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二十七章 疗养院
    依然是避过了阳光最猛烈的时刻,扎克上路了。因为本杰明对和波奇·昆因聊天不感兴趣,所以扎克又是一个人。

    或许是历史的原因,巴顿的城市格局已经被固定,赫尔曼在南、北区边界的工厂就是一条分割线。

    边界往北就是城市建设者们期望的城市应该有的繁华,当然也有像派斯英区、北区东南部这样,被遗弃了的地方。边界往南,就是不希望打扰欣欣向荣的城市发展的事物,比如监狱,比如农场,比如‘非正常人类治疗中心’——【弗明戈疗养院】。

    扎克并没有转上27号公路,而是往西开了小段路后直接北上,如果扎克没记错的话,应该路的尽头就是那个疗养院了。

    昆因夫人是因为拿到了扎克还回的日记,在不知道动了什么心思后,前来看望了自己的孙子。这个过程必然的不怎么愉快,但至少让昆因夫人有了一丝警觉。我们都知道,波奇的精神并不是真的有问题,而是在一连串无法理解的事情折磨下,暂时失去了判断力而已。

    两个多月没有人生自由的‘囚禁’已经开始让他反思,反思的意思并不是忏悔,所以扎克的来访其实是售后服务。

    虽然昆因夫人限制了波奇与外界的联系,但是在发现波奇的生活状态后,这个完全没有发泄渠道的年轻人真的有走向疯癫的趋势,昆因夫人不想让他真的爆发了,开始散布‘谣言’。

    驶入疗养院隐没在树影中的前院,扎克皱着眉,他看到了一辆不想见到的车。这辆车曾经来到过格兰德,为格兰德带了诺·瑞佩特的圈子。

    扎克皱着眉,掌握着方向盘,在标牌的指示下往车位开去。奎斯特听到了身后的声音,即使无视那咔嚓作响的石子路声,也无法忽视老旧货车发动机的嗡鸣,他的脸阴沉的看着后视镜中肮脏的车体。

    当两辆车并排停在一起时,扎克一手支撑着副驾,撑着身体,探向右边车窗外的奎斯特,左手挥挥,“真巧。”

    在奎斯特还没来得及说任何话时,扎克已经收回了身子,货车的高度优势,让奎斯特什么也看不见。片刻后,缺少润滑的车门轴承发出轻微、尖细的声响,以着金属撞击的轰鸣为终结。

    奎斯特已经从前窗看到扎克的脑袋和半个上身露出在货车车头,头也不回的走向了疗养院的正面。石阶上轻盈的身姿让奎斯特忍不住锤了自己的方向盘一拳。

    当然,他用的是左手,现在他的右手包扎的和粽子一样。

    扎克按响了接待处柜台上铃的,等中年的女护士出现时,扎克面无表情的说:“格兰德,我来拜访波奇·昆因。”

    这可不是酒店前台,对方也不是为扎克服务的工作人员,微笑?不需要。

    对方也没有表情的看了扎克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拿起了电话,说几句后冷淡的让扎克在这等着。

    这个空档不长,也不短,让走神的吸血鬼开始好奇的猜测起奎斯特会在这里的原因。将接待与真正的建筑主体分隔开的门被推开,一个看起来很壮实的男护士,看了扎克一眼,“格兰德?”

    扎克点点头。

    “东西。”对方真是不浪费一个字,随手接过了接待的女护士递来的木盒,放到扎克面前。

    扎克皱皱眉,看着已经摆放了一些明显是别人所属物的木盒,“你要怎么区分哪些东西是我的?”

    “你自己不认识么。”男护冷淡的回答了一句,并没有要换一个盒子的意思。

    扎克微微摇头,开始卸除身上小配件。皮带、怀表、墨镜、酒瓶、钱包……然后小心的将木盒中一串造型奇特的圆珠项链拨开,弄出一块空位,将自己的东西放入。

    男护士撇撇嘴,递回了木盒,示意扎克张开手臂。扎克皱着眉照做了,对方的手掌在自己的身上划拉了一遍,点点头,“跟我来。”

    疗养院比从外面看起来要小的多,这是个奇怪的说法,没人会这么形容一座建筑。但是在外面的连成一片的树林,和里面走两步就要转折的廊道相互对比,这里离的空间就显得十分拥挤起来。

    扎克跟在男护身后,他可以十分明确的感到,两人绕来绕去走过的相对直线距离不过二十米,而这二十米还在不断缩短中!

    这仿佛是一个有无数岔道的螺旋行迷宫,吸血鬼的听力能听到在这诡异布局的房间中,人聊天闲谈的声音。整个这一层,是医护人员的休息和办公室。真正的主体,在往上与下的楼层中。

    男护推开了身前的一扇门,露出了盘旋上下的楼梯间。和任何看到垂直螺旋的人一样,扎克习惯性的抬头往上,上面还有两层的主体样子。

    看着穿着白色病号服,好奇的在护栏的扶手上探出半个身体、弯腰冲这边傻笑的人,扎克抬头不负责任的猜测了一下,他们的前进方向是下方。

    男护士,皱着眉拿起了胸前的哨子,腮帮快速的鼓起缩回,尖利的声响让扎克揉了揉耳朵。而那个刚还冲这边傻笑的家伙已经如受惊的兔子,缩回了身体,蹲下。

    扎克感觉好笑的看着对方捏着自己的耳朵,蹲在由棕色的木柱支持的旋转延生的护栏后,身体紧贴着木柱,没有从柱子间的空隙,而是畏缩的在扶手上方探出半个脑袋,谨慎的看着这边。

    而他在护栏后露出的身体姿势实在是太滑稽,扎克带着笑容摇摇头,跟着不再关心那家伙的男护士的往下走去。

    旋转着往下,光线逐渐暗沉,淡蓝色的应急灯并不能提供多少光线,直到男护士再次推开了一扇门,光线才充足了起来。人造的照明工具彻底了取代了阳光,而建筑内部的布局终于也一目了然起来。

    这里并算不是地下室,因为在疗养院前石阶将第一层一层拔高了,老实说,扎克不是很理解这样的建筑手段有什么意义。

    在还算宽阔的走廊中,两人一直往前,扎克难免的好奇左右打量那些白色的的房间。偶尔有强壮的男护拉着被绑缚、挣扎的人走出房间,扎克可以看到墙体上似乎都被都被包裹了厚软的垫子,而地面都被铺了充满弹性的黑色胶皮。

    不知道詹姆士欣赏的设计师是不是从这重监精神病院房寻找的灵感,色彩的强烈的反差和软硬质感的对冲。

    “别到处看。”身前的男护士撇了一眼扎克,“他们会咬人。”

    扎克挑起眉,看着在自己身旁走过的人,黑色的皮质口罩罩在他们的的嘴上。其实这口罩最大的作用,是不让因为卡主的嘴中流出口水。扎克恶意的猜想着。

    轻微的撞击声的从某处传来,和两人行走在水泥地面的鞋底连续发出轻响不同,沉闷而短暂,夹杂着人的喘息和挣扎声。扎克好奇的随着声音看去,身前的男护是却停下了,他们已经走到了这条廊道的尽头。

    “到了。”男护往一间白色的房间看去,打开了门,另一位一开始就坐在这里的另一名男护站起,手里拿着束缚服,十分符合人体构造的限制‘级’装备。

    扎克在两位男护之后进入了属于波奇·昆因的小屋,笑着看着两个强壮的男人把波奇按到床上,强行套上了束缚服,棕色的、只有大概三十厘米长的皮带,被从墙角一扇打开的巴掌大小仓门中抽出,固定在波奇的背后。

    一番暴力之后,两位男护冷淡的丢下一句,“一个小时。”后就离开,关上了门。波奇狼狈的歪斜在柔软的床角,身体靠着同样柔软的墙壁,双腿无力的岔开在床边挑着。

    “你爽了吗?”。波奇散乱的头发贴服着他的额头,似乎也没有坐起来的打算,即使他有,以现在双手完全被束缚的状态,也有些困难,只会更狼狈而已。所以他就这么歪斜的看着扎克。

    扎克笑着摇摇头,走向了波奇,“我没有这种嗜好。”他的手直接按住了想要挣扎的波奇,皱着眉看向波奇身后的锁扣,“抱歉,需要钥匙才能解开。”

    发明这玩意的人一定是天才,扎克也不顾波奇的反抗,拉住他身上紧绷的皮带,把他扯起,摆正,立在墙角中。

    可惜这样的房间中除了那一张床外没有任何东西,自然也没有椅子。扎克看着虽然柔软,但坐下就不能面向波奇的床皱皱眉。转身下意识的想要敲门,却发现手指在被柔软的厚垫包裹,根本发不出任何敲击声。

    “怎么叫人?”扎克仿佛自语一样的问。

    “大声叫!”波奇仿佛也是在回答扎克的问题。

    扎克挑挑眉,转头的时候,双眼已经赤红,“你来叫。”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