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4 格兰德中的扎克
    事实证明,只剩金额自填的支票比荒谬的委托在我们的吸血鬼心中要重些。○

    “所以你的委托内容其实是搞定保险公司,对么。”扎克实在不想评论那可笑的火灾,直奔他听出来的重点。

    “对!”布恩点头,“我真的需要那些保险金。而且这是纯粹的意外事故,哥哥的工厂出事后,我真的不想让其他人对我的工坊有什么……”他没说完,大概是要说偏见之类的意思吧,“反正!”他甩了甩头,“我需要保险公司的‘意外鉴定’,证明责任不是我和我的工坊这边的纯意外事故……”

    布恩脸色有点委屈的看着扎克,“你能理解我说的话么……”

    扎克点了点头,理解,当然理解。赫尔曼工厂的爆炸责任并没有水落石出,赫尔曼直接大手笔的赔偿,可以当作是他认了,这对赫尔曼的名声不能算是好,只能说是伤害补救。眼前的这个布恩,是在婉转的表达,他不想他哥哥的坏名声,传到了他身上。

    “我明白了,你想让保险公司承认这是一起意外事故,责任不在你的企业。”扎克将自己的委托内容更明确了一下。

    “对!”说了许多话,布恩自在了一些,“还有接下来赔偿的保险金!”他又强调了一下这个。

    扎克皱了皱眉,略带好奇的问,“你哥哥要离开巴顿了,赫尔曼家族的东西没有留给你么?”

    “呃……”布恩有紧张起来,“赫尔曼家族是赫尔曼,是他的。其,其实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恩。有自己的企业。”

    “做奖杯的。”扎克扯了扯嘴角。

    布恩有点僵的笑笑,“那,接下来,有什么程序,我们有合同之类的东西吗?我需要提供什么资料吗?”这家伙真是第一次和灰色职业打交道,居然这么老实的问了。

    扎克笑着摇摇头。“不用,现在你要支付我定金,给我联系方式,有任何需要,我会联系你。另外,把保险公司的地址给我。”

    “多,多少?”

    扎克随便报了个数字,接过了布恩递来的保险公司名片。是的,扎克根本没兴趣去布恩的工坊调查。能睁着眼说出这么荒谬的火灾故事,事发又有两天了,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去检查过,即使扎克去了,也不会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

    所以扎克准备直接去保险公司,施展下自己的魅力什么的,能平和解决就解决,不能就魅惑之瞳打发掉算了。

    是的。扎克接了这委托。赫尔曼都要离开了,离开前亲自来这儿而介绍了这个委托。扎克也不是那么的不通人情。

    随手接了布恩的支票和联系方式,扎克站起,伸了右手,“合作愉快,现在,你可以走了。”

    “就。就这样?”布恩一边晃着扎克的右手,一边不确定的问。

    “就这样。”扎克肯定的回答,抽回了手,不再管布恩,自己倒是绕过了办公室。准备从西侧、连接着格兰德的楼梯间的门出去。

    布恩可能以为扎克是立马开始着手他委托了,老实不再说什么,跟在了扎克身后,也往外走。

    扎克开门的时候皱皱眉,回头看着布恩,“这边通往格兰德生活区,你要出去,请走那边的门。”

    “啊!抱歉!”布恩脸色涨红,迅速退后,从东侧的门出去了,开门的瞬间,那边装修的哐当响大了一瞬,马上随门被关闭,又小了下去。

    扎克摇摇头,在楼梯间逗留了一会儿,看着后院的两个赫尔曼坐在同一辆车中开走,才出了门。在后廊上直接往格兰德东侧的地下室入口走去。

    扎克没准备那么勤快的开始委托工作,他要去看看幻人丹尼整理尸体的结果,然后他需要时间,一边和那些佣人的家属联系,一边思考该怎么向布莱恩告知‘坏消息’。

    走到后廊的中间,奥斯丁的脑袋突然从墙里伸出,讨好的看着扎克,“啊!格兰德先生!您看这个侧门开在这里怎么样?”

    扎克看着已经出现在了墙上的洞,从里面看去,正好是新展示厅的中间位置,就在以后露易丝工作地点的接待柜台后面。

    扎克没理他,依然是伸了一根手指,提示他今天是最后一天。

    奥斯丁的脑袋收回去,“就是这里!”催促并带着急躁的命令,“快!”

    打砸的轰响在扎克身后激烈的响起,在扎克转过墙角的时候小了一大截,扎克直接推开了东侧墙上的铁门,往下。

    没有人生人打扰的幻人,工作场景很,恩,奇幻。

    被五彩光芒充斥的地下室中,漂浮责略显拥挤的尸体。丹尼站在中间,对比着手里的资料,对着空气招手,某具漂浮的尸体就被彩光托举着朝丹尼飘去,丹尼拉开塑封,对比下照片,确认后,拉下塑封袋,一招手,尸体飘向被挂了名牌编号的冰柜,稳稳的躺好,被收进冰柜。

    “扎克。”丹尼的视线穿过漂浮的尸体,看到站在楼梯上,掩着口鼻的吸血鬼,“需要的已经整理好了。”他指了下工作台上的文件,那些应该就是真正被记录在案的尸体资料,现在还飘着的,都是官方记录上已经离开巴顿,全家去养老的人。

    扎克点了下头,看着漂浮的尸体在丹尼的操控下,被彩光拨出一条路,才从楼梯上下去,随手拿起了工作台上的资料,“老比夏普夫人呢。”

    丹尼往最里的冰柜指了一下。

    扎克扯了扯嘴角,“晚上让麦迪森来拖走吧,放在我这儿也没什么用。”

    丹尼点了下头,“那这些呢?”如果这些还飘着的,也能直接进麦迪森的焚化炉,那他就不用认真归类整理了,岂不轻松。

    不想,扎克皱着眉摇摇头。语气有点无奈,“让麦迪森烧两具恐怕就是他的极限,在多,他恐怕就要找我收费了。”

    论扎克这个老板当的有多卑微……

    丹尼抿了抿嘴,不问了。

    “算了,也不用整理了。晚上。让老汉克埋到北园去就可以了。”反正那里就给无名之人准备的。

    “老汉克愿意帮忙哦?”丹尼眨眨眼,他似乎忘了老汉克原来是靠什么营生的。

    “让他回味一下以前的生活呗。”扎克笑了笑,安排完事情,转身就走。

    重新回到地面,扎克的下一个目的地还是地下室。大家别忘了,格兰德还有个学习中的托瑞多——‘将军’呢。

    再次经过后廊中间的洞,洞已经有了门的形状,奥斯丁已经把他们的工作效率推到了极限。

    在奥斯丁再次凑过一张讨好的笑脸前,扎克早早的对他伸一根手指。不提了。

    在楼梯间中往下。‘将军’一点动静都没有,扎克推开门,看一眼一动不动对着镜子的‘将军’,顺便一提,他面前的镜子中有一坨灰色的玩意儿,灰色的上方,两点红色。

    扎克笑着开口,“看到你这么刻苦。我很欣慰。”

    ‘将军’抖了一下,镜子中的灰色玩意儿瞬间崩散。一点不剩。

    “啊!”‘将军’仇视的转身,瞪着扎克,“你毁了它!我好不容易弄出点影像!”

    “如果那就是你的影像……”扎克笑着,“那我真为你的父母感到悲伤。”扎克一挑眉,走神了,“我们好像从来没讨论过你家庭……”

    “你有事情么?!”‘将军’转回身。继续对着什么也没映照出来的镜子,“有事快说!”

    扎克站在门口笑着扯扯嘴角,贴心的不继续追问,“跟我出来,去办公室。我可以一边指导你面对阳光,一边处理……”扎克晃了晃手里文件资料,“工作。”

    ‘将军’立刻抛弃了镜子,化作一截灰影,出现了扎克的面前。灰影划过的轨迹,打翻了一溜儿杂物。显然这个新生的托瑞多,控制自己飙升的身体能力,十分差。

    扎克拉住刚停下,重心不稳的将军,扯了扯嘴角,“你还有许多东西要学,不要着急。”然后拍拍‘将军’的肩膀,转身走在了前面,“跟好我。”

    从地下室往上,空间明显的明亮起来,‘将军’紧贴在扎克身后,全身的皮肤开始泛起不正常的明红。对,就是那种被高温炙烤的东西,要燃不燃的状态。

    扎克忍不住想稍微离将军远点,他可不想成为附带损失。但‘将军’死死贴着扎克,他恐怕一辈子没和一个男人贴这么近过。

    经过楼梯间后门的时候,‘将军’推着扎克催促,如果这时候,有人开个门,阳光直射进来,控制力极差的‘将军’就挂了。随便,他贴着的扎克也逃不了,兴许,这狭窄的楼梯间也一起没了,然后这刚刚好是整个格兰德沉重结构中枢的地方没了,格兰德,也就没了。

    没夸张,那是被世界规则制定为惩罚越界生物,被定义为让生命终结的火焰,烧起来请不要和普通的火相提并论。

    扎克突然停住了脚步,他好像突然想到了点什么。是什么呢……

    ‘将军’在后面急躁的推,“干什么!走啊!”

    扎克的刚突然冒出的一点想法,他自己都还没弄清楚是什么,就冷不丁的被后面的‘将军’推的一个踉跄。

    扎克重新站稳了身体,皱着眉看看‘将军’,“你胆子也太小了。”那点突然冒出的想法已经不知道被埋到了哪里,扎克用了教育,又有些失望的口吻,“你可知道在十三氏族被赐予在阳光下活动的能力前,所有吸血鬼也生存了下来的,某些需要在白天做的事情,我们照样会做。”

    ‘将军’继续推着扎克前进,“那他们在白天被烧死是倒霉!我是还没学会这能力!这不同!我现在被烧死是活该作死!”他瞪一眼扎克的后脑勺,“责任要算在你这个没教我的老师身上!”‘将军’就是这么直接。

    扎克摇着头,故意式的在楼梯上缓慢前行,“我这不是要教你了么,好好学。”扎克说了我们似曾听过的话,“呼吸,控制你的呼吸。”他补充了一句,“看看你,连在阳光没有直射的地方就一副要爆炸的样子,控制力是有多差。”

    ‘将军’鼓起的胸顶住了扎克的背,两次后,‘将军’放弃了,“我不能呼吸!”当然,他是吸血鬼,他的呼吸除了让他的肺中充满没用的气体外,什么效果也达不到。

    “呃。”扎克挥着手,“为什么现在的人都不理解这只是个比喻呢!用来比喻身体活着的本能。对吸血鬼,我们来说,就是血液的流动!”扎克摇摇头。

    想起来了么,扎克对伊恩也是这么教的。也可以告诉大家,扎克的‘父亲’也是这么教他的,扎克只是在复制自己受到的教育。

    但是作为现代人,从出生就知道呼吸是因为有空气,而这种显然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教育方式,起源是扎克的‘父亲’,托瑞多的始祖作为人的时代,呃,还没发现有空气这种东西……呼吸代表的只是生命的本能,这种说法,适合他,不适合现在的任何人。

    “能不能不要比喻!”‘将军’继续推着扎克,“这关乎到我的命!”

    “我拯救,赋予的命。”扎克抬起手指,强调。

    ‘将军’啧了一声,不说话了。

    进入办公室,封闭的空间中没有阳光直射,也门对应的地方也不是外界,‘将军’的脸色好了许多,心安作祟。

    扎克笑了一下,站在了办公桌后的窗帘处,也不提醒一下,拉开了一条缝。

    “你干什么!”‘将军’在办公室中间猛的跳向一侧,死死的蜷缩在工作台下,盯着那一面分割了办公室的亮面!空气中粉尘在那一指宽的光墙中轻柔飘动,此时在‘将军’的眼中就和不可靠近的深渊一样恐怖!

    “给你练习的道具。”扎克的脸随意的在光面上晃来晃去,夏日下午的阳光真是明媚。

    扎克给自己到了酒,在座位上坐下,他身后的光面投在他椅背上露出的脑袋,正好在中间一分为二,然后继续分割办公室的空间,“控制的血流。”扎克指了指自己左边,‘将军’躲的空间,然后又指指右边,“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想办法,平安的穿过来。”

    扎克朝桌子底下的‘将军’一笑,轻松的说,“简单吧,开始吧。”

    扎克翻开了资料,开始给比夏普的佣人亲属打电话。

    扎克是个差劲的老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