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5 电话
    莫尔曼和詹姆士在电话中的交流,持续的时间有点长,原因是扎克并没有解释詹姆士对格兰德来说是什么角色,以及詹姆士知道些什么。

    他唯一告知莫尔曼的东西是,“兰斯警探,你们上次见过了,现在他和他的搭档在调查发生在南、北区的火灾,是帮格兰德人,让他认清事情的危险。”

    不负责任吧。也怪不了扎克哎,詹姆士这个人类,和格兰德缘分,解释起来,太麻烦……

    所以握着电话的莫尔曼时刻都是一副纠结的模样,每提到一次异族相关的东西,都用探寻的眼神看向扎克,必须扎克点头表示可以说,才说。

    ;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

    当然,詹姆士刚拿起电话的时候,扎克提出过要让詹姆士过来,在电话中并不适合说异族的事情。但詹姆士拒绝了,以‘我宁愿就在这里听!’为理由。扎克的理解很透彻——詹姆士的‘这’,是都是人类的警局,格兰德里是异族。大气的包容了。不然还能怎样。

    不过扎克倒是对了,幸亏电话交给了莫尔曼——这个上次在詹姆士刚回巴顿时,算是给予了詹姆士一些了解当时巴顿情况的帮助的家伙亲口说。

    在听到印安人弄出了改变世界法则的结界时,詹姆士只‘恩’了一下;听到海妖的时候,‘恩’了两下;听到帕帕午夜的造物的时候,‘恩’了三下,加上深呼吸……

    总之,还算平和的听完了莫尔曼的讲述。

    “哦,哦!”莫尔曼有些紧张的看一眼扎克,他并不确定自己表述的内容,能不让听筒对面的警探意识到危险性,“帕帕午夜。是印安巫术的始祖……”

    “我知道。”听筒那边的詹姆士尽量平稳着语气,压低着音量,“之前巴顿出现的行尸、死徒,就是他做的,很危险。”

    “哦……”莫尔曼眨了眨眼,看了眼扎克。传达的意思是‘这位警探知道真多……’。

    莫尔曼的讲述已经结束,扎克拿过了电话,该做总结了,“詹姆士,你都听到了。听这几天新闻。”在疾风家前干坐很无聊,除了听收音机,扎克也没事干,“寇森似乎把把火灾联结到了过去的事情上。”圣徒茜茜的俱乐部余党。

    “这样很聪明。”扎克给了这样的评论,“我的委托人(布恩.赫尔曼)也很满意警方把他工坊算在袭击事件中(有了警方的公正。保险方面也就过了),所有人都得到想要的。就此脱手吧。我不需要再向你说明和帕帕午夜有关事情的危险性,除了死徒,不要忘记了老梅尔的泰迪和共和一行的最初的原因。”

    意外的,詹姆士没有立刻说出反驳的话,平缓的呼吸声中,可以听到寇森在一旁好奇的啰嗦——“这电话时间真长……”

    “詹姆士。”扎克皱了皱眉,“听到了没有。”

    “刚和我说话的莫尔曼。人鱼,是原来就在巴顿的异族?”听筒中的詹姆士问了这样的话。音量很小。

    扎克扯了扯嘴角,不太理解詹姆士这话的意思,看了眼对面不知道要干什么的莫尔曼,回应了,“是诺尔滩上的救生员。”是纠正詹姆士对事物的接受方式。

    “异族!”詹姆士的声音阴沉,当然。也压低了音量。

    “救生员。”扎克撇嘴。

    “异族!”詹姆士很执着,“不要影响我的看法!是就是!不需要你补充他的其它身份!我要问的是他是不是原来就生活在巴顿的!”

    扎克挑了挑眉,这很重要么?“是。这有什么问题吗,我需要提醒你这是他第二次帮助你……”扎克看了眼紧张起来的莫尔曼,这家伙满脸都是‘我怎么了吗?让警探不高兴了?’

    扎克抿着嘴摇了摇头。扎克自然是习惯性的认为詹姆士只是在表现他一惯的对异族的偏见。扎克不想纠缠这种东西。换了话题,“今天,寇森没陪家人礼拜吗?”

    “不关你的事!”詹姆士一贯的回答方式。

    “我有些其它重要情报正好需要对寇森说。”扎克刻意的顿了一下,知道扎克要说什么么?‘将军’。

    扎克的做事优先级挺‘科学’的,先把为詹姆士安全着想的事情说完,在说詹姆士会‘爆炸’的东西。这叫,先礼,后狗屎。

    “是关于东南部的。”恶趣味的听着听筒那边的詹姆士,硬生生把他想说的话吞回去了,八成是‘你这个吸血鬼不要招惹我的搭档!’之类的鬼话。

    扎克继续了,“或者告诉你也一样,反正你们是搭档。”

    “说!”詹姆士尽力维持的平静,是彻底丢掉了。

    “‘将军’还活着,暂时躲避在安全的地方。”扎克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挑着眉,辅助自己的语气,“你可以就这么对寇森说。”

    听筒那边安静了一会儿,“这不需要你告诉我们。”詹姆士的语气居然平静了一些,“我们自己调查过,‘将军’的尸体一直没有发现,他帮派的手下,都发现的差不多了。”音量也恢复了正常,显然在向他的搭档释放讯息。

    果然,听筒中的背景音,出现了寇森的声音,“你们在说什么?格兰德有‘将军’的消息?!对啊!他们都是一个圈子(灰色职业圈)里的!为什么我从没有想过要问!”

    “詹姆士。”扎克歪了歪下唇,“你还是先把寇森支开的好,你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刚才那是你可以告诉寇森的,对你,我自然还有些你可以知道,寇森不需要知道的东西要说。”

    听筒那边一声好大的倒抽气声,也不知道詹姆士此时是什么表情,只听到,寇森大呼小叫着,“你干什么!让我听听啊!”和詹姆士推搡着什么的响动和烦躁到极限的声音,“别靠我那么近!等会自然会给你说!!”

    扎克挑着眉。好机会,“‘将军’成为我的后裔了。在格兰德的地下室,最近还在练习在阳光下活动,快了。”

    听筒那边的人,并没有精力来回应扎克,只有——

    “他说了什么?”寇森的声音。

    詹姆士的推搡。

    “X!”粗口。“是老子的线人的消息!老子来和他说!!”

    “‘将军’的酒吧是东南部混乱开始时最早找到袭击的。”扎克在听筒中传来怪异的塑料挤压拉扯声中继续了,应该是话筒在被抢夺。期待警局的电话质量过硬吧。

    不过扎克相信,年轻的詹姆士是不会输给寇森的。证明是,詹姆士粗重的呼吸依然在扎克的耳中最清晰,“但‘将军’运气不错,当时的诺正好拜托他一件事情,两人避开了袭击。但两人并不安全,一直在躲避追杀,直到走投无路的时候。诺联系上了我。”

    “寇森!滚!!!”

    扎克皱皱眉,耳边的听筒稍微移开些,那边的詹姆士爆发了,这有些惊人的吼叫后,扎克发现背景音中嘈杂的警局安静了。

    然后这安静尴尬的持续了一会儿,嘈杂继续,詹姆士那熟悉的强行平静式呼吸再次出现在听筒中,“你继续。”不再有寇森的骚-扰-了。

    这种时候。实在不该是扎克再次展现自己恶趣味的时候,但我们的吸血鬼什么时候管过这些?他笑了。“詹姆士,他是你搭档,你这样不好。”

    “继。续。”

    “好吧。”扎克一侧头,“但当时情形,我依然晚了,我的尽力只让结果维持在了不是最坏。结果就是刚告诉你的。可惜‘将军’的天赋并不好,即使到今天,他也只能在阳光下站一会儿而已,距离能协助警方,回归寇森的线人身份。还需要几天。”不得不承认,扎克表述事情侧重点,让人……算了,大家懂的。

    “至于,当时具体经过,我想你不会想听我的版本,你可以自己来问他。”

    听筒那边有了长时间的沉默,在警局那边的人,包括寇森看来,也只会是兰斯警探皱眉全神贯注的听电话而已,那专注,显然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韦斯昨天问我。”异常平静的声音,“如果巴顿有另一个你这样的‘人’。”短暂的停顿,代表了詹姆士真正要表达的东西,吸血鬼,“不是你,是其他人,我会不会态度好一点。”

    扎克很欣慰,韦斯做到了扎克拜托的事,“哦,真巧啊。”扎克眯着眼,语气带着笑意,“那你怎么回答的呢?”扎克真的想知道答案。

    “火灾的案子我不会管了。”呃,詹姆士居然没有回答!说真的,他要是早就使用这种方式和扎克相处,就不会如此憋屈了。

    扎克愣了下,这憋只能吞下,“恩,我很高兴你听劝了。”

    “但史密斯仓库的火灾,我不会放下的。”依然是平静。

    扎克的眉立马皱起,眼角不自觉的抽了一下,“为什么。”扎克的语气并不好。因为大家知道的,詹姆士‘好心’知会扎克寇森联结上了史密斯仓库火灾时,扎克因为自身的情绪关系,刺激了詹姆士,相当于促成了两件不相干火灾的联系。至少明知道火灾没有关系的詹姆士,没有干涉自己搭档的行动。

    “因为媒体关注这个。”

    这什么鬼回答?

    扎克皱着的眉更紧了,“詹姆士,你知道史密斯的仓库中发生了什么,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迪伦……”扎克摇了摇头,“那是意外。”

    “就这些,没别的了么。没其它的挂了。”客观上,不要责怪詹姆士没在这个时候向扎克说史密斯有两位小姐不是人类的事情,他在警局,能说的东西有限。主观上,大家随意。

    扎克握着已经传来挂断音的听筒,抿着嘴,挂上了。

    “兰斯警探对我有什么不……”莫尔曼依然坐在办公桌对面,看扎克终于结束了电话,开口问。不过他关心的东西实在不重要,所以被打断,也没人在意吧。

    本杰明端着餐盘站在了莫尔曼身边,看着被莫尔曼占据的座位,意思够明显了。

    “那,那我回去了!”莫尔曼仰头看了阿尔法一眼,立马弹起,告别,出去了。别管他了。

    坐下的本杰明环顾了一眼办公室,嘴里还咀嚼着食物,给出了对格兰德新办公室的评价,“就是朝向翻转了,没什么变化。”废话来着。

    扎克马上丢掉任何之前的情绪,笑着点头,“原来的就很好。倒是我以为你为了胃口,还会避我一段时间。”

    本杰明晃晃头,“不了,到处都充斥一股新的臭味,我宁愿找个熟悉的臭味地放呆着。”无视本杰明的直白,不用怀疑,他说的这新的臭味,是说‘将军’……

    扎克无奈的笑了笑,“关于‘将军’,我要好好和你聊聊……”

    本杰明一摆手,一副明了一切的样子,“不了。”嘴角一扯,做了个不满意的表情,“他既然在这儿,你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我们的吸血鬼无比欣慰的递出了一个,你懂我的眼神。

    “我有其它事情要说。”本杰明拨弄着餐盘里的东西,这点细节还是提一下吧,因为有点反常——他拨开了肉类,“丝贝拉告诉大半情况了,我也懒得重复。还有小点,是意外。”

    扎克脸上有了好奇的表情,“你这么长时间才回来的原因吗?”

    本杰明点头,“我想,你不会想让外人听,所以刚没提。”自然是指刚走的莫尔曼了。

    本杰明继续拨弄了几下食物,把最后一块非肉类的东西递到嘴里,放下了餐盘,“在巴顿边界,和其它狼人战斗的时候,我中了……”

    电话响了。

    本杰明扯了扯嘴角,说完,“幻术,瑞默尔的幻术。”

    扎克的眉刚有挑起的动作,本杰明已经站起,端起了他不再吃的餐盘,“你接电话,我去让爱丽丝再做点其它的。”走……

    “呃……”扎克看着本杰明走向了东侧,按照曾经格兰德办公室的参照物方向,正确,但现在,错误的方向,“本杰明,那边是展示厅。”

    本杰明原地转了圈,挑着眉说,“我知道。”

    扎克笑着晃晃脑袋,这真不丢人,扎克也犯过这错误,还记得吧。

    “格兰德……”接起了电话。

    “是我!寇森!”听筒中声音很急切,“兰斯跟我说了,‘将军’……”

    扎克可以理解这急切,但,“他现在不合适出现,寇森警探不要打听了,为了他的安全。”

    “我知道,我知道!”依然是急切,“只是……呃!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安全吗?我需要见他!我有太多事情要……格兰德先生能安排吗?!你能确认他还活着,一定可以和他联系对吧!能帮我联系吗?!让我们先见上一面!我保证!保证一切以他的安全为先!”

    扎克抿起了嘴,他在思考,如果,让寇森把注意力放在东南部和‘将军’身上,是不是,这位警探可以强行拉着詹姆士,也把注意力从‘媒体关注的史密斯仓库’那儿转开?

    在寇森那边不停的、急切的催促和请求下,思考有结果了。

    “好吧。我看看我能做什么。”扎克这么回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