……我们会想喝酒。吸血鬼也是这样。

    詹姆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血,脸颊因为牙齿用力咬合而出现清晰的轮廓。他恨恨的看了一眼这边,转身离开。

    现在吸血鬼的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狼人也是。因为此时的场景可以认为是挑衅,也可以认为是退缩。好吧,不管这对年轻夫妇的失踪和再出现是谁做的,他或者它,都具有让人凭空消失,再出现的强大能力,而且能够还不被任何人发现。

    所以吸血鬼似乎可以认为,对方毫不把自己的和阿尔法放在眼里,在他们面前故意展示自己的强大。也可以认为对方发现了自己的行为居然招来了吸血鬼和狼人!必须赶快把人送回去!

    会是哪一个呢?而且,吸血鬼已经想到了更坏的情况。

    “我们必须要让丝贝拉看看,这太像巫术了。”扎克看向本杰明,“如果这是帕帕午夜做的,我们需要为自己准备,我们不能让他再次把格兰德耍的团团转。”

    本杰明皱着眉,认真的思考。在上个月,帕帕午夜绕了非常大的一个圈,最初把所有人注意力吸引到死徒上。然后在死徒被利用完后,所有人的注意力又被集中在了吸血鬼和巫师的后代身上。最后,在这已经是阴谋的行动之下,帕帕午夜的想要悄悄的带走马修,只是他低估了本杰明狼身对族群的执着。

    “好吧。”本杰明点点头,“我们不能请求,他们一定会拒绝。要直接去找他们。”

    “我也是这么想的。”扎克苦笑着,向本杰明示意,一人扛起一个奎斯特,往巴士站外的货车走去。

    没用多长时间,两人来到了派斯英的住宅区,和以前一样破败的小区。现在天才刚亮,就有许多穿着工人制服的人离开了家门,要去工作了。也有许多是穿着制服的人才刚下了晚班回家。

    两人来到了疾风家的小院前,扎克皱着眉,和本杰明互看了一眼,走入了院中,站在门廊前。扎克侧耳听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动静,即使是吸血鬼十分敏感的心跳声也没有。

    “嘿!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扎克回头,是曾经那个和他们说过话的邻居,他似乎正准备出门,警惕的盯着两个人。

    “你好!不记得我们了吗?我们是格兰德之家的。”扎克对着这位邻居笑笑。

    “哦!”邻居似乎想起来了,“是你们啊!等会儿!”

    扎克和本杰明一愣,刚想问等什么,那个邻居却直接走回他的家,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只金属盒,向两人抛来,“他们说了你们会过来,叫我给你们这个。”

    两人更迷茫了,但扎克依然接住了四方的盒子,这是一个密码盒。两人看着这布满锈迹的盒子一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们人呢?”

    “走了,离开巴顿了啊。”邻居疑惑的看了眼两人,“你们不知道?”

    “不知道啊!”扎克老实的回答,“什么时候走的?到哪里去了?”

    “呃。”邻居锁了自家的门,边走边回答,“十天前吧,他们说去联邦中部躲躲。”

    “十天前?躲?躲什么?”两人更更迷茫了,十天前,疾风这对夫妇不正住在格兰德吗?

    “你们不知道?”邻居有些惊讶的问,然后仿佛自语一样的说,“呃,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报纸上就有。”邻居压低了声音,“他们有一个老早就离开家的儿子十天前被判了死刑,然后在判决后还伤了人。他们不想被记者什么的打扰,就先避开……”

    邻居说完后急着去工作,已经离开了老远,留下扎克和本杰明站在原地,已经不知道该在脸上摆什么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