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 从东到西
    让我们用从近到远、从熟悉到陌生的顺序开始吧。

    巴顿的边上,纽顿。

    某个在罗马式办公桌后、双眼墨黑的人挑着眉,放下报纸,拨通了一个电话。

    趁着电话被接通前的短暂时间,我们撇一眼被放下的报纸——

    ‘巴顿南区原警局局长行凶现行,被当场击毙……’

    “艾瑟拉~”通了,“我看到你的损失了,是时候谈合作……”

    “她不在。”凯撒的声音,“打办公室电话。”青少年的冷漠语气。

    “啊!你一定是凯撒了。”

    “撒凯。”青少年的不耐烦语气,“办公室电话是xxxx……”

    挂了。

    黑眼的人,握着听筒愣了愣,眯着眼弯起了嘴角,继续拨了这个号码。

    “凯撒,你能等你母亲回来了通知她给我回个电话吗。”

    “不。”超干脆。再次挂掉。

    嘴角弯不起来了,黑眼的家伙开始皱眉,越来越紧,眼角的皮肤,裂了。

    “啧。”这人按住眼角,再松开的时候,撕裂的皮肤愈合,他再次拨通那个号码,“你再挂我的电话,我就把你的灵魂撕成一千片。”

    听筒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仿佛不是对着话筒说的,“爱丽丝,我的灵魂要是碎成一千片了,你能复原么。”

    微小又无奈的回答声,“是茜茜吗?你别惹她,恩不,你就不该和她混在一起……”是爱丽丝的声音,“好了,放好了,我还加了个防护巫术,现在你父亲自己想打碎它都不可能了,除非用银……呃,好了,不说了,凯撒,要上学了。”

    声音对着话筒了,“你要能撕,就来吧。”依然是青少年的冷漠语气,然后变调成不耐烦的疑问,“呃,你谁啊?”

    黑眼男没回答,反倒沉默了,沉默过后,“你嘴里的茜茜,不会巧合的是圣徒吧。这个名字并不常见。”

    “你谁啊?”不耐烦的疑问。

    黑眼男眼角一抽,皮肤又裂了,也不管了,直接挂掉电话,眼中的黑色开始翻滚。

    片刻后,他开始对着空气说话。

    “给我个新容器。”

    “市长暴毙、失踪……我不管新闻会写出什么!我讨厌这具容器!给我找一个新的!然后把他弄成新市长!”

    “我不关心市长是选出来!我也不想等!我要一具新容器,纽顿就会有一位新市长!”

    “很好。还有一件事,撤销对巴顿艾瑟拉的支持。”

    “是,不然我是什么意思!收购掉艾瑟拉丈夫家族的所有产业,我要他破产。”

    “为什么?为什么我需要解释?执行我的命令!”

    “啧。越快越好。可以,就这么做,我不想看到纽顿的一分钱流向和圣徒搅在一起的人手中。很好,随时告诉我进展。”

    ……

    远一点。

    中部,塞勒姆。

    月华弯着嘴角在凌乱的床上翻转,白而光滑的手臂直接在翻身后绕上了枕边的百影,报纸已经折好,立在了刚睁开眼的百影眼前,“看,扎克又做有趣的事情了。”

    百影拨开散乱的长发,看着报纸上的一张素描照片,微微皱眉,思考着。

    “不记得了?祖母曾经讲过的,莫卡维的始祖,嫁了一个又一个男人,最后都被抛弃了。”

    百影的眉展开,变成了微笑,“然后发现了都是女人的黑女巫~”在本就凌乱的床上翻身,贴上了月华,“度过了一段难忘的自我发现之旅~最后,嫁给了一幅风景画~”

    果然是个只说重点的女人哎。报纸已经被丢到床下,让床更凌乱些吧……

    “月华百影。”紧闭的房门外,陌生的声音,似乎很年轻,“集会的时间到了。”

    “呃,差点忘了。”月华从百影的长发中抬起头,无奈的摇摇头,看了眼门口,“进来吧。”

    门开了,虽然注意的低了头,但其实不用,黑女巫摆摆手,一切凌乱已经消失无踪,连地上的报纸都回到了床头柜上。

    月华百影围着浴巾,走向浴室,“委员会有什么消息吗?”是月华问的。

    “投票吗?”年轻的印安女孩儿,随手拿起了报纸,“没有,不过我看那些委员们好像已经达成了什么共识,一副相互默契的样子,等投票结果出来就知道了。”

    浴室里已经传出了水声,但不知道黑女巫用了什么方法,对话的声音依然清晰的不受影响,“恩,那就是满票了,要么全票去巴顿,要么全票留在塞勒姆。”

    女孩儿看着素描照片,又看了看报道,露出了思索的神色,总感觉嫁给画的莫卡维,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你们呢?你们是亲自去巴顿的人,你们想留还是想去?”

    “我们嘛~”月华在笑,“我们的意见不重要,投票的结果才重要。”

    女孩儿撇撇嘴,“不公平,让去都没去过的老太太们投票决定这么重要的事情,真正亲身经历过的你们却没有投票权。”

    “正是这样才公平哦~”月华只说了前半句。

    重要的后半句是百影,“亲身经历的人有主观感情,会影响判断,只有只接受到情报的委员会,才能做出最客观、正确的判断。你还太年轻了,不明白的事情很多,还需要学习。”

    女孩儿抿抿嘴,“再跟我讲讲爱丽丝·萤火吧,她呢?她不明白的东西应该更少了吧。”这应该是少女的小性子吧。

    “是爱丽丝·格兰德。”月华纠正了,“她啊,她懂的可不一定少,她的老师可是托瑞多和阿尔法。”

    “我记得你们说过,你们刚去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懂。”

    “那是对她自己,对报丧女妖,其它的,她懂的很多,你忘了我们说过,她有一个人类朋友,还是接纳她的人类朋友。你呢~”

    女孩儿脸红了,小声的,“我没有机会,五岁就被送来塞勒姆了,哪里来的普通人朋友……”音量回复正常了,挑着眉,“你们很喜欢格兰德吧,所以其实是支持去巴顿的喽。”

    浴室里月华露了个头出来,湿漉的手臂伸出,指向某处,“干毛巾。”女孩儿听话的行动,月华继续了,没有表情,“当然。在混乱的中部,‘柯尔特’的威胁随时有可能卷入我们,而在巴顿,我们没有被‘柯尔特’威胁的可能。也当然,我认为的没可能,是和格兰德相处过后产生的主观。”

    毛巾被递给月华,两条,“你说托瑞多手上的‘柯尔特’是真的吗?恩,还是中部的‘柯尔特’是假的?”

    “不要想这种没有答案的事情。”百影的声音,伴随着她围着浴巾出来,红色的咒文撩拨着湿漉的头发。

    “其实我也是想去巴顿。”女孩儿抿了抿嘴,“塞勒姆保护了我,我也想保护别人。丝贝拉要保护的那些巫师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被家族抛弃的人,现在他们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了。”

    “呵呵。”月华拍拍女孩儿的头,“别小看巴顿,曾经没有‘结界’的时候,丝贝拉就把自己的隐退生活保护的很好,被整个隐秘联盟通缉的托瑞多,也把自己保护的很好,而且失去了狼群的阿尔法,也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即使是现在,堕天使,也把自己保护的很好。”

    女孩儿似乎被说服了什么,抿着嘴点点头,“还有圣徒,还有天使……”

    月华却看向了百影,两人的眼中都是无奈,化作无言的微笑。因为,真不知道,巴顿的这和平,是怎么来的。在巴顿的时候,不明白,现在,更不会明白。

    “好了。集会。”

    仪容衣装一切就绪,三个黑女巫出发了。

    ……

    再远一点。

    还是中部,哪里,我也不知道。人物,算……认识吧。

    蜷缩在潮湿阴冷的地下通道中的女人颤抖了一下,抬起手,挡住了即将滴落在她身边一幅发霉画框的水滴。在杂乱纠结的头发隐藏下,一双暗红的眼看向了个将水滴抖向这边孩子。

    “快停下!”一个中年男人制止了孩子继续甩动雨伞的动作,同时向女人递来了抱歉的眼神,“你甩到这位女士身上了。”男人的表情回到严肃,看着自己的孩子,“快道歉。”

    “对不起。”孩子抿着嘴,看着女人一张肮脏的脸。

    男人朝女人看看,神色换回歉意,同时也明显注意到了这位女士的窘境。似乎是位无家可归的女人,那被紧紧护在身侧的木板(画框),大概是她的床吧。

    男人一手夹着还在滴雨伞,一腿抬起顶着自己的包,开始翻。看起来这个男人也不是什么有钱人:普通的工作的装束,在下雨天还带着孩子走地下通道,显然是没车,又要亲自送孩子上学。

    女人乱发下的红眼褪去,不想理会了。她现在不饿。看,这条地下通道,在阴雨天本该挤满了真正的流浪汉,但,这里只有她,和她背放画框。

    啪叽。

    男人的手上确实拿着打开的钱包了,但是一份折好的报纸却掉在了湿漉的地上。

    女人只撇了一眼,视线移不开了。

    这是一份显然被翻开到一半被折起的报纸,边角的小格子里,有一张素描照片,正在被水浸染,变的暗沉。

    “呃……”

    “爸爸报纸……”

    男人拉住了试图捡起报纸的孩子,“算了。”抽出了二十多尔,放在似乎在发呆的女人面前。也不等待一个感激的回应了,拉着自己的孩子走了。

    留下这个女人,颤抖的捡起了这份报纸,盯着被水沾染的素描,看了眼标题。

    “放屁!!”她的声音的地下通道里回荡,让父子加快了脚步,“艾琳娜是什么鬼!第几代的小-婊-子-!我怎么不认识!凭什么用老娘的脸去炸人!达西是哪个鬼!巴顿是什么烂地方!”

    关注点有点怪,没事儿,莫卡维都是疯子,扎克说的。

    ……

    最后远一次,已经是我们完全陌生的家伙了。

    西部最东边的城市。

    带着帽兜的人围成圈,站在一家科齐尔店前。开店的小妹颤抖的从这些人身边走过,颤颤巍巍的开了门。

    “先,先生们,我,我们还有半,半个小时才正式营业……”没人回应她,她迅速关上门,跑向了柜台,躲躲藏藏的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这样做的一点意义都没有,为了更好吸引客人进入店里,这店没有墙,只有透明的玻璃橱窗,她在里面干什么,外面的人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还听的一清二楚。

    “她报警了。”一个帽兜男说话,公鸭嗓,声音真难听。

    “管她的。”另一个帽兜男说话了,声音一般。他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是之前在店门口的台阶上捡的。抿了抿嘴,递出了手里的报纸,“看这个,和画结婚的莫卡维。”短暂的抬头,让他的侧脸露出。丑男一个,满脸坑,青少年时期管不住自己手的后果吧。

    “画像是对的。”帽兜女说话了,“名字是错的。”是疑惑,抬头仿佛在征求大家的意见,呃,不是女的,是男的,呃,或者是女的,长的却是个男的……

    “巴顿。我没听过这个城市。”还是别分辨谁在说话了吧。

    “东部的,马萨州。”还是有人知道的,“堕天使的城市。”

    “你从哪里听到的?明明是阿尔法的城市。”

    “你们都错了,是巫师的城市。我听说巫师在那边建立了什么结界……”

    “魔宴的。科齐尔亲自入驻的城市,这个达西,也是魔宴的人。”

    “呃。”坑脸男拿回了报纸,“我们到底怎么了?一条准确的情报都没有。”

    没人说话了。

    鸭嗓男说话了,“我们本来就只擅长接受情报,整理和应用是托瑞多的事情……”他闭嘴了,所有人一起摇头。仿佛在默哀。

    “等一下。”坑脸男猛抬头,“托瑞多……”他应该是想到了什么,“这个巴顿,有可能有势力知道莫卡维事情的人存在吗?”

    帽兜下的,眼神在急速的相互交流着。

    一张张丑脸中,暗红的光芒在闪烁。

    又有人开口了,“警察快来了,我们还找科齐尔谈交易吗?”

    “我投不。”雌雄莫辨的家伙开口了,“我们都看到那个最后的人造种了,他已经失去延续种族的希望了,因为科齐尔的利用,我们真的想和那个人造种一样吗?”

    “但为了复仇,只能和科齐尔交易!”某人说。

    某人补充,“只能让科齐尔做中间人,和魔宴直接交易,就凭我们,下场会更惨。”

    “但是……”坑脸男再次出声,“我们也不知道魔宴托瑞多的血统秘密对魔宴有没有价值,如果什么也换不来,我们不但无法为同胞报仇,自己也说不定会被科齐尔转眼卖掉……”

    大家又不说话了。

    警笛在街角响起。

    帽兜们动了,在还斜在东方的太阳照顾下,他们或转身,或前行的散开,在车影、建筑的遮挡、行人的错身中,没了踪影。

    空留一个慌张跑出店外,迷茫的和警察解释的妹子。

    迷茫去吧,诺菲勒,是十三氏族中最擅长隐匿的氏族。

    迟到的前情提要:乔治娜和罗伯特在中部时候,魔宴托瑞多屠了一支诺菲勒氏族给两人练习技巧。人造人厄尔的曾曾祖父日记,获得自由人造人小队被科齐尔利用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