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21 将军的休息站
    雨中灰蒙蒙的东南部,像个死地,没有一点生气。不是说曾经那种乌烟瘴气的酒吧外各站几个吊儿郎当的小混混好,只是现在,没有生气。

    给这灰蒙的气氛添了一丝奇妙的是【将军休息站】外停着的车,詹姆士的车。

    扎克挑着眉,绕着詹姆士的车转了一圈,摸了摸下巴,推门进入酒吧,“巧啊。”第一眼就看到了两相阴沉而对的‘将军’和詹姆士,“都在这儿啊。”

    ‘将军’的脸立马变的烦躁,“真是好时机。”反话。

    詹姆士则阴沉的看一眼‘将军’然后直接转向扎克,“你来干什么?!”

    扎克一耸肩,让出身后的梅森,“‘将军’让我带人过来,你来干什么?”

    詹姆士盯着梅森看了好半天,鬼知道想了什么,一扯扎克就往外走,“出去说!”

    扎克很配合,示意‘将军’收人,随意的打量了一眼酒吧中散乱着坐着的死而复生之人,和詹姆士回到了酒吧的前廊。

    “什么意思?怎么带梅森来这里?!”詹姆士发问了。

    “‘将军’需要帮助,管束那些从地狱回来的人,要求了塞斯。”扎克弯着嘴角回答,“但他只能获得梅森,呵呵,你懂的。”

    詹姆士的脸在便秘,“然后你就送人来了?!”

    “是,基本上我也就完成了个送人的动作而已。”扎克侧侧头,“克劳莉和神父那边很主动的让梅森来这里。”意思就是扎克可没有在把梅森弄到这里的事情上出任何力,要怪,怪克劳莉去。

    詹姆士紧皱着眉,大概思考了一下才开口,“梅森能管住那些人么!”语气是强逼。

    “他们弄出什么麻烦了吗?”扎克没正面回答,反问。

    詹姆士还是太单纯,“他们在警局自愿提供证词……”烦躁的摇头,“强迫我们审问……”继续摇头,“逼迫……”深呼吸。瞪着扎克,“他们很不高兴警方之前对东南部混乱的处理方式!你说他们有没有弄出麻烦!”

    “那你在这里,是因为……”扎克拉长了尾音,等待詹姆士自己补全。

    “被打发来还原东南部混乱时的情况。他们。这二十几个人,原来分别属于东南部的各个不同帮派,我是来勘察证词,还原案情的。”

    “不。”扎克摇摇头,“你在这里。我没看到你去他们原来的帮派驻地勘察。”

    詹姆士眼角一抽,“有什么可察的!我知道他们说的是实话!”

    “哦。”扎克轻笑着侧侧头,“那你的工作是完成了,还在这里干什么呢?”

    詹姆士烦躁的转开视线,“我来警告‘将军’!和他的这些手下!”

    “别干出什么蠢事,比如屠了艾克斯安保公司,对么。”

    詹姆士不想回应了,扎克继续,“但你的警告实在没什么意义,不是么。显然警方并不会为他们这些东南部的家伙们伸张正义。”

    詹姆士盯向扎克,还是不说话。

    扎克笑着摆摆手,准备回身进酒吧了。

    “我会呆在这里,暂时还不想回局里。”詹姆士告知式的开口。

    “随你便。”扎克当然无所谓。

    重新回答酒吧,可以描述一下现在‘将军’老巢的状态了。比上次扎克来时的冷清样好了太多,至少人多了二十几个。

    现在我们还不知道种族的塔姆依然在当酒保,他的两个朋友一男一女倒不在,也没人在乎吧。‘将军’靠着吧台,只是不停的打量梅森,让梅森有些别扭的低着头。

    扎克本打算重新来次正式的介绍的。被人抢先。

    “你。”陌生的家伙坐在吧台前的小圆桌上,朝扎克抬了抬下巴,“扎克对吧。”

    扎克看向这个男人,除了皮肤有些白外。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不,应该这么说,这里多出现的二十几个人,都有些白,还很嫩,**方面。海妖的复活,让他们的**和新生一样嫩白……

    “上次刚回来。”男人在座位上动了动,小犹豫了一下下,还是站了起来,居然对扎克伸出了右手,“情绪上有些不适应,没来得及,现在该,好好说一声——谢谢。”

    扎克看着对方的右手,给了个微笑,伸手握住,轻晃两下,“不用,要谢,谢谢海妖和迈克,他们是出力的人。”海妖复活**,迈克送回灵魂,“当然最重要的是‘将军’。”扎克当然不会只顾自己受人感激,“如果不是他的复仇心,我大概也不会管你们在海底腐烂。”

    收回手的同时,男人的表情有片刻的不适,但随即看了眼‘将军’,动了动嘴角然后一点头,看了眼这空间内所有和他情况一致的人,“我们知道,复仇的目标,我们一样。”

    扎克朝扯着嘴角的‘将军’挑挑眉,“这就好,目标一致,是所有关系的开始。”

    角落传出声音,“我不可能和‘将军’合作,他抢过我们的生意,打过我们的兄弟,破坏过我们……”

    “我们?”扎克看了眼角落,也不怎么在意,“‘我们’在哪儿?”

    酒吧中安静下来,只有塔姆不合时宜的晃着调酒杯,制造着液体碰撞着被壁的声响。

    扎克朝角落一点头,“是了,‘我们’,在这个世界,只剩你一个了。”扎克转身,拍了拍一直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梅森,话,自然是对角落说的,“如果你那么想念‘我们’,这位新朋友在这儿,随时可以送你回去和你的‘我们’重聚。”

    扎克环视一眼酒吧中的人,“想念你们原来的帮派、兄弟、地盘?说一声。”再拍拍梅森,打个响指,“我保证,只要一瞬间,你们就能回去。”

    回去地狱,而且我们已经知道了,地狱是由过去的时间线构成的奇特世界。所以扎克说的,不止是嘲讽。

    “你不需要说这些话。”还是最先和扎克搭话的男人,他白嫩的脸上有着阴沉的表情。“我们现在都知道自己的处境。”他看了一眼‘将军’,眼神中没多少善意,显然他曾经的帮派也被‘将军’‘欺负’过,“我们只是需要时间。调整适应现在的情况!”

    老实说,扎克有点失望来着,对‘将军’,这些话应该由他这个这里的老大来说,而不是一个随便站起的家伙。

    扎克看一眼这个男人。“你们知道就好。”然后正式转向了梅森,“这是梅森。有三种方法去地狱,地狱犬,你们都经历过;被信仰审判;被猎魔人遣返。梅森就是一位猎魔人。”这就算是正式介绍了。

    扎克看了眼‘将军’没多说什么,意思是把塞斯忘了吧,“从今往后,梅森将留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帮助、配合‘将军’为你们一致的目标……”

    “那你呢?”还是那个男人。

    “我?”扎克挑着眉。

    “你不帮我们么。”男人皱着眉,盯着我们的吸血鬼。“你是那个告诉‘将军’艾克斯、法尔肯是……”

    “我只是南区一个殡葬业的主人。”扎克没表情的打断,“恰巧我所合作的安保公司的赛迪尔,不是艾克斯,而已。”这是在放出个无关紧要的小点,撇清真正重点。

    男人紧紧眉头,“你制造现在的‘将军’。”

    “因为我们是朋友。”扎克一耸肩,看了眼撇嘴的‘将军’,“我不想他死掉。”做了个展示的动作,“所以我给了他永生,还有问题么。”

    大概没人会满意这样的答案。但,这是他们唯一能得到的答案。

    男人紧抿着嘴,思考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扎克歪歪嘴。眼神示意着‘将军’,是让他做点什么,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总让一个客人帮他说话算什么。

    但‘将军’,没自觉。

    “那,那个警探。兰斯警探。”男人再次开口了,指向酒吧门外,詹姆士还在外面,猥琐的从窗口偷窥里面,被发现后迅速散开,“他看起来在我们这边……”

    “错觉。”扎克直接否定了,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你似乎很想当然,他是警探,你们是……潜在的罪犯,他愿意相信你们的话,不代表他会帮你们犯罪——去报复艾克斯或者法尔肯。”

    男人似乎不高兴了,“如果他们警方做了该做了,我们根本不会……”

    “你们就在地狱里可以瞑目了么。”扎克适时打断,摊开双手,“因为警方抓住了凶手,锁住毁掉你们原来帮派的‘恶人’,惩戒了东南部的‘罪恶’?”

    男人盯着扎克,脸色阴沉。

    没办法,请试着理解扎克的逻辑吧,对着道德观本就歪曲的帮派分子,扎克的逻辑也只能跟着弯折。

    “好吧,我说服警探现在就去抓了艾克斯。”扎克一摆手,“梅森,送他们回地狱吧,他们似乎是这么希望的。”

    当然梅森没有动,那男人也没有动,只是脸色更加阴沉,“你就是在说什么都还是要靠我们自己!”

    扎克点头,扫一眼酒吧中的所有人,“这就是你们的全部。”

    “别算上我。”一直制造着噪音的塔姆居然开口了,“我来帮‘将军’只是兴趣,不是什么‘人生目标’。”

    扎克撇着嘴,看一眼塔姆,“当然,除掉他。”

    梅森犹豫的抬起一根手指,看他怪异的脸色——他只是被神父弄来锻炼的,不是来成为罪犯的。

    扎克拍拍梅森的肩膀,“还有他,他只是你们想放弃的时候,送你们回‘家’的门票。我们都说清楚了吗?”

    “我们的灵魂虽然呆过地狱,但现在还是和人类一样。”男人紧皱着眉,“你不可能指望我们就这么几个普通人类……”

    “我听出来了。”‘将军’终于开口了,一副鄙夷与藐视,“我本以为根本不用我来说这话的,哼,在巴顿多少年了,我们哪一个帮派不是由普通人类拼下来的。”

    男人盯着‘将军’,没说话。

    “我还以为没什么不同的,哼,现在还更容易,东南部只有我们,和艾克斯。”斯高尔被‘将军’喂狗了,“但看起来你们死过一次都变怂了,非要给自己找一堆帮手,才敢和艾克斯对着干么……”

    “艾克斯有法尔肯,有警方的包庇,有整个巴顿的靠山,我们有什么!”男人在反驳。

    “你们什么都没有。”‘将军’一侧头,“只有我,接受或者滚蛋,只有我。”

    扎克歪歪头,觉得差不多,最后拍拍梅森,是准备告别离开了。

    还是那个男人,“你。”

    扎克边走向门口,边看着这个多话的家伙,“‘将军’终归是你的后裔,他要是出现什么意……”

    “我不想他死了。”扎克已经懒得多说什么了,摆着手、推开门,“那就不是永生了,对吧。”一点头,出门,随手关门。喜不喜欢,这反正就是扎克能能给的答案。

    “你在教唆一帮罪犯!”詹姆士在门口毫无意外的堵住了扎克。

    扎克才懒得和这个纠结的警探纠缠,“你更想他们继续在警局‘督促’你们翻东南部的案子么。”

    詹姆士硬憋一口气,不说话了。

    扎克耸耸肩,上车,发动,回到格兰德,说不定萝拉的委托会有些进展了。

    别忘了,竞选已经开始了,一次不愉快的市民的举报,市政府必须足够重视,这关系到他们的市长,还能不能呆在现在的位置上。

    都准备离开了,扎克发现詹姆士还站在酒吧前廊上。

    扎克皱皱眉,摇下车窗,“詹姆士?你还要呆在这儿?”

    詹姆士侧过头,懒得回话。

    扎克挑挑眉,“我陪你?”

    “不用!你赶快回去!不需要你在这里!”

    扎克思考一下,“警局里正在发生些什么对么?科隆故意把你弄出来的?不让你回去?”

    是了,本就翘班半天的詹姆士没在警局受训,还被弄出来做这没什么意义的工作,现在又不回去,显然是科隆故意支开了詹姆士。

    詹姆士瞪一眼扎克,嘴角动了动了,“不关你的事!”

    扎克撇撇嘴,“是不关,还是超出我能管的范围?”

    詹姆士低头,大概纠结了很长时间,抬头看着扎克,“军方的人又去警局了,还故意通知了媒体,市长那边也派了人过来,现在都挤在局里!局长看我不爽,把我踢出来了!就这样,满意了!”

    扎克侧侧头,是超出范围。

    “晚餐见,詹姆士。”我们的吸血鬼推动了档位,摇上了车窗。回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