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二十四章 巴顿的主人
    “既然我们是要去认识‘新世界’,需要叫上安东尼吗?”。本杰明双手搭在方向盘上,随意的问。

    扎克转回头,看着车窗前不断后退的景物,苍白的手指摸索着自己的下巴思考起来,“你倒是提醒我了,或许我们真应该叫上安东尼,他才是巴顿市的市长。”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新世界’?!”在吸血鬼和狼人的车里,‘孱弱’的詹姆士实在没有什么主动权,对话的走向一直被吸血鬼掌握。现在他已经被迫接受了要去完整的认识这个世界,但话题此时的走向似乎超出了他的理解,‘新’?!

    本杰明已经再次转向,詹姆士可以看出是往市政厅的方向。

    “伊恩是谁?!”詹姆士在后座叫喊着,双手按着前座的靠背,脑袋伸在两人之间。

    “这是很私人的事情,你已经十分清楚的表达了我们不是朋友,所以你不需要知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提示,你们有过一次不怎么愉快的见面。”扎克斜看了一眼詹姆士,“但回答你第一个问题,世界并没有多么‘新’,而是新的变化出现了。”

    詹姆士皱着眉,脑中的画面不断翻转,格兰德地下室中,那个被拔出胸口钢锥的吸血鬼停在脑海中。扎克是对的,他们并不是朋友,詹姆士将这个画面甩出脑海,问出了他更想知道的事情,“新变化,你是什么意思?”

    “地狱,圣典上极尽辞藻贬低的地狱,在巴顿市打开了门。”扎克仿佛随意似的说,“或许不止巴顿,我想整个马萨州的门都被打开了,甚至联邦。”

    “什么?!”此时的詹姆士心中有了一个可笑的想法,地狱是真的?!不是比喻,不是只存在在咒骂中的修辞,而是真的!

    ******

    安东尼的办公室门被敲响,女秘书吉娜推开门进入,“市……安。”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吉娜已经用名字来称呼巴顿市的市长了!

    “安,有两位格兰德先生要见你。”吉娜的眼中有一丝幽怨,最近安东尼很冷落她,她开始担心是不是安东尼已经发现自己真只是一只空心的美丽花瓶了。我们知道,这担心是多余的,安东尼从来都知道这一点。

    “他们并没有预约,我想……”

    “让他们进来。”安东尼靠向椅背深吸一口气,挥挥手,“还有,工作的时候还是要叫我市长。”

    吉娜喉咙中有什么东西哽住了,她把安东尼烦躁的眼神当做了是针对对自己。看来这个美丽的女秘书并不笨,只是聪明放错了地方而已。

    吉娜低着头,退出了办公室。片刻后,格兰德的两兄弟和詹姆士一起进入了办公室。詹姆士是扎克特意带来的,他需要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世界观。

    安东尼将头从桌前的文件抬起,看到詹姆士也在,这表示扎克不是为了伊恩来的。安东尼松了口气,但依然皱了皱眉,收起了桌上了文件,看向扎克,“直接说吧,发生了什么。”

    扎克如果是来交流感情的话,不会来市政厅,而是直接去他家。所以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地狱之门打开了,恶魔开始在巴顿市中出现。”扎克和本杰明十分熟悉的拉过了椅子,在安东尼对面坐下。扎克的话也十分直接,完全和对詹姆士时的绕圈引导不同。

    詹姆士心中憋了一口气,默默的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恶魔吗?”。安东尼摇摇头,手指在眉心按动,思考了一会儿,“这就是最近犯罪率上升的原因了吧。我可以拨一部分资金给警局,加强夜间巡逻。去年巴顿仁慈医院做了一次反暴力宣传,我或许可以说动院长再弄一次。互助协会那边,我也可以多活动活动……”

    詹姆士惊讶的看着安东尼说出了一大堆城市建设的内容,每一项都在加强市民的安全意识,降低暴力因素。只是安东尼的眉头越皱越紧,手中的钢笔也在不停的写写画画,市政府的钱并不是无限的,添了什么,就要相应的减掉什么。

    “你们的动作也要快点,找到那些恶魔,驱逐、解决随你们。”安东尼想了想,“我只能周转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市政府资金还要按照正常规格来分配。”

    扎克嘴角带了一丝微笑,他听安东尼絮絮叨叨的说完,才往将身体前靠,伸手按住了安东尼依然不停书写的笔,将笔记本合起,“安东尼,你没听清楚。我说的不止是有恶魔出现了,重点是地狱之门被打开了。”

    不同于被召唤、从世界裂缝中挤入,而是门被打开了。一个月?如果门没有关闭,这个时间将是永远!

    安东尼的刚露出一丝疑惑的脸凝滞,“再说一遍?”

    “地狱之门被打开了。”扎克满足了自己朋友的要求。

    “什么?!怎么打开的?!”安东尼瞪着扎克。

    扎克示意安东尼不要激动,“现在只是个猜测,你参考一下。”

    联邦中发生了什么未知的事情,开启了火葬的流行。盘踞在自己领土上异族开始收刮、招募,想要集结力量往新的土地迁移。已经知道的有原本在联邦中部的吸血鬼隐秘联盟、帕帕午夜,都是异族分类上,第一、三两类中的顶层构成。

    现在,可以在这个迁移的名单上再加上异族第二类的顶层构成者,不需要什么发达的想象力,那是天堂。当顶端的制衡不在,底端的门就随之开启。

    扎克在说完后看着安东尼,“安东尼,巴顿市之外有什么消息吗?这段猜测有几分准确?”

    安东尼靠在椅背上,手掌捂在额前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恐怕有一半以上,太远的我不知道,但马萨州,巴顿西边的纽顿市最近也和我们一样。这现象在扩散!”

    扎克笑着摇摇头,“安东尼,你应该推掉今天剩下的事务,我们要去拜访这位从地下出来的客人。”

    “哼。”安东尼冷冷哼了一声,将办公桌上的东西整理干净,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在衣架上拿下外套,“他必须要知道,谁才是这座城市的主人。”

    詹姆士默默的跟在三人身后,现在,他才真心承认,他眼中的世界,并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