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终 扎克
    礼拜日。

    周六一天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或者,可以认为是让一些事情有时间酝酿。总之没什么可提的。今天,是马修例行请假,去陪他父亲礼拜的日子。

    但规规矩矩的,今天还是从我们的吸血鬼身上开始。翻开被老汉克看完就丢开的报纸,扎克看到了头条。北区警局新任局长的刺杀案,有了重大突破。

    对,只是突破,并不是破案。报道上就能看的清清楚楚,罪犯,伊琳娜·莫卡维的素描通缉令。意思就是,这人,在逃,并舍弃了合法公民的身份,在公民档案中找不到照片和行踪,光靠巴顿警局,抓不了。

    从来只有扎克改变别人心意,没有扎克被强迫的例子。所以,当詹姆士得到的回答是“不”后,詹姆士已经无能力,只能看着扎克在认真查案的寇森面前口若悬河。然后,隔了一天,这突破就见报了。

    报道上解答了许多巴顿市民好奇的事情。比如达西局长为什么会被刺杀——

    莫卡维的家族曾经是经营非法地下艺术品交易的重量级势力,被曾经在西部警察世家达西家族打击,这是报复。

    比如这位伊琳娜·莫卡维,为什么在西部施行过一次刺杀后,没被抓捕归案,还让她逍遥法外——

    第一次刺杀时,正值联邦和北方国家的战争中,警力不足,这位伊琳娜是漏网之鱼。

    比如,为什么现在这位罪犯再次行动——

    达西空降巴顿,还在适应新身份的磨合期,对罪犯来说有机可乘。

    比如……

    除了这些十分有道理的东西外,还有点算是无关紧要的小花边。

    据查案的警探的可靠线人提供消息,这位伊琳娜·莫卡维是个疯子,曾经以人心变幻莫测,无法专情为理由,和一副名画举行了婚礼。还不是肖像画哦,是副风景画。

    这位可靠的线人,也就是提供了伊琳娜·莫卡维肖像素描的人。当然,为了保护这位重要线人的安全,名字就不是看报纸的人可能知道的了,那,大家猜猜是谁。

    必须是扎克。

    首先明确一点,扎克对寇森把这件不存在的刺杀案推到莫卡维身上,一点意见都没有。反正隐秘联盟都不在联邦了,不可能通缉成功的犯人和本就不存在的案子也算是绝配了。没人有意见吧,转不过弯的詹姆士可以无视掉。

    然后再来说说扎克向寇森提供这毫无意义的情报的原因吧。

    只因为寇森的一段话,“格兰德先……扎克,你要好好想,好好说!这案子可不只是在巴顿这么简单,别管兰斯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这是达西,达西以前在西部很有名的!整个联邦都会高度关注这个案子!处理不好挖来达西的市长、和刚来还没站稳的达西局长,都不好过!所以,扎克啊,你仔细回想一下,这个莫卡维,你能想到的一切关于她的细节,都告诉我!”

    重点是整个联邦都会高度关注。

    那好吧,随便扯点乱七八糟的东西,让寇森深信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比如,扎克曾经在战争时期做游商的时候确实收到过莫卡维的货,一些本该在历史中消失了、不存在的艺术品。比如,曾经的交易,莫卡维确实强调了现金交易,并一直躲躲藏藏。又比如,来巴顿后已经不再经商这么多年,和曾经的伙伴也断了联系,却在最近收到了莫卡维的联系,打听巴顿的市场……

    詹姆士当然吊儿郎当了,因为受不了扎克的胡乱鬼扯。

    然后在这么乱说一通后,扎克讲了那个和风景画结婚的故事。这是唯一扎克讲的真实的故事,发生在托瑞多还在隐秘联盟的时候。作为一个隐秘联盟的内部笑话,被所有联盟成员当做吐槽莫卡维的把柄。

    意义何在?

    西部已经知道托瑞多扎克在巴顿了。该让那些在中部,被隐秘联盟丢下的吸血鬼,也知道这件事了。

    冈格罗、瑞默尔这些已经在巴顿的家伙可以不用理,乔治娜说过一件事情,记得么,还有残存的诺菲勒在中部。

    扎克现在能活着,有诺菲勒的帮助,现在扎克在做同样的事情。有没有效果,需要时间。

    自然的,那个莫卡维的素描,也是真的,是和画结婚的莫卡维,名字不重要,扎克亲自画的。这道明确的‘我在这里’的信息,将如寇森说的那样,在联邦的高度重视下传出去。

    预想一下巴顿外的世界吧。会迷茫一阵了,呵呵,东边的巴顿,又是阿尔法的领地,又是魔宴看上的地方,又是巫师弄出的避风港,又是逃难圣徒的定居地,又是堕天使的城市,现在,哎,果然缺不了隐秘联盟的遗孤么。这些家伙们怎么划分势力的,一人一条街么?

    让他们迷茫吧,还有更好的没告诉他们呢,巴顿还是帕帕午夜觉得好玩儿的地方,还是圣主信仰的防御只要发动、一个爱猫中年女士就会心绞痛的神奇地方。

    不扯远了。

    扎克看完了整篇报道后,对其他新闻没了兴趣,丢在一边,等韦斯。

    韦斯昨天通知了今天要过来的,说是尼克的案子已经彻底解决,人已经得到了最终判决送监狱去了,他要过来好好谢谢扎克。毕竟这是他升职后的第一个案子,能解决的这么完美,全靠扎克的神奇介入。

    等待的时间,扎克根本没有去想韦斯会怎么感谢自己,因为完全没头绪,倒是詹姆士因为大概是不想见证韦斯对扎克的感谢,分明今天是大案突破特批假期的一天,却早早的出了门,也不知道干嘛去的。

    电话来了。扎克接起,“我们这里收不了那么多海妖。”直接又不耐烦的语气,是丝贝拉,“你来弄走!”

    扎克一挑眉,差点忘了,‘结界’解除后,海妖可以进入南北区了,“他们去你那边了吗?”这就是纯好奇了,海妖居然没来找自己这个解救他们于博依森之手的恩人。

    “答应帮他们找逆转方法的人是我们!”丝贝拉是真烦躁,“你就动了动嘴巴!找你有屁用!”

    真难听,但是事实。扎克撇撇嘴,“月华和百影走的时候,说过你们要求她们做你们的实验动物,被她们拒绝了。那些海妖,到你们那儿,不正合你们意。”这是风凉话。

    “不需要这么多!”丝贝拉到干脆,但也明显听出了扎克不想管的意思,“弄到瑞默尔那边去!让她也出出力!”

    “抱歉。”扎克开始拨弄自己的手指,尴尬的,“格兰德和瑞默尔的关系,最近有点,恩……”

    听筒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啧。”大概是懂了,“活该!”是啊,谁让扎克在中间玩儿的不亦乐乎呢,纸是包不住火的。

    “你让莫尔曼(人鱼,海妖的父系)想想办法吧。”扎克在以一个反正不想过问的人的立场,乱丢建议。

    “他一个救生员,能养活什么人!”

    “哦。”扎克一挑眉,“你只是不想养这些家伙啊。”

    丝贝拉又不说话了,深呼吸,“扎克,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已经很给你……”

    “行了行了。”扎克赶紧打断,我们都知道上一次扎克和丝贝拉的分别,是多么糟糕,“我想想吧,恩——”在想,“恩——”还在想,“呃……”想到了,“你去找萊莉吧,多少人,媚妖现在都养的起。”

    有沉默了一会儿,“你的人,我不熟,你去……”

    “怎么不熟,你不在巴顿的时候,柯登(丝贝拉的丈夫)还帮过忙的。”扎克带着萊莉去找凶灵的时候,不是为了保险,叫上了柯登么,“你问问就是。”

    电话被挂了。

    扎克对着已经是挂断音的听筒挑了挑眉,放下电话,看了看时间,不准备干等了,去帮爱丽丝完成任务好了。

    昨天爱丽丝已经为这‘任务’忙了一天了。毫无意外的,前天晚上的、发生在凯撒家里的高中生派对,发生了点小意外,一只据说是凯撒的现任父亲无比珍惜的古董花瓶,碎成了一千块。

    没在比喻哦,整整一千块。

    “像你这种刻薄的女孩儿,应该碎成一千块!”

    这是爱丽丝转述的、派对上的、圣徒茜茜对啦啦队队长女孩儿说的话。

    当然的,在‘辛苦的’萝拉,和十分清楚茜茜不是开玩笑的凯撒、爱丽丝和克里斯加个凯尔的齐心帮助下,那个队长女孩儿还很完整,倒霉的就是这支花瓶了。

    凯撒估计去打一辈子的工,都陪不了这只花瓶。所以凯撒就杀熟的把复原这支花瓶的光荣任务交给了爱丽丝。对,没错,爱丽丝被无辜的欺负了。

    形容下碎成一千块的花瓶是什么样子吧,是一袋渣。至少前天晚上爱丽丝回来的时候是这个状态,经过了一天的修复,现在是半个花瓶加半袋渣。

    格兰德娱乐室里,墨也在帮忙,因为这花瓶是墨故乡的东西,她起个指导作用。

    哎,只是个指导作用了,没有更多。扎克请她用她神奇的造物能力,弄一个新的出来,但被拒绝了。

    “我造的再一模一样,也是赝品啊。”意外的,墨居然会在这种事情上认真,“赝品永远也取代不了真品的,复原吧,这瓶子比我都大了,这样碎着多可惜……”

    在爱丽丝聚精会神的目光下,点点的咒文撩起袋子中的一撮渣,缓缓的飘向半支花瓶的接口处,一点点聚合成块儿,显现出花瓶上的纹饰,和桌面上墨画的纹路对比,确认后在贴向缺口,在咒文的轻抚下缓缓消去裂痕。

    然后重复。

    扎克看的捉急,“没有更快的方法了么。”

    “没有了。”爱丽丝趁着休息喘息的机会回答,无奈的,“我不知道茜茜怎么做到的,完全破坏了花瓶诞生之初被赋予的形态,复原咒没有用,只能这么一点点拼。”

    扎克看向了墨,用眼神指责对方在莫名地方坚持原则。

    墨却完全无视了。

    扎克撇撇嘴,没用的询问,“我能帮什么吗?”

    “恩,可以打个电话,问问凯撒我在他家放的那个替代木偶有没有被发现。”爱丽丝果然是个善良温柔的姑娘,“他家好多好多银质品啊,要是被他父亲或者艾瑟拉发现了那个是假的,我在这里复原就没有意义了。”

    扎克无奈的摇摇头,想教育几句,爱丽丝对这种欺瞒行为太过上心,这样不对。但电话又响了。

    扎克如家长的留下一个这事情没完的表情,暂离,走向办公室的同时想着,最好别又是丝贝拉。

    “扎克,抱歉,我今天来不了了。”是韦斯。

    “哦。”扎克眨眨眼,听语气,韦斯的心情并不好。

    “我让杰森帮我把谢礼送过去,中午,他下班了才能过去。”

    扎克挑眉,好像又知道了点什么别人**,不能表露,韦斯的防御心重,“谢礼?真的不用。”其实还是很高兴的,詹姆士就没这意识。

    “没什么,就一点小东西而已。”韦斯的语气有点怪,但马上消失,“扎克,尼克死在监狱里了。”

    然后是背景音,露易丝的声音,“我来说吧。”

    韦斯恩了一声,听筒交接的声音。

    这让扎克换了脸色挑眉的同时,也知道了这电话从哪里打来的。

    今天是礼拜日,有了上周礼拜日露易丝去监狱找康斯坦丁神父后,他们约好了今后都一起。所以露易丝今天也去了。

    “扎克,尼克死了。”露易丝重复了一遍韦斯说过的话。

    “斯高尔?”这是个很合理的推测,茜茜要让尼克付出代价,早就等着尼克进入堕天使的人——斯高尔所在的监狱,让专业的人让尼克见识到地狱。而且从一千块的花瓶上看,茜茜很有可能给的就是这么个要求。

    “不是。”露易丝压低了声音,“我们和斯高尔谈过了,不对,是斯高尔已经被审问过了。虽然茜茜的付款已经到骷髅头骨了,但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尼克就已经死了。扎克,神父已经让迈克召回死灵,问出来了,是监狱的警卫受到了指使,动的手,但他们已经安排好了嫁祸给一直在监狱找麻烦的斯高尔,我们有机会和斯高尔交流,是被迫的审问。”

    听到一个已经可以初见周详的、被设计好的局,扎克只能皱眉,“谁。”

    监狱已经是艾瑟拉控制的了,记得吧。那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但——

    “不是艾瑟拉,是皮尔斯。是报复尼克最先说出了抗议的真相,让他损失了在局里的一位警探。”

    背景音,韦斯的,‘本来没人想到抗议是被人操控的,是我最先去审问尼克的。’

    扎克抿嘴,沉默了一会儿。关联是这样的——扎克在葬礼上获得了信息,告知韦斯,让韦斯去审问尼克,尼克招了,然后现在死在监狱了。

    “其他招供的人呢?”尼克只是最先的那个,扎克在问剩下的,比如去过葬礼,给扎克信息的那位。

    “不知道,韦斯已经通知警局去看了,但……”露易丝有些犹豫,“我们知道的东西是死灵说出来的,韦斯没办法向科隆局长解释清楚,所以,应该不会被重视。”

    扎克摸摸了下巴,“迈克在么。”

    “在。”

    “迈克,尼克的灵魂,符合克劳莉的质量标准么。”扎克说了莫名的话。

    “还可以,如果不是他没有信仰的话,信仰审判的结果应该是地狱,我看了他的灵魂,罪恶占多数。”

    “他会被培养成恶魔,还是成为恶魔的食物。”

    “食物,不错的食物,有信仰的信徒才有培养价值。”

    扎克在电话这边点头了,“我想,更有价值的食物出现了。”知道扎克在说什么么,“也不用养了,老板和帕帕午夜扯上关系,也必然不会是圣主信仰的信徒了,可以收成了,你觉得呢。”

    只是确认,迈克问,“你说皮尔斯吗?”

    “是,把这当做格兰德和你们第一次的无间诚意合作。”

    “呵呵,克劳莉大概会说只是你在指使她干苦力吧。”讲真,迈克的立场有时候真让人迷茫,“但她应该会很高兴的。”

    “呵呵,那格兰德也出点力吧,让露易丝接电话。”

    “恩。”听筒再次被转交了。

    “扎克?这样好吗?”露易丝显然听到了。

    “露易丝,魅惑之瞳的用法就在你的血液中,你已经知道了真相,你知道该怎么让那些被指使的人说出真相,让罪人得到惩罚。”不论扎克用了多么正义的说辞,本质,这是在用鼓励露易丝使用吸血鬼能力的新奇感,驱除露易丝的疑虑。

    效果很好,“恩。”可以听到露易丝那边握着听筒的手紧了紧。

    “电话给韦斯。”扎克最后吩咐。

    “扎克?”韦斯听不到扎克对露易丝说了什么。

    “露易丝就要去让那些警卫说出真相了,你不用管,事实即将被翻出。你需要的是现在就通知科隆,说实情,尼克是怎么死亡的,科隆会知道该怎么做。”

    韦斯还有一点疑虑,“那个,迈克,似乎要去做什么了……”

    “所以你需要快,你不想恶魔的行动在人类的视角中看上去太突兀吧,有警方的正式行动,呈现出来的画面就好看多了,不是么。”

    “恩,我明白了。”

    “好了,挂了。”扎克放下电话。

    调整一下心情。

    哦,扎克需要调整,他刚灭杀了一个人未来存在的各种可能,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去教育格兰德妹妹,不能太惯着欺瞒这种行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