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2 媚妖


    “哼。”莱莉从板凳上站起,绕过了面前的扎克,“你这么说是想表达什么吗?”她走向了关不上的门,拉着把手,皱眉看着被扭曲扯断的锁头,“你要赔偿这个,吸血鬼。”

    扎克撇撇嘴,身体跟着莱莉转向,看着这个媚妖一副烦躁的样子在一张堆满纸稿的桌前坐下。似乎不太想和扎克说话。

    “扎克。”扎克再次搬起椅子,走到莱莉桌对面,坐下,“你可以叫我扎克。”扎克眯了眯眼,确认了她胸前名牌上的称呼,“我叫你莱莉。”扎克笑了笑,“既然我们都是‘文明人’,就不要使用种族来称呼彼此了,多野蛮。”

    “随你便。”莱莉扒开了杂乱的稿纸,在面前放了干净的白纸,拿了笔,似乎要准备写画些什么,“直接说你来干什么,你刚也看到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莱莉拿着笔在白纸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怎么弄到200万’,然后在句尾画了个异常巨大的问号。这应该就是刚才律师要求的赔偿金额了。

    扎克上弯着的嘴角拉扯一下,带着笑意,“你不会真的把这怪到我身上吧?”扎克挑挑眉,看着莱莉,“律师不过是个传话的,你解决了他没有任何意义。”

    莱莉手中的笔在她写下的句子下来回划着加重线,显然她一点头绪都没有,听到扎克的话,脸上的烦躁加重一丝,抬眼看一眼扎克,“我很漂亮,但我不蠢。我知道没用,我只想争取一点时间。”

    莱莉似乎很烦躁,手中的笔不断加粗下划线。“为什么我不能怪你?”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现在我只有两个小时考虑怎么弄到这笔钱。不怪你怪谁?!”

    律师给的考虑期限是午餐前。

    扎克挑着眉角,视线离开莱莉。开始在这间条件糟糕的编辑部中乱转,准备换个话题。“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莱莉看着扎克刻意转移话题的表情,摇了摇头,脸上有真诚的失望,原因在后面,现在,她长出了一口气,似乎随意的解释,“我让他们暂时离开了。这些普通人除了编故事没有其他用处。”

    扎克转回视线,看了眼莱莉。所以这家杂志的,呃,‘灵魂’好了,就是她了。

    但现在不是感叹一个媚妖要支撑一家杂志的励志故事,抛开扎克恰好见证的危机事件,我们应该还记得,扎克来这里,是要找人的。

    “你是说编故事吗?”很幸运的,莱莉给了扎克开场。“作为一位忠实读者,我必须要说,你们杂志的故事。编的十分精彩……”

    “少来了吸血鬼。”莱莉挥了挥手,翻了个白眼,“扎克,格兰德殡葬之家的订阅是从今年开始的,到现在也不过半年而已。”莱莉扯着嘴角,满脸的不屑,“对你三、四个世纪的生命历程来说,这也算的上是忠实么,你的忠诚也太廉价了一点。”

    扎克眨眨眼。算了,还是不反驳了。摆摆手,语气有些无奈。最近扎克的运势不太好,大家似乎都倾向于讨厌他,“至少这半年,我已经十分习惯在周一的上午阅读你们的杂志了,我想这是对你们的恭维,你应该好好接受。”

    “随便吧,我接受了。”莱莉无所谓的回应,然后皱皱眉,在下划线下写下一排字‘抢个银行’。

    扎克皱皱眉,伸手按住莱莉握笔的手,划去刚写下的几个字,嘴里继续说他来这里的目的,“我来这里是因为今天的杂志中,有一篇故事,我觉得十分精彩……”

    莱莉白了扎克一眼,拍开了扎克的手,嘴角一扯,带了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你是说《夜幕下的正义》那篇么。”

    扎克刚收回的手再次伸过去,因为莱莉紧接着又写了这么一句,‘抢李斯特大厦’。

    扎克直接扯走了莱莉面前的纸,撕了,丢到一边,摇着头,“是。太精彩,简直就是你们杂志的新突破。”请试着理解扎克的话,突破指的是,从搞笑故事变成纪实文学,扎克在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一个粉丝的兴奋心情。

    “以至于我已经是这位新作者的粉丝了,我希望可以见见他。”扎克严肃的直说了。

    “那去吧。”莱莉轻笑一声,也不介意扎克拿了她的纸,重新抽出一张白纸,铺在面前,重新写上——‘怎么弄到200万’,加个问号。

    扎克撇撇嘴,等了一会儿,莱莉没有要告知的样子,扎克只能一皱眉,“扎药,我要他的真实姓名,地址。要么你给我,要么我自己找出来,你自己选。”

    “你要把他怎么样?当你看到他的时候。”莱莉饶有兴趣的看着扎克一脸认真的模样,暂时没有在面前的纸上写些乱七八糟的点子了,“看看周围。”

    她抬手对着糟糕的办公环境挥挥,挤着眼,“现实很艰难,我们很幸运的新有了一位可以让‘忠实读者’的你都觉得是突破的作者。”她一挑眉,“我真不希望他发生任何不幸的事情,所以,你想对他做什么?我希望不是什么坏事。”

    扎克眯起眼,看着莱莉,“‘扎药’是你吗?”

    “呵!”莱莉的心情似乎愉快了起来,“天啊,不是,我可没有那么多资源知道连报纸上都没报的事情。而且如果是我,我会起更符合我的笔名。”她挑了挑眉,似乎真的开始考虑自己的笔名了,“我想想,你觉得粉红姬怎么样?”

    扎克皱皱眉,“好了莱莉。”扎克不太满意自己已经直接的说明了来意,对方还在绕圈的行为,要知道,这种事情一般是扎克对别人干的,“或许你不知道,我来这里的过程并不平顺,已经被打断了许多次。我的耐心有限。”

    莱莉伸出了一根手指,朝扎克一点,“你的耐心。也真够小的。不就是替你们格兰德老头子卖了点二手家具么,至于用不平顺来形容么。”莱莉一挑眉。“你比我猜测的还要‘小气’。”广义上的小气,是指气量。

    扎克皱紧了眉,“你说什么。”

    “你没听到么。”莱莉挥了挥手,低下头,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歪点子,开始在面前的纸上写下‘骗个遗产’,后面加了个‘人选、问号、西区人、问号’,“你之前不是去替你们格兰德的那个老头。嗯,叫汉克是吧,卖旧家具了吗?我说的不对么。”

    扎克转开了视线,思考了一下,印象中的媚妖并没有通灵感知一类的能力,“你说的很对。”

    扎克再次看向了莱莉,但并没有再一次的伸手阻止莱莉写下偏差道德的主意,而是轻哼了一声,“如果不是这点小耽误,我也就不会刚好碰到你们的危机。和现在亲眼看到你的真实‘角色’了。”

    “呵呵。”莱莉也轻笑了起来,“我的真实‘角色’,你觉得我在计划什么错误的事情吗?”她拿起了面前的纸。立在扎克面前,“你对我解决危机的方式有什么意见吗?”

    说话间,被展示在扎克面前的纸上又被写了点东西,连起来是这样——

    『怎么弄到200万?

    骗个遗产。

    人选?西区人?

    老人,一次性行动,容易到手。』

    扎克耸耸肩,轻笑中带着嘲讽,“没有一点意见,毕竟。你是媚妖,你很擅长这些。”

    “是么。”莱莉收回了纸。看了一眼自己写下的东西,“但我可不会否认。有人更擅长这种事情。”她朝扎克一挑眉,“你觉得,我和你有什么区别吗?”

    扎克眼中的嘲讽消失,皱起眉,字字缓慢,“我,和你?”

    “是啊。”莱莉倒是复制了扎克刚才的表情,轻笑中带着嘲讽,“你的殡葬之家遭遇到资金危机的时候,似乎和我现在做的没什么两样吧。难道不是么,格兰德的主人。”

    扎克眯起了眼,盯着莱莉,这已经不是通灵感知的问题了!而是,眼前的媚妖,十分了解格兰德!

    “不过是你运气好点,有那些衰老的老头老太们踏进格兰德的门。”莱莉微笑着,“我不过是需要自己去敲门而已。”

    格兰德事业转型的原因,这个故事的最初起始,不过是格兰德想要西区那些人钱!如此简单!只不过扎克没有红着一双眼直接开口要而已!所以如莱莉现在说的,她和扎克,没区别!

    “哦,对了。”莱莉看着自己写下的东西,“或许我应该请教你这个先行一步的前辈,那些老家伙们,谁比较容易下手?”

    “我对你没什么好说的。”扎克收了目光,看着自己的搭在身前的手指。在没有探清楚这媚妖的底细前,扎克还可以忍耐一下下。

    “是么。”莱莉的语气有一丝失望,然后失望消失,再次轻笑起来,“我知道了,因为你们格兰德和西区人的是长期关系。”

    扎克再次皱紧眉。

    “我太短视了。”莱莉的心情似乎完全轻松了起来,看了眼扎克,这位她的灵感来源,“我应该眼光放长远一点,像你们格兰德学习。”

    然后,轻轻的书写声音响起,扎克看着自己手指的视线不得不吸引,看向莱莉又写了什么。

    『老人,一次性行动,容易到手。(划掉)

    比夏普,长期关系。』

    扎克紧皱的眉下,视线移向正看着他的莱莉。莱莉先开口了,满脸微笑,“怎么,我选的对象,合适吗?”

    合适。

    比夏普家族中的巨大裂痕、比夏普先生的私人感情历史,这些没有对外公开,但都发生在格兰德注视中的事情,都是媚妖莱莉能够如愿的因素!

    然而,这又是一个不该由一个杂志编辑知道的事情。

    扎克的双瞳赤红,“现在,媚妖,你最好小心回答我问的每一个问题……”

    粉色的双瞳对上赤红,“吸血鬼先生,问问题时,可以先说请吗……”自带回声的轻柔女声开始辐散着粉色的光晕,在这个空间中萦绕。

    墙角的破旧木架上,电话不合时宜的此时响起。

    ‘叮叮叮……’

    在某种程度上重合的力量,在两个异族之间相互推挤着,难以看出谁更占上风,倒是可以从两个对坐的男女——一个皱眉严肃,一个娇柔羞涩,他们眼中同时有一丝不耐烦,对那不停震动、发出破坏气氛铃声的电话。

    铃声终止。

    两人神色中的不耐烦消失,继续。

    ‘叮叮叮……’

    铃声再次响起,电话那边一定是个执着的人。

    粉色的光晕开始在周围聚集,媚妖的第二波攻势就要来临。

    扎克眉心紧皱,强迫自己更加专注的注视着莱莉的双眼。我们的吸血鬼不会允许自己在刚从失败的魅惑之瞳产品——莱恩那里回来后,他自己也失败一次。但他真心挑了个不容易的对手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聚集粉色的光晕越来越浓郁,没有预兆的,散发着荧光的一只手臂,从浓郁的粉色中伸出,媚妖的分身出现了。

    第二个莱莉出现在了扎克的身侧,带着粉色光晕的光洁皮肤轻柔的从扎克脸颊侧滑下,拥住了扎克。

    第三个莱莉也从粉色中走出,轻偎在了扎克腿侧。

    第四个莱莉出现,柔身捧起了扎克的手臂……

    第五个莱莉出现了,猜猜她干了什么?

    她在粉色的光晕托举下,飘向了墙角。她接起了电话,“麦迪森,最好是你。”

    扎克在瞬间分心,第二个莱莉开始附在扎克耳边轻笑,第三个莱莉开始轻蹭克的腿侧,第四个莱莉开始轻揉扎克肩膀。

    扎克紧皱着眉,视线不离一张桌之隔的媚妖正身,试图站起。第六个莱莉出现在了桌上,白玉一样的腿轻弯,足尖点上扎克试图前倾的肩头,顺势软到向扎克的怀里……

    赤红仿佛要从扎克的眼中流淌而出,利齿在抽起的唇下探出,尖利的指尖刺穿椅子的扶手,刺入扎克自己的手掌。

    “啊,谢天谢地是你,麦迪森,我真不该试探你的老板的,我要压制不住他了……”

    撕拉!

    众多的莱莉话说粉色的光晕消散,扎克已经在自己的座位上消失,出现在墙角,接住了在一团粉色光晕中坠落的电话听筒,看了一眼依然坐在原位,趴在桌上急促喘息的莱莉,“麦迪森,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