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17 难玩的游戏
readx();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詹姆士的车正在往李斯特后街行驶,车上的两位警探正在说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为什么你依然和那帮宅男来往?”寇森警探一手夹着烟,一手搭着窗檐,朝詹姆士的侧脸上喷了口烟。

    詹姆士皱了皱眉,懒得制止自己的搭档。寇森本就不该在车上,他是工作到烦躁了,跑警局外放风时逮到也跑出来的詹姆士,硬上来的。说白了就是上来兜个风,然后回去继续工作,如果现在不让寇森好好放松,回去后,倒霉的和一个烦躁的搭档工作的依然是詹姆士。

    哦对,詹姆士也要回去工作,现在开着车往家赶的行程,也仅仅相当于一次放风而已。今夜的游戏夜,詹姆士要缺席了,他只是回去放一帮等在他家门口的宅男进屋而已。

    “你就没什么真的朋友,能出去玩的么?”寇森警探依然在找詹姆士茬,一边说着一边用调笑的眼神,打量着一本正经开车的詹姆士,“像你这样的家伙,应该不缺朋友才对~”

    别太天真的以为寇森是在羡慕嫉妒詹姆士的年轻和多金,这是嘲讽,‘哪怕你这么年轻、多金、前途无限,依然没有朋友!’寇森最清楚了,呵,这就是警探的生活。

    詹姆士不想理会,瞥了自己的搭档的一眼,“如果你把烟灰落在我的车里,我就告诉寇森夫人你的烟藏在哪里。”

    寇森眼角一抽,转开头不挤兑詹姆士了。

    可以看到菲兹他们在路边停着的车了——那辆宅男们的专用大巴,各种幻想角色的喷漆在路灯下十分显眼。同时,詹姆士也看到了在大巴旁边的停着的那辆老式轿车,格兰德的。

    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在路口前停了车,“你呆在这里!我马上回来。”不给寇森反应的时间,詹姆士已经拔了钥匙锁了门,在寇森一脸无语的注视下往自己家的方向小跑去。

    这并不是为了避免寇森可能会当面嘲笑菲兹那群人,而是为了避免寇森和扎克碰上,会很尴尬,大家懂的。

    算是印证寇森对菲兹这帮宅男的鄙视吧,哎,詹姆士走入自己家的专属甬道时,一帮宅男正在玩儿他的升降机……

    “嘿!詹姆士!你回来了!”几个脑袋伸在升降机的栅栏中间,随着平台的上升,一边对着下面的詹姆士喊,一边,“下降下降,别上升,下降,接詹姆士!”

    “呃……怎么下降?拉杆在楼上……”

    詹姆士准备走楼梯。大跨着步子在楼梯上越阶,直到被被两个坐在楼梯上的家伙挡住去路。

    挡住楼梯的人还没有自觉。

    有着本杰明模样的家伙,对着詹姆士笑,刻意又莫名的小声,“嘘~他不希望被打扰~”

    “依然,你还是抓住任何机会说话。”扎克都没看詹姆士,也没理旁边坐着的‘本杰明’,而是依然盯着摊开的手掌中放着的,呃,一小坨扭曲的事物,就和上午打开露易丝递过来的纸团时里面的东西一样,像烟又不是烟的东西,弯折扭曲的烟卷包裹着棕黄的烟丝。dudu1();

    “啧!让路!”詹姆士踢了踢扎克的鞋。

    扎克的视线离开自己的手心,看向詹姆士,没让,手掌递向詹姆士的面前,“这是什么?”

    “烟?呃,我怎么知道!”詹姆士烦躁一挥手,拍开扎克的手掌,“让路!”

    扎克却一脸谨慎的握紧差点被拍飞的东西,一脸严肃,“小心点!这玩意儿很脆弱!”然后小心把在震荡中漏出的烟丝塞回皱褶扭曲的烟卷。

    詹姆士不想探究扎克在搞什么,也不想继续在这楼梯上多呆——

    看到墙壁上那道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刮出来的深刻划痕了么,那是上周,塞姆被帕帕午夜弄走时,塞姆挣扎留下的痕迹。现在扎克和‘本杰明’坐着的地方,就是塞姆试图突破帕帕午夜的阻拦去‘救’不需要被救的扎克,然后被帕帕午夜掳走的地方。

    至少扎克是这么告诉詹姆士,哼,詹姆士知道什么,他当时的时间被帕帕午夜偷走了一小段。

    小心翼翼的用手帕包起这‘烟’,收入口袋,扎克也站起,拍了拍身后,让出了路,视线在詹姆士烦躁的脸上扫过,“除非有人喜欢偷偷跑到你这里抽烟,这东西不该出现在这里。”

    ‘本杰明’在旁边挤眉弄眼做了捡起的动作,大概是在向詹姆士表达‘扎克捡起’的动作。

    依然,詹姆士不想探究扎克在说什么,或,试图表达什么,就更不会理睬明显不是本杰明的‘本杰明’了,“我没功夫你和啰嗦!我只是回来开门的!”还要再推一把明明都已经让开路的扎克,继续往上。

    同时,升降机又载着一堆宅男下来了,经过三人的时候,“啊?!詹姆士,你今天不参加游戏了吗?呃,上升,上升!我在和詹姆士说话!”

    “呃……怎么上升?拉杆在楼底……”

    请不要吐槽这升降机的功能局限,这本就是给詹姆士一个人用的专属工具,直通的上下就是它该有的功能。

    扎克跟上了詹姆士,挑了挑眉,“你有工作?”

    “关你屁事!”

    好吧扎克自找的,但抱怨还是可以有的,“哎,所以我们不仅要带一个落下一个等级又心怀不轨的骑士,又少了一个主力输出的魔法师。真好。今天的游戏一定会非常非常‘顺利’。”

    是警探的责任感,以及对险恶现实的愤怒,詹姆士猛的回头瞪一眼扎克,“是!除非你能让所有人都不要在继续谋杀其他人!!你就要忍受这么‘顺利’的游戏夜!”dudu2();

    从楼梯底下,“扎克啊——让詹姆士做他的工作……”不晓得是哪个正义感爆棚的宅男。

    “我只是抱怨一下,我的错。”扎克笑着往楼底看一眼,随即朝詹姆士耸耸肩,一双眼睛眨着,意思很明确,‘需要帮忙吗?’詹姆士在情绪之下说了‘谋杀’两个字,对吧。

    詹姆士么,故意跨大了一步,把屁股对着了扎克的水平视线,这就是回答了吧。

    升降机里的宅男们和詹姆士三人同时到达门口,詹姆士在最前面开了门,看他站在门边的样子,似乎是不准备进去了,真就只是开个门的会马上离开,当然的,钥匙都给了扎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给我锁门!”恶狠狠的叮嘱。

    “是的,警官。”扎克郑重的回答,并随手把钥匙丢给了‘本杰明’。在詹姆士脸色即将继续阴沉下去的时候,“你回来之前,你电话响了很长时间,我想对方留言了,反正你回来了,你大概可以随便听一下留言。”

    詹姆士眼角抽抽,阴沉着脸进屋了。

    宅男们开始开始熟门熟路占据詹姆士的家,布置今天地下城的、取道具和服装的……宅男们可不会多烦需要回去工作的詹姆士,那,烦他的工作,也只有扎克了。

    “老实点。”扎克对‘本杰明’命令了一句,就吊在了詹姆士身后,径自去了吧台。出于警探工作的关系,詹姆士都怀疑自己使用自己家吧台的次数还没有扎克多!

    倒是,詹姆士看了眼真的老实的坐在沙发上的‘本杰明’,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但没法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问,朝扎克撇了撇嘴,走向了电话。

    如果可以,詹姆士真心不想在扎克在的时候听留言,但骗谁呢,谁知道扎克会不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自己听了,这吸血鬼有一点**意识么?所以,别矫情了!詹姆士看了答录机上的记录,闪烁的屏幕上显示着陌生的号码,时间确实是不久之前,没多想,没有太自暴自弃的拿起了听筒,按了播放键。

    “这里是詹姆士·兰斯家,他现在不能接电话,请留言……”

    扎克已经在一边从自己的零食罐里到‘酒’,一边肆意撩拨詹姆士了,“呵呵,你也该换一个应答留言了。”——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这应答音是乔治娜的声音,大概是曾经这两人还无限美好的时候,情侣之间的小游戏~不知道乔治娜的家的留言是不是詹姆士录的~

    呃,抱歉,不该如此轻快的说这种事情。

    詹姆士脸色刚有狰狞的趋势,瞪向扎克的时候,他的脸直接黑了。

    伴随着扎克倒酒的动作停滞,饶有兴趣的挑着眉,看向僵在电话旁的詹姆士。

    因为,听筒中的留言声音,是凯特的——

    “嘿~詹姆~”呵,詹姆~“我今天又做了件笨事情~我的车又挂了,我还完全不知道我的车被拖到哪里去了~呵呵,你现在有空么?你能来接我吗?如果我直接回去,我祖母一定又会抱怨我把她车弄丢了~呵呵,但如果我有位男士像你一样,送我回家,呵呵,我祖母一定不会在意那些小细节的~所以。呵~我在报社对面的酒吧里~而且,对~我小喝了一点~一个女孩儿用点儿小手段‘骗’个男士回家,介绍给她的家人,需要点儿‘鼓舞’~对么~呵呵,别拆穿我~我在这里等~”dudu3();

    听筒里已经没有声音了,但詹姆士依然僵硬的站在那里。

    扎克的眉放下,晃晃酒杯,小抿一口,放下,推着酒杯在吧台上画圈。听过那种杯底与光滑的大理石台摩擦的微小声音么。这声音,正在詹姆士脑中无限放大,无限放大,无限……

    啪!

    詹姆士重重的按下听筒,转身就走。

    “你知道,工作固然重要,但,不也能让一个被‘鼓舞’有怀抱着希望的女孩儿,独自呆在酒吧里吧。”扎克贴心的提醒着,以及补充,“当然,不用在意我的感受,完全不用的。”

    詹姆士黑着脸,直奔门口的路线发生了一次转转变,照着正在换上角色服装的菲兹的去了,“菲兹,能帮我个忙么!”那脸色,那语气,实在不像请求。

    “哦……好的。”

    “你能去xx吧,巴顿日报对面的酒吧,帮我送个人回家吗?现在!”

    “可,可以啊。”菲兹眨眨眼,居然有些疑惑看了眼扎克的方向。不该么,詹姆士家的钥匙都是给扎克保管的,现在这忙,有更合适的人选。

    “她叫凯特!”看到菲兹视线转移的詹姆士情绪更糟糕了,“你确保向她解释我在工作。”只是为了强调,“下午发生一起跨区的谋杀案,我实在没有时间过去,告诉她我很抱歉,然后确保她安全回家!可以么!”

    扎克没插嘴,‘本杰明’插了。眯着眼,盯着詹姆士,“所以你现在又要把我们唯一有回复能力的牧师弄走么,詹姆士?这游戏也太难玩了吧。”记住,‘本杰明’的心怀不轨。

    扎克抿着‘酒’,旁观着。

    “没你的事……”詹姆士本能的对‘本杰明’发泄。

    “没,没关系的本杰明。”菲兹么,一向的菲兹,在一点点争端苗头出现的时候,就挺身而出,用他那紧张、不安、仿佛是自己做错了事情的语气让双方都不好意思继续,“詹,詹姆士,我去,我现在就去。你们,大家,只要记住,在我回来之前,不,不要触发陷阱!”稀里哗啦的脱掉刚穿了一半的服装,“在哪里来着,詹姆士,再告诉我一遍……”

    在詹姆士重新向菲兹说地址的时候,扎克站到了窗边,看向了李斯特后街路口的方向,詹姆士的车停在那里。

    里面有无聊的寇森警探,正在不耐烦的等待詹姆士回去,同时,寇森手里也在翻着大概是卷宗的文件。也别太高估吸血鬼的视力了,扎克看不到卷宗上的内容。

    但,扎克可以看到其它的东西——

    在路灯下被拉扯的影子扭曲了一下,下水道的井盖在瞬间被打开然后合上,布米在影绰的黑影下显现了身形,掩藏在车后,朝扎克笑着挥了挥手,然后指了指车里的寇森,黑影重新掩去布米的身影,但他的声音,开始传入扎克的耳中——

    “他拿的就是海瑟的案子。虽然死亡发生在西区,但她的车在从北区的工作地点到西区的路上没有停顿,警方认为海瑟车的刹车,在北区就被破坏了,最终导致了她在西区的车祸死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