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7 0711
readx();    ♂,

    午餐过后,昆因夫人要送过来的文件被送来了,还是哈瑞森送过来的。

    扎克不是答应了帮昆因夫人调查收容所的‘药物’流出么,免费的,呵,估计以后格兰德再也收不到昆因夫人的钱了。

    在开始正事前,也就是哈瑞森刚到的时候,扎克拦住了哈瑞森准备关上的车门,歪着身子扯下了后视镜上挂着的红色绳结,“这不是护身符。”随便拉扯几下,丢掉细碎的断绳,大概来阵风就被吹走了,“这个标记,告诉别人带着这个东西的人,不是人。”

    在哈瑞森一脸迷茫的眼神中——

    “给你这个东西的人,叫弥勒,是尤里家族回归巴顿带来的客人。”仅仅是预防哈瑞森没听懂,“他不是人。”

    “什,什么?”抱着一堆文件的哈瑞森追着扎克。

    “看过今天的报纸了么?”扎克好心的帮哈瑞森分担了一点负重。

    “看,看了,艾米莉亚……”

    哈瑞森的思维没跟上,理解错了扎克的问题,那就打断,“不是疗养院的自杀案件,告诉艾米莉亚不要分心,光莫卡维就够她应付的了,别被其它无关的事情影响。”能听懂吧,哈瑞森开场开的不对,今天报纸能和艾米莉亚有关关系的新闻就是收容所。

    “哦……”哈瑞森居然愣愣的点了下头,“我也这么跟她说的……呃,你刚才说那个护身符,标记?尤里的客人?弥勒?”

    “恩。”哈瑞森的思维动起来了,扎克很满意,“毕夏普的新闻,猜猜是谁让毕夏普现在半死不活的躺在医院里的?”

    “毕,毕夏普是去尤里家参加派对的,是,是弥勒?”

    “猜对了。他显然认为被凶灵纠缠,又被媚妖傍身的毕夏普活的太,呵呵,可怜,所以‘超度’了他。”扎克用的是一副调侃的语气,这是在扎克明确自己该用什么态度看待这个弥勒之前会一直保持的状态,“别问我‘超度’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我都不确定我的发音是不是正确的。”

    哈瑞森紧跟在扎克身后,老实说,他依然没有跟上扎克要表达的意思,所以确认,“这,这个弥勒,呃,是危险人物?”

    “不知道,可以问问在医院的毕夏普。”这也叫回答?

    “……。那,那个绳结,你说标记?”

    “把这当做人口普查,这个弥勒前几天不停的在巴顿乱晃,四处发放这些绳结。”看了哈瑞森一眼,“只给异族。他对希拉的解释是,这是个供奉他的尤里的要求,尤里只想知道这座城市里哪些是人,哪些不是。”dudu1();

    “为,为什么?”

    已经走入办公室了,扎克没正面回答,“因为我们和人类长的一样?”耸了耸肩。还是之前说的,在不清楚要怎么看待这弥勒之前,扎克会保持这调侃。在办公桌后坐下,顺道就翻开了自己拿着的文件,“这些是什么?”

    哈瑞森一边坐下一边晃着脑袋,扎克的节奏有点难跟。哈瑞森带来的文件虽然多,但已经是被厚厚的文件分类好了,“你看的是人事档案。”哈瑞森抬着封面看了一眼,“失效的人事档案,曾在收容所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离开的人,昆因夫人让我把所有东西都给你拿……”

    扎克摆了摆手,“我已经看出来了。”因为随便翻了一页,正好看到薛帕德的档案,除了常规的人物档案该有的东西外,在职状态栏里写的是离职,外加一行小字:现在在赛迪尔安保公司。

    扎克挑了下眉,认识薛帕德的时候听他讲过,薛帕德在对体制失望成为流浪者之前,做过监狱狱警的工作。具体的过程薛帕德没有说,扎克也没问,这档案上倒是写了,薛帕德是得罪了‘最佳狱长’被,主动辞职的。

    但明显这些文件现在在扎克手上,不是给扎克八卦的,“所以,你们还怀疑过这些已经离开收容所的人么?”扎克翻过了薛帕德的档案,陌生人的档案没什么好描述的,只有一点需要注意,同样的在职状态栏里,离职后的小字,扎克连续翻了好几个档案,都是——艾克斯安保公司,“这里多数都昆因夫人借收容所推行试点药物需要安保的名义,弄去偷学赛迪尔安保公司建制的人,我以为这些人一定都是法尔肯精心挑选出来的,值得信任的人。”

    哈瑞森皱了皱眉,脸色有点不好。能理解原因的,这些都发生在他还在格兰德复活的过程中,哈瑞森虽然拿回了自己的工作,但收容所,早就不是他曾经的收容所了,“这事情上昆因和史密斯意见相同,他们虽然信任法尔肯,但所有清楚收容所药物渠道的人都有嫌疑。”

    哈瑞森伸手在扎克翻着的文件前多翻了几页,是展示,“史密斯自己也调查了他那边的出货员工,我也交出了一些中途离职的原收容所员工档案。”

    “任何需要我特别留意的人吗?”扎克抿了抿嘴,他可不准备一份份的看这些档案。

    “恩,有几个。”哈瑞森递过了张名单,“有几个在艾克斯安保的人失踪了,我们排查的时候法尔肯和艾斯克都说不出这些人到哪里去了。恩,我们怀疑,是不是预期到我们会排查,躲起……”

    “塔姆。”扎克一边拍着召唤铃,一边打断哈瑞森,做了个等一下的动作。

    “呃,干什么!”塔姆居然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进来的,“索菲亚的妹妹正要发现她的丈夫和索菲亚在……”这肥皂剧应该是部神剧。

    扎克直接递出了名单。

    开门就见了山——

    塔姆看了一眼,一撇嘴,“还是被你发现了,呃,我告诉过‘将军’你早晚会发现的!”塔姆看了眼哈瑞森,杨了下下巴,算是招呼,“如果你想要这些尸体,我可以让‘将军’给你送过去,反正也在地下腐烂而已……”

    能跟上么。

    扎克摆了摆手,“回去继续看你的剧吧。”名单还给哈瑞森,“前段时间,‘将军’刚开始把手下转变成吸血鬼时,‘攻击’过艾克斯安保公司,但新闻没有报道。”想起来了吗?报道的是东南部的福利体检,仪器故障,出现了血压300的人,“所以他们不可能是我们现在要找的人,这名单没用。”dudu2();

    哈瑞森张着嘴,接过名单,呆愣了一下,对着已经反手关门的塔姆,“那些尸体,你知道我的地址。”

    塔姆在门缝后比了个好,关门走了。

    面前的这份文件是没用了,扎克直接放到一边,翻开下一份,“这份又是?”

    “现在的在职员工档案。”回答的同时,扎克也看出来了——第一份档案就是哈瑞森本人的。

    扎克又挑了眉,看了眼哈瑞森,“你也在被怀疑的人选中?”

    “不是。”哈瑞森撇撇嘴,“我只是要调取员工档案的话不好单独调取部分,我们不想让人发现在调查,所以全部拿过来了。”

    扎克合上厚重的文件,“我不用看这些,你天天都在那里工作,总该会发现点可疑的人吧。”

    哈瑞森有点尴尬了,“我觉得可疑的人都已经告诉给昆因夫人和史密斯了,他们都查过了,都是干净的……”抿着嘴看了眼扎克,“我真的不擅长观察人的反应,所以才会干这个工作。”他摇着头很是无奈的样子,“我提议过让艾米莉亚来帮我几天,但被昆因夫人提醒了,我不该把艾米莉亚卷进来……”

    没必要多在意食尸鬼的无奈,扎克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已然在推进,“那,如果我跑到收容去帮你观察一下,是不是也要找个理由过去,你知道的,不让人起疑?”

    “恩,最好是。”哈瑞森在自己面前的文件中翻了一会儿,又递出一张纸,“这是现在收容所正在募捐的物资表,你要是有上面任何东西的话,捐给我们,你就有理由来参观。所有捐赠的人,我们都会组织参观,以表示感谢。昆因夫人说这是慈善活动最好的营销方式——让人享受被感谢。当然,你的捐赠,最好量大一点。”

    扎克扫了一眼,可不会对昆因夫人的做法有意见,而是,“格兰德还有些以前不用旧家具,和原来西区格兰德的杂物。”微微侧头,是示意后院西侧的仓库。

    “那最好了。”哈瑞森点着头,看着扎克又放开了手里的文件,继续推着他这边的文件到扎克面前,主动介绍了,“这是我们现在试点的药物资料。”很认真的,“比刚才的人事档案更应该被保密,所以……”

    扎克摆摆手,哈瑞森是要说保密的话,还是别说了,浪费声带震动。

    扎克这次翻看的动作似乎有了点目的性,快速的翻过一张张药品介绍,还有点抱怨的样子,“为什么都是些常见的药物,精神药物,止痛药物这些。”常见?请原谅吸血鬼的不食人间烟火,在扎克眼中,这个时间唯一不是人类常见药的东西是他,是吸血鬼的血。

    哈瑞森大概也猜的到扎克在翻什么,伸手直接替扎克翻到了某页,但还不是扎克要看的东西,只是个开始,“从这一页开始,就是史密斯提供的实验性药物。”

    扎克恢复了点耐心,一边翻,一边随意的扫着介绍,“还是没什么创意啊,都是些功效舒缓伤痛的,呵呵,止痛药,唯一不同只是剂量控制而已。如此麻烦,我很怀疑这样转正后,史密斯这方面的收益会比原来高,毕竟,走合法程序后,他还要交税,人们也不会光凭喜好的任意购买他的产品了。”

    哈瑞森不准备接这个明显是说笑的实话,只是,“对那些完全失去生活能力的流浪退伍军人来说,真的有帮助。至少现在,我们已经让十几个人从酒精麻痹中摆脱出来,重新走上生活正轨了。”dudu3();

    扎克看了哈瑞森一眼,没多说了,也是翻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上了。

    感谢这文件有配图。那是一张烟的照片,扎克读了这玩意儿的名字,“0711。”又看了眼哈瑞森,“当真?这东西叫一串数字?”

    哈瑞森撇着嘴,“史密斯取的,是莉迪亚回来的日期,他想用这个做纪念。”摇了摇头,“昆因夫人说她已经跟你讲过了,这是史密斯兄妹第一次合作的产品,所以。”不用多说了。

    好吧,扎克接受了这解释,继续看回了文件,“治疗幻肢痛?”皱了皱眉。

    “部分老兵的疼痛不是来自身体,也不是精神,更像……”

    “灵魂。”扎克看了眼哈瑞森,自己补上了,并没有念这文件上的专业说明,“多数军人都会负伤,严重的会有各种程度的截肢,小到指头,大到整个四肢。这种疼痛,会发生在已经不存在的身体部分。因为灵魂,依然以为这些肢体还存在着。”当有吸血鬼的‘专业’时,还需要人类医疗的专业?

    哈瑞森点了点头,“收容所里有小半的人,他们无法生活的原因都是幻肢痛。这种疼痛还无法治愈,因为承载疼痛的不是人类能够理解的灵魂。这些人几乎花了曾经所有的积蓄,安装假肢、尝试各种治疗,都无法摆脱这种疼痛,最后变得失去生活的目的,流落在街头。”

    “而这个0711,可以治疗这种灵魂暴露的疼痛?”灵魂暴露的疼痛?我们的吸血鬼连这疼痛的医学专业名词都舍弃了。扎克的眉,犹豫的在往中间皱起和往上挑起之间徘徊。

    “可以。”哈瑞森抿了抿嘴,“伊芙不知道用了配方,造出了让灵魂收缩的东西,0711。”伸手在扎克面前的文件上又翻了一页,是效果图,有点,诡异——一张迷醉在指尖烟雾的独腿老兵照片,“伊芙向我展示的时候,用了吸血鬼的血。”脸色有点怪异起来,看着扎克,“你应该知道,当你在幻肢痛的地方放上吸血鬼的血,吸血鬼的血会腐蚀暴露出来的灵魂,加剧疼痛吧。”

    扎克犹豫的眉变的确定了,是皱眉,“我知道,但我没这种去让这些可怜人更痛苦的恶趣味。”

    哈瑞森并不是替伊芙辩护,只是陈述,“只是为了对比。使用了0711后,疼痛消失了。”大家应该有常识,在任何一种救人性命的药物带给人幸福之前,有多少实验动物死在这‘对比’之下吧。

    扎克合上文件了,“所以,这只是个有特定功效的药物对么,那,告诉我,为什么会有人想偷这种东西呢?明显,它的受众群非常小,没有意义。”这是试探,毕竟,茜茜曾说过,这东西能提高专注,另外,扎克自己也尝试过,收缩灵魂?不,记得扎克的说法么,他在前后对比下,感觉不到灵魂了。

    “副作用?”哈瑞森无奈的再次翻开了文件,是小小的抱怨扎克看东西不看完,“不知道是不是灵魂收缩的缘故,使用的人,都会进入一种莫名的,恩……”

    扎克读出来了,“‘自我过剩状态’,这又是什么意思?”

    “表现就是过分在乎自己,不关心他人,对外界信息的处理意外的高效率,并忽略周围人的感官。”哈瑞森看着扎克,“虽然对普通人也都点效果,但截肢部分越大的人,越明显,伊芙说,这是灵魂收缩程度导致的,没办法避免。好在截肢部分越大人,活动也越不便利,自我起来,对他人也没什么大影响,比如这个人,只是在轮椅上唱了半个小时的行军曲而已。史密斯只当做这是疼痛消失后人的欣喜……”

    皱眉变成挑眉了,“那,如果有一种情况是,恩,我想想,这样——一个身体被完全截掉,灵魂不管怎么延生都算是暴露……不不,让我换个说法吧。”扎克指着自己,“吸血鬼,对吸血鬼的灵魂来说,它的身体已经整个不存在了,能懂么。”扎克才没有管哈瑞森有没有懂,他只想提问,“如果吸血鬼使用0711,吸血鬼的灵魂会缩到什么程度?”

    哈瑞森看着扎克,仿佛在等这个问题,“伊芙让我跟你说,你可以自己试试。”(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