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二十一章 破事
    当乔治娜说‘欢迎下次再来’的时候,她真没有想到那个似乎和世界脱节的迈克会再来。迈克和上次一样,拿着菜单接着上次落下的条目一一询问,只是这次陪同的人换了一个。

    詹姆士似乎很放心这次本杰明也来了,对把迈克留在【时间精灵】没有一点意见。同时相识,但是詹姆士对本杰明的好感就远超过扎克。为什么?和军人什么的没有一点关系,只和第一次见面时的早餐有关。本杰明吃三明治,扎克喝‘酒’。

    扎克现在是真对詹姆士的阁楼够熟悉了,哪个柜子中放着高脚杯都清清楚楚。詹姆士无言的看着吸血鬼在自己的吧台后抽出一只杯子,将酒瓶中的红色液体倒出。

    “我感觉不怎么好。”扎克看着杯中的‘酒’,“这样的动作让我容易维持,恩,礼仪。”扎克朝詹姆士眨眨眼。吸血鬼伪装第一条——使用杯子。

    詹姆士没心情和扎克计较这些,只是损失一只杯子而已,他的身价还不用在乎。

    “现在我们见面了,你要说什么?”

    扎克抿着杯檐,他带的‘零食’并不充裕,“是你说。”扎克看了一眼詹姆士,“我需要信息,关于为什么‘我的魅惑之瞳会失效’。”

    詹姆士摇摇头,他在思考现在扎克的心情。老实说,之前在警局打探消息的时候,他自己也很惊讶。医院那边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反倒是有些消息灵通的记者已经开始试图要采访威尔斯了。

    知道扎克会在夜晚行动的他立马打电话询问,只是扎克不在,露易丝反馈了消息。但是事实却与期望的完全不符,詹姆士本有一丝侥幸,是不是扎克失误了。但是现在看着这只吸血鬼一脸平静的样子。他明白那不是失误,而是被破解了。

    “我没有什么能告诉你的。”詹姆士现在很小心的注意着自己的言辞,“医院那边什么也没有,没人和威尔斯接触,但是有记者开始到处探听。”詹姆士皱起了眉,“如果这情况持续下去。威尔斯那边的警卫会增多,他的保护进程也会加快……”詹姆士还是忍不住,“你确定,确定你昨天晚上……”

    扎克看了一眼詹姆士,警探闭嘴了。

    扎克开始思考,这思考一片空白,毫无进展。

    “还……”

    詹姆士一开口就被扎克打断,“如果你想问还有没解决的方法,当然有。”扎克撇着嘴看向詹姆士。“只是你这着急的样子实在让我难过。”

    詹姆士皱着眉头眉啧了一声,这个世界有可以让改变意志的能力失效的东西,他不觉得是件坏事。所以实在抱歉,他虽然能感受到吸血鬼的复杂情绪,但无法做到感同身受,他在意还是解决威尔斯带来的麻烦。

    扎克撇撇嘴,叹息一声,“个人。我很想再试一次。但是按你说的,情况似乎不允许我慢慢进行试验了。”扎克笑着挑起眉。“你应该再给格兰德打个电话,找金。”

    詹姆士的脸垮下去了,一点就通的家伙。

    “没其他方法了吗?”詹姆士阴沉着脸,那是医院,他不知道金在那样的地方会不会被拆穿。他可还记得易形者的特性,低温、两套消化系统。这要是在医院被发现了,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扎克耸耸肩,“我想还有无数种方法,但是你问的人是我。”扎克脸上满是意味深长的笑意,“这就是我提供的方法。”

    詹姆士的脸更黑了。他现在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会第一时间会想到去找扎克。这个问题的答案让他不舒服——格兰德是那条最简单的路。

    扎克挥了挥手,收了刻意的笑意,只剩下淡淡的微笑,“我在扰乱你的脑子,事实上我很高兴你会找到我。”

    詹姆士的心情并没有好起来,反而有些恼怒自己。

    扎克看了这位警探一眼,继续说,“你可以把这当做最后的王牌,用不用在你。”扎克的眼神严肃起来,“你见过塞斯了没有?”

    詹姆士深呼吸,只能接受这‘王牌’,“见过了。”他看了一眼扎克,他就知道扎克会特意过来一定不是只想说他的行动失败了这么简单,“他和那些人一样,嘴里根本没有有用的东西,认罪之后不肯在说一句话。”詹姆士说这些的时候,眼中有着排斥。

    塞斯是上一个巴顿悬案的真凶,詹姆士却无法将真相说出来,加上塞斯是恶魔,这些东西让詹姆士有了私人情绪。很不专业,但可以理解。

    扎克摇摇头,“我不觉得你这样的情绪会让他坦诚相待。”扎克将酒杯放在吧台边上,现在他需要这位警探专注,不被其他东西分心,“让我换个说法,巴顿警局查出谁报警没有?”

    詹姆士盯着吸血鬼,试图探知扎克问这问题的原因。

    “这是个简单的问题,詹姆士。”扎克无奈的摇摇头,“有或者没有。我确实比较在意是什么破解了我的魅惑之瞳,这也或许会有帮助。但现在,我更想帮你,帮‘将军’,帮塞斯,甚至威尔斯。专注!兰斯警探。”

    “没有。”詹姆士皱着眉,“是匿名电话,警局不会去查的。”

    扎克侧侧头,“你就不觉得有些巧合吗?”抿了抿嘴,“说实话,兰斯警探,‘将军’的事情,你们抓到过几次?”

    詹姆士低着头,他在思考。这件事寇森也抱怨了很多次了,午夜,又是暴雨,‘将军’的手下们一定是走了狗屎运,才会被人发现。

    “你想说什么?”詹姆士看着扎克,“这是有人刻意安排的吗?有人想对付‘将军’?这一点帮助都没有。”这问题也被寇森提出过,但‘将军’给出的答案让人无语,‘终于有人这么做了,向他鼓掌。’

    “怎么没有,威尔斯很惨。”扎克眼角抽动着,脑中是医院那个认都认不出来的家伙,“至少你和塞斯也有过一次交集,你认为他会下那么重的手吗?”

    詹姆士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那一次交集中,他目睹了一场对恶魔的谋杀。发现纠结的地方了吧。

    “带我去见他。”扎克扬扬下巴,“这点职权,你还是有的吧。”

    詹姆士皱着眉思考了很长时间,“我没有。”

    在扎克疑惑的眼神中,这位警探平静的说,“他们已经被转移到监狱去了,等待开庭。”

    扎克拿起酒杯,清空,这破事似乎又被激起了一层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