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第二十二章 詹姆士的想法
    詹姆士的目光随着透明的酒杯壁上,滑落的红色下移。警探的专业,让他立马就能得出这液体比酒要粘稠的结论。这是大脑奇怪的地方,它明明知道真相,却非要试图去分析,去推理。而这个过程,当真相与正在进行的事情毫无干系的时候,就是分心。

    就像黑板的边角的翘起、餐桌的一角有些矮、巴士里坐在旁边的乘客有狐臭……

    “让我们来说说其它的事情吧。”残留着红色痕迹的酒杯被推开,扎克的声音将詹姆士的视线拉回。

    “什么。”詹姆士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已经接近中午,他并不着急回警局,他想的只是在扎克离开后要把那只酒杯丢出去。

    “露易丝。”扎克看了一眼詹姆士的手腕,“不错的表,顺便说一句。”印象中,詹姆士没带过表。因为在刚来巴顿市的时候,‘詹姆士’并没有好好珍惜詹姆士的财产。

    詹姆士扯着嘴角,拉着袖子,转动着手腕,试图将表遮住,“露易丝怎么了。”

    “我要问你。”扎克微微扬起的嘴角,仿佛只是随意的说,“你好像让她不怎么高兴。”

    詹姆士转动的手腕停止,收紧的衬衣袖口想要遮住不怎么贴合手腕的表带有些困难。是的,扎克的称赞并不真诚,那是一只十分老旧的表。皮革的表带上满是裂痕,表盘也被磨损的雾痕覆盖。属于有年代,却没有价值的那种,并不配‘兰斯’的身份。

    詹姆士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半晌后才长出了一口气,“我多嘴了,抱歉。”

    扎克挑挑眉。“为什么抱歉?我还不知道你对她说了些什么呢。”

    詹姆士看了一眼后移开视线,缓缓摇头,“你猜不到吗?我让她离开格兰德之家。”

    扎克盯着詹姆士的手腕,突然笑笑,“这是乔治娜送你的表吗?”

    詹姆士皱着眉,默认了。

    所以詹姆士的抱歉。是因为换位思考的结果?扎克笑着摇摇头,“我明白你的担心了,想必是露易丝和格兰德之家的异族事务关系太近,这让你不舒服。”

    詹姆士看向了扎克,“你到底想从露易丝那里得到什么?!”

    关于詹姆士眼中的露易丝,恩,让我们看看。詹姆士全程目睹了露易丝这位单身女性落入格兰德的过程。詹姆士欠露易丝一条命。所以,当然的,詹姆士不希望露易丝掺杂到危险的事情中去。更正。掺杂到潜在危险的事情中去,什么是潜在的威胁,比如吸血鬼。

    “你想从乔治娜那里得到什么?”扎克笑着反问,“一只古董表吗。”

    “这是他父亲……”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辩护,但詹姆士马上反应过来,阴着脸,“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不评判你们之间的事情,但是你居然把格兰德之家的事情告诉她。你应该保护她。而不是让她处在危险中!”

    扎克思考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关于这一点,我和你有同感。”

    但是,我们都知道露易丝是怎么一步步融入格兰德的,所以不是扎克将露易丝放入了这些‘危险’,而是她自己。

    “你应该比我更明白。”扎克摇摇头,“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两个月前她和瑞文奇他们在一起。”

    詹姆士皱起了眉,他确实知道这件事。瑞文奇告知了詹姆士他们躲藏的废弃别墅,詹姆士也知道露易丝接触了猎人想要寻求保护自己的方法。只是在当时,这位警探对猎人还有一丝丝残存的幻想,他并不能阻止露易丝。

    “那你就更应该明白。”扎克笑着说。“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别人指指点点。”

    詹姆士闭上眼又睁开,缓缓呼气,“只是,别让她陷入麻烦。”

    “我可以保证这一点。”扎克笑笑,他相信露易丝也不会为此厌恶詹姆士。从过往的表现看,露易丝对詹姆士也有些好感。

    “还有一件事情。”扎克收了笑容,“关于寇森和‘将军’。”

    詹姆士皱起了眉。

    “你知不知道寇森向‘将军’保证了,解决这件事。”扎克直视着詹姆士眼睛,“这就是迈克会出现的原因,克劳莉在东南部的人知道了消息,她派来跟班的。”

    相互能够平等的不再保留,好处就是,这些消息可以完全互通了。

    詹姆士眼中带着厌恶转头,仿佛全身不舒服的活动着肩膀,“克劳莉在东南部还有人?”

    “是的。”扎克有意在提醒詹姆士,所以并不在意詹姆士先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你不用太担心,基本上这只算恶魔的传统了。在混乱的地方放些人,以防万一。”

    “什么万一?”詹姆士皱着眉,年轻帅气的警探早早的在眉间制造了几条皱纹,真是可惜。

    扎克的手指点点吧台,“没什么,防止大家都是圣人,她需要些固定‘货源’。”带着戏虐的微笑,“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

    詹姆士扭动下有些僵硬的脖子,不想深入这话题,于是转向了扎克真正的问题,“寇森的保证是因为我。”

    詹姆士说这句话的时候情绪低落了下来,“在去过格兰德之家后,我跟寇森说,我会解决这件事,寇森一定是转告给了‘将军’。”

    扎克压着脖子,因为詹姆士的身体完全放松的跨着,又低着头,扎克不同样的放低身体,就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了。

    扎克看着詹姆士的脸,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之前的直视是为了严肃,他可不希望詹姆士在寇森面前拍着胸口说‘我来搞定!’,如果这样,就意味着詹姆士是把格兰德之家当做真正的工具来用,印证了本杰明曾经的话。

    格兰德之家不是任何人的工具,格兰德之家的行为如果不是为了交换利益,就只是为了朋友。

    詹姆士的低落让扎克放心了,詹姆士是为了威尔斯。

    即使扎克在昨天就已经劝慰过詹姆士,不要把威尔斯的遭遇算在自己身上。但显然,这劝慰没什么效果。詹姆士不知道如果把这件事交给其他人解决,会是什么结果。想想吧,如果是寇森那样的经验丰富的警探,他总会想到方法,让威尔斯丧失作证的资格作证。如果交给‘将军’,他有一万个方法直接让人无法再说话……

    而这件事不是交给谁的问题,是大家都在想办法实现这一点。詹姆士不知道已经很糟糕的威尔斯,还会遭遇上什么。这是自责,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詹姆士自己来控制走向,大家可以把这当做詹姆士为自己的愧疚做出的救赎。

    “为什么不现在就打电话给金呢。”扎克微笑着说,“我不认为他会喜欢医院的食物,哦不,威尔斯的状态,我不觉得他有吃东西的能力。”扎克似乎想到了好笑的事情,“你需要给金时间,让他先塞满肚子。”

    詹姆士抬头看了一眼扎克,说不上什么表情。看了一会儿,头一侧,“你去打,我不想说出‘去变成另一个人的样子’的话。”

    扎克无奈的摇摇头,这位警探,有着奇怪的道德底线。

    不过扎克总是算知道了那个镶嵌在墙里的方盒子是什么了,之前他就好奇过,原来打开后,是电话。拿起听筒的时候,扎克还是惊叹了一下,“这是什么,就和打字机一样。”

    别忘了,詹姆士的电话是十分高级,不仅是按键式的,还有重播、免提……

    听筒,啊不,是电话键盘上方的喇叭上传出了詹姆士的声音,“什么事。”

    真正的詹姆士心情复杂的坐在吧台边,他知道吸血鬼是故意用免提的。

    “金!”扎克的声音很大,第一次玩儿这东西,吸血鬼不确定自己的声音是不是传过去了,“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可以。很大。”

    扎克朝詹姆士比一大拇指,“很好!很好!”扎克丝毫没有降低音量的意思,“你还记得威尔斯的样貌吗?我们和詹姆士……”扎克确实是故意的,“需要的你变成他的样子,在医院呆一段时间!你能这么做吗?!”

    “医院。恩,我需要食物。”喇叭中传出的声音很冷静。

    “很好!”扎克大叫着,“然后告诉爱丽丝!多准备一些我们监狱的朋友喜欢的,下午我会去监狱拜访!”

    “好。”

    扎克再次回头,似乎习惯的大叫,对着詹姆士笑着喊,“我还是要去看看塞斯!你要去吗?”

    詹姆士阴着脸,“不。”

    扎克迅速回头,“金!你听到了吗?詹姆士在说话!”

    “听到了。很小。”

    扎克盯着方形的电话,“好了!没事了!我要怎么挂掉这玩意儿?!”

    詹姆士面无表情的走过来,按掉了电话。

    有趣的是,现在詹姆士脑中的想法是,扎克,不,吸血鬼是什么呢?是以血液为生(杯子中的血迹),拥有一切情感(露易丝和理解詹姆士的救赎),并在生命中会有无数次这样发现新事物的惊喜机会的生物。多么奇怪的组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