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2 格兰德2
    载着人类利普尸体的货车,还是回到了格兰德,我们的吸血鬼扎克并没有真的被一个只是声音够大、中气够足的怪老头命令到。

    老汉克在给了扎克一个重哼后,丢下一句“不管了!”负气的继续带着大丹犬在外面晃荡了,一时半会儿,他是不想看到这个糟蹋他名声的后辈了,因为扎克给出了两个不会把利普退回去的理由——

    首先,这并不算完全的清理人工作,格林先生要求了一场葬礼,唯一特别的是,这个葬礼要秘密进行。呵呵,这明明是扎克主动提出的,如今到变成……算了,扎克扭曲事实的本领,我们还需要惊讶么。继续,殡葬之家是也为活人办事的人,父亲要为自杀的儿子进行一场秘密葬礼,作为殡葬之家主人,*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扎克拒绝不了。

    然后,利普是梦魔,是异族,‘汉克,这是异族的事情了,我记得你不是清楚的表达过,你不想管异族的事情了么……’

    于是,老汉克连捍卫自己职业道德的心都没有了,一声口哨招了大丹犬,不想再看扎克一眼的背手走了。

    带着有些无奈的心情,回到格兰德的后院,扎克还没来得及催促詹姆士开了他自己的车赶紧离开,就发现了后廊上坐着的一排人。这让吸血鬼挑起了眉,然后露出了笑容,布莱恩终于醒了。

    扎克跳下车,“马修,外快。”一指后箱,顺便安排下工作,“去仓库找一副棺木和一块空白石碑……”

    马修迷茫的看着扎克,又看了眼本杰明,“哦。”老实的答应了。之前他得到的指令只是在北园随便挖一个坑而已。

    扎克也没多解释,“去的时候记得带本《圣典》。埋的时候读两段福音什么的……”秘密葬礼……

    边下达这指令,边走向后廊,那个穿着幼稚T恤的家伙全身开始不自然的紧绷、闪躲着视线,于是扎克扎克笑容也就越来越明显。

    这表明对方是莱恩,不愿意和吸血鬼接触的莱恩。试想如果是布莱恩的话,会怎么样吧。会和每一个知道自己犯错了的儿童一样。撒娇索要原谅。配上他那已经是成年人的身体,合适么?还好,这画面没有出现。

    露易丝从后廊上的长椅站起,走向扎克,正好,扎克抬抬手,“露易丝,我需要一杯……”在修补失败的魅惑之瞳产物之前,扎克准备先蓄力。而蓄力需要食物。

    “呃……”露易丝没有服从她老板也是她男友的吸血鬼的指令,而是出乎扎克意料的先来了个十分温柔的拥抱,顺便把刚抬脚上楼梯的扎克转了方向,“我们,先去那边聊聊怎么样?”

    扎克眨眨眼,露易丝每一次主动的亲昵举动都不是‘好事’,我们的吸血鬼在身体被露易丝搂着强行转向的时候迅速思考着可能,“要聊什么?”

    扎克感觉到格兰德中的托瑞多气息消失了。‘将军’不在了,是这个吗?“‘将军’呢?”被露易丝暧-昧-的搂着。往仓库走的同时,扎克问。

    “哦,你们离开没多长时间,他就走了,带了四罐食物和一些衣物,恩。还有一些现金。”看来不是了,露易丝完全是边想边回答的,这表示没有准备,而她既然敢就这么把扎克拉走单独谈事情,怎么可能会是没有准备的事情。“恩,还有那辆吉普。”

    “这里就好。”扎克站住不动了,看方向,露易丝是想把他带到本杰明的仓库中,好好的、单独的谈事情。但扎克不准备让露易丝这个聪明女人得逞,弯着嘴角,看了眼后廊上神色都开始不自然的一排人,“就在这里说吧。”

    “呃……”露易丝下意识的看了眼后廊的方向,这和她设想的一边用自己的女性优势分散扎克的注意力,一边说很可能会让扎克生气的计划不同——太阳还挂在天上,格兰德中的所有人都偷偷的瞄向这后院中他们所站的位置,即使是露易丝,也还不至于敢做任何‘出格’的举动……

    “不如就先从为什么爱丽丝这么紧张,而瑞恩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说起吧。”扎克挑着眉,给出了提示。

    “我看不见瑞恩。”这句话是下意识说出来的,还带点烦躁。

    扎克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将军’才刚走,露易丝因为扎克做出后裔却不是她而敏感的心可能会由此发酵,看向露易丝,“露易丝,我把选择权给你……”

    露易丝迅速的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也看向了扎克,摆了摆手,“你先保证不要生气。”

    从旁边走过、帮马修搬墓碑的本杰明对扎克耸耸,耳尖竖起,毫不掩饰他的偷听行为。扎克无视了,“我保证。”

    “帕帕午夜在你去磨坊的那几天——赫尔曼和磨坊合作的时候,你带着布莱恩的那几天,找上爱丽丝了。”

    扎克先是沉默,然后马上转身走向后廊,现在不是生气这种事情为什么没有通知他的时候,而是去确认格兰德的妹妹——爱丽丝是否安好!

    露易丝会错意了,没什么用的拉着扎克的手臂,“哎,你保证不生气的!”

    “我没有。”扎克回答,同时看向爱丽丝,仿佛爱丽丝也会错意了,扑到了墨的怀里。扎克皱皱眉,被人误会的感觉并不好,但他还是止住了脚步,看了眼露易丝,然后朝本杰明一侧头,示意很明显。

    本杰明也已经没有偷听的调笑表情,随手把空白的墓碑丢给马修,走向了后廊。

    “哎!本杰明……”

    “没人生气,我们只是想确认爱丽丝没事,你继续吧。”扎克无奈的对露易丝摇摇头,“帕帕午夜怎么找上爱丽丝的。”

    “哦,哦。”露易丝似乎还是不确定,看到本杰明走上后廊。挤掉了幻人,安慰的拍着爱丽丝肩膀才放心,继续了,“《库克厨房珍藏版》录像带,寄来的时候是以‘忠实观众幸运礼品’送来的。”

    扎克挑了挑眉,又是录像带。

    这见鬼的帕帕午夜。录像带中很好玩儿吗!

    “爱丽丝看的时候,帕帕午夜就出现了,而你和本杰明都不在……”扎克在磨坊,本杰明在纽顿漫展。又是这种情况!

    “为什么没有通知我。”格兰德到磨坊,20分钟车程,或者拨个电话,30秒?

    “因为。”露易丝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甚至,带着失望的情绪。“上一次帕帕午夜试图夺走格兰德的人时,你送出去了。”

    扎克张了张嘴,伊恩吗?是啊,上一次,帕帕午夜绕了一个大圈玩弄格兰德,就为了阿尔法的幼狼和扎克的伊恩。阿尔法倒是带回了幼狼马修,伊恩呢?扎克送出去了,亲自。

    等等!扎克的自我认知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露易丝这话的意思吧!帕帕午夜这一次试图夺走格兰德的谁?爱丽丝!

    “你以为爱丽丝之前问约翰还会不会回格兰德,是因为什么?”露易丝也摇起了头。“因为她不知道你这个哥哥会不会‘放’走她,但她知道那个好不容意才找到自己的亲哥哥不会!”

    扎克皱起了眉,“露易丝,你的话太重了,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露易丝继续摇头,“这不是我认不认为。这只是一个少女的‘认为’。”青少年和成年人差距在这里,思维的成熟度,“爱丽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事情,她只知道一件事,她不想跟帕帕午夜走。”

    扎克皱着的眉没有松开。“那就和伊恩的情况不同,伊恩想走,我尊重他的意志。爱丽丝不想走,我就会保护她不被人带走。”

    “尊重别人的意志是绅士的行为。”露易丝收掉了严肃的表情,“你想要一个少女去理解吗。”

    后廊上爱丽丝已经从墨的怀里转向了本杰明的怀里,带着哽咽的说着同样的事情,本杰明的回复很简单,“那我就再次撕了帕帕午夜。”

    简单明了,这才是一个少女能够理解的行为。而不是扎克的‘尊重’。

    扎克转开了视线,也展开了眉,但心情并没有怎么好,“继续吧,这几天,爱丽丝的心情稍微好了点,发生了什么对么。”

    扎克还没有意识到这和布莱恩有什么关系,不急。

    “帕帕午夜消失了,从录像带里。”露易丝也换了语气,“从丝贝拉的结界展开后,一卷录像带烧毁了,剩下的爱丽丝检查了很多遍,都没有再发现他的踪迹。”

    “记得提醒我为这件事感谢丝贝拉他们。”也不知道扎克这话有多少诚意,没预兆的,扎克开始对着空气挥手,“瑞恩,你想继续被困在瓶子里么,不想的话就不要在我旁边叫。”

    因为瑞恩在旁边没安任何好心的‘提醒’扎克,“看,黑女巫就是黑女巫!背着你就是会想这些!你以为你们有多少感情!她就是自己现在太弱,利用你们保护自己而已!所有黑女巫都这样!而且你女人漏了一段!他们还背着你干了……”

    露易丝是听不到了,但她显然也不准备帮瑞恩增加存在感进行询问,只是拉下了扎克挥动的手,提醒和自己男人,和她聊事情的时候请专心,“在帕帕午夜消失之前,还有件事,关于莱恩的。”

    扎克看了眼后廊上的莱恩,示意露易丝继续。

    “莱恩醒过一次,你刚回来的时候给莱恩放了录像带,记得吗?”

    扎克点头,他还记得之后他就出门了,格兰德又一次没有人保护。他皱起了眉,“帕帕午夜出现了。”

    露易丝点点头,“他让直接压下了布莱恩,让莱恩出来,并告诉莱恩离开格兰德。”露易丝的语气开始有了些无奈,“当时爱丽丝发现莱恩看到了帕帕午夜,更多的再紧张事情暴露,或许根本没有思考清楚……”

    扎克叹了口气,“第一反应应该是不能让莱恩传出帕帕午夜出现在格兰德事情吧。”回忆一下,事实是否这样(XXI卷14章)。扎克还是有了无奈的语气,“特别是不能让我知道。”因为刚不是说了,在少女的思维中,扎克的‘尊重他人意志’,可没那么容易被认同。

    露易丝思考了一下,点头了,“然后知道了帕帕午夜希望莱恩离开格兰德,选择就很明显。”露易丝抿了抿嘴,“让莱恩回去,放布莱恩出来。”

    扎克思考了一会儿,脸上有了肯定的表情,“这是对的。帕帕午夜希望什么,我们就不希望什么。”扎克在调整他那绅士作风,往本杰明的作风上靠,毕竟,这才是能给爱丽丝安慰的行为,不是么。

    露易丝缓缓的松了口气,扎克认可了,那就简单了,“然后其实爱丽丝比你更早知道布莱恩的药是让莱恩沉睡的原因。”

    扎克撇了撇嘴,也有放松的表情,至少爱丽丝用的不是巫术的方法,“那上一次莫尔曼送布莱恩回来,我不记得有准备多的药……”扎克想到了点什么(XXII卷6章)。

    “呼。那次很险。”露易丝尽量用了轻松的语气,“你就在地下室,莱恩在莫尔曼的车里试图逃跑。”露易丝也顾不了这里就是后院了,手放到了扎克的胸前,“就发生在你的眼下,或者眼上~”

    扎克已经熟知露易丝的伎俩了,算了,配合吧,也放松了声音,“当时莫尔曼刚好被莱莉吓到了,爱丽丝动作很快,我还在好奇那天的早餐有点不正常。那今天呢?为什么莱恩醒了?”扎克挑了挑眉,“等下,先告诉我为什么莱恩睡了这么长时间。”轻松的语气完全没有质问的意思,真心是否这样就不知道了。

    露易丝不准备让扎克再往爱丽丝身上放任何注意力,“丹尼呗,我们都知道布莱恩睡着就什么事都没有,就都这么希望了。”于是幻人就实现了。和一次吃下太多有镇静作用的药又被吸血鬼的血保下性命没关系,人类的医学没有发生任何突破……

    扎克不准备评论这种为了自己的**而让人沉睡不醒的行为,相信我,扎克不想评论的事情很多,因为他是绅士,要尊重他人的意志……

    “现在,你们不这么希望了?”扎克倒是真心在疑问了。

    “不是。”露易丝撇了撇嘴,“莱恩说,梦魔利普说时间到了,把他从梦境中赶出来了。”

    扎克的一侧眉高高的挑起,然后转头,看向已经准备出发去墓区的马修,“马修,多念几段福音,再默哀一下,象征性的就好。”

    “哦。”幼狼老实的接受了老板的指令,发动了灵车。灵车以不正常的速度卷着尘土、冲出了格兰德的后院。马修是个糟糕的驾驶者,还记得这个吧,现在看来,他没一点进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