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1 特权
    “决定了吗,伊芙。`”被午后的阳光笼罩着位于西区西南部的威斯顿学院初中部外,利迪娅拉着伊芙问。她有点失望的样子,因为这里不是帕克小学,是在西区。记得初来巴顿时,伊芙是决定在北区上学的,想要在北区接触巫师,研究改变世界法则的知识,但现在显然是放弃了。

    “决定了。”伊芙看着校门,“阿尔法警告过我巴顿的巫师,加上昨天月华和百影已经给了我想要的东西,不需要去北区了。”

    今天是周二,昨天是爱丽丝她们去北区帮萝拉的日子。看来除了爱丽丝在社区大学偶遇韦斯特女士外,黑女巫和瑞默尔的谈话也有了些进展。

    “这还不确定吧。”利迪娅抿抿嘴,她的失望可以理解,如果伊芙在北区上学,她能有更多的机会和巴顿的政治上层人物接触,在西区,就终究还在家族的眼皮下,自由少一些,但她显然不准备说出这属于自己的小心思,“那两个黑女巫只说了结界的研究笔记在爱丽丝那里,她们有机会阅读,但可没说要给我们,让你学习。”

    “这就够了。”伊芙也皱皱眉,显然在自我劝服,“你没注意到昨天爱丽丝的态度吗,我试图以瑞默尔对阿尔法的平等立场讨论海妖和博依森的问题,她却在一直闪避,说阿尔法只是通知我们这个消息而已,要做什么根本不关心。”

    利迪娅抿抿嘴,有点不爽,“所以阿尔法根本没诚意和我们合作。”

    “是,他根本不想展露任何需要我们帮助,或者想帮我们的姿态。”伊芙摇摇头,“前天晚上,我的犹豫,也是这个原因,我不知道这个阿尔法想要什么,在我已经先低姿态展示了足够的诚意后。却依然换不来对方的真心。我感觉无力,瑞默尔的未来的重担让我太……”

    “伊芙!”利迪娅及时打断,“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她抿着嘴,有些自责的意思。“我和弗兰德当时都只想着这对我们瑞默尔有好处,都忽略到了这一点,你却想到了,你是个很好的领袖,不要多想。”

    伊芙拉着利迪娅的手紧了紧。精致的脸上露出点微笑,“好吧。我们还是很幸运的,或许阿尔法和她的女巫对我们瑞默尔是这种保持距离的态度,好在出现了月华和百影,虽然我还不知道对未来能否有帮助,但是就现在来说,她们至少可以充当我们和阿尔法那边的桥梁,你也看出来了,爱丽丝很需要成年黑女巫的教育。我们慢慢来吧。”

    “恩。”利迪娅也露出了微笑,“至少我们解决了沟通渠道的问题。”(不能乱给史密斯庄园寄信。瑞默尔和阿尔法的交流需要其它手段)利迪娅挑起了眉,“月华的那个魔法,你会吗?”

    伊芙笑了笑,“当然会,但你错了,她们使用的巫术,我们使用的才叫魔法。”

    “呵呵,只有使用者的区别吗?”

    “恩。”伊芙的心情似乎已经完全轻松了起来,拉着利迪娅走入校门,“不是。`幻化方面,更偏向魔法,是我们带到这片土地的技术。灌注入实物,保存和进行操控。是原本就在这片土地上诞生的巫术。呵呵,但四个世纪了,巫术和魔法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区隔了,也只能靠使用者来区分了。”

    伊芙的教导,利迪娅也就只能听着,同时注意到了身侧两辆停稳的车。下车的人分别是费舍家的寇迪和法尔肯家的姐姐夏洛特。

    新学期开始,大家都来报道了。

    夏洛特看到了伊芙和利迪娅,先跑了过来,自然的,身后跟着司机兼保安的小伙子,我们是不认识了。

    “伊芙!你也来了吗?”夏洛特很高兴的样子,“我以为你上五年级呢(小学)。”但马上她就笑着摇头,“其实,我都觉得你可以直接上高中!”

    看来伊芙无意中在在托儿所展示的多才多艺,已经彻底征服了这些同辈的孩子们。

    “我也想,可是母亲不让。”伊芙微笑着回答,随便丢开了利迪娅的手,给了个不适合出现在那精致小脸上的白眼,拉住了跑来的夏洛特。

    利迪娅无言,是她反复交代伊芙要表现的像个小女孩儿的,但一个好母亲,是不能允许自己孩子的谈话排除掉自己的,对吧,所以利迪娅还是加入,“寇迪怎么了?”利迪娅看着同时下车,却没有要过来打招呼的寇迪直接阴着脸冲向报道区,身后的谋生男人匆忙的锁上车门,小跑的跟在身后。

    夏洛特看了一眼寇迪,抿抿嘴,心情低落的一点,“今天是朗的葬礼,现在应该正在进行中,但费舍先生不让他去,还安排了新的人跟着他,他在生气。”

    “今天?”伊芙有些惊讶,“不是前天才找到尸体的吗?葬礼怎么进行的这么急……”虽然知道朗的葬礼会在格兰德,但在现在西区人的葬礼都会选考虑格兰德的情况下,这很正常,毕竟朗是寇迪的贴身人。可这不能说明葬礼会被举行的这么急促。

    在夏洛特的脸色瞬间苍白的时候,利迪娅轻轻的拍了下伊芙的后背,没那个小女孩随随便便就说出‘尸体’两个字!

    伊芙马上自觉,“抱歉,我并不认识朗。”意思是除了‘尸体’这个客观的词汇,伊芙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个已经没有生命的事物。

    “没,没关系。”夏洛特摇摇头,“我们一直都坐萝拉的车去托儿所,你不认识很正常。”没预兆的,夏洛特回头看着身后的小伙子(司机),“他是xx我的司机,xx这是伊芙·史密斯。”

    有人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被称为尸体吗?即使已经没了生命。没有吧。

    伊芙礼貌的像新认识的人点头行礼,还好不是古老的社交礼仪,利迪娅松了口气。

    “好了!”夏洛特晃晃头,重新调整了情绪露出了小女孩儿才会后的笑容,“不锁在这些了,我们走吧!对了,伊芙,你会上几年级?”

    “还没确定。`”利迪娅有了合适的插入的机会,“我和学校预约了考核测验。考核后才会确认伊芙更合适哪个年级。”

    “啊?”夏洛特眨眨眼,“还没上学就考试吗?你真倒霉。”

    伊芙只是笑笑。

    “在哪里考?我陪你吧。”夏洛特随意的摆摆手,“夏洛克也在报到,不需要陪他。我也没事情做。”

    “不用了。”伊芙很贴心的,看了眼报到区楼外拥挤的人流,孩子、成人蜿蜿蜒蜒排成队伍,“那边看起来人很多,你大概要排队等很长时间。测验对我来说没什么的。”

    “等?”夏洛特眨眨眼,“排队?”她的视线分明在看着那蜿蜒的队伍,“呃,我没排过队。”陈述,“我们不需要排队。”还是陈述,“这里是西区。”

    在伊芙还在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夏洛特已经重新挽起了伊芙的手臂,“走吧,这里什么时候来都行,陪你考试去!你啊!别考的太好了。一般般就好,然后和我到同一个年级呗,我们可以当同学,哦,还有寇迪……”

    骚乱。

    “干什么!!”来自寇迪,“为什么要让!!你们明明先来的不是吗!!”

    小男生的叫喊从蜿蜒的队伍传到这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少,少爷……”不认识的小伙子为难的站在寇迪身侧,试图劝解。

    没用。反而是在引火上身。

    “谁是你少爷!”寇迪盯着试图劝自己的小伙子,“我不认识你!不要靠近我!”

    “我。我……”

    “你什么!走开!”寇迪是个难取悦的少爷,“回来!把注册资料给我!”

    十分难取悦——

    接过被整理的的文件夹的寇迪瞪着开始打乱排队,让开道路的人,“你们干什么?!让什么让!我要排队!不要给我让路!!”

    进退两难的人群不用为难了。因为从建筑内,有老师形象的成人走出,走向寇迪。

    对方只来得及给出一个微笑、弯腰靠近,或者把它理解成只是想和寇迪在同一个水平面上对话而已。还没能说出一句话——

    “你出来干什么!”寇迪冲着刚靠近的一张笑脸叫起来,“你不用工作吗?!里面等待注册的人不用管了吗!”

    笑脸变的僵硬,“有。有那个老师在里面工作,我,呵呵,我是来处理费舍先生的注册……”

    “寇迪!!”寇迪挥舞着手,“叫我寇迪!要叫我费舍先生就要听我的话!这不就是你们所有人的习惯吗!听那个费舍先生话(父亲)!!但你听了(我)?!我说我要排队!你出来是什么意思!让我,让费舍先生难堪吗!你这么虚伪那就直接叫我寇迪!”

    这边的的伊芙看了眼利迪娅,是提醒。寇迪的激动言辞,应该听的懂吧,请结合他在说服本杰明接受委托是说的关于西区本质的话,终究寇迪只是个孩子,费舍对扎克说的担心,是正确的。不管在本杰明面前展示了西区孩子多么不同之处的孩子,还只是个,孩子。

    此时需要一个西区成人的介入了。

    利迪娅皱着眉,走向那个方向。即使利迪娅作为史密斯周游联邦归来的妹妹,还没有拿到一丝西区人的真正权利,但至少是个西区家族的成年人。

    “费舍先……寇迪……”出来的老师应该是个学校的管理者,视线不自然的转向寇迪身边的小伙子,然后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朗,今天的寇迪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呃,你不是朗,你是……”

    “朗死了!!”寇迪使劲的喊起来!“朗死了!!”

    所有人的脸色难看起来。

    “死了!!”寇迪继续喊叫着,“今天就是朗的葬礼!!”

    “寇迪!”利迪娅原本的步行,变成了小跑,“寇迪!”

    本能的回头,寇迪通红的脸皱着的******一样,湿润的痕迹开始拖拉这张纠结扭拧的脸,“利,利迪娅……”

    利迪娅看一眼脸色难看的老师,摆摆手,示意赶快走,她来处理。同时继续跑向寇迪,“寇迪,我们去那边休息会好么。”

    “不,我不……”寇迪终于不喊了,喊不起来了,被抽泣的吸气截断了喊需求的气势,“我,我要注册……”

    “那我先……”老师伸出手,试图拿过被寇迪抱在胸前的文件夹。哎,这老师应该听利迪娅的。

    “我要排队!!”寇迪的鼻涕绝对甩到了这家伙的脸上,“凭,凭什么我要先!!凭什么,要为了,我,让,这些,人等!凭什么,我,优先!”

    气势是没有了,但话,依然让人无法回应。

    利迪娅已经跑近了,拉过了寇迪,皱着眉看一眼抹擦着脸的老师,“你回去吧,一会儿我带他来。”

    夏洛特似乎从一开始就没反映过来生了什么,此时才在伊芙身边身体僵硬了一下,拉着伊芙,往寇迪的方向跑,“伊芙!我们过去!”

    刚跑到半路,就被强行拖着寇迪过来的利迪娅抬手、改变了方向,跑回车前,拉开了车门,等人过来。

    “你们呆在外面吧。”利迪娅交代着还是一脸难看的寇迪的新司机,和夏洛特的司机,推着寇迪上了车,好在里面有两个女儿也在配合的把寇迪往里面拉,不然真没那么容易。寇迪是个胖子,别忘了。

    “寇迪!你怎么回事!”最先在车里激动起来的夏洛特,一边拉扯着纸巾丢向样子实在狼狈的寇迪,一边质问,“不就注册吗!你干什么啊!知道你因为朗不高兴,但和排队有什么关系啊!你神经病啊!”

    寇迪接过纸巾,没用,低着的头突然抬起,脸色实在阴狠,“夏洛特你个傻-逼-!”

    “你说什么!”大家知道女孩儿比男孩育早吧,虽然也就是初中这个阶段,但刚好就是这两人所处的阶段。所以夏洛特猛然从车座上站起的气势还是很恐怖的!幸亏伊芙拉住了。

    “你以为没关系吗!夏洛特你以为我们在西区为什么有那么多特权是因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家族!”

    废话。

    “特权怎么了!特权和你在这儿神经有关……”

    “你喜欢凯普勒萝拉口中的北区吗?!喜欢吧!你知道为什么吗?!”

    “是又怎么样!我又没说……”

    “那你怎么可能还喜欢这个西区!!”寇迪的气势回来了,瞪着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儿,完全不管利迪娅这个西区家族成人也在这里,“家族的特权有用吗?!是我们的吗?!特权是给我们父亲母亲的!我们什么都没有!”

    “你乱说!等我们长大……”

    “但是我们还没长大!!特权对还是孩子的我们是假的!北区高中的普通自由生活才是真的!!所以我们听到就会喜欢!因为我们都知道这里是假的!!假的!”

    “真的!”夏洛特握着拳,她的脑子大概错乱了,“我们不需要排队……”

    “你满足了?!不用排队?!如果你的xx(夏洛特的司机)死了,你能用你不用排队的特权去让警察找到真相吗?!你能吗!夏洛特!哼!告诉你!”寇迪抓起一坨纸巾,胡乱的抹在脸上,“不能!我试了!你得到的回答只会是一句‘我们已经按你父亲的要求做了’!”

    纸巾被丢在车座上,“所以这些不是我的东西不要了!什么优先,什么特权!老子不要了!”

    大概无关于车里生的事情,伊芙看着被寇迪丢弃的纸巾,抿了抿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