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9 要求和委托
    “……就感觉他们故意留着我。”办公室里的艾克端着他迟到的午餐,一边对扎克解释,“在西部医院的时候,我时常会有陌生的拜访者,他们介绍我为‘顽固的人’。”插着生菜叉子在眼前停了停,艾克脸色莫名怪异的剥掉生菜,插向牛排,“我感觉我就像个被展览的……”

    “你应该多吃蔬菜。”扎克撇了一眼,随意的提醒,“对肌肉恢复有好处。”

    “呃……”艾克犹豫了一下,“哈瑞森说……”植物还活着?

    “你是人类,不是食尸鬼对么,你不需要适应食尸鬼眼中的世界。”

    艾克顿了一下,眨眨眼,插向了生菜,继续了,“我感觉自己就像被展览的动物,作为——‘如果不配合,他们不仅有方法让你消失,还能这样,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生生证明。”

    扎克发现艾克是条理清晰的家伙,和詹姆士说的内容多是关于人类方面——你父亲人类中的叛国罪犯,对扎克的说的内容多是关于异族——魔宴对社会的掌控。

    扎克挑着眉,居然在真心感叹,“这方法,真的很让人刮目相看。”

    艾克苦笑一声,“是啊,有时候我能看到来访者的眼神从犹豫变成同情,最后变成下定决心。”

    “所以西部有兰斯将军那样的奇特的价值观导向。”吸血鬼的血可以救人的命,人类付出一点血让吸血鬼们活着,很划算的交易。“还有你这个**标本式的,恩,证明。”扎克看了眼艾克,“无意冒犯。”

    “没关系。”艾克只能继续苦笑,“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他们的叛国,我说不定会真心赞赏他们的整个体系。”

    “依然无法加入?”扎克笑了,对方说,只是赞赏。

    艾克摇着头。“赞赏就是极限了,这体系最大的受益者,不是人类,是吸血鬼。是魔宴。虽然看起来西部的社会,包括军方都在魔宴的笼罩下蓬勃发展,但也十分清晰,不对等的价值交换,早晚会爆发矛盾。今天可能只是我一个小小上校不赞成。明天,说不定就是一位将军,一位统帅,兰斯不可能在那个位置呆一辈子。”

    “但人类生命,太……呵呵,不一定能活到矛盾爆发的那一天。”呃,扎克帮谁的?

    “是。”艾克有点无语的看着扎克,“而我的事迹大概还推迟了这个矛盾的爆发。”一个拒绝兰斯将军,拒绝魔宴的人类上校,先被养着供人参观。然后真的挂了,有人想做第二的艾克么?

    “也不用这么悲观。”扎克笑着摆摆手,“你现在不在西部。”扎克指指艾克,“获得了新生,你可以重新开始。”扎克说的好没诚意,詹姆士回来后,两人的争执会继续,关于西部和魔宴的消息还要从艾克口里继续被拖出,重新开始,哼。没人那么好命。

    艾克无奈的笑笑,看一眼扎克。他其实在等扎克提问,问关于魔宴的消息。但扎克不会问的,现在这种被艾克找上主动分享消息的原因。其实还是昨夜和詹姆士的争执,艾克觉得扎克会希望他来解释一下争执的内容。比如,为什么魔宴和兰斯将军在向联邦北境走私军火。

    但扎克并不需要自己问对么,等詹姆士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会问的。

    “我……”艾克大概想试探一下。

    扎克一摆手,本准备说些打发话。但不用了,电话想了,扎克看一眼电话,做了个虚伪的抱歉表情,接起电话。

    “我需要帮手。”‘将军’开门见山,“那二十几个人很不听话。”

    扎克挑眉看着艾克无奈的离开办公室,“不听话?不该啊,他们宁愿在地狱呆着么?”

    “不是。”‘将军’的语气很烦躁,“你对了一半,他们的确急于复仇,但你还是忘了他们原本都不是我的手下,东南部的帮派一直就是互看不顺眼的状态,根本就没有相互尊敬一说,现在还是,他们不屑于被我领导!死而复生一次,让他们以为自己个个都是什么特殊的人物,我管不住他们!”

    扎克扯着嘴角,缓慢的重复,“你管不住他们?”

    ‘将军’被激了,“什么!你指望什么,我再杀一遍他们吗?!还是把他们都变成我的后裔?!”

    扎克对着空气摆摆手,“他们弄出什么麻烦了么。”

    “还没。”‘将军’调整的情绪,“但他们都去了警局……”

    “等下,去警局?”扎克皱起眉。

    “值得惊讶吗?!他们想知道混乱的时候,警方有没有尽责,帮东南部!我们虽然是帮派,但还是合法市民,知道么,他们想知道警方有没有抓住杀害他们的凶手!”

    扎克无奈点头的同时,‘将军’的声音小了一点,激动一下平缓一下,大概就是这个节奏了,“另外就是消除失踪人口的备案。之前警方不是做了东南部的人口清查么。”记得么,寇森带队的,詹姆士翘了,“他们现在凭空回来,需要去登记。”

    “而你趁这个时间打电话给我,一个殡葬之家主人……”扎克摇着头,“要求帮手,为你管束这些死而复生帮派家伙们。”扎克希望‘将军’能自觉退散。

    “哼。我需要一个原本就是我的人做副手,最好还是个有能力处理这种灵魂去过地狱家伙们的人!”

    扎克无奈于‘将军’的执着,“我去哪里给你找一个这样的人呢?”

    “给我塞斯。”‘将军’的语气阴沉下去了,大概是期望扎克自己开口,但扎克不识像。

    扎克的眼角抽了一下,“塞斯?”呃,那个被自己容器驱逐回地狱,现在还一点消息都没有的猎魔人恶魔么?我们还是从‘将军’的立场看吧,塞斯——经过诺的介绍,到‘将军’手下做小弟的家伙,然后被扎克和诺借走了几天,完成了个奎斯特的委托后,就脱离组织消失的家伙。

    “对,塞斯!”‘将军’十分肯定。“我的人都没有了,只剩这个新手,把他给我。”

    扎克高耸着眉,“我不知道塞斯在哪……”

    “少说屁话!”‘将军’提高了声音。“我看到塞斯了!在那个什么传承者的婚礼上!别否认!老子就想看你准备瞒多久,还非要我主动要人!”

    扎克眨着眼,这是真心真心的疏忽了,当初让‘将军’去参加婚礼的时候只想着给‘将军’这个托瑞多后裔一个出场机会,没想到……“呃。你早就发现塞斯了,现在才来对峙我?”扎克承认疏忽是回事,‘将军’那咄咄逼人的语气是另一回事。

    听筒那边居然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气软了下来,“我也不想的。你和诺曾经在聚会上开玩笑他跟着一个神父信教去了,我当然不相信。后来在婚礼上看到,虽然被一堆异族围着,但追上去质问一下他离开的原因还是有机会的……”

    扎克感受到了一种哀伤,无奈抿着嘴,‘将军’的情绪起伏有些让人无法适应。

    “可是。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去质问什么呢。如果他还在我手下,估计就在混乱中……我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他现在的生活算了。”

    扎克无法感同身受,“你现在还是开口了。”

    语气回归阴沉,“因为我去【骷髅头骨】了!”就在这通电话之前,看来‘将军’尝试过不找扎克的方法。

    ‘将军’需要一个管束从地狱回来的灵魂的方法,想到恶魔很自然,刨开和扎克关系密切的迈克那边,去求助【骷髅头骨】也很正常,“我本来是去诚心求合作的。恶魔什么的,管他的,能报仇就行!但猜猜他们给我说了什么?!”

    能是什么,塞斯的真正身份呗。

    “那……”扎克继续摇着头。“他们有没有告诉你,塞斯已经不在了,在神父那里,被你看到的是梅森。”

    “说了。”‘将军’很干脆的回答,“但我不在乎,塞斯还是梅森。都在我手下呆过,他不记得了我就提醒他!而且都是猎魔人对不对!对那些地狱回来的人都有方法控制对不对!我要他回来!就这样!”

    “【骷髅头骨】拒绝和你合作了吗?”扎克试图绕开主题。

    “别扯其它的!”先是警觉的排斥,然后是带着嘲讽的解释,“告诉你也没什么,斯高尔现在不在【骷髅头骨】,那帮家伙推脱老板不在,不谈合作!”

    扎克回忆了一下,这点他是知道的,斯高尔在监狱‘扩展业务’,“你应该知道,即使你这么找我要人,杰森愿不愿意,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不管。”‘将军’开始耍赖,“如果我管不住那二十几个人,我宁可把他们‘送’回地狱!塔姆和我总能想到点办法对付艾克斯!”

    “好吧。”扎克无奈的点下头,不是为‘将军’的复仇大业,是为了遏制艾克斯安保公司的进程——为了格兰德的新员工们(本卷,4),“我问问。”

    “那快点。”挂了。

    扎克无奈的拨通了教堂的电话,思考该怎么说,毕竟曾经在塞斯被驱逐,承诺梅森自由生活的也是我们的吸血鬼本人。

    但,意外的顺利。

    接电话的是迈克,“扎克,是为了‘将军’找梅森的事情吗?”

    扎克挑着眉说,“是。”

    “梅森已经准备好了。在路上呢,快到格兰德了吧。”

    “呃……你知道?”

    “‘将军’去找【骷髅头骨】的时候,那边通知克劳莉了,克劳莉让他们故意透露塞斯和梅森的事情的,然后就让我们这边准备了。”

    扎克皱着眉,克劳莉是什么鬼意思?但这自然不能对迈克开口,扎克曲线救国,“康斯坦丁神父没有意见吗?”

    “还好,神父也比较支持梅森锻炼一下,对了,另外,梅森还有个帮手,神父成功制造出的一个高阶恶魔,你可能认识。”那个斯隆练习剥离灵魂印记的对象,那个被说成没事可做的家伙,现在有一个工作了。

    扎克想到的自然是曾经被墨提醒,说有东西要出生的家伙,不算认识,只能说知道——布瑞尔的哥哥。好吧,扎克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没人介意,我也没什么可顾虑的了,谢谢,替‘将军’。”无奈。

    迈克是没察觉扎克的无奈了,高兴的回应,“不谢,帮你嘛,应该的。”

    扎克都懒得强调是为‘将军’说的谢谢了,“好吧,那就这样了,我等梅森来。”

    “恩。”

    挂了。

    扎克端着酒杯,有些无语的出了办公室,站在后廊上,一边赏雨,一边等待梅森的到来,五分钟过去了,梅森没出现,西区人的车出现了。

    溅起的泥泞刚扬起,就被雨水打压回地面,车门一开,萝拉露出一张不高兴的脸,刚要跳下车,被灰色带过,在雨中划过车与后廊的空间,站在了后廊上。

    萝拉愣了一下,没有感谢扎克的贴心,一挥拳头,“别再做这种……”在看到扎克一双赤红的双眼时闭了嘴。

    扎克对着在车里目瞪口呆望着后廊的司机小哥开口,“你什么都没看到。”

    萝拉看着自己的司机晃晃头、神色恢复正常,瞪向了扎克,“你对他干了什么?!”

    扎克懒得回答,“你来找爱丽丝的?她在二楼。”

    萝拉翻一个白眼,“我来找你的!我刚从帕克小学过来……”萝拉似乎心情不好,直接在后廊上长椅上坐下,“听寇迪说了你们接过他的委托……”

    扎克看了眼萝拉,神情怪异的看着萝拉拿出了一张一百多尔的钞票,“你在,干什么?”

    萝拉继续给扎克一个白眼,“随便告诉你,你们完成委托,得到的朗死亡的真相,比之前费舍先生给出的说法还让寇迪受打击!开会的时候他完全心不在焉的样子!”

    今天周六,萝拉口里的开会是指他们这些孩子都开学后,只能在双休重聚帕克小学,商讨项目的进展。至于寇迪的委托,不用解释什么了吧(上卷)。

    扎克歪着头,神情依旧怪异,他不喜欢萝拉拿出一张钞票所代表的意义,“我能说什么呢,真相是残酷的。”这句话的意思是,真正的真相更残酷,你们知道的,已经是格兰德包装过的‘真相’了,知足吧。

    “哼。”萝拉也不管对方意愿的把钞票塞到了扎克的口袋里,“现在,我想要真相,你帮我。”

    扎克看着自己口袋边,还露着一个角的钞票,眨眨眼,“你,是要进行委托吗?”

    “是啊。”萝拉的第三个白眼,“钱你收了,那我说了,我要知道文森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接受奖学金去上大学,而留在巴顿做体力劳工。”

    扎克没去碰膈着自己腰侧的钞票,看着萝拉,“为凯尔?”

    “恩。”萝拉撇过了头,掰弄手指头,“为了凯尔。”

    扎克抿抿嘴,大概就像现在把格兰德后院的泥地,砸的稀拉泥泞的雨滴,拒绝不了重力,应该,接受坠落一样,扎克也不能拒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