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3 后半夜
    大约在后半夜的时候,插在‘将军’四肢的上的木桩已经换了几轮,从最初的被完全的黑色浸染,变成了现在的暗红。‘将军’所躺的石台,原本流淌而下的墨黑血流也稍微有了点红色。

    但本杰明是完全不想进这充满吸血鬼血腥味儿的地下室了。躺在那儿的人是‘将军’不是扎克,本杰明没什么理由坚守在这儿。所以来回补充血罐的人成了丹尼,丹尼在这次把血罐放下的时候带来了个噩耗,“有四只羊要不行了,恩,我可能需要去南边的树林找一些鹿。”

    扎克抿了下鲜红的嘴唇,只能点头。

    换血是个比防止瑞恩越界还要持久的活儿,而且格兰德中还没人能帮扎克。要说原因,那就是逝者之血对吸血鬼的致命的原因。

    逝者之血之所以是吸血鬼的毒-药-,因为它和火焰一样,会蔓延,在吸血鬼的血管中像病毒一样的自我复制,将本该流淌于是维持永生的、拥有神奇的治疗效用的吸血鬼之血蚕食、转变成只会等待腐化、变质、发臭的死人的血。

    吸血鬼的灵魂已经没有用了,能够存在、活着的原因,就是他们神奇的血液。当着神奇的血液不再神奇了,吸血鬼也就可以和他们的种族自豪感说再见,成为一具真正的尸体了。

    就像扎克无法让一只铅笔或是木头重新长成树木一样(曾经麦迪森用这个做过比喻问吸血鬼血液治愈能力的极限),吸血鬼的血无法让逝者之血……恩,‘复活’。话说复活成什么,每一个血小板长出一个新的人么。

    不仅不能,这些已经完全超出吸血鬼血液治愈能力的东西会像个无底洞,勾-引-吸血鬼的血液不断像飞蛾一样的扑上去**。这是个致命的恶性循环。

    而‘将军’身上现在就在进行两个恶性循环,一个是插在四肢上的木桩,一个是在他体内还在可恶的蔓延自我复制的逝者之血。而唯一能够缓解这两个致命循环的,就是扎克在给‘将军’灌输的、干净的血。

    恩,大家做过那个神经病泳池管理员。没事就一边放水、一边进水的数学题不。就是现在的情况。扎克就是那个神经病,木桩就是用来放血的,只要扎克输入新鲜血液速度高过木桩将被腐蚀的死血放出的速度,当然。也要大于腐蚀的速度,‘将军’这个游泳池就总有终于被灌满的那一刻。

    现在么,已经半满了,‘将军’皮肤上如同尸斑一样的斑纹已经比他刚来的时候少了大半。

    为了让‘将军’自身的血液尽量少点动态,不至于被逝者止血腐蚀的太快。扎克命令‘将军’进入了睡眠。

    格兰德中可没人愿意在这个时间,到现在满是血气地下室来陪扎克聊天什么的,有点无聊的扎克开始观察起‘将军’带来的几根针。

    在‘将军’进入睡眠之前说这是对方用的武器,他本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上面涂抹了致命的东西,躲过了,但是最后还是被人插了一根。来之前先强忍着不适收集了几根,本打算回到酒吧自己靠食物补充抵抗一下,没想到抵抗不住,还是来了。

    扎克对此感觉很无奈,吸血鬼需要的知识他已经通过哺血(哺乳。就是之前扎克喂新生的‘将军’自己的血的行为,血中包含了信息)的方式全部交给‘将军’了,逝者之血的危险也传达的十分明确,真不知道‘将军’那侥幸心理是从哪里来的。大概就和某个喜庆的节假中,熊孩子非要把鞭炮往马桶里丢是一个道理吧。

    扎克看着这几根针一样的东西,除了对使用者给出够狠的评价外,没其它想说的。首先这玩意儿是银质的,然后它是虽然够细,但居然还是空心的,里面塞了附子草草籽(对狼人的。II卷),最后,外面抹的就是死人的血。

    使用它的人似乎明摆了就是要用这东西同时对付吸血鬼和狼人。那问题来了,到哪里找一个又有吸血鬼又有狼人的地方?答案放眼整个联邦。只有格兰德。

    “对不起。”居然有人来地下室了,是哈瑞森,“我本不想打扰你的,但……”他的视线落在了地面上,被暗黑的血流铺满的地面上,“这里太‘香’了。我饿了。”大家不用去理解食尸鬼的香是指什么……

    扎克张张嘴,从之前因为瑞恩而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之后,他就一直没什么功夫再关注这位刚复活的食尸鬼。

    先是虽然和丝贝拉在口头上扯平了,但丝贝拉实在不是个安生的妇人,加上扎克还是有点小自责的,下午的时间基本都在一边观摩四个女人拯救瑞恩,一边半安抚、半周旋。然后本杰明回来后又打算早早送走威尔士。于是一直忽略了哈瑞森这个包袱。

    “进来吧。”扎克晃了晃手,“拿个杯子。”意思是不希望哈瑞森趴到地上去舔任何东西,毁了他的衣服。

    哈瑞森一笑,很迅速的在摸了个杯子,蹲到了石台边上,接着从‘将军’身上的木桩上流下的血液。

    满的很快,哈瑞森将杯子靠上唇边,仰头。再低头的时候暗红的嘴角弯出了一个笑意,是满意的感觉。

    当然,满意不是对吸血鬼的血,前面说了那么多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他满意的是逝者之血,哈瑞森,是食尸鬼。

    扎克的脸色不自然了起来。

    哈瑞森的余光察觉到了扎克的变化,侧过头,稍微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暗红,“抱歉,我这种行为让你不舒服了吧。我虽然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我还是知道这些对你们吸血鬼是致命的。”

    对吸血鬼致命的毒-药-,是食尸鬼的美食,这个世界真奇妙。

    “没有关系。”扎克脸色的不自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惋惜,“我只是在惋惜,他……”扎克指了指睡眠状态中的‘将军’,“本可以保留这些血,存储住他遇袭的过程。然后传递给我,我就能知道是谁干的。但是现在。”扎克一耸肩,看了眼满地的黑血,一扯嘴角。“浪费了。”扎克的视线迅速转回哈瑞森,“不是说你在浪费。”

    “呵呵,我懂,我懂。”哈瑞森手中的杯子又回到木桩侧,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不继续浪费这些血。对吧,“我记得吸血鬼中,最擅长在血液中承载和接受信息的是魔宴的勒森布拉,你们托瑞多也在这方面也很擅长吗?”

    扎克摇头了,“托瑞多是能力最平衡的一支,什么都会一些,算不上擅长。”扎克皱了皱眉,他开始发觉自己相对客观的表述在这个情景不太合适,因为我们懂的,扎克差不多就能完全代表他的整个氏族了。这种时候,谦虚不好。

    扎克扯了扯嘴角,“托瑞多最擅长的是魅惑之瞳,不过我认为这是我们的教养和善于观察导致的交际能力出众的结果。”大概……是真的。

    “你太谦虚了,我记得魅惑之瞳是吸血鬼最难掌握的能力,人心思维是复杂的,揣摩当下的心情都很难了,你们托瑞多却可以无视人心,直接操纵记忆,完成对人心和行为的控制。这很厉害。恩,比冈格罗的变形、瑞默尔的魔法、布鲁赫的力量……都强大的多。”

    扎克挑起眉,看着接满了‘食物’的哈瑞森再次仰头,“对于一个不记得自己女朋友的家伙来说。你记得的东西,有点多啊。”扎克一歪头,“还很全面。”按扎克的风格,意思就是‘你的的赞扬,我受了’。

    “咳……”哈瑞森拍着自己的胸口,有些仓促的抹掉嘴边被呛出来的‘食物’。“我,我也觉得奇怪。这些知识类的东西我好像都记得,但是我自己的事情,我的经历,我都不记得了。”

    扎克侧了侧头,这大概就和也没听说哪个人失忆的人忘记了语言一样吧。

    “恩……”哈瑞森看了眼扎克,杯子重新回到了木桩侧,“上午的话,我们没能说完。”

    扎克的抿起了嘴,他发觉自己把话题带到自己不太想面对的东西上了。

    “他们都说让我问你,恩,比如,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哈瑞森的声音有些飘,“我是怎么死的……”

    “好吧。”扎克思考了一下即将说内容,“我不觉得这个话题适合太详细的讨论。”毕竟是死亡,扎克准备用最精简、最总结式的陈述,完成对他自己负罪感的掩盖,“我简短的说一下——巴顿来了一些猎人,你谨慎的自处,然后过于饥饿,准备来格兰德,我们这里找食物,但是在前往墓地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正从格兰德离开的冈格罗的眷属,你们发生了战斗,就这样。”

    “冈格罗的眷属?”哈瑞森眨了眨眼,脸色尴尬了一下,“只是个眷属吗?我一定是非常饿……”

    扎克抿住了嘴,他不准备评论哈瑞森已经有些歪斜的关注点。

    “呃……所以我是为了吃的……”送了一次命。哈瑞森抬着杯子接血的手抖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接了。

    短暂的沉默,在扎克就要以为这包袱就这么轻松的被放下时……

    “为什么,恩,我会和一个冈格罗的眷属战斗?”哈瑞森重新看向了扎克,用一双求知的眼。马上,他自己就摇了摇头,“我是找你们求助的,不是吗?他是从格兰德出去的时候遇到我的对吗?那我为什么要和从格兰德出去的人战斗,我……”哈瑞森全身都僵硬了一下,看扎克的眼神换了种表情,是怪异,“除非我是来偷食物的,我们,是,敌人?”

    扎克的脸色就更怪了,他现在完全不知道哈瑞森的逻辑是怎么进行的,这家伙难道已经忘了是格兰德复活了他吗?

    看哈瑞森越来越怪异的脸,而且身体越来越紧绷,趋于发力的样子,扎克一皱眉,“我们不是敌人。”

    哈瑞森的身体马上放松,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呵呵,我想也不是,你说过,艾米丽亚来这里找过我,如果我们是敌人,她应该不会来这里送,送死,是吧。”语气还是有点尴尬。

    扎克依然不想评论这逻辑,只是期待对方不要再多问什么就好,扎克至少不希望在现在这个不断失血的状态去处理哈瑞森的问题。

    可惜,哈瑞森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但是……”他又迟疑的看了眼扎克,“为什么巴顿有猎人,我要谨慎……我下午听你和那个丝贝拉提到了猎人,她似乎是头领一样的人物,你们的关系似乎,恩,还算不错,瑞恩,他儿子住在里面这儿,不是么。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和不知道你一个吸血鬼为什么能和阿尔法做兄弟一样。”他抿了抿嘴,“我,我想,我和格兰德,虽然不是敌人,但关系也不怎么样,对,对吗?”

    扎克意识到了,哈瑞森的逻辑十分清晰。

    “我,应该是,恩,不知道格兰德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格兰德和别人,比如那些猎人、冈格罗的关系,是个局外人对吧,恩……我大概,恩,是在什么可笑误会中,白白送掉性命的,是吧?”

    哈瑞森的话,已经可以算几乎完全正确了。但扎克实在无法点下这个头,对方是个刚复活的、失忆的家伙啊,他完全不需要这么有自知之明的,这是何苦呢。

    好在扎克也不用点头了,突然到来的‘意外’事情拯救地下室尴尬的气氛。打上引号是因为曾用脚趾头预测过某些事情的我们,不会觉得有多意外。

    先进入地下室的是幻人丹尼的彩光,光点急速的跳动着,“我在树林里发现了他们,他们也在猎捕动物……”

    两道黑色影子歪斜冲进了地下室,奋力拍打着翅膀的两只蝙蝠,抓提着另两只被灰白尸斑覆盖的蝙蝠,人类的声音诡异的从在空中晃荡的两只身上发出,“托瑞多,救救他们!”托马斯.冈格罗留在别墅的四个后裔!

    现在不是思考其它任何东西的时候。

    扎克一招手,“哈瑞森,帮忙。”推着‘将军’的身体,挪出一些空间给在空中上下翻动的冈格罗,“丹尼,叫醒本杰明,我需要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