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1 假
    “好吧。”

    坐在厨房案台边削着一只土豆的扎克抬起头,用疑惑的看着那个突然飘到自己头顶上说出一句‘好吧’的死灵,“好什么?”

    “我帮你。”迪伦的身体嵌入了案台,平视着吸血鬼,“是为了帮那个兰斯警探对吧,他是个不错的人。”

    “你在说什么?”也无聊在厨房里帮忙的警员看向了扎克的方向,疑惑的问。

    扎克一笑,“没什么,我以为我听到什么了。”他把削好的土豆丢到台子上,“我需要再喝一杯。”

    警员撇了撇嘴,他们的职责是保护、监视,所以当格兰德主人在中午就一杯接一杯时,他们也只能撇撇嘴,心里腹诽一下而已。

    “你怎么知道是要帮詹姆士?”扎克关上厨房门,问。

    “我听到你在玩弄那个局长的思维了。”迪伦没什么情绪的回答,不对,有一丝鄙视,“别说你没发现我。”

    扎克侧侧头,没有否认,“只是平时听我们提起,你就觉得他不错了?”穿过餐厅,他的声音很低,脸上带着微笑。

    “不是。史密斯仓库第一次案件时,是他调查的。”迪伦飘在扎克身后,他就没有控制音量的必要了,“我当时只觉得他太啰嗦,后来才明白过来,他只是够负责。虽然他猜的有些离谱。”

    扎克想了想,当时的詹姆士还抱着奎斯特不放,迪伦这个对真相十分了解的家伙用‘离谱’来形容到没有什么错。

    “所以你想帮他?”扎克笑着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佩尔斯阴着一张脸还坐在办公桌前,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扎克的笑容没有得到回应,吸血鬼撇撇嘴径自拿了酒瓶,就离开办公室。保持了笑容,“但我已经不想帮忙了。”扎克挑着眉,“而且,你这个样子,能帮的上什么。”

    “我能传个话。”迪伦的语气平静,他倒是有足够的自觉。“反正克劳莉那边也会加入进来,我把你的消息带到就是。”

    扎克一挑眉,“你想以我的名义去和克劳莉,去和恶魔接触?”

    青色的半透明身体晃了晃,仿佛信号不好。被说中了。

    看来幻人丹尼的教育也是有好处的,他虽然无法明确的告诉迪伦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毕竟品种不同,丹尼并没有资格、也没有足够的公正去评论恶魔的生活方式。这到给了迪伦自己思考、探索的空间。

    厨房是不会再去了,扎克在楼梯间的门前看了看趴在本杰明仓库边的大丹犬。推开门,往仓库走去。

    后院几个人就着之前萝拉为了教马修橄榄球而画的场地,玩起了投球来。扎克笑着和他们打着招呼,直接跨过了趴在门口的大丹犬金,走进了仓库,自觉的坐在他们能够看到的地方。

    “我和本杰明曾讨论过你的事情。”扎克的嘴唇微微开合着,不知道的人只会以为这家伙在抿了一口酒后吧嗒着嘴,十足酒鬼的样子。

    “在背后讨论他人是坏习惯。”迪伦沉入一堆草垛中。这家伙现在已经完全放弃去保持和物体的距离了。

    扎克笑了笑,“我们在想给你找一个导师。”吸血鬼晃晃酒杯又抿了一口。“你和我们不一样。在格兰德的每一个人,虽然我们的种族不同,但是我们都有明确的存在的目的。”扎克觉得的生死来说太掉格了,存在,多么包容万象的词语。

    迪伦沉默了一会儿,扎克说的是实话。虽然马修也是新人。但是有本杰明,幼狼没有需要去找自己存在理由的需要,阿尔法会告诉他。而迪伦自己,从他完全意识到自己已经从曾经的人类变成现在这么个玩意儿后,他很难想出未来自己会为了什么而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

    “丹尼很好。”迪伦挤出了一句。

    “丹尼是幻人。”扎克露出了个微笑。“他有试着保持客观,但你也可以感觉到,他实在不够客观。”

    迪伦想了想。如果食草动物想要向食肉动物解释食物,刻意的客观就变成了另一种意思。恶魔夺取其他灵魂的印记维持能力和幻人靠汲取**一样,都是最原始的生物行为。但是在丹尼的‘教导’下,迪伦有种食肉是‘错’的感觉。

    “你们似乎对那个叫迈克的恶魔很有好感。”迪伦不想说丹尼做错了什么,丹尼其实是个很负责的老师。这段时间,在丹尼的讲解下,他已经对曾经完全陌生的异族有了很全面的了解。

    “迈克不行。”扎克耸耸肩,“他,恩,他经常会不再状态,会是比丹尼还会刻意的保持公正,迈克可就不会了。”扎克无奈的摇摇头,“我可不能保证他会说出血什么奇怪的话来误导你。”

    草垛中的迪伦转到了扎克面前,“别跟我说,你最后的结论是你亲自教我。”

    “即使你想,我也无能为力。”扎克笑看着迪伦的眼睛,“我的客观会只建立在我可轻易解决你之上。”扎克眨眨眼,“我会是更差劲的丹尼。”

    迪伦原地飘了一圈,这是死灵独特的翻白眼了,他那青成一团的脸表现不出这个动作,所以用了这种浮夸的方式,确认对方能够看到。

    迪伦飘回了草垛,“如果你是劝我到克劳莉那里去,没可能的。哪怕要永远保持死灵的状态,我也不会到她那边去。”

    所以才会要借扎克的名义去接触对方,背上格兰德的立场,克劳莉不敢对他怎么样。

    扎克晃了晃杯子,很满意,“当然不是,其实我们有了不错的人选,康斯坦丁和塞斯。”

    迪伦思考了起来,“康斯坦丁我可以理解,塞斯为什么也行?我以为他痛恨自己的身为恶魔。”

    扎克咧着嘴角,“你以为错了。”扎克侧头,看向了草垛中露出了半个身体,“你知道你会成为恶魔吗?在你还是个人类的时候。”

    “不。”当然不!

    “塞斯知道。”扎克的手肘搭在草垛上。酒杯朝迪伦点点,“或许应该这么说,他用一生的时间努力着、奋斗着,最后,终于成为了一只恶魔。”酒杯被放到唇边,“这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家伙。”

    迪伦看着扎克。怎么听都像嘲讽的话,他却是很严肃的说出来的。

    “我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

    “就是字面的意思。”扎克侧过了头,“没人会比他更了解恶魔,也没人会比有更他明确的存在意识。这是两样你需要的东西。”

    “康斯坦丁呢。”迪伦摇了摇头,换了对象。

    扎克挑了挑眉,“他同样具有完善的知识。”扎克握着酒杯的手指在空中点点,“而且他是个现任神父,你知道的,神父。对教导这种事情总是十分在行的。”

    “听起来,你并不怎么看好康斯坦丁神父。”

    扎克撇撇嘴,“当然,他已经加入了克劳莉那边,我有权不满。”扎克笑着挥挥手,“你不用在意我的想法,这两个人的关系也有点特别,你愿意选谁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

    “我现在还不想选。”迪伦在沉默了一会儿说。“我还想自己看看,我想自己弄清楚恶魔到底是什么。”

    扎克看了一眼迪伦。克劳莉把‘天生’当做优越,想要培养,但眼前的迪伦显然把自己的‘天生’当做一种负担。可以理解,这种被动的被限定自己未来是什么感觉不会好。

    “当然,你有的是时间。”扎克笑着调整了一下姿势,“现在。看来我是需要给你提供一个去克劳莉那里看看的理由了。”

    “我其实没什么有用的消息。”扎克撇了撇嘴,“警方要进行卧底行动,詹姆士和韦斯会潜入‘搏击俱乐部’。”扎克报了几个酒吧的名字,“这是几个他们招募新人的酒吧。”扎克想了想,“派恩休息站105号。这是他们集会的地方。”

    “哦对了。”扎克提醒着就要飘走的迪伦,“你可以提醒一下克劳莉,詹姆士的行为很让我受伤。詹姆士我不要,送给她了,让她看着办吧。”

    迪伦在空中转了一圈,消失了。

    在院中来回飞过的球砸在了大丹犬身边,大丹犬懒洋洋的站起,对着几个陌生人的口哨和‘好家伙,把球捡回来’的声音无动于衷。

    扎克无奈的歪着身体把卡在草堆中的球丢回。大丹犬似乎觉得继续趴在门口是件危险的事情,慢悠悠的晃倒了自己的‘主人’身边,两只眼睛盯着扎克。

    “别跟我说,你又想要帮忙了。”扎克低着头,看着金乌黑的大眼睛,无奈的说。

    金一张毛绒绒的脸只是对着吸血鬼,没人能说,自己能读懂一只狗在表达什么。

    扎克摇摇头,“好吧,随你吧。”看着金转头要走,扎克无奈的提醒着,“注意自己的安全,金。最好只是远远看着。”

    金用屁股对着扎克,摇摇摆摆,已经走出了仓库。

    我们可以把这当做是金身为易形者,有些扭曲的目标意识了。自己放生的人类,不能莫名其妙的挂了……

    扎克没能独自享受午餐太长时间,丹尼抓着一只空瓶子来了。

    “万德尔有消息来了。”

    扎克不耐烦的啧一声,昨夜就通知万德尔打探消息,现在才有回应,还是在扎克都‘放弃’了的时候,这个影人的效率真够慢的。

    “算了,就当打发时间吧。”扎克接过了丹尼递来的瓶子,放在了怀里。

    都说了,吸血鬼是个假到骨子里的家伙。除了能靠魅惑之瞳,世界随他晃、但还有自尊的吸血鬼外,能够在格兰德之外行动的家伙都在外面了,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