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4 贝奇的某旅馆
    即使是对夜‘热情’的贝奇,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也会稍微冷静下来。七彩的霓虹也不再招摇,为这些招牌门后所发生的事情提供些许隐秘的安全感。

    夹在两个还可以辨认出是酒吧招牌中间的暗黑小巷中,隐约可以看到最里面立了个旅馆的牌子。还是个按钟点收费的旅馆,它真正的营业方向,应该已经很明显了。

    还有更明显的。

    一个中年男人对着身后的一堆浓妆女人招招手,引入了旅馆,“二楼左边第三个房间,声音小点。”男人站回了招待台,他就是老板了。他皱了皱眉,也不知道心中是在想什么,“那人,不喜欢吵闹。”</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br="">

    浓妆的女人们,好吧,一堆站-街-女们相互看看,丢出了个不屑的眼神。如果不希望吵闹,干嘛一次要这么多。注意,是一堆,“你确认那人拿的出钱?我们这里有14个人。”

    男人懒得回答,指着楼上,“二楼左边第三个房间。”

    女人们不多说了,相互看着,整理了一下妆容,涌上了楼梯。

    二楼左边的第一个房间,对,第一个。

    在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完全黑暗的房间中,罗伯特靠在乔治娜嘴边的手腕收回,皱着眉看着她皮肤上稍微淡化了点的灰色斑纹,“感觉怎么样了?”

    乔治娜躺在,不,是被钉在被墨黑的血浸染的床上,眼神涣散,也可能只是眼白上的灰斑分散了我们视觉上对瞳孔的注意力,“好一点了。”乔治娜的声音有些艰涩,显然她正处在痛苦中,“但我还是能感觉到我的血在被侵蚀。”

    所以在格兰德扎克。在为‘将军’和帮两只冈格罗换血的时候,这个小旅馆的二楼某房间中,罗伯特在为乔治娜做同样的事情。

    恩,我们十分清楚的知道,‘将军’连碰都没碰到罗伯特,那么造成现在这情况的。是冈格罗们。在被我偷懒略过的、发生在南区伊克斯顿南边的遭遇战中,两只魔宴托瑞多,对四只冈格罗,双方打平,各伤一半。

    “保持血流静止。”罗伯特嘱咐了一句就走向了门口,旁边房间的敲门声,和杂乱的脚步声已经在外面响起,‘补给’来了。

    推开门的罗伯特在走向第三间房的同时,目光扫了一遍门口堆站的女人们。他失望了,又是这样的‘货色’。

    这样的货色,没有一点贬低的意思,因为指的不是对方是街女,而是其它东西,慢慢看。

    罗伯特虽然无奈,但双眼依然变的赤红,拨开了堆在门口的女人们。“我不喜欢光,也不喜欢声音。进去后不要开灯,并且保持安静,不要相互说话,我不喜欢我要找的人相互讨论。分开,坐着、躺着、站着,随你们。我会一个一个‘找’你们。”

    “啧。”不太耐烦的声音,从不止一个的女人中发出。不过满足别人的要求基本上也就是她们唯一的工作要求了,她们也没什么好拒绝的,对吧。倒是有人好奇的撇了眼罗伯特出来的房间,猜测着大概那才是真正进行‘正式交易’的地方吧。

    黑暗的房间中。脚步小心的移动声稳定下来后,就没了动静,她们十分遵守对方的要求。可以认为是职业品质,也可以认为是对方在提要求时那红色眼睛作祟,随大家喜欢着选吧。

    在漆黑的空间中各占据一小块地的女人们,大概在腹诽这奇怪的客户到底在打什么注意、以及一个一个来?那什么时候才会轮到自己的时候,罗伯特已经贴到了这样想着的女人们的身前。

    快,既是表达罗伯特来的快,也是表达罗伯特离开的快。刚被光临,都以为自己成了14个中幸运的第一个时,连对方的腰带都没摸到,就脖间微凉,意识恍惚的发现对方已经离开了。

    女人们还在迷茫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黑暗中的两点红茫吸引了她们的注意,“按我要求的那样等着,一段时间后,我会再过来。”

    开门,走廊的灯光在门前映出一男一女的背影,然后马上关闭,恢复黑暗。黑暗中的女人们扯起了嘴角,腹诽着被带走的女人,原因应该懂吧,每一个都以为自己是第一个,然后没被挑上。

    至于真实的原因么,走廊上的罗伯特已经推开了贴着自己手臂的女人,“你可以回去了。”一张钞票已经夹在手指间递给脸色有些怪异的女人。

    “呃,你什么意思?”女人皱着眉,迟疑确实是有,但还是很迅速的先收了钱。

    “没什么意思,你已经用不了了。”

    呃,罗伯特对一个站-街-女,说出这样的话。

    “操-你-!”女人推开罗伯特的同时给了他一个中指,她大概是想很有气势的甩头就走。但是,她只完成了甩头,刚迈出一步,身体就虚软的靠向了墙壁,有些狼狈的软靠在墙边。

    罗伯特摇了摇头,转开了视线,走向了乔治娜所在的第一个房间,“你应该好好把自己的妆卸掉,看看你自己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

    依然,罗伯特居然对一个站-街-女,说出了这样的话!还是刚给了他一个中指的站-街-女!

    “操-自己去吧!”女人推着墙壁,勉强的站直,有些喘的说出了这一句,走了。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听罗伯特的‘忠告’,其实她应该听进去,因为如果她照做了,就会看清楚真正的自己,现在完全掩盖在隆重眼线、眼影下的眼圈已经深陷、乌青;被腮红晕染出饱满的脸颊已经凹陷;被粉底涂抹而变得光滑的皮肤其实已经干枯、毛躁……

    看她下楼的那虚浮的脚步吧,她的身体已经严重贫血。

    而这贫血,可不是罗伯特刚才那‘快’速的光临造成的。罗伯特看到她们第一眼就分辨出了,这些女人,已经被‘用’过了!她们已经是贫血的状态!

    重新回到乔治娜所在的房间,罗伯特的眉已经皱起。他没有多耽误时间。迅速划破了手腕,靠到乔治娜嘴边。

    现在的情况实在非罗伯特所愿!

    如果不是乔治娜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无法在支撑他们重新选择落脚点,罗伯特一定会离开贝奇!

    对!巴顿中被罗伯特认为三个适合他和乔治娜隐匿地方,在东南部,他们遇到了一只新生的托瑞多,在伊克斯顿。见鬼的遇到了四只冈格罗!

    最后,在实在不适合乔治娜这样女孩儿呆的贝奇,他遇到了……哦,不,还没遇到任何东西,只是遇到了被这东西吃剩下、‘使用’过了的站-街-女而已。

    被使用过后的症状是贫血,那么这在贝奇的‘东西’,能是什么?是吸血鬼。

    这一次,大家别用脚趾想了。用聪明一点的手指数一下可能出现在巴顿的吸血鬼吧,想想,这在贝奇的吸血鬼是什么身份。只是想到了也没什么用,我们告诉不了扎克。

    一边感受着自己血液被乔治娜汲取,一边尽力保持冷静罗伯特感觉到了无奈。本就陌生的巴顿,在他心中变的更陌生了。曾经的他到底是一个多么糟糕的猎人,现在似乎走到哪里都能碰到吸血鬼的城市,在曾经。他还天真的以为这是个只有阿尔法的城市!

    “你在想什么?”乔治娜的身体并不能动,她挪着下巴。顶开了罗伯特的手腕,导致的结果就是整个下巴被鲜红污染,配上她被钉在床上的造型,整个画面让人不舒服。

    罗伯特重新挪回了手腕,按回乔治娜的嘴边,“别说话。吸我。”(*对不起,我想不到更合适的说法。*)

    “这没用。”一直对罗伯特的任何话都表现服从的乔治娜居然再次顶开了手腕,“太慢了,而且我能感觉到,每进行一次。你就虚弱一次,你的补充根本不完善。你应该趁着现在出去猎食,好好补充,这样拖着,白天我也恢复不了,你也在虚弱状态,要是在白天遭遇在贝奇的吸血鬼,我们就真的完了。”

    罗伯特紧皱着眉,乔治娜说的完全正确,“但是……”

    “没有但是了。”乔治娜闭上了眼,“我是不可能体会你所描述的、其它吸血鬼在中了逝者之血后的情况了,但我自己感觉我还能撑一段时间。”乔治娜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虽然很难受,但是我还能够控制自己的心脏,静止血液流动,逝者之血的侵蚀没有那么快。”

    罗伯特勉强弄出了个微笑,“成为魔宴托瑞多,还是稍微有点好处的。”

    乔治娜没有回应,可能是难受中无力回应,也可能只是单纯的不想回应。

    罗伯特抿了抿嘴,他在思考。并非乔治娜说的那样,他非要出去猎食。如果楼下的那个中年老板有能够感知血液的能力,或者,稍微愿意多上点心,不要只在街边找这些‘品相廉价的货色’,罗伯特给乔治娜的换血就能补充的很完善了。

    但显然,那个现在在柜台后打盹的中年老板并没有这种能力,也不可能会对自己一个钟点旅馆的客人多上心。

    罗伯特还可以就在这间旅馆就地取材,可以算是对贝奇的赞扬吧,这间被卡在黑暗小巷中的旅馆,生意还是不错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罗伯特也可以感受到客人的更替频率正在降低,大概在接近天亮的时候,这间旅馆也就完全歇业了。

    到时候罗伯特就没有品相好的食物储备了,还是要靠那些被放在其它房间的女人,虚弱的拖着。

    “那,按你说的做。”罗伯特做了决定。

    他很快起身,在窗边拨开了窗帘,看了眼天色,预估了一下时间,开始了行动。

    “小心点。”乔治娜还是做出了提醒。

    “不着急。”罗伯特放下窗帘,“我还要准备一下。”

    他先是去了第二、第三个房间,先后送走了两个房间中脚步虚浮、并对着他竖起中指的女人们,然后去了一楼,弄醒了那个在柜台后打盹的男老板。

    “我需要能够密封的瓶子。”赤红的双眼这么说,“大量。”既然了猎食,好歹是高级的灵长类生物对吧,罗伯特知道储备,“你帮我最快的弄到,我包下你的旅馆,整个白天。是不错的交易吧。”强调,钱包中钞票已经开始往外抽。

    “呃,是不错。”

    不错个屁,这是一次性利益的加班,如果加班是不错的话,那为什么要自己当老板?!

    只是这男的的大脑暂时是转不过这个弯儿了,存储为记忆的基本认知,已经被赤红占据。有句话怎么说的,你不认识、不理解、做不出的东西,背下来,以后直接用就是,管什么对错。

    大家千万不要认为罗伯特这样使用魅惑之瞳是很厉害,难道没发现罗伯特的魅惑之瞳一直都是命令式的告知么。

    打个比方好了,告知你背下1+1=3这个等式,然后命令你马上的考试中就这么用的人,厉害吗?不,这不过是一次魅惑之瞳最简单的短期记忆植入而已。

    而让你真的认为1+1=3,还信誓旦旦的觉得自己完全理解了这个等式,主动放到知识那里,然后高兴的在考试中放肆使用的人,才厉害。

    前者在某一时刻,有另一个人告知你1+1其实是等于2的时候,罗伯特的魅惑之瞳,就失效了。现在要是有个人告诉这个老板,‘你蠢啊,你明天白天要在这一直呆着看住这个客人!你就是他一专属服务小弟!你开这钟点旅馆就是为了赚这个?’这魅惑之瞳,就废了。

    而后者,在任何时候,有别人告诉你1+1的真相时,你却在撸袖子准备揍对方这个蠢货。

    例子不是没有,薛帕德,扎克一句在流浪汉群中、魅惑之瞳下的‘诚实的活儿,诚实的收入,生活还是有点希望的。’甚至并没有什么植入任何目的性的记忆,就让让他们成为了找到工作要特意来感谢分享,还要赠送礼物的朋友。罗伯特的这些,能成为什么?一次让人不愉快,只能靠金钱来补偿的交易而已。

    还有不怎么美好的例子,记得凯尔在向扎克讲述他的记忆恢复,对破除扎克魅惑之瞳效果的泰勒,所流露出来的恐惧么。

    至于这个更厉害的人,我们的吸血鬼扎克,现在正抹掉嘴边的血迹,感叹曾经圣主挑选出十三氏族的标准,真是让人醉。

    扎克已经对哈瑞森直说过了,托瑞多并不是擅长通过血液承载和接受信息的氏族,冈格罗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的能力大概是全部集中到变形上去了。

    从两个有幸没有被逝者之血伤到的冈格罗血中,扎克得到了一段冗长混乱的音波图像,扎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看’这段信息。

    两只冈格罗对此的解释是,“呃……我们是用蝙蝠的形态战斗的……”(未完待续。)<//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