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4 混乱
    没有被给时间反驳的人成了扎克。[燃^文^书库][www].[774][buy].[com]小说W.Lxs520.cOm

    约翰挥挥手,扯了下嘴角,“你以为我愿意使用这么麻烦的巫术吗?”他啧了一声,“丝贝拉才回来几天,你以为引魂草那么好培育吗。”约翰不耐烦的摇了摇头,“你不想让我弄,去找丝贝拉去,我不介意。”

    扎克张张嘴,是他忘记了,丝贝拉离开的时间,巴顿中许多特别的巫术原料都断货了,新月香水铺的麦姬就抱怨过这点。现在丝贝拉回来也没多长时间,扎克所认为的简单引魂咒,才是真正的麻烦的方法。

    布雷克抿着嘴,在房间中四处看着,没有聚焦,“杰克森,你觉得呢。”

    等了半晌,扎克又无奈的把自己丢掉的纸捡回来了,递给布雷克,“杰克森点头了。”

    不是扎克不想再弄出点理由,拖到丝贝拉重新补充原料等到引魂草结种,而是扎克认定的这段同伴关系中的重要方——布雷克,等不了。

    一切都在细节中。

    昨夜的约定,确实是今天布雷克会来,但是预想的也是在市长办公室的工作结束后的晚上,布雷克以个人的身份来。但现在,还是白天,今天是周三,是工作日。布雷克在工作时间来了格兰德,已经不是以个人身份了,那能以什么身份来的呢?市长的公关。

    扎克已经在中午,在警局的时候,看到了詹姆士被驳回的报告,加上在审讯室外,局长科隆说的话。别忘记了科隆和安东尼是朋友,科隆小侄女生日的私人派对,可是能请到安东尼出席的。

    市长的公关来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市长安东尼是在知道了赫尔曼的消息后。来让和格兰德有特别(西区人的关系)联系的布雷克来做最后确认的。

    先不说布雷克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被赫尔曼关闭工厂事件被曝光,所带来的工作埋没。扎克也不知道在对整个巴顿来说。都是一次动荡的工厂关闭事件中,会不会有需要他这个市长安东尼的朋友。偷偷摸摸帮助的事情发生。

    扎克需要布雷克这个充当自己和安东尼之间缓冲的人,定位不再模糊,要确定下来。

    “没其他事情了么。”约翰很不耐烦,“没有了开始了吧。”他从床上站起,走向了布雷克和杰克森之间。

    扎克退到了一边,有些无奈的看着这场真的和结婚类似的契约仪式。

    布雷克和杰克森面向约翰,低声的印安语从约翰嘴里流出,淡淡的红色开始在青色的杰克森。和正装的布雷克身上笼罩、逐渐深沉。如绸带一样的暗红色巫术咒文诡异的透入两人的身体,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纠缠着从两人的身体中拉扯而出。

    扎克抿着嘴,是被成为‘缚地灵脐带’的缚带。

    约翰朝两人摊手,‘誓词’开始了。

    杰克森有些怪异的印安语发音,和布雷克极其标准的发音,在这个仓库二层响起,催动着同时牵扯着缚带的暗红色咒文飘向约翰。

    没有什么生老病死,没有什么贫穷富贵,扎克听到的是用生涩的印安古语法说出的起誓——以灵魂的本质为连接的桥梁将不会被破坏,我们的联系将维持到灵魂毁灭。

    约翰念完了最后一句咒语。手中的暗红色咒文分别连接上从两位起誓人身上发出的咒文,旋转着成为圆柱形的管道。咒文缝隙中,有某件事物被连接在了一起。

    扎克莫名的在这个严肃的时刻分心了。

    丝贝拉的香料……不。应该是约翰的香料,已经被证实的是通过激发缚带在增加阿尔法的力量(麦姬和沃尔特验证出来的)。

    这一次不太尽扎克意的契约,使用的也是缚带。而且‘誓言’中用了‘灵魂的本质’这样的表述。

    这是不是说明了点什么?

    约翰的巫术习惯,偏爱使用缚带。巫术强大到可以修改帕帕午夜巫术的约翰,揭示关于灵魂的某些真相,。

    扎克晃了晃头,当作约翰偏爱缚带好了。我们不能强求把灵魂当作阑尾的吸血鬼,注意力更偏向关心灵魂的本质,对吧。

    契约结束了。布雷克已经转不开眼睛,终于第一次的把视线聚焦在了正确的位置。“杰,杰克森。你,你是,呃,青色的……”

    不去管这两个家伙好了,因为,‘青色的’提醒了扎克。扎克想到点无奈的事情,留下一句,“你们先聊会儿,等会来办公室吧。”转身走了。

    现在是个好机会解释下,死灵不全是青色的了,和深浅没有关系,不要被迄今为止见过的死灵误导了,我们见过的死灵,都是因为地狱之门开启,被动或无奈的被归属到‘下面’的,恩,大家懂的。

    归属于‘上面’的,是白色。

    扎克刚回格兰德时,不是看到圣徒茜茜和冈格罗带来了一个有些眼熟的死灵吗?见证了一场巫术契约,让扎克终于想起这个眼熟的家伙是谁。

    扎克走入了办公室,圣徒一行人都挺‘自觉’的,托马斯去了地下室,糟蹋扎克的食物储备,圣徒茜茜端坐在扎克的办公桌前,那个白色的死灵就飘在旁边。怒涛(扎克去就被猎人拷问的诺时杀掉的印安巫师,被安东尼的手下逼入圣徒当时藏身的地方,最后被圣徒俘虏)。

    几乎是被扎克瞬杀的怒涛,脸色并不好,看了一眼把他弄成这幅模样最初元凶——吸血鬼扎克,飘转了身体。

    扎克倒是有些同情这位巫师。一时的失策,忽略了防范吸血鬼,让他身死,成为猎人猎杀对象之一的缚地灵,想要用塞斯挽回自己劣势却只导致了塞斯被自己的容器驱逐,无功逃离,然后又被外号‘射手’的印安人逼到圣徒那里。

    在猎人和克劳莉开始协议的时候,这位巫师就成为了被放弃的人。

    现在,这位巫术信仰下的强大猎人巫师,不知道又在圣徒哪里经历了什么,居然成为了圣主信仰下,圣徒手中死灵。

    “我没想到我还会看到这个人。”扎克看了怒涛一眼后就转开,对茜茜开口,“你是要带他去共和吗?”扎克挑挑眉,挺佩服茜茜的创意,“帕帕午夜会发疯的。”

    茜茜面无表情,“哼。你不会指望我会信任外面的两个巫师吧。”她在说丝贝拉和约翰,“我只信任我自己的人。”

    “你的人。”扎克重复了一遍,又看了一眼怒涛,对方白色的脸庞被蒙上了一层灰暗。扎克摇头笑了笑,“托马斯也来了,这位我还不知道名字的,恩,巫师?死灵?……”

    扎克犹豫着对怒涛称呼,怒涛的脸色更加阴沉,“怒涛!”

    “哦,怒涛。”扎克毫无歉意的笑笑,自己亲手终结的生命,浪费时间讨好是愚蠢的,“你又带了两个人来,这我们的协定的内容不同,去共和,你只有一个位置。”

    “那就挤出两个位置,或者再多加两个位置!!我不管!他们会跟我起去!”茜茜有了表情,瞪着扎克不容置疑的要求。

    扎克扯扯嘴角,茜茜怎么了,被什么刺激了?扎克眨眨眼,挑起了眉,想到了,可能、大概,和泰勒与克劳莉密切的交谈了两天,还没回来有关吧。

    看看现在的格兰德,后院的丝贝拉和本杰明,仓库的杰克森和布雷克,二楼的爱丽丝和凯尔,办公室中的茜茜和怒涛。格兰德之外,克劳莉和泰勒,詹姆士和艾米莉亚……

    巴顿市,异族和异族、信仰和异族、异族和人类、人类和人类之间的关系,混乱的一塌糊涂。

    扎克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许久没有出现的名字,利普,他曾说过,扎克和麦迪森,是在混乱中唯一留存下来的人。唯一。

    扎克不再管茜茜,走出了办公室,走向吊床上的本杰明,“本,我们不去共和了。”

    没有等本杰明回答,扎克又回到了办公室,无视茜茜打通了磨坊的电话。决定已经做出,扎克要问麦迪森,“麦迪森,你旁边有镜子么,告诉我现在你头发的颜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