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9 太多了
readx();    最完美的时机当你彻底戳醒了只熊后,却有十足的理由把熊晾在那里。火然文

    在詹姆士的胸膛鼓起,充满了即将咆哮而出的情绪时,啪,扎克终于放下了那尿不尽的酒瓶,站起身,“等在这里!”脸上带着终于等到了的期待,“我马上回来!”出去了。

    詹姆士反应过来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没了扎克的声音,他看着的方向只有盛装着大半杯鲜红液体的酒杯。恩,就好好看着这杯酒吧,用心体会被吸血鬼称为食物的东西,扎克一会儿就回来。

    “吉米。”扎克站在了后廊上,看着飘入后院的天使,“你终于回来了。”声音不大,对方听得见就好,毕竟格兰德还有普通人奥斯丁,虽然装着一副努力工作的样子……“而且,你还带了个人回来。”脚不沾地的飘入格兰德家伙,不止天使一个,还有个圣徒,茜茜。

    茜茜翻了个白眼,直接走过扎克身边,看动作是要直接上办公室的,但在楼梯上突然停住,往上看了一眼,“魔宴的读心人也在这里?”詹姆士自然是被圣徒无视掉了。

    扎克耸了下肩做回答。

    茜茜的一扯嘴角,往餐厅去了。这就是等会谈的预告了。

    扎克到无所谓,事实上现在来格兰德人越多越杂,就越好。当詹姆士的情绪出现不可控征兆的时候,扎克随手拎一个出来,就能以主人不能冷落客人为理由把詹姆士晾在那里,完美的避过攻击。

    “吉米,怎么样?”扎克重新把关注放回这位天使身上。

    “我……”吉米的状态有点奇特,淡淡的金色在体表流转着,一张脸上眉角高高的耸起,仿佛固定住了,就和受惊后没缓过来的人表情一样,“很好。”

    扎克没问对方好不好,恩,扎克才不关心吉米的状态,扎克关心的这位天使的地狱经历。但扎克没有纠正,而是重新打量一眼这个低阶天使,不,扎克皱起了眉,“你,进阶了。”

    “恩,是的。”吉米歪起了头,依然是一副没缓过来的样子,“我,进阶了”尾音上扬。不是高兴什么的,是怀疑自我的那种。接着,“我,是中阶天使了。”换了个方向歪头,看着扎克,“我可以附身了。”

    扎克抱起了手臂,看着吉米,小皱了下眉。就和人类的升迁一样,当你升职的时候,想到的应该是更多的工资,更好的工作环境,更好的福利这种,对吧。相对应的,天使进阶,应该是更多的权能,更多的荣耀,比如获得了控制天堂之门的能力可以为信仰做出贡献代表信仰传递福音……这类。可以附身了?呃。

    “呃……”吉米看着扎克眨了眨眼,呆愣的,“抱歉,我感觉,奇怪。”

    “你问他没用。”茜茜的声音从餐厅,不更里面,厨房里传过来,“如果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不如问我。”

    有道理。扎克撇着嘴最后看了眼吉米,往厨房走去,很直接,“礼拜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茜茜正在翻案台上预留的点心,看到感觉不错的,就丢到嘴里。

    嘘!还记得格兰德一直有给大丹犬预留点心的习惯的人,别告诉茜茜真相。

    “你想听复杂的版本还是简单的。”茜茜挑着眉,很满意自己嘴里点心的样子,“这点心真不错,是共和式的吧。”

    是,爱丽丝不在,墨做的,自然是共和式。

    扎克不忍心回答,不对,是不忍心看不停往嘴里塞点心的茜茜,转开视线,“先简单的。”

    “杰西卡开了地狱之门,吉米下去了。”茜茜一边吃,一边满足的点头茜茜的别墅没回料理的人,这点早就提过,吃,是茜茜每次来格兰德唯一能得到的安慰,一边踢开试图跳上案台的大丹犬,一边说,“杰西卡再次打开地狱之门,吉米没上来。杰西卡又打开地狱之门,吉米没上来。杰西卡再再次打开地狱之门……”dudu1();

    扎克感觉自己选错了,轻咳一声打断,“杰西卡控制的门,只有五秒。”提醒茜茜重复的东西就略过,抓紧,五秒很快,折腾不了几次。

    “恩。”茜茜抬了根手指,等嘴里的食物咽下,收回,“所以最后一次,杰西卡自己下去了。然后。”继续挑选心意的点心,“上来的时候就带着已经进阶的吉米上来了。”

    扎克试图确认,“你是在说,一个低等天使,在地狱完成了进阶么。”

    “对啊。”茜茜眼角动了一下,但不管这瞬间,她心中有了怎样的情绪,都被迅速压制住了,继续享受着格兰德的点心,“对了,杰西卡也说了,原本的堕天使吉米,也进阶了,成为了中阶恶魔。”

    扎克抿着嘴思索了一会儿,关于这信仰分化的两极。也就一会儿,哼,思考这种关两边都和吸血鬼没什么关系的东西,扎克也是自找没趣。

    “那复杂一点呢?”继续问。

    茜茜耸了耸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等吉米的时候。”看了眼扎克,“你不会指望我们……”她说的应该是她和天使卡米尔,“有兴趣听恶魔做的礼拜吧。”

    “我不。”扎克很配合。

    “所以嘛,我们讨论了一下,当我们在天堂拿到那些被堕天使丢弃的荣光后,该怎么利用。就在杰西卡反复的开启地狱之门的空隙中,我们达成了一项协议。”

    “是么。”扎克现在真心后悔被那个记者凯特耽误了,听起来错过了很有趣的事情。

    “你知道,杰西卡已经完全掌握了你格兰德的邻居康斯坦丁研究的那种特别进阶技术,对吧。”

    “我知道。”扎克撇了撇嘴,之前就感叹过的,康斯坦丁这次要离开巴顿,真的很,呃,怎么说呢,让人感怀。

    “杰西卡愿意把这种技术交给我们。”茜茜居然停下了继续挑点心的动作,脸变的肃穆,“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有了这技术,和那些堕天使丢下的东西。两步,只要两步,天堂,可以在短期之内,恢复它应有的……”

    扎克打断了,很不识相的打击,“我猜这不是单方面的付出吧。”扎克稍微抬了下头,看向天花板东侧办公室的方向,语速稍微加快,也开始往外移动,“杰西卡应该要求了什么。”

    先茜茜准备回答之前,扎克抬手阻止,已经从厨房走到了餐厅,“等一下再说,我……”詹姆士的身影从餐厅门口冲过。

    茜茜一侧头,无所谓的继续挑点心,扎克么,继续加快脚步,跟上了已经冲出后廊的詹姆士,“詹姆士!你要干什么?”

    詹姆士用了行动,不说话的直接上了车,安全带都没系,发动。

    扎克没干那种拦车的蠢戏码,只抬手按住的车顶,就让轰鸣的发动机成为了徒劳,敲敲车窗,“詹姆士?”

    詹姆士的如抽筋式的在档位上动了几下,除了格兰德后院扬起的灰尘更剧烈外,他的车没移动一分,“放手!”

    扎克抿抿嘴,他不觉得自己把詹姆士逼的太紧了,继续敲着车窗,“打开。”

    詹姆士的回答是继续跺了跺油门。唯一的效果是他的车顶上了个扎克的手印。dudu2();

    扎克撇着嘴角,好声好气,“詹姆士,别这么幼稚,你想让一群工人看着我掀翻你的车顶盖么?”

    超善意的提示,詹姆士已经被提醒的看向了南侧的施工地。那些工作的工人当然在看这边的动静!

    车窗开了,正即将说什么奥兹应该是听到了动静,出现在了后廊上。詹姆士想说话变成了眼角的抽动,“放手!!”

    扎克看了眼摊摊手的读心人,抿了抿嘴,放手了,“你要处理下车顶上的……”

    已经蓄力满档的发动机终于解放,在车屁股后狂甩着尘土,飚出了格兰德。

    扎克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尘土,无奈的回到了后廊上,这一次对人心的把握,明显是失败了,而原因依然保持着摊手的姿势,“我无法分辨那种更糟糕,之前的死气沉沉,还是现在的愤怒。”大概是风凉话吧,死气沉沉是他造成的,愤怒是扎克造成的,两个状态都挺糟糕的。

    扎克都懒得说话,心声就够,别把我和你放在一起比较。

    奥兹尴尬的笑了笑,他应该有自觉,詹姆士离开后,扎克就会找他算账了,使用了这种突然临时迫使扎克配合的手段,可不值得扎克继续对他好言好语。

    “如果你们有事情,最好快点说完。”茜茜依然在厨房里发出声音,“个人么,我是不在意读心人在旁边听我这次准备说的话,但,我可能要占用扎克很长时间。所以……”猝不及防的偏题,“扎克,你不训练自己家的狗么,为什么它一直要跳上来……”

    扎克没理会了,看着奥兹,“说。或者用更便利的方式。”

    “便利的,我也不能在这里呆太长时间。”奥兹已经在挽袖子了,便利的方法,还记得么,奥兹用过一次的。虽然托瑞多在接受血液中信息这方面一般,比不上专精血液的勒森布拉,但给出血液的精通心声的读心人,所以倒也可行。

    两人进了屋,避开外面的视线,扎克就捏起了奥兹的手臂,下嘴之前,不可能不注意到的看到了奥兹手臂上的针孔仿佛是在奥兹那光鲜的衣着掩盖下,一点小小的瑕疵。扎克撇撇嘴,“奥兹,别告诉我你有什么特别的小爱好。”

    毕竟巴顿有史密斯,大家懂得,品不是只有食用一种享受方式。

    “如果我想嗨,我只用随便找个瘾君子坐在他旁边就好,我就可以切身体会了,不用自残。”

    呃,这倒是便利啊,读心果然是个好能力。

    扎克扯扯嘴角,下口了。奥兹暂时转开视线,继续说了,“我需要和魔宴联系,写报告什么的太麻烦,所以直接把他们需要知道的信息取出来,邮寄过去,就可以了。方便吧,和魔宴托瑞多学的。”

    扎克很快,放下奥兹的手臂时,眉也在同时挑起。奥兹血液中包含的信息有点多,太多!

    奥兹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连同那点小针口,都一起恢复成为新生的皮肤,不知道在表达什么的挑了挑眉,“你还真温柔,我几乎没感觉到什么。”

    扎克挑着的每却在往中间皱起,“而我。”语速很慢,是还在接收血液中的信息,“感觉,很多,太多了。”脸色完全阴沉起来,看着奥兹,是恶意,“你应该离开,马上。”

    奥兹没有立马执行这已经是警告的命令,“我没理由骗你,你必须要知道为什么我临时改变了魔宴计划,给魔宴揽下了杀死乔治娜的仇恨。我……”重点的是改变魔宴的,给魔宴揽下。

    “离开,现在。”扎克重复了一遍。dudu3();

    奥兹却异常的执着,“给我一个答复,让我有底,我不想一个人做这种事情,一个盟友,或者一个敌人,我,科齐尔。你需要选择。”

    奥兹在说什么?

    扎克的动向将解释这一切。他走下了后廊,方向明确的是南侧的施工地。

    “呃,别排斥我。”这是在说扎克屏蔽了读心人的读取,奥兹站在后廊上看着扎克的背影,已经知道正面的扎克,双眼已经赤红。

    偷窥着八卦的奥斯丁和他的工人们,随着格兰德主人的靠近,开始努力的工作起来。这让,我们吸血鬼的脚步停止了,停在了格兰德后院的中心,赤红的双眼对向了脚下,“瑞恩,出来。”

    “什么!”瑞恩出来了,吊儿郎当的。

    “布米杀了乔治娜,伊芙掩盖了现场,露易丝对奥斯丁他们使用了魅惑之瞳。是或不是。”

    “什,什么……”

    “是,或,不。”

    “呃!我不要夹在你们吸血鬼中……”

    “所以是,是。”扎克眼中的赤红消失,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走回奥兹,“祝你好运,盟友。”选择已经做出了。

    松了一口气的奥兹脸上了有微笑,不再说话,带着微笑走下了格兰德的后廊,要离开了。

    回到厨房,茜茜依然拿着不该属于她的点心,一副少女的傲慢模样,“呵,我是看不懂发生了什么了,但,好像很有趣。这个读心人,很不安分的样子。”

    “是啊。”扎克没有表情,“不安分的。”

    回忆一下,用不不安分来形容奥兹科齐尔,并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是在他去骚扰艾米莉亚,好奇巴顿社会人类和异族关系的时候。

    扎克现在不想谈论这件事,牵扯太多,所以,“回归我们的话题,你们给了杰西卡什么,让她愿意交出这种几乎是作弊进阶技术。”

    “当天堂关闭地狱之门的时候,保留她的五秒。”仿佛根本是不重要的事情,茜茜很轻松的说了,随即摆手,“可以了,这话题就到这里了。来说我真正想说的事情吧。”

    扎克依然在试着接受,堕天使,将永远掌握五秒的地狱之门,“不,我需要想一下……”这是不是代表,即使联邦的恶魔被重新压回地狱,杰西卡,还会在巴顿?扎克正在整理这个逻辑……

    “没什么好想的,你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对的。现在。”茜茜终于放弃了那些点心,认真的看向了扎克,“想想我接下来说的东西。我昨夜碰到帕帕午夜了,在艾伦殡葬之家。”

    我们的吸血鬼,感到了头疼。太多了,太多东西,在他的脑中。未完待续。

    ...{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