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8 工作量
    扎克表情诡异的在电话亭周围扫视,布雷克在安东尼家里,家里。[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扎克扯扯嘴角,不想让思维太过发散到离谱的地方去。

    不过他到发现了一件让他无奈的事情,已经有路上的行人在用奇怪的目光打量这个衣衫狼狈的在电话亭中的家伙了。

    扎克皱皱眉,双眼赤红的对着路人的双眼一一扫过,“看别处。”

    但我们的吸血鬼并没有能力阻止路人们经过这条街的自由,所以这是个无休止的工程。扎克撇撇嘴角,对再次经过的、看起来还算顺眼的路人这样说,“脱下你的衣服。”

    “扎克?”听筒中出现了布雷克的声音,有些疑惑,“有什么事情吗?”

    “布雷克。”扎克一边整理着‘新’衣服,一边回应着,“啊,布雷克。我需要你的帮助,不对,杰克森需要你的帮助。”

    “什,什么?”听筒中的声音更疑惑了,“杰克森怎么了吗?”

    扎克露出了微笑,十分无耻的使用了杰克森的臆测,“别担心,他已经安全了。”

    “啊?等等,什么是‘已经安全’了?”反应过来的布雷克,声音有明显的急切。

    扎克的脸上有着微笑,加上一点刻意的无奈,再加上一点刻意的犹豫,“是这样的,布雷克。”短暂的停顿,扎克又刻意的摇摇头,戏很足,“其实,恩——哎。布雷克,我不能说的太清楚,请理解。”

    这样的回应,除了让听筒那边的人更疑惑、担心外,没有任何作用。

    但这就是扎克想要的达成的,犹豫的继续着不清不楚的解释,“杰克森十分不幸运的卷入了,恩,我的一项工作中。”扎克似乎是要安慰布雷克的担心,“不用担心。我已经处理好了。只是……”扎克语气中的犹豫更强烈,“杰克森似乎很不满意我破坏了他的私人,恩,活动。所以要求我补偿。需要你的一点帮忙……”

    说扎克无耻,并没有夸大,他不仅把杰克森的误解直接拿来用了,还把责任都推给了杰克森。

    “杰克森在哪里?”布雷克听扎克说完,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问扎克在进行什么样的工作,在扎克刻意的导向中,他也只能把心思放在杰克森身上。因为他很了解格兰德的工作是什么类型的,所以不能问,“他找我干什么?”

    扎克对布雷克的明理十分满意,“你知道今天是赖普特高中的舞会吗?”

    “恩,杰克森应该是和萝拉和凯普勒她们在一起,带着朋友参加舞会,我听说了这些事情。”布雷克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明白扎克说的‘私人活动’指什么了。语气有些怪异,“他想,让我带他摆脱萝拉她们,吗?”

    在扎克不清不楚的解释下,这样的思维有些跳跃,但,十分合理——萝拉和凯普勒是女孩儿,布雷克是男人。

    扎克眯起了眼睛,意外的容易,“就是这样。布雷克。愿意帮忙我们吗?帮杰克森,也是帮我。”

    听筒那边的布雷克却犹豫了起来,作为西区这一代的年长者,他实在不应该允许自己的后辈这样乱来。但是扎克却在有意无意的提醒着他。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杰克森是被卷入了格兰德的某件工作中,才会求助于他。

    关于格兰德的工作,最快跳入脑海中的事情是刚刚发生的西区‘瓦尔米娜’事件!史密斯当然不会明着处理这些,但是暗地里,为了维护这个西区隐藏毒枭的行动的已经开始进行了。格兰德的名字不止一次的从西区的那些人嘴里出现!所以布雷克虽然不知道格兰德在整件事情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但大概有点意识。

    布雷克想的有点远,但不关乎他怎么想,重要的是他的答复,“好,稍等下,我就来。”

    扎克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微笑着约定了地点,挂了电话。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是‘偷听’杰克森和布雷克商量的具体掩护说法,然后魅惑之瞳。吸血鬼的工作量从所有参加赖普特高中舞会的人,缩减到了两个人,扎克很满意自己的折中方法。

    赖普特高中门口,扎克并没有等待太长时间。市长安东尼所居住的上北区离这里并不远,布雷克很快就开着车出现在了扎克的面前。

    “杰克森呢?”布雷克推开了车门,有些急促。

    扎克指了指教学楼的楼顶,必要的准备还是需要的,如果布雷克看到埃琳娜昏迷,杰克森一身伤,觉得太严重了,不愿意当那个掩护,吸血鬼的计划就完蛋了。

    “一会儿上去了,看到了什么不要太惊讶。”扎克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重要的是,我已经处理好了我的工作,杰克森他们很安全。”

    布雷克的脸色并不怎么好,但也只能勉强的点点头,跟在貌似与平时的衣着风格有些不同的扎克身后,往教学楼走。

    扎克没有打算结束往杰克森身上推责任的行为,吸血鬼勉强的笑了笑,“很抱歉这种时候麻烦你,我也不想。但这是杰克森提出来找你的,如果我不答应。”扎克故意的叹了一声,“对所有人都不好。”

    扎克还刻意的拍了拍腰后的突起。

    布雷克本没有注意到那是什么,直到扎克刻意了掀开了T恤下摆,他看到了一支枪托!

    布雷克紧张的把扎克的T恤按下,强压住对格兰德‘工作’的求知欲,将关心的重点摆到正确的位置,压低了声音,但无法掩饰语气中焦躁,“杰克森还好吧?!”

    扎克弯起的嘴角在瞬间放下,用了安慰的语气,“一点小擦伤,没事,只是他的朋友,埃琳娜,好像惊吓过度,昏了过去。”

    扎克十分认真的看向了布雷克,“对不起,如果可以,我绝对不会在他们面前进行工作,只是事情十分……”

    “不,不用告诉我这些!我能理解!”布雷克打断了扎克话,他还记得自己曾经在卷入怀特事件时,在奥吉尔街和扎克的对话。扎克当时,已经仅仅是因为善意,在违背委托精神的情况下对他说了许多不该被透露的事情。

    布雷克阴影的感觉到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杰克森的为难,而布雷克,他不想总是为难这个格兰德主人!

    我们的吸血鬼看了一眼布雷克,露出了微笑,点点头。

    有这么善解人意的人在,仅剩的两人工作量,也可以省掉了。(未完待续。)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