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0 开了个头
    扎克还是拿出了口袋中的一百多尔,还向萝拉,“收回去。”我们的吸血鬼并不是没有准备好这件事回到格兰德这里,不然也不会在昨天记下车牌了,但,不是像这样,“我感觉被鄙夷了。”

    萝拉的第四个白眼,“你是更想祖母用支票给你这个委托么。”

    哎呀,被说中了。

    扎克脸色略微尴尬的飘开视线,“呵呵,怎么会,你想帮凯尔,你是格兰德的朋友,我们帮你,应该的。委托什么的,呵呵,不需要。”

    “需要。”萝拉根本懒得接回扎克递还的钞票,第五个白眼给了空气,“我不知道文森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相。”她顿了一下,“不怎么好,我更希望是委托换来的结果,不是朋友帮忙的结果。”说完,第六个白眼给了自己,“你能听懂我说什么么?”

    扎克撇着嘴,思考了一下,点点头,“懂。”

    大概意思就是比如之前的寇迪,他不能接受朗是意外溺亡,却必须要接受朗是欠下毒资被谋杀,前后两者的区别就在一个别人告知的,一个是自己花钱委托得到的结果。

    扎克收回了钞票,算是接下了,这呗开启的‘一百多尔友情委托’,注定是无法阻止了,“凯尔怎么样?”

    “不知道。”萝拉的表情又烦躁起来,“昨天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理任何人,不和任何人说话。祖母和父母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担心凯尔又和上次那样,推开所有的身边人,最后……”她甩了甩头,瞪了眼“所以我要弄清楚文森怎么回事,然后,然后……”萝拉眨着眼,看来她自己也不太清楚然后什么。估计这次跑来格兰德也更多的是冲动。

    “然后你就至少知道该怎么帮、开导凯尔了,不会像上次那样只能去收集‘青少年心理辅导’的小册子。”扎克帮萝拉补完。

    第七个白眼。扎克自找的。

    “你准备怎么帮我查文森?”萝拉用超不耐烦的语气问,随便接过出来的爱丽丝递过的零食,给了一个‘等会儿跟你说’的表情。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扎克摆摆手。“你们可以上楼玩儿去,我还有点其它事情。”

    萝拉一撇嘴,拉着爱丽丝跑了。别管他们了,因为扎克终于看到梅森撑着一把破黑伞,缓慢的从西边穿过来。

    扎克皱着眉。看着梅森的满脚泥泞,“你走过来的?”

    “恩。”梅森本还犹豫了一下,被扎克直接拉上了后廊,收起了雨伞,“教堂那边只有神父一辆车,我开走他就没车用了。”

    “还有一个人呢?”扎克张望一下,没看到同行的恶魔。

    “这里。”梅森抬手,露出了手腕上的手链,银色十字架吊坠上有一颗比例略大的珠子,“布利兹。”

    仿佛墨染上了纸张。铺展的浓郁黑雾化为人形,隐约可以看清面容。对方朝扎克一点头,还给了个友善的微笑。

    扎克回礼,但对这家伙也没什么可说的,继续朝向梅森,“你确定了要回‘将军’那边吗?”

    “恩。”梅森抿着嘴,“在我记忆中,‘将军’对‘我’还不错,回去也没什么吧。”

    “你有塞斯还在的身体中时的记忆了?”扎克挑起眉。

    “一些,偶尔突然跑出来。感觉做梦一样。”梅森神色怪异的摇摇头,“可能要麻烦你送我们过去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将军’解释,恩。那个,我可能和他认识的塞斯不太一样。”

    “当然。”扎克实在不知道该表达什么,指了下后廊的长椅,“坐一会儿,我打个电话。”

    梅森听话的坐下,扎克则直接走向展示厅的后门。他说的电话不是要给‘将军’打。反正马上要过去的,干嘛重复。扎克要打的是市民热线,所以用格兰德的对外工作电话。

    接通音响了半分多钟,才被接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市民。”

    有些急促的接线员声音响起。扎克可以理解,安东尼说了,竞选办公室正式成立,又在准备第一次民调的工作,想必许多市政府的工作人员都被抽调,“我想反应一次……”扎克表演的很自然,“举报,我要举报。”

    “您要举报什么?”

    “恩……”扎克在扮演一个尽量试图清晰条理的、不满的市民,“我,那个前几天在西区的原格兰德殡葬之家墓区,拍下了几台,那个,游戏机。”

    “是李斯特集团在西区西南侧的规划商业用地吗?”哗啦啦的纸张翻动中,听筒中的接线员确认。

    “呃,是的。”演全套的扎克对着空气点头,然后不耐烦的对着空气摆手,“但主要不是那个,是后来。”

    “哦,先生您继续。”

    “东西送来了,昨天送来的。”扎克听着听筒那边的不停的翻页和记录声,“送货的时候,我家里有几个客人,恩,重要的客人。”

    听筒那边没反应,在等重点。

    扎克是个合格的,烦躁的市民,“重要的客人!”强调一遍。

    “我听到了先生,请继续。”

    “送货的工人打了我的客人,我的客人还受伤了。”扎克一边说,一边啧着嘴,一边听那边的翻页和记录声停了一下,应该的,打人了,“你们送货的人没有道歉,没有任何表示的就走了!”

    “先生您先冷静一下,您能提供更详细的……”

    “我记下了车牌!”扎克报了串字符,“我要求你们处……”扎克对着空气摇头,“不!我还要求亲自来道歉!我的客人或许够宽容,不想追责,但我不想!”

    “先生,请问能提供下您客人的资料吗?我们这边并没有接到肢体冲突的……”

    “你有没有听啊!”扎克十分烦躁的对着听筒吵,“我说了我的客人是,是……很重要的客人!而且他们不想追责!我想!”

    请感受扎克不停强调‘重要的客人’和‘客人不想追责’的意义。

    “呃……”接线员似乎有些迷茫,“先生请冷静,我们这边并没有接到关于肢体冲突的事件报告,如果先生您说的是真的。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您能提供更详细资料吗,方便我们调查?恩,我能看到这边,先生您的电话是南区……”

    “你在干嘛?!”扎克在表现警觉。“我以为这个市民热线是匿名的!”

    “是,但,先生你说发生了冲突事件,还出现了伤情,我们这边却没有报告。可能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在刻意隐瞒,为了查清楚事件给您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我们这边希望先生您能够配合我们进行更彻底的调查……”

    “呃!不和你们说了……”扎克摔回电话。

    因为雨,导致不能出门遛弯儿,只能在展示厅发呆的老汉克,抹布一样的脸的瞪着扎克。

    扎克笑着摆摆手,“没事儿,被他们打来直接挂掉就好。”

    老汉克重重的啧一声,起身决定换一个地方发呆。

    萝拉的百元委托算是开了个头,不要觉得扎克干了坏事。文森揍了凯尔,这是事实,不管文森那边是什么心态,追责这件事的不是巴顿家族,是‘匿名’市民,他应该感到幸运。

    扎克回到后廊上拍拍梅森,“走吧。”

    格兰德常用的货车,扎克不能开,防止被伊芙看到,不多解释了。扎克、本杰明和安东尼那辆共同拥有的老式轿车。也开不了,麻布的顶棚对雨没什么防御力。扎克只能去南边的仓库再找一辆,反正格兰德车多。

    然而,刚推开仓库的门。扎克就看到走道上延伸的一串水迹,顺着看向深处,一把雨伞靠着货柜,正是给乔治娜的那把。

    扎克扯扯嘴角,认真感受了一下周围,没有丝毫气息。哎。

    “至少。让我再次确认一下,你不是格兰德的威胁。”扎克对着空气开口。

    当然没人会回答。

    “算了。”扎克摇着头,开始选车,“我要选辆车去东南部,有什么建议么。”

    谁管他!

    扎克走向一辆小货车,拉开了车罩,愣住。

    因为乔治娜就坐在里面。对方看扎克一眼,面无表情,推开车门,下车,从扎克身边经过,拉开了另一辆车的车罩,开门,坐进去。

    扎克站在原地沉思了起来。

    这个情况很严重,如果那不是乔治娜,是罗伯特,扎克已经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我们的吸血鬼完全察觉不到乔治娜的存在!

    而这一次的冲击力,比之前和乔治娜对话时感知不到对方还要大,因为这次不是乔治娜主动出现,是扎克掀开了车罩。

    扎克皱着眉,敲了敲乔治娜刚坐进去的车窗,拉开车罩,看着依然面无表情的乔治娜,“怎么办到的。告诉我。”

    乔治娜看了一眼扎克,“我不想和你说话。”

    “是能力,还是技巧?”扎克挺执着的,“我能告诉你,我试过模仿,巴顿第一次出现魔宴托瑞多的时候,我就感到了威胁,想要模仿这种不被感知的……”

    “巴顿出现过我的同族?”乔治娜有表情了,是疑惑。

    “你不知道?”扎克也疑惑起来,看了眼仓库门外,被雨隔开的后廊上开始往这边张望的梅森,撇了下嘴,关上仓库门,“你不知道你们魔宴托瑞多曾经使用邮寄血瓶的方法制造后裔?”

    乔治娜看着扎克,“邮寄?”

    “你没听错。”现在,大概没了之前那种人物关系纠缠的影响,只是两只吸血鬼之间的对话,“邮寄,伊莱·托瑞多邮寄自己的血给自己的歌迷,并让自己的歌迷给他寄回食物作为贡献。”

    “我……”乔治娜皱着眉,“不知道这些。”

    扎克看着乔治娜,思考了一会儿,放下车罩,出了仓库,经过梅森的时候被问了一句,“怎么了吗?”

    “等在这儿。”

    扎克下了地下室,没打扰露易丝和墨的聊天,抱起一叠旧报纸,又出了地下室。回到仓库。

    掀开车罩,把旧报纸塞给乔治娜,“那段时间的新闻,你应该看看。”

    “看这些有什么用。”乔治娜应该是排斥的,因为她已经看到了一些头版的标题,什么非法青少年活动中心,比夏普惨案,‘瓦尔米娜’渠道……

    “这些案件,詹姆士都有帮忙,或参与。你应该准备一下,他对魔宴托瑞多的大致态度。”扎克好心么,算是吧。

    乔治娜的脸色阴沉下去,“有什么意义!这些新闻大概都是被你参与后,和真相……”大概是要说相去甚远。

    “真相重要么。”扎克摇着头,“这些新闻或许不是真相,但是结果,在我和詹姆士的努力下,能够展现出来的最好的结果。”最好的结果中还是有谋杀,有误入歧途的青少年,有毒-品-对人生的破坏,“即使你想知道真相,先从这里一点点来,不好么。”

    乔治娜拿起一份报纸,头版有杰克森·比夏普和艾琳娜的照片,尸体。紧抿着嘴,不说话了。

    扎克轻敲了下车窗,是不准备打扰了,放下车罩,“对了,别忘了我还问了你个问题。”魔宴托瑞多的能力,“如果你要一直呆在这儿,至少让我这个主人心安一点,不过分吧。”

    “是血统。”沉闷的回答声传出,“你模仿不来的。”

    扎克皱着眉,这个答案还不如不要。

    “但技巧谁都可以学。”

    扎克眉一挑,什么意思?没忍住,再次掀开了乔治娜的车罩,投去的眼神被求知欲占满。

    “如果我们屏蔽了对方的感知,却依然在接近对方的时候被血统压制,我们也没有任何攻击力。”乔治娜看了眼扎克,“所以这个技巧也只有我们能用。”

    扎克被提醒了,那个和杰克森艾琳娜同时在赖普特教学楼上遭遇第一只魔宴托瑞多时,就有感觉了,对方在自己出现后的行动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依然一心进攻。之后的接触中,比如之前以及现在,乔治娜看上去像是被一个有着四个世纪年龄的吸血鬼压制的样子么。

    “别这么看着我。”乔治娜看回手上的报纸,“哼,我对你没什么好感,还不至于直接告诉你我们秘密的地步。”

    扎克放下车罩,总归是开了个头。撇撇嘴,不能让梅森等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