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5 清晨与昨天


    清晨,格兰德里出现了久违的声音。

    先是洪钟一样的一声“哼!”,然后是不顾安静的格兰德是否有人还在梦中的吼骂,“怎么还是这个鬼样子!我的展示厅呢!”老汉克像土匪一样的猛推着一道道门,一边目睹着完全没有装修一丝的格兰德,一边制造着噪响的“咚咚咚”蹋上了楼梯间。

    怪老头的嘴巴并没有停,“我不在,报纸也没人拿!门也不开!早餐也……”

    迷糊的爱丽丝和老汉克在二楼的走道相遇了,女妖和魂还没回来一样的伸手抱抱老汉克,然后下了楼,做早餐去了。

    “回来了,汉克。”扎克站在露易丝的房门口,笑着点头。

    老汉克懒得理,甩手一封信就飞向了扎克,被扎克扯着嘴角接住。

    然后老汉克刚想回自己房间放下行李,他房间的门就自动开了,阿尔法本杰明只着睡衣的出来,一扬下巴,让开了道路。

    老汉克满脸的皱褶在眉心又多出几道,看着本杰明走在过道上,扎克试图拦住,却被本杰明一伸膀子按回了露易丝的房间,走了。留下扎克无奈的摇摇头。

    这个架势,是格兰德的两‘兄弟’在冷战。

    哦,但老汉克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为什么本杰明会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怪老头子迅速丢了行李,看着自己床上扭成一团的床单,啧了一声,打开了窗户,看向本杰明本应该呆的仓库。

    “扎克!”老汉克嚎着,“那是谁?!”老汉克看到的是轻声走出仓库,偷偷摸摸走向厨房窗户,只为偷瞄某少女的约翰。

    “哎!丝贝拉怎么在这里?!”老汉克又看到了吊床旁坐着不知道在干什么的丝贝拉。已经是老妇的丝贝拉,睡眠时间短这样。

    这没结束,被吵醒的茜茜经过老汉克的房间,厌烦的看了一眼大清早就大吼大叫的老头。翻了个白眼,走掉。

    “怎么回事!”老汉克瞪着扎克,语气是质问,“我才离开几天!格兰德成什么了?!旅馆吗!”

    扎克揉着刚被本杰明毫不体贴推过的肩膀。手里晃着新到的信,扯了扯嘴角,这事情,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于是只能说个结果。“今天就要全走了,不用管他们。”

    然后掩上了露易丝的房间门,往楼梯走去。

    在这里放慢好了,趁着扎克独自回到办公室、暗自神伤的看粉丝的信之前,让我们补完昨天发生了些什么。

    先是比较重要的,详细点。

    扎克私自做出决定后的电话。麦迪森先是在电话那边墨迹了一会儿,然后给了答复,“没有变。”

    未来没有因为扎克突然的决定而改变?

    扎克不死心,“麦迪森,你确定?变化是立刻还是会有些许延迟?让未来变一会儿。等一会儿。再看。”

    办公室中的气氛诡异,因为扎克握着电话,真的等起来了。

    直到吊床上的本杰明反应过来了,扎克擅自作了个决定。不再对马修进行总结式的知识灌输,走进了办公室,没有主人样的一把就推开了圣徒茜茜,自己坐在了办公桌前的座位上,盯着扎克。

    “等了,现在鬓角变灰了。”漫长的等待中听筒中,是好员工麦迪森没什么情绪的回答。“还有其它事情么,工作方面的。”

    扎克直接挂了电话。

    看着本杰明,没头没尾的依然是那句擅自作出的决定,只是这次更确定了。“我们不去共和。”

    本杰明皱着眉,不怎么善意的看了眼因为被毫无预兆的推下座位,而弄脏了鞋底的茜茜,“出去,我们要说话。”

    茜茜除了眼角抽搐两下外,做不了什么。她还等着扎克同意自己多带两个人去呢。

    办公室中,只剩了扎克和本杰明。

    “你还记得利普对詹姆士说过的话吗?”沉默了一会儿,扎克必须要解释了,因为本杰明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他说克劳莉会控制世界。”扎克试图缓解一下气氛,幽默一下,“呵呵,让我们别给她贴金,最多也就联邦而已,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意识到本杰明没有笑,扎克收了刻意的笑容,“我不在乎,我在乎的后面的,利普说所有人都会……”扎克回忆着,詹姆士转述的话中,有没有确切的说明其他人会死亡,回忆没有给出结果,扎克换了个说法,“利普说只有我和麦迪森会留存下来。”

    本杰明阴沉着脸,“我依然没听到,这和我们不去共和有什么关系。”

    “利普提到了混乱。”扎克伸手划了圈,在指现在格兰德中的人,“这就是混乱。丝贝拉是为了瑞文奇要去,约翰是为了他所说的向帕帕午夜复仇要去,茜茜是为了想圣主信仰的上层求一个答案要去,克劳莉是为了缓解巴顿外恶魔的压力要去。”

    扎克扯着嘴角,“你,我不想说,你明白。”扎克摇了摇头,“现在唯一还记得要去救回泰迪的,只有我了。”

    扎克开始总结,“我们的队伍立场不同、目的不同,关系,呵呵。离开巴顿后,此时还能让我们这群人和平相处的一切都会消失,事情的发展会变的丑陋,所有矛盾会爆发,这一次去共和,我不认为我们能完成任何目的,甚至安全回来。”

    本杰明沉默了,那么扎克就继续,“我一定会回来,因为隐秘联盟在那里,我不能在共和久留,不管我能不能待会泰迪,我都会想方设法的回来。你呢?你在对马修说些什么?我不认为你准备回来了。”

    本杰明侧了侧头。帕帕午夜要的就是阿尔法,本杰明去与不去,都已经被这个格兰德面对不了的家伙盯上了,本杰明要去,只是不想做躲在联邦东边小城市中一个殡葬之家里的懦夫而已!毕竟,他是阿尔法!

    “刚才的电话。”本杰明开口了,侧着头不想看扎克,“我以为你关心的是未来有没有被改变,不是我去不去共和。”

    扎克的神色不怎么好,未来只改变了一个‘鬓角’。

    我们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在利普那类似预言的话中。只有扎克和麦迪森两个人。但是,扎克绝对不会接受现在就到了本杰明在未来消失的时间!

    “这是一样的事。”扎克看着本杰明侧开的视线,“我之前太自满巴顿的现状,认为巴顿是理想的和平。事实,光看现在在格兰德中的人吧,包括我们。这不是理想,只是粉饰的混乱。”

    老实说,本杰明并没有跟上扎克的思维。只是皱着眉抿着嘴不说话。

    “利普所说的混乱已经被事实验证。”扎克一扯嘴角,这是前提,“克劳莉和泰勒的关系已经引起了茜茜的注意,我没理由忽视。这次去共和,克劳莉也必然会获得新的情报。”这又是前提。

    对扎克来说,利普模糊不清的预言中,混乱只是背景,克劳莉掌权也是背景,吸血鬼关心的,只是背景下的真正事件。只有扎克和麦迪森留存下来。

    看起来,一切似乎都在往这个方向‘努力’前进着。

    “我阻止不了克劳莉去共和。”因为克劳莉已经用半威胁的话解释过了,不是吗?不去,危机将来的更快,要么和纽顿恶魔的谈判进入死局克劳莉出卖格兰德,要么纽顿的恶魔和克劳莉开战。

    扎克继续,脸色严肃,“但我可以阻止你。”

    沉默了一段时间,本杰明站起,摇摇头。“就是没得说了是么。”

    “没得说了。”扎克看着本杰明,“我不会让你去的,其他人,我不关心。”只是补充。“丝贝拉说的对,你是阿尔法,是狼人,你不该一个人冲到前面,我不能看着你做这种蠢事。”这句话的意思是——在带着不同目的去共和的队伍中,只有本杰明是针对帕帕午夜的私怨。

    本杰明的视线终于落到了扎克身上。看着这个在人类社会共享同一姓氏的吸血鬼。阿尔法的唇角一抽,冷战就这么开始了。

    怪不得任何人,扎克自己举了个糟糕的例子。丝贝拉的原话是把狼人和吸血鬼做个体的比较,立意是有族群相互扶持的狼人才更强大。用在这里怪不得本杰明曲解成种族攻击。

    等扎克反应过来的时候,本杰明已经走掉了,将情绪化为了食欲,随手将被凯尔纠缠的爱丽丝抓到了厨房。

    格兰德的晚餐,就这么提前成了下午茶。

    原因是本杰明丝毫不想掩饰,不愿和扎克共处一室的希望。‘下午茶’结束后,立马拉着马修,塞入了货车,离开了格兰德。

    同时被塞入货车的还有几样东西,算是揭示了本杰明负气之下去的地方。几本勉强保存下来的漫画,和两套造型奇妙的衣服。本杰明去找菲兹了。

    或许一切都挺便利的。

    格兰德兄弟之间的冷战,虽然不长发生,但持续的时间弥补了次数。还记得扎克曾经趁着月圆周期,利用赫尔曼为康纳的复仇心,自作主张清洗猎人将瑞文奇逼入绝境的事件吗。

    那一次的冷战持续了半个月,如果不是心脏上留有x型的死徒契约出现在巴顿,两位异族兄弟被詹姆士强行要求介入调查,冷战还会继续下去。

    这一次,没强制要求两人必须要面对彼此的事情发生,相反,有一件可以彻底将两人分开、互不相见,好好冷战的事情还在日程表上——菲兹的漫展。

    记得吧,扎克早就打算找借口推掉漫展的。现在的情况是扎克倒可以去了,有了圣徒给的新技能,扎克不用再担心合影的问题,但是不去的理由已经一个接一个的摆到了扎克的面前——

    装修、杰克森的葬礼、还不知道怎么向詹姆士交代粉丝信件事件。

    然后是最重要,也是最让扎克无奈的。

    本属于扎克的那套衣服,预想中漫展一行人里,唯一的一个反派角色,十分适合扎克、原型被认为是‘瑞默尔’的永生者。

    被本杰明上车的时候,当着扎克的面撕烂了,对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就被揪上车的马修大声说,“这么瘦弱的玩意儿你穿不下,让菲兹他们重新给你做新的。”

    或许幼稚,但这就是事实了。扎克自作主张的断掉了了本杰明去共和可能,本杰明也自作主张的断掉了扎克去漫展可能。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格兰德的客人们,都刻意忽视了格兰德兄弟之间气氛,该干什么干什么。

    先是布雷克,他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杰克森已经和他完成绑定契约,市长办公室的工作也不需要明说。

    在‘下午茶’的过程中,布雷克问了几个问题,“如果格兰德遇袭案无法侦破,格兰德会继续追究吗?”、“汉克安全吗?”、“即将被曝光的某件事,还有没有需要注意的人,提醒一下?”……

    不愧为政客家族的三代,不漏一丝的把所有本质问题都问完了。

    这些问题分别指的是格兰德目的是不是就是这件即将曝光的事件,遇袭案件后续追查无所谓;汉克处境,是否是格兰德刻意安排;市长可能会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注意的。

    扎克点头,点头,再点头,补一句可以放心告诉现在已经成为缓冲的布雷克的话,“南区的局长佩尔斯是艾瑟拉的人。”

    布雷克,记下,‘下午茶’结束,回去汇报市长了。

    然后是圣徒茜茜。本就没有人数限制的共和队伍,在扎克和本杰明退出的情况下,扎克已经没有理由拒绝她多带两个‘自己人’的跟班了。加引号的原因是,托马斯无所谓,他还是隐秘联盟的边缘氏族冈格罗,面对隐秘联盟也不会有什么威胁,至于怒涛,看后续发展吧。

    最后,是唯一受到扎克和本杰明退出影响的约翰,他赖在格兰德试图培养和格兰德配合默契的行为彻底白费了。但他也没有对扎克多说什么,已经不浪费时间的和丝贝拉,勉强加上一个怒涛,三个印安巫师凑在了一起,一直讨论着什么。

    直到凌晨的时候,本杰明才带着马修回来,没有给扎克任何知会,反而是把已经睡着了的露易丝叫醒,这样说,“明天下午,马修开始请假,我们要去纽顿,杰克森的葬礼你雇其他农夫办。”

    好了,昨天的事情就这些,扎克也坐到了办公桌后,看着手里的第三封信,抿了抿嘴,拆开。(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最新章节请移步阁,章节清晰、、更新速度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