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十一章 日记
    “翻页。”

    瑞恩的声音响起,每隔几分钟,这个缚地灵都会这么说一句。然后女妖爱丽丝就会放下手上的、丝贝拉·疾风的旧日记,为缚地灵翻上一页。

    两人看的并不是同一本。

    爱丽丝看的是十年前的,而瑞恩看的这三年的。丝贝拉的信被放在床边,已经拆开过,信中并没有什么内容,只有一句话‘我的儿子,看我的日记吧,你会懂的。’

    事实上,瑞恩不懂。在他成为缚地灵之前,这个盒子从来就不是秘密,以前即使看过日记他也不懂,他不懂自己的哥哥瑞文奇为什么会离开家;也不懂父母为什么会在答应收养爱丽丝后,又把她赶出去;至于现在,他就更不可能懂为什么三年的时间,自己的父母从没有接触过他,甚至现在,直接抛弃式的离开了巴顿。

    翻页了,她抬起头,看向飘在半空的瑞恩。

    瑞恩仰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不翻页吗?”。爱丽丝问。

    “不翻了,看了也没有用。”瑞恩飘移的身体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残影。

    爱丽丝放下日记,问:“这些旧日记,你都看过吗?”。

    “看过。”康纳回答。

    爱丽丝指着一行字:“‘已经进入冬天了,新买的毛线我很满意,我想能够在感恩节前为所有人织好新的毛衣。去年的毛衣似乎没有什么用处了……’”

    “你念这些干什么!”瑞恩不满的瞪着爱丽丝,这些在他还是个男孩时,就已经看过了,全部都是些琐碎的事情。相比起盒中记录咒语的药剂配方的笔记要无聊太多。

    瑞恩的母亲,丝贝拉的日记风格没有任何改变,即使这三年的,也是这样。

    爱丽丝不去管瑞恩的抱怨,继续念:“‘去年的毛衣似乎没有什么用处了,特别是瑞恩的,他长的很快,去年的毛衣已经有些小了。我准备在明天把那些都丢掉,错过了教堂的募捐,真是可惜。’”

    “哈!她从来不会捐给教堂任何东西!还说错过!”瑞恩冷哼着说。

    爱丽丝看了一眼瑞恩,继续看回日记,念着,“‘今天发生了一件十分伤心的事情,当我在奥吉尔街丢弃旧物的时候遗失了钱包,里面有四百多尔呢,够一个人过一个月了。算了吧,就要到感恩节了,愿那个捡到我钱包的人,能够心存感激。’”

    “哼!她一直这样,丢三落四……”

    瑞恩的话被爱丽丝打断。

    “我记得那个冬天。你母亲错了,我靠那四百多尔过了一整个冬天。”爱丽丝看向瑞恩,这样说。女妖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

    瑞恩在空气中的透明身体的边缘跳动着,并没有看到他转身,仿佛只是烟雾散了又聚,瑞恩皱着的眉头不停闪动。

    “当然,还有那些毛衣,我记得我最喜欢有红色条纹的那一件,因为它最合身。”爱丽丝想了想,从自己的床上站起,往自己的衣柜走去,“你想看它吗?”。爱丽丝打开了衣柜,在底层抽出一只纸箱,打开,推到瑞恩的面前。

    “这就是我曾经的东西。”爱丽丝翻出一件件衣物,“虽然我能穿的都是男生的样式,但是我睡在大街上,并没有什么选择。能够在垃圾箱中找到这些就已经十分幸运了,特别是,还能找到钱包这种事。”

    爱丽丝沉默了一会儿,将箱子重新装好,推回原位,走到瑞恩之前看的日记边上,翻了几页。

    “‘春季来了,以前每年的这个时候,瑞恩的情绪总是会异常激动,因为巴顿高中联赛即将开始。我总是告诉他情绪不稳定并不是一件好事,容易迷失自我,不过他就是一个青少年而已,我的话一向不怎么听。’”

    瑞恩的身体开始闪烁,透明的身体边界正在与空气融合,如丝贝拉所说,情绪激动并不是好事情。

    “‘我应该去提醒一下这个孩子,恩,让我想想,带什么去看他呢?引魂草的花怎么样?记得他离开我们之前的那段时间,似乎对引魂草十分感兴趣,真是让人头疼的兴趣。哎,就这么决定了吧,幸好我去年种了大片的引魂草,不然这个春天,似乎会有些不够用呢。’”

    “够了!”瑞恩大叫着,“我不想听!把这些都收起来!我不想看到这些!”

    爱丽丝看着身体边缘已经完全与空气融合的瑞恩,不再念下去,将信和瑞恩在看的日记收好,留下了自己正在看的那一本,继续看起来。

    时间在轻轻的翻书声中过去,另一个少女出现在了爱丽丝房间的门口,“爱丽丝!你在看什么呢?”萝拉十分熟络的跳上了爱丽丝的床,靠着注意力依然在一本老旧本子上的好友肩膀上,“印安文字?爱丽丝你居然看的懂印安字!”

    爱丽丝偏头,看着自己的朋友,无奈的笑笑,“我就是印安人啊!”

    “但是你是被这里收养的……”萝拉的话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出了很敏感的词,声音立刻小了下去,“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爱丽丝拍拍萝拉的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萝拉松了口气,好奇的看着被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这是什么?”

    “日记,我曾经寄养的家庭,那个主人的日记。”爱丽丝诚实的说。

    萝拉眨眨眼睛,一把夺过日记合上,丢在一边,“看它干什么?!你告诉过我,你以前住在大……”萝拉反应很快的避过了敏感的部分,“他们不是什么好人!”

    爱丽丝笑着,拿过日记,“我以前也这么觉得,但是其实他们也没那么坏,至少他们教了我印安文字。”

    萝拉皱着眉,她觉得自己的朋友太善良了,看爱丽丝又翻开日记,问:“写的什么?”

    “‘今天又遇上之前的两个人了,他们看着我,我看着他们。这样的情景真是可笑。不知道是那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更可笑,还是我居然平静的和他们对视更可笑。不过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今天的我换了新的披肩,有些重,走路的时候还会发出碰撞的轻响,惹得路人都看着我。’”

    “这写的是什么啊?”萝拉疑惑的问。

    爱丽丝没有理会朋友的疑问,她已经要看到尾声了,继续念,“‘可惜没有办法,我需要丢掉手上拿的垃圾,瑞恩(人名,爱丽丝没有用联邦语转译)没有得过哮喘,也不知道我买这么多哮喘药是为了什么。以后再也不能相信买一送一这种骗局了。’”

    “我听本杰明说,你以前也有很重的哮喘!”萝拉想起了什么似得说。

    爱丽丝笑笑,“‘我丢掉了垃圾,看看身后的两人,这样的情况要停止。我可不想每天穿着这么重的披肩出门。我对他们做了个留在这里的手势,他们好像看懂了,直到我转过的街角,他们还留在那里。恩,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以后还是不要再来奥吉尔街了。’”

    爱丽丝合起了日记本,接下来的事情她已经不用看了。

    萝拉看着爱丽丝带着一丝笑容的脸,眨了眨眼睛,思考了一会儿,依然坚持了自己的立场,“仍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他们一开始不应该……”萝拉发现敏感的词太多,根本无法避开。而且,这是十分私密的事情,萝拉一开始就不该过问。少女的脸上一阵沮丧。

    爱丽丝没有搭话,最初的部分她在上午就已经看过了,萝拉是听不到了。爱丽丝只是笑着将日记放入抽屉中,“我们去找本杰明吧。”

    萝拉的沮丧换了一个对象,“他不在,马修说他和扎克出去了。”

    爱丽丝哦了一声,一时也不知道该为自己的朋友准备什么娱乐活动。格兰德之家并不是个有趣的地方。

    “马修来了?”爱丽丝注意到了萝拉话中的人,中午,所有人在吃饭的时候,马修的母亲着急的跑来格兰德之家通知马修,他父亲受伤了,然后本杰明给他放了假,现在居然又来了。

    “恩,他在下面,等电信的人,你们是要装新的电话吗?”。萝拉收回了沮丧的情绪,问。

    “是啊,扎克说要把工作和私人电话分开。”爱丽丝并不算说谎,她突然有了主意:“我们去厨房吧,给马修的父亲做点吃的。”

    “哦。”萝拉点点头,但还是疑惑的问,“他父亲怎么了?”

    “礼拜的时候,受了伤。本来给他放假了,但他还是来了。”爱丽丝边走边解释。

    “啊?也是礼拜受伤了啊?”萝拉似乎有点惊讶。

    “恩?”爱丽丝看向萝拉,“怎么了?”

    “我们西区那边的也有人在礼拜时受伤了,祖母回来的时候说的,说幸亏我没有跟着去。”

    “巴顿夫人没事吧?”爱丽丝担忧的问。

    “恩,她没事,不过她的朋友受了些伤。”萝拉想了想,“有一个你应该认识,昆因夫人。”

    爱丽丝的脚步一滞,“昆因夫人怎么了?”

    “别担心。”萝拉看到爱丽丝突然激动起来的情绪,安慰着说,“昆因夫人只是受了点小伤,但是她的看护好像情况不怎么好。”

    萝拉小声的说,“祖母说,祷告的时候,神父的讲台突然倒了,正好砸向前排,她刚好站在旁边,拉过了昆因夫人,自己被压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