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3 警局外的詹姆士


    “兰斯。”寇森‘自觉’的拿过了詹姆士已经递到嘴边的咖啡,确认了詹姆士还没来得及喝,满意的抿一口,“不错。”

    詹姆士皱着眉看着自己的搭档毫无尊重的坐在了自己的桌子上、嘴角带着一抹有些许嘲笑的笑意。

    寇森警探这让人讨厌的笑意不是对詹姆士的,是对警局中的其他人,这是得意。

    但詹姆士不觉得他们有任何值得得意的地方,东南部的情况还是原来那样,而他和寇森的火灾案子也没有破,但是,就在前天,警方招来了记者,发布了一下内容——

    “巴顿正在遭到一些不法分子的袭击,受害者甚至包括史密斯。这些不法分子采用自杀式的攻击,对巴顿市民的安全造成了绝大的威胁。巴顿警方早就已经全面行动起来,试图不让巴顿市民们恐慌,但是依然有了疏漏,媒体朋友们最近一直在追问,同时,在北区、南区也出现了我们警方没能阻止的恶劣袭击事件,接下来我们警方会公布部分案情。

    另外特别是北区的东南部,有些不安定分子趁机试图扰乱治安,破坏巴顿的和平,对此我们为警方自己的能力不足表示深沉的道歉。现在,我们警方希望媒体朋友们能够配合,增加市民们的警惕性,巴顿的安全,需要我们大家的共同维护……”

    这含糊的内容,把南、北区的怪异火灾,变成了针对巴顿袭击,有史密斯仓库那件自然会吸引媒体注意的案子顶在前面,没人会怀疑;警方开始瞒不住的东南部情况,变成了这袭击中的警方的尽力保证市民不恐慌但能力不足造成的疏漏。记得吧,詹姆士的曾告诉过扎克,火灾在东南部也有一起,当时是被直接忽略了,在此时已经变成‘不安定的地方发生不安定事件后,不安分的人趁机行动’。

    寇森的得意。来自他和詹姆士的案子成功缓解了警局现在面临的媒体压力,局长依然会因为寇森没能提供东南部的线索而怨恨他,但,已经不能再责备他了。因为寇森为自己搞到点了用处。

    结果其实非常无聊。这两天的新闻重复着这样的内容——“各位市民尽量避免在东南部活动,东南部的市民出行请保持警惕……市民们如果发现陌生人出没身边请务必谨慎,如若有陌生人携带瓶装液体(燃烧品)立刻报警,不要试图和可能是危险分子的人有任何接触……”

    说真的,詹姆士看着事情的进展。想笑,又想哭,纠结的时刻都是一副便秘脸。

    “对了,外面有个女的找你。”寇森坐在桌上,还翘起了腿,踢踢詹姆士的手臂,“我说啊……”寇森眯起了眼,看着詹姆士,“你平时在哪里认识人的?你在巴顿的朋友,菲兹。我还可以理解,呃,我不能理解,格兰德你是怎么认识的?外面那个女的,看起来又是个……哎,兰斯!”

    詹姆士已经走掉了。

    穿过依然一副忙碌景象的警局,此时的忙碌到没有詹姆士刚回来时的怪异感了,因为有新闻中的‘事件’呼应,警局应该忙。可是詹姆士的心中依然怪异着,知道真相有时候真心不是什么值得愉快的事。

    “詹姆士。”警局门口等着的女人穿的很随便。不是歪的随便,是看起来根本没有正常女性的搭配的随便,可以说要么这个人很邋遢,要么品味实在糟糕。拖鞋加个居家裤加个大t恤。买菜都不会这么随便吧。

    “琳达?”詹姆士在门口愣了一下,加快脚步,一把拉住女人的手,往警局建筑一侧走,“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声音压低了。

    琳达?有没有觉得耳熟,对的。克里夫婚礼请柬上,新娘的名字。

    “我不能来吗。”问句,但没有表情,这是太理所当然的表现,“警局门口不能站合法市民么。”

    詹姆士紧皱着眉,先一心一意的把这个显然他不希望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带到了警局出警的车道。基于所有能派出去的巡警都出去了,这里没人。

    “你来干什么?!”詹姆士还是压低了声音。

    琳达在她宽松的居家裤口袋中捞了半天,捞出一张请柬,“我要结婚了。我在巴顿没什么朋友,只能邀请你。”

    詹姆士没接,是愣住了。

    琳达捏着请柬的手等了好一会儿,不耐烦了,她一扯嘴角,把请柬塞入了詹姆士前胸的口袋,“周三中午开始,南区的圣子教堂。不要迟到了,礼物我可以提前寄给我,我要一套瓷器餐具。”

    琳达侧着头,想了一会儿,“就这了,再见。”

    在她转身,即将离开的时候,我们的警探终于反应过来了,“等……等一下!”詹姆士居然有了急促的样子,既试图去拉对方,又试图取出被塞在胸前的请柬,混乱的手在空中伸伸缩缩。

    琳达依然保持了前行,撇着嘴就转过来了,还皱着眉,一副不怎么耐烦的样子,“还有事么。”

    “谁,谁是……”詹姆士混乱的动作有了决断,他掏出了胸前的请柬,翻开,盯着上面的字,“克里夫?人类?异族?你怎么会结……”

    “不行么。”琳达停住了脚步,完全转过身来,“你知道配偶这种东西不是人类发明的吧。低等的动物都有这种行为。”琳达的手插在口袋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警探。

    “你是人类!”詹姆士攥紧了手中的请柬,盯着前方的女人。

    “我是?哼。”琳达轻笑了一声,再次转头,“瓷器,詹姆士,瓷器。你知道我一直都讨厌银制品的。”

    “琳达!”

    这次,对方再没转头了,拖着一双拖鞋只给詹姆士留下一副背影。

    “嘿!兰斯!”寇森的声音从转折处传来,很大,“怎么跑这来了!你电话!”寇森声音小了点,还做作的比了个遮挡的动作,“你的格兰德!”

    “你他-妈-的格兰德!”詹姆士凶狠的瞪向寇森,手里已经被揉成团的请柬被塞到了口袋。

    “呃……”寇森显然没准备好接受詹姆士莫名其妙的粗口,愣了愣,“如果你愿意给我,我不会介意的,呵呵。”马上,一副笑脸就摆了出来,真心的。

    还用说么,詹姆士阴沉的回警局了,接格兰德的电话。(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