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6 战争和魔宴


    陌生的人群从麦迪森的办公室中走出,他们一个个神色沉郁,在麦迪森的引导下,走向磨坊的偏厅,那里是展示骨灰罐的地方。当麦迪森离开办公室,做自己的工作的时候,扎克很自觉的占用了他的办公室,拉着梅森,坐到了办公桌前。

    “你继续。”扎克笑着朝梅森示意,“是什么事情,让你从‘反正逃不出这个城市了,放弃了’的心态中,改变了呢?”

    “诺。”梅森继续说,“你向诺解释塞斯的身份时,说他是猎魔人,身为恶魔的猎魔人。”他抿了抿嘴,“导师并没有向我们隐瞒这一点。导师们都会说,现在的世界,这已经不再是个人选择了。不做点什么,所有人都会下地狱,如果愿意反抗,至少还有一部分人有机会脱离这样的现实。”

    梅森的话一下就变的沉重起来了,他说的是在地狱之门为恶魔们提供直通现世的通道时,所有灵魂,不管善恶,注定会进入地狱的事实。幼狼马修对自己的父亲,不是也有同样的担忧吗?

    看来梅森所在的学院,利用了这一点,开启了学院式培养猎魔人的项目。至少在扎克知道的历史中,这还是第一次。

    扎克点头,“然后我们的对话中,我开始向诺解释巴顿的恶魔势力,关于克劳莉,关于7∟,ww→w.塞斯,还有这次的事件‘柯尔特’。”

    “我一直在听。”梅森抿抿嘴,算不上偷听,扎克和诺说这些的时候,完全无视了开车的梅森。现在倒要感谢扎克的无视了,他说出了梅森需要了解的一切,“我开始发现这里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那个克劳莉,堕天使,似乎和西部的恶魔不同。还有你,也和我听到的魔宴联盟中的吸血鬼不同。”

    到了扎克感兴趣的地方了,“跟我说说西部的情况吧,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魔宴的。难道现在的猎魔人。包括你这些预备猎魔人的导师们,都不知道历史上的托瑞多属于隐秘联盟吗?”

    梅森的眉毛压着,似乎在为难,他不确定自己说的话,会不会得罪这个好像很强大的吸血鬼。他放慢了语速,一边探寻着扎克的脸色,一边说,“就像你说的,历史上的托瑞多。确实是隐秘……”他加重了‘历史’两个字。

    注意到扎克微微颤动的嘴角,梅森加快了语速,“在托瑞多背叛隐秘……”

    扎克的眼角一抽,梅森决定跳过这一段,“有半个世纪,我们都认为托瑞多已经消失了!”

    “更正。”扎克伸出了手指,“没有消失。托瑞多中有一位始祖直系,在围剿中逃生。被隐秘联盟悬赏。”扎克自己也不愿提及太多这段历史,“扎克瑞.托瑞多。”他指向了自己。还记得他是怎么跟詹姆士说的吗?被驱逐。

    驱逐和悬赏,可是天上地下的差别!

    扎克一挥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不记得自己有到处露面,制造后裔。说说‘托瑞多’,再次出现的事情。”扎克选择性的忽略了伊恩。那个不成器的,呃,叛逆‘儿子’?

    “战争。”梅森实在没有心思去高兴自己听到了秘辛,只顾拼命的回忆自己学到的知识,“战争的初期。联邦加入联盟时,联邦军人有一部分越过海洋,去支援……”

    扎克挥了挥手,脸上有了无奈。他想的已经不再是梅森所说的,十年前的那场战争。而是更久远的战争了!

    如今的联邦,曾经是印安的土地,这里不过是一个被入侵的殖民地而已。圣主信仰带着自己的‘士兵’想要赎罪的吸血鬼十三氏族,和展示神迹的圣徒,踏上了这片土地,开始了入侵。

    持续的殖民战争中,帕帕午夜带领的土著比殖民者预期的要顽强许多。帕帕午夜如同一只永远吸不满的海绵,吸收着新世界的神奇能力,创造出了一件件对抗殖民者的武器。

    战争被拉长,人心,或者说入侵者的心,即使以吸血鬼的心性,也出现了疲惫。

    大家好奇吗?对吸血鬼,我用了士兵的定性。

    当然,就像阿尔法是帕帕午夜的士兵一样,十三氏族的吸血鬼就是圣主的士兵!还记得吸血鬼和恶魔一样,都是圣主信仰中的罪人吧。扩展培养信仰的土地,就是他们这些囚徒的赎罪机会!

    印安人拥有自己的信仰,所以不会有和平的交涉,而是血腥残暴的战争。我们并不能说印安人输了,因为看看吧,印安人并没有消失,他们还在联邦好好的生活着,而且他们的身份证明上,明确的写着,联邦公民,而不是海洋那边国家的名字!

    在异族层面上的战争中,帕帕午夜并没有输,相反,他弄出了狼人这种东西来针对圣主信仰下最强士兵吸血鬼,还有本就存在的强大巫师,和足以与圣徒对抗的黑女巫……

    但是在文明层面上,印安人输了,战争已经进行到普通印安人无法抵抗殖民者人类军队的入侵,而如狼人、巫师这样的异族却全面压制吸血鬼和圣徒的地步。

    当战争看上去,会演变成一场彻底的悲剧时,哦,相信我,一定会是悲剧。当异族开始争夺、屠戮普通人,普通人被当作资源的开始往异族转变时,这片土地会成为炼狱!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殖民者和印安人达成了共识,建立了新的国家联邦。

    就像扎克曾对克劳莉说的那样,主宰这个世界的永远会是普通的人类。帕帕午夜虽然在异族力量上完全压过了殖民者带来的吸血鬼和圣徒,但最终的结果是,从联邦成立的那一天开始,圣主信仰就占据了主导。

    至于为什么?这不是和此时相关内容,不过大家要是好奇,可以回想一下曾经扎克对本杰明讲述死徒契约的历史,帕帕午夜反抗过,失败了。

    扎克的思绪会跳跃的想到这些,因为在殖民战争结束,联邦成立的时候,吸血鬼十三氏族分裂了。

    支持联邦**的吸血鬼氏族成为了隐秘联盟,他们占据了最为广阔、富饶的中部。在支持联邦**的同时,他们背弃了最初来越过大洋时的任务纯粹的入侵、屠杀。

    不支持联邦**的吸血鬼氏族成为了魔宴联盟,他们坚持着最初的目的。为了完成任务,得到圣主完全的救赎,发起了抗争。最终被占据数量优势的隐秘联盟战胜,被赶到了联邦荒芜的西部。

    战败的魔宴联盟为了战败后的继续赎罪,开始兴建圣徒学院,以表对圣主的忠心。我们已经知道了两所,凯尔所在的圣约翰,和梅森所在的圣耶尔。

    扎克已经不需要再听梅森说什么了,他已经可以猜到,在十年前,不对,是而二十前的战争开始时,被送出联邦的军人们干了什么!他们为西部的魔宴带回了‘老家’里的吸血鬼!

    扎克的手指不自觉的扣入桌子,好在麦迪森的极简金属装修风格,他的铁质办公桌上没有被刺穿的洞,之后在刺耳刮擦声响后留下的印子!

    扎克突然笑了,那些新来的吸血鬼,居然自称托瑞多。

    扎克一挥手,控制着脸上不显露出任何表情,苍白、紧绷,“他们是什么样的。”

    “我没见过。”梅森有些紧张的看着扎克的脸色。

    扎克拿出了自己的零食罐,动作缓慢的喝了一口,脸上的紧绷消失,“你说魔宴和恶魔们达成了协议?”

    话题离开会对眼前吸血鬼造成身份危机的地方,梅森松了一口气,“恩,导师偶尔会告诉我们一些事情,好让我们时刻做好准备。”

    “什么协议?”

    “通行协议。”梅森看了扎克一眼,“恶魔占据的领地中,魔宴成员的行动不受限制。在魔宴的领地中,恶魔也是。但是两方不能相互干涉各自事务。”

    扎克突然想起了塞斯曾对圣约翰的担心,他回忆了一下圣约翰和圣耶尔的地理距离,两者不再同一个州。但是如果梅森在圣耶尔,已经开始接受猎魔人的教育,这些学校应该相互有联系,为什么塞斯对他原来学校的境况毫不知情的样子。

    “除了你们圣耶尔,还有学校进行猎魔人的培养吗?”扎克问,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或者按照吸血鬼一贯的作风,只是内外完全分离的表演而已。

    “我们不知道。”梅森皱着眉摇摇头,“我们在魔宴的领地,以前魔宴会给予我们和教会保护(原因在上面,魔宴为了赎罪),但是地狱之门开启后,魔宴不再支持我们。恶魔们虽然没有控制住我们,但是我们和外界的联系被限制住了。”

    梅森有些紧张的解释着,“猎魔人的课程,其实是秘密,并没有公开。”这是自然的,要是公开,他们早就被灭了。

    扎克摇摇头,不再管这些,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已经知道了,魔宴的托瑞多,呵呵。

    扎克露出了笑容,“现在,详细说说,你是怎么驱逐塞斯的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