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4 莫尔曼的感觉
    扎克回到格兰德时候,本杰明正躺在在吊床上晃荡。⊙,

    我们的吸血鬼面带微笑着绕着吊床走了三圈,“吃早餐了吗?”

    “如果你想让我有胃口吃东西,就走远点。”本杰明闭着的眼睁开,看了眼和扎克一起下车的莫尔曼,又闭上了眼,“你很臭。”月圆周期带来的感官提升需要半天的衰减。

    “你也是。”扎克挑着眉,看着本杰明的小短领(印安款衬衣),“新衣服?”

    “大了,不合适我。”本杰明依然在晃荡。

    “我也觉得不合适。”扎克依然在微笑。

    希望大家明白,他们真正在表达的东西。

    然后,扎克朝被带来格兰德莫尔曼招招手,走向后廊,准备去办公室,但话还是对本杰明说的,“马修呢?”

    “送回家了,礼拜日,陪他父亲礼拜。”

    “哦对。”扎克仿佛在自语,已经在后廊上拉开了后门,“你们回来的时间很及时。”

    “恩。”

    格兰德两兄弟久别后的对话就到此结束了,呃,好歹,分别时的冷战也结束了。半个月,符合冷战的习惯持续时长,他们的时间都算的好精细……

    上了二楼,扎克脸上的微笑保持到了在办公桌前坐下,然后换了种微笑的方式,就是真心和不真心的变化了,“你在车上是想告诉我,你可以确认那些被世界法则惩罚的人的身份?”

    在派斯英,丝贝拉的家门口,扎克莫名的问出了火灾,后来想想,扎克认为自己只是随意联想而已。

    火灾的真相已经被丝贝拉解答,是她和约翰计划的印安人结界。导致在南、北区的、未被邀请的帕帕午夜造物被世界法则惩罚。这个时候,如果巴顿的异族,比如莫尔曼,有什么问题要问丝贝拉,大概就是和这事情有关。

    加上,扎克也不觉得。那突然发生的荒谬火灾,巴顿的异族没一个家伙注意到。我们知道的,扎克完全不知道是因为他当时正好被耗在地下室看‘将军’,出去时天色已晚。

    结果也就是随意联想导致的一问,莫尔曼给出了意外的答案。

    “恩。”莫尔曼坐在办公桌前肯定的回应,又摇了摇头,“也不是很确定。”他皱着一张脸,看着扎克,“说不定也只是莱莉的气息。让我很紧张。”似乎是补充,“我紧张的时候,分不清谁是谁。我很弱,不然也不会被族群赶到陆地上来了。”

    人鱼莫尔曼是水生生物,记住这个。

    莫尔曼并没有看到火灾,他所告诉扎克的,只是他的感觉。

    “我相信你的感觉。”扎克摆了摆手,“媚妖和海妖虽然气息相近。但毕竟是不再是同一种族。即使是我,都可以分辨出。你是她们是父系种族,不会错。”

    暂时忽略扎克说的我们听不懂的东西,只需要记住,曾经扎克对麦迪森解释过的,媚妖和海妖是亲戚,是吸血鬼这种危险的生物都承认的掠夺者。然后现在扎克说的。人鱼是他们的‘父’。缺个‘母’,巴顿异族不是就要因为克里夫的婚礼而聚集在一起了么,说不定会有一个‘母’呢。

    “如果我能够向芙……”

    “她不愿被打扰。”扎克打断了,“我们应该尊重她。”扎克很快转变了话题,“南区伊克斯顿的火灾。有人描述了被世界法则惩罚的东西的相貌……”

    莫尔曼抿住了嘴,是因为扎克的话中用的是‘东西’。

    “……‘他’。”扎克并没有为自己的代称道歉,“要么那些人连相处几天的东西的性别都分不清楚,要么,‘她们’发生什么改变。”扎克看向了莫尔曼,“你们是知道丝贝拉的这个计划的,是吗。”

    莫尔曼点了点头,眼神有些闪避,“我们都知道,丝贝拉要做什么,总会通知我们。”他是指巴顿的异族,除了格兰德,哦不,除了格兰德吸血鬼,本杰明知道的晚,但好歹在事前知道了。

    扎克早就过了对丝贝拉在巴顿异族心中地位纠结的阶段,无所谓的给自己倒上‘酒’,“你说你在丝贝拉离开巴顿去共和之后,就隐约感到了海妖的气息……”

    莫尔曼在着急解释,看来他实在对自己的感觉没信心,“刚好那段时间,莱莉逼……请我,请我通知大家去订阅《都市传说》……”回忆一下,时间点是对的,“我一直都很紧张……”

    扎克没理,一个人要是这么不自信,别人帮不了,“然后在结界出现的时刻,这感觉消失了。”

    “也,也可能是莱莉那段时间老不在北区,我,我……”再回忆一下,莱莉那段时间,甚至现在,都在比夏普庄园。

    扎克依然没理,“这都指向一个事实,你感觉到的海妖,被丝贝拉的结界改变的世界法则惩罚了。”扎克晃荡起酒杯,“也就是说,那些海妖被帕帕午夜‘制造’过了。”

    “我……”

    扎克一手已经拿起了电话,“如果是被‘制造过’的海妖加上帕帕午夜,你不安全,调查火灾的两位人类警探也不安全。”扎克撇了撇嘴,“可惜某人不会老实的听我说话,你来说。”

    扎克的话不被某人听,能怪某人吗?记得某人曾强烈的表达过,让扎克不要打到这某人工作的地方去吧,扎克依然这么干了,现在。

    “詹……”电话瞬间就被接听了,扎克刚发出一个辅音,听那边呼吸声就知道不是詹姆士了,是寇森,“寇森警探。”扎克对着空气微笑着,“兰斯警探在吗?”

    “啊嗨!扎克!格兰德先生!”真够全面的称呼,而且是丝毫没有顾及那边的环境是警局、线人应该保密的职业道德,大声的对着听筒喊出的,“兰斯啊!他刚出去了!”

    “那麻烦寇森警探叫一下可以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说。”扎克尽量在笑意中表达重要性。

    “好的!稍等啊!”

    轻碎的碰撞声,是那边的听筒被放到桌上的声响,然后是寇森心情愉快的哼着什么曲子越来越远。

    如果是詹姆士,他绝对不会这么干,因为,詹姆士知道,吸血鬼的听力很好。

    所以扎克听到了,不知道是哪位警察先生的惊慌喊叫,“昨天傍晚在派斯英西男边界树林发现的印安人碎尸,不见了!全部……”

    只是提醒一下,本杰明和马修,是和一整个狼人部族,进行了一场持续了快一个星期的战斗,并在最后靠丝贝拉带着的印安人,才完成了胜利。

    有胜利方,就有失败方。失败的代价,由与巴顿的阿尔法和印安巫师的对立方,支付的十分彻底。(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