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6 数字
    礼拜日,在曾经传统殡葬业繁盛的时候,这是殡葬业人员唯一的假期。∑,因为这一天的教堂,是属于圣主和他的信徒的,而不是尸体。

    不过反正我们的格兰德没有经历过这种繁盛,这一天和格兰德的每一天一样,清清闲闲……哦不,今天的格兰德并没有清闲下来,因为扎克在老汉克的催促下,联系了装修公司的人,格兰德的改造将从今天正式开始。

    作为准备工作,大家从清早就忙碌起来,占用了反正被空出的本杰明的仓库,将格兰德原来的办公室、会客室、展示厅,以及二楼房间里的一些东西,全部转移,为施工队挪出空间。

    哦对了,需要提一下,昨天的扎克没能找到机会揪住凯尔,追问他为什么对爱丽丝感兴趣。萝拉在‘完全’自发的提出帕克小学公益计划后,就抓着凯尔和凯普勒认真讨论起来,和一群被雇佣的农户吃过午餐后,顺便以公益之名预定了爱丽丝的小蛋糕,然后就急匆匆的回西区安排了。

    扎克估计,今天就能够得到西区人反馈回来的消息了。

    施工队的人来的很准时,格兰德这边刚清空了l形建筑长边上的所有杂物,他们就开着大卡,进入了格兰德的后院。

    还没给大家最后给这曾经的格兰德说一声再见,工人门就拎着锤子,钢钻冲入室内,开始拆了。

    唯一让扎克记住名字施工工作人员是那个叫的奥斯丁的家伙。他似乎是个小头子,亲自为今天的工作下达了目标,就是简单的一个字,拆——

    原来的从展示厅到办公室的两堵墙,垂直对应的二楼的这部分房间,以及分隔一、二楼的天花板(格兰德的新格局在第十八卷。14章)。

    在混乱的轰响从格兰德内部传出,一帮工友忙碌工作的时候,奥斯丁两手空空的跑了出来,笑着站到了在本杰明仓库门口无聊站着的扎克旁边,“上次,我建议的新建员工宿舍。格兰德先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记得吧,格兰德格局彻底改变后,用于给员工居住的地方将被大量缩小,只留有l形短边上的几间房,对应的一楼是厨房加餐厅的位置,容纳现在格兰德的这点人倒是够了,但是如果扎克要招募新人,就没有空间了。

    这家伙建议扎克。在格兰德的空地上建造单独的宿舍。

    扎克依然没有给予他准确的答复,“暂时还不需要,但如果需要,我会联系你的。”

    奥斯丁笑笑,也不继续追问,到开始闲谈起来,随意的打听些八卦,比如。“昨天比夏普的葬礼上,听说有很多厉害的人到了……”

    扎克也就顺着对方的好奇。说些西区人、巴顿那些大人物的小事,比如比夏普一家人全程臭脸,昆因家的波奇.昆因没有来,市长安东尼如传言那样很有气势,皮克斯穿的礼服很旧(落寞的【皮克斯百货】主人,杰克森有意让扎克问法尔肯。但扎克没有理)……

    奥斯丁听的很爽,扎克却没什么可以爽的了,因为此时他说的这些‘小事’,也就是他在昨天的葬礼上的全部收获了!大家知道的,扎克想看、想听更多东西。被法尔肯带走了……

    当扎克开始找不到什么小八卦可以满足奥斯丁的兴趣时,十分便利的,格兰德来客人了。

    扎克皱着眉,看着黑色的‘赫尔曼加长’(车)在一片哐当的杂乱轰响中转入格兰德的后院,拍了拍奥斯丁的肩膀,示意他离开,向客人走了过去。

    “赫尔曼先生。”扎克扶住了车门的把手,缓缓拉开,脸色平静站在车旁,对着侧身下车的熟人点头示意。不管来意是善是恶,礼仪先做到再说。

    开启的车门让出了满满的酒精气味,皮肤带着不正常潮红的赫尔曼看了扎克一眼,眼角一抽,转身又坐了回去,直接扯过了车座旁边小桶中的威士忌酒瓶,猛灌一口,才再次缓慢的挪移着身体下车,歪斜的靠着车身,瞪着扎克,什么话也没说,一份报纸被塞入扎克怀里。

    扎克抿抿嘴,直接展开报纸,翻到了社会版,不出所料的头版占据了整个版面,《赫尔曼工厂重大事故,伤亡赔偿协定中》。

    扎克并没有兴趣看内容,倒是快速扫了一下,寻找他想关注的东西。大家知道扎克要看什么吗?提示,是数字。扎克在看这座人类社会城市的伤亡统计,有没有准确到符合恶魔的缚地灵计数……

    结果,是让人欣慰的。数字很准确,爆炸中死亡人数已经确认,和迈克说出的数字吻合,但救治中的……还在持续增长。我错了,不该用欣慰这个词。但,算了,意会。

    扎克不太理解赫尔曼甩给他报纸的意图,“赫尔曼先生,这是?”

    “你瞎了吗?!”赫尔曼抓着酒瓶,靠着自己的车门,维持身体的平衡,“看不到伤亡赔偿几个字吗?!”

    扎克皱皱眉,认真打量了一下赫尔曼,这个曾经状态完全没有老男人的感觉的家伙此时看起来十分疲惫与痛苦。而且重要的是,此时的赫尔曼似乎没有要来找格兰德算账的感觉,难道这家伙没有意识到到之前的格兰德干了些什么吗?还是这家伙选择性的遗忘了他对格兰德干了什么?!

    看,格兰德的装修正在进行呢……

    说到装修,扎克转头,看向格兰德的后廊上的侧门,那里偷窥着这边的奥斯丁缩回了脑袋。

    扎克摇摇头,揽过了赫尔曼,满身的酒气表明这个家伙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沉浸在酒精中,这让他的身体异常沉重。但对扎克这没什么,轻松的就拉起赫尔曼往仓库走去。

    “抱歉,赫尔曼先生,如你所见,格兰德办公室正被占用。请到这里来。”

    赫尔曼的身体被扎克拦住,潮红的脸后转,看一眼整个建筑都在轰响中微微颤抖的格兰德主体建筑,重重的哼了一声,“拆了最好。”

    扎克皱起眉,看了眼赫尔曼。摇摇头,没有回应什么。但可以清楚了,赫尔曼没有选择性失忆,也没有笨到没有意识到格兰德干了什么。那他来这里的意图就更让扎克迷茫了。

    格兰德的全员,现在都在本杰明的仓库中。哎,也没几个人啦,就是露易丝、爱丽丝和老汉克。

    最先过来帮忙扶赫尔曼的是露易丝,但她似乎是被酒气醺到,下意识的皱了下眉。没想到这小小的动作似乎惹恼了赫尔曼。左右蛮横的推开搀扶他的扎克和露易丝,“不用扶!老子自己会走!”

    两步,这老男人就歪向了一边的草垛,噗响后,挣扎了两下,精致的正装上沾满了干枯的草杆,勉强摆出了个‘坐’的姿势。

    扎克挥挥手,本想暂时向其他人抱歉。要求对话的私人空间而让其他人暂时避开。但他不需要要求,要知道。有人可是再三强调过了,根本想参与到扎克的一切事情中去!

    说的就是老汉克!这怪老头一甩手中的木工刨子!满满的嫌弃语气和洪钟一样的吼声,“怎么到哪里都清静不了!”率先走了。

    露易丝拉住了有些惊吓的爱丽丝,赶紧跟在了老汉克身后。仓库里只有扎克和赫尔曼了。

    扎克撇了撇嘴,拉了把椅子,坐到了不停在身上拍打干草、却越拍越多的赫尔曼身前。“赫尔曼先生,我想你应该意识到了,现在的格兰德并不是接待任何,我是说任何事务的状态。”

    扎克看着赫尔曼对着满身的干草不断的低声咒骂,意识到现在赫尔曼的状态根本不可能会配合的听他说的任何话。更何况还是这种话里有话的话!

    是了,扎克是在先行拒绝赫尔曼接下来要说的任何事情。

    如果不去管格兰德灰色职业属性,只看之前赫尔曼提示的‘伤亡赔偿’。最简单的逻辑,‘伤’不去管,赫尔曼是一定要为那些‘亡’者负责的,除了对家属的赔偿外,赫尔曼显然欠那些亡者本身一件人生最后之事,而格兰德是殡葬之家。

    哪怕是这最简单的逻辑结论,扎克都不想接!

    理由同样简单,先前全巴顿上层人都看着格兰德受袭,最后发现是格兰德在算计赫尔曼,曝光出赫尔曼工厂即将关闭的事情。现在格兰德去接赫尔曼的赔偿合作,这算什么?!格兰德还有没有点立场了!

    “赫尔曼先生。”扎克扯扯嘴角,不礼貌的直接两根手指夹起了对方的下巴,摆向自己,“赫尔曼先生,你来这里干什么?”现在只能直接问了。

    赫尔曼的眼角一抽,拍掉了扎克的手指,然后自己伸出一根手指,看着扎克,“全包。”

    扎克抿抿嘴,“包什么。”

    赫尔曼一挥手,“你们格兰德的分布,搞火葬的那个……”磨坊,“一百万,全包了,不管后面还有多少人!”

    看来就是那个最简单的逻辑了,赫尔曼在向扎克提出一个商业提议,这个提议包含了报纸上‘让人欣慰’的和迈克说出的缚地灵吻合的数字,以及还在持续增长的数字。

    “拒绝。”扎克很符合本心的直接回答了。

    赫尔曼的张开嘴,有些狰狞的拉扯这脸颊上的皮肉,憎恶,是他现在脸上的表情,“一百一!”

    扎克皱起眉,看着赫尔曼,“不。”

    “一百三!”赫尔曼挥舞着手,“这是我的底线!”

    扎克站起,随手抬起了凳子,准备放回原处,他不太想和现在这个看起来有些难看的家伙纠缠下去。

    “一百五!”赫尔曼在草垛上挣扎几下,没有站起来,挥舞着手大叫着。

    扎克抿抿嘴,有必要让这没有意义的对话给一个终止了,“你说多少我都不会接。”

    哗啦!赫尔曼站起来了,然后立马又歪倒回去。瞪着被明显惊了一下的扎克,不知道在想什么。

    瞬间的惊讶过去后,扎克再次摇了摇头,不想管这个家伙了,准备去格兰德里面看看拆的进度。

    “两百。”

    扎克即将走出仓库的时候,赫尔曼的突然异常平静的开口了,“下午我会送合同到你们分部那里,你答不答应,都无所谓了,我中午预定了发布会,消息我会放出去,你要是想格兰德被那些记者们纠缠,哼,就继续拒绝好了!”

    扎克皱皱眉,转向对方,“赫尔曼先生,你这样做,有意义吗?”

    “有!”赫尔曼的手开始笨拙的在外套上翻弄,相比于他混乱的肢体,他的头脑似乎完全清晰,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要说什么!

    扎克有些不耐烦的拨开了赫尔曼的乱翻半天也没有翻出什么的手,摸向了他外套内测的口袋,拿出了一张邀请函。

    扎克皱着眉翻看,看着里面写了自己的名字,扎克瑞.格兰德。邀请的场合是中午在李斯特大厦的午宴。

    “你也受邀请了!”赫尔曼看扎克已经拿到东西,晃动的手瘫软下去,“哼,到时候,你就知道有没有意义了。”

    扎克看着邀请函,笔迹还很新,这让扎克不得不想起前天晚上与比夏普的葬礼一样,聚集了巴顿权势人物,却被突然取消的晚宴,也就是艾米莉亚日程上的那一个。

    扎克的好奇心是有限度的,看了眼赫尔曼,深吸了口气,总是在猜谜的感觉不好。是时候得到一些答案了。

    吸血鬼双瞳中,一点赤红从深入涌出,侵占了中心的瞳孔后,人不知足,占满了整个虹膜,然后是整个双眼,“赫尔曼,我们之间发生了许多事情呢。”

    神情在微微的呆滞后,赫尔曼点点头,魅惑详解,吸血鬼的言语已经绕过赫尔曼大脑的排斥,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虽然绝对不能算是朋友,但我们相互已经十分熟悉了,对吗?不用那些无聊的条约(暗自曾经的保密协议),你知道那对我,对格兰德没有效果。让我们就来进行一场诚实的对话怎么样?”

    ‘虚假’逻辑依据在对方的脑中植入,开始以此为基础延伸,赫尔曼被‘说服’了。

    扎克问出了晃了晃手上的邀请函,问出第一个问题,“这场午宴,是对前天晚宴的补偿吗?”

    “你也知道前天的晚宴?哼!是。”虽然在魅惑之瞳下,赫尔曼还是保留了自己的性格。

    “工厂。”扎克稍微犹豫了一下,虽然总是猜测的感觉不好,但这问题一旦问出,就没有一点乐趣了。不管了,扎克需要答案,不管是为了帮面对爆炸毫无准备的安东尼,还是考虑格兰德未来对赫尔曼的态度,“是谁炸的。”

    “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